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闯出邪恶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年奥运期间,我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六一零”洗脑班,历时三个月,正念闯出魔窟。

当天我正在家学法,突然门被撞开,闯入十几名警察,要将我劫持走。我立即盘腿、立掌发正念。他们把我抬上车,我仍然立掌盘坐。到市“六一零”洗脑班,警察又把我原封不动抬到房间里。

在魔窟里,我仍然三点四十分起来炼功;白天盘腿坐在床上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思想清静,杂念很少。但难过的是当下抢人、救人的关键时刻,我却被邪恶钻了空子,身陷魔窟。

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骨子里对洗脑班存有怕心,因为以前别人告诉过我:某某在监狱里都挺过来了,可在市洗脑班被“转化”了。这些不好的信息虽然自己心里也不承认,但是没有在法上认识及否定,不良信息進入自己的空间场。再加上自己做事心强,学法少,不入心,有时被杂念干扰,悟不到法理。想到了师父的慈悲,弟子没有做好啊!感到很惭愧。

师尊的法不断从我脑子里涌出来,我还想起了师父讲法时举过一个例子:“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相、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的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这时我非常坦然,一点都不惧怕。邪恶拿来《简爱》片子叫我看,我说没有时间,我还要背法,除了大法的东西,其它我都不看。第二天拿来了邪党的“八个样板戏”,我制止他们,我说:我不看邪党的东西!他们还在那放,我盘腿合十大声背法。“六一零”的恶警们拿着录音机、摄像机来了,左摄右摄,折腾了半天,一边摄像一边骂“就不信治不了你”,还说“正必压邪”。我心里真想笑,觉得他们正邪不分真可悲,我才是最正的。我想:我这个正念之场一定能压倒你们这帮邪恶。我闭着眼睛合十大声背着法,对他们的一切不看不听,邪恶们气焰嚣张不起来了,溜走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恶人又弄来邪党的样板戏,并且说片子多着呢。我想:正邪较量,我得加大力度!乘陪护人员不备,我冲出房门,在走廊上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不看邪党的东西!法轮大法好!”我不停的喊,惊动了所有关押的房间,他们都爬在窗户上看,我的喊声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保安人员将我抬進了房间,赶紧把门锁上。从此再也没放什么东西,不管了。后来区“六一零”人员来过几次,我立掌发正念,不理睬他们,一会儿就灰溜溜的走了。

由于自己在一些问题上有意识不到的因素,所以一直拖了三个月才走出魔窟。因我一直盘腿坐在床上学法、发正念,两个月没下床,恶警假惺惺的说带我去散步,其实他们的用心是想试探我的体力,以为我二个月没走路,以为我走不动了,想看我笑话,所以他们把散步变成了爬山。我完全可以拒绝不走,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超常的,我心里求师父拽着我的手,今天就叫你们看看大法的威力!我的身体没有重量,轻飘飘的,走起来象一阵风,越走越快,停都停不下来。这时他们急了,气喘嘘嘘的跟着我跑,叫我慢点走。大法弟子超常的表现窒息了邪恶,陪我散步的几个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买了半只鸭子给我吃。

无理的关押近三个月了,我想怎么还不给我回家?我告诉他们:再不给我回家,我就要绝食抗议。他们一听吓坏了(因我曾在劳教所绝食反迫害近二年) ,赶紧说:明天就让你回家。第二天我真的回家了。他们把我的MP3、MP4(里边全是大法的东西),还有一本电话本,一点都没动全还给了我。

这次绑架迫害,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回到家,同时也证实了师父讲的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也深刻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必须一思一念归正自己,走正这个路,才能在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