坦坦荡荡 无畏邪恶骚扰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七月里的一天,我按约定在家里等小区的保安队长来我家安装报警器。下午三点多钟,突然听到门外有粗野的敲门声,并且喊我的名字,原来是“六一零”找上门来骚扰我,有五、六个大汉。我守着一念:“绝不能让他们迫害我,绝不能给他们开门。”

“开门,把门打开!我们执行公务。”他们大嚷着。我稳住心,隔着铁门问他们:“你们来干什么?前几天你们不是才来过吗?”前几天,我家被盗,跟派出所报了案,他们派人过来调查,还到我家拍了很多照片,取指纹等等。他们听了我的话,说:“没有吧?前几天我们没有来啊。”我说:“我家前几天被盗了,你们的人过来在我家里调查了一圈,现在就没有必要再進来了吧?”一个便衣拿出“搜查证”,说:“不是吧,我们不是同一个部门的。快开门!不开我砸门了!”我义正辞严的说:“搜查?我们家连小偷都搜过一遍了,你们的人也来取证拍过很多的照片了。你们公安局的责任不是维护公民的安全吗?我们的财产被盗了,这案子至今还没解决,现在花那么多人力来迫害法轮功干什么?法轮功什么坏事也没做,祛病健身,多好。”这时邻居刚好开了门,我继续微笑着并大声的说:“你们这样过来骚扰我,别说我,弄的周围左邻右舍也不得安宁,你们讲和谐社会,这和谐吗?你们这是制造恐怖。”一个便衣问:“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每天晚上都到楼顶上去炼。”“啊!国家反对不让炼,你还跑到楼顶上去炼?”他们问。我祥和的大声说:“是!信仰自由,炼功锻炼身体,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又没犯法也没影响任何人,你们快走吧。”

这时候我想起家里的资料,这些资料能救多少人啊!于是我心里喊着:“师父啊,救我,所有的正神快帮帮我啊。我不能被邪恶迫害!”我发出强大的正念灭尽操纵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

这时另一个便衣说:“我们到你家,你不开门,你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我说:“不开,就不开,你们不是我的客人,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快走吧。”他又说:“天太热了,你借给我们一个电风扇吹一吹吧。”我于是把厅里的风扇推出来向着门外吹。他们说:“拿出来啊,这里吹不到。”我正视着他们:“你以为我是傻子吗?门打开你们不就進来了吗?给你们电风扇,没电也没用。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受骗吗?前两年街道综治办过来,找我谈话,说给我安排了工作,我开了门,还给端茶倒水的,最后怎么样?七、八个警察把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路上我拼命反抗,弄的全身伤痕累累,最后晕倒在警车上,最后用担架把我抬到洗脑班,我被迫害了几个月。”

这时,他们的领头去打电话,我听到他说“全市统一行动”,我说:“啊,还统一行动啊?那我要给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知道你们来迫害我。”首先给我的丈夫打了个电话,今天我丈夫刚好到公司的另一个办公地点去了,离家里很远。我说:“‘六一零’又来迫害我了,在门口呢,你别管,我不会给他们开门的,你就上好你的班吧。”我的丈夫不是修炼人,甚至有时候他还反对我修炼大法,但我觉得还是要跟他说一声。

之后又打电话给一个同修,用暗语告诉她帮我发正念。这一切都是当着邪恶的面進行的,我觉得这种事情不应该隐瞒,让越多人知道越好,因为我们是被迫害的对像,邪恶是怕曝光的。特别是遭到迫害的时候,我们更不能够封闭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消息传出去,让同修开展营救工作,让邪恶干的坏事曝光于世间,让其无立足之地。

不久,我的丈夫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要他赶回家开门。他在电话里义正辞严的说:“她又没做错什么,你们不能执法犯法,你们要有合法的手续才能搜查,搜不出什么来,你们要负法律责任的。我现在工作很忙,公司离家很远,我要以工作为重,我没办法回去。”听了这些话,恶警哑口无言,放弃了让我丈夫回来开门的想法。我想,不修炼的丈夫会有这番言辞,也是在我当时正念的影响下产生的。

他们说:“你开不开门?再不开我断水断电,看你能撑多久。”我慈悲的看着他们说:“你们最好不要这么做,对你们不好。”他们面面相觑,领头的看看表:“快五点了,要下班了,我们就走吧。”他领着这群便衣灰溜溜的走了。

过了几天,他们又来骚扰我,我见到他们,说:“你们又来了?来干什么?快走吧。”他们要我开门。我坚定的说:“不开,就不开!你们不走我就坐在门口等你们走。”我心里发着正念,在门口坐下来,刚坐下,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在这几天中,原本要来安装报警器的保安队长一直没有来我家,他是明白真相的有缘人,也不配合“六一零”的安排,暗中保护大法弟子,给自己结下了善缘。

面对邪恶,我们都应该坦坦荡荡,心存正念!

如有做不对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