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心性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的感觉就是非常高兴,对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理感到很新鲜,也努力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在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以及怕心的存在,逐渐的远离了大法,在二零零三年时才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妹妹(同修)给我拿来了师父的讲法和其它一些资料,以前她也曾给我一些资料,但由于害怕,也没有好好的看。从新学习之后,自己才又开始修炼。

通过学法,我才逐渐的认识到什么是修心性,才逐渐的认识到师父为什么要传这部宇宙大法,才逐渐的认识到这是多么伟大的一部法。

一、向内修,去掉执著心

修炼就是要修去自己的执著心,而自己的执著心太多了。

我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文革”开始时刚上高中,对那个疯狂年代发生的事有很深的体会,对“党和国家”、“权力”等敬而远之,认为是不可冒犯的。“七•二零”后自己对当时政府打压和迫害法轮功非常气愤,但在单位的压力下,违心的交了一本大法书。虽然自己也保存了大本的和精装本的《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各一套以及其他一些大法的资料,但由于有怕心,慢慢的也就不学了。

从新修炼后,自己的怕心很重,二零零四年,我已经开始上网了,能看到明慧网,打印一些资料。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家中上网,突然停电了,我就下楼准备到父亲那儿去,离的很近,只隔着一条马路。在小区内碰见一个保安,我就问了一下为什么停电?多长时间来电?保安说公安局让停的,不知道什么时间来电。我一听,以为公安局利用停电的方法在查上网的事,吓的赶快又上楼,把家里的资料收拾收拾,拿到父亲那里去了。后来什么事也没有,我就想,公安局的干嘛管停电呢?一定是自己听错了,把“供电局”错听为“公安局”了,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怕心不只表现在这一个方面,一开始和人讲真相总是不敢讲,后来敢讲了,也是胆胆突突的,发真相资料瞻前顾后,东看看,西看看,不坦然。

从那以后,我要求自己要去掉怕心,多学法,多背法,告诫自己,有师在,有法在,你怕什么?在明慧网上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看看同修是怎么学法、怎么修心性的。慢慢的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足。

我的性格比较安静,遇事忍让,从小我妈就说我吃亏让人,我就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得理不让人的人,自然争斗心也不大。在看明慧网上同修们的文章时,也在对照自己的行为,去掉各种执著心。看到同修们都在背法,自己也开始背法,《转法轮卷二》以前就看过多遍,其中的多篇师父的讲法在《精進要旨》中都有,以前只能说是看过,当我开始背法时,感觉就不一样了,对法的理解也就更進了一步,在能背《论语》、《修内而安外》、《富而有德》、《真修》、《悟》、《为何不得见》等多篇讲法后,基本上坚持每天背一遍,有一天,当背到《真修》中“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这一句时,忽然明白了原来有苦恼时,就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其实仔细想一想,师父在《转法轮》中和其他的讲法中,也多次讲到这个法理,自己怎么就没明白呢?联想到自己经常为一些事情苦恼,没有做到像师父讲的那个整天乐呵呵的罗汉那样,这不就是还有许多执著心放不下吗?

我和妹妹(同修)不在一个城市,和父母、小妹、弟弟在一个城市,和小妹住在一栋楼,住的单元紧挨着,他们以前有的也看过书,有的也炼过功,但都没有真正走入修炼,零八年九月妹妹被恶警绑架,这下家里就炸开了锅,家里保存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也不敢再放了,让我拿走,也着急的劝我别再炼功了,小妹和妹夫还趁我不在家把打印机也拿走了。他们原来对大法的正确认识也在这种情况下变的开始有些怀疑了,也真让我体会到了关贵敏在歌中唱的“法徒受魔难,毁的是众生”的含义。

今年初的一天,小妹上我这儿来,一進门,见我正在看神韵演出的光盘,她就说:“又弄这个,又弄这个……。”我一听她说这话,也就来了气,就恨恨的说:“别给自己造业。”这时她刚走到沙发旁,还没坐下,听我这样说,就特别生气的一边说:“我怎么给自己造业了,我怎么给自己造业了……”一边往外走,把门一摔走了,我一看她摔门,我的气也更大了,冲过去,把门开开,又重重的关上,我也冲着她的背影摔了一下门。没过几分钟,妹夫就来了,我就又把我对大法的认识给妹夫讲了,那一刻,我哭了,为他们不能正确认识大法、不了解真相而哭。

后来回想起来,我在那时真是魔性大发,修炼这么多年了,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其实,我们姐弟之间从来没有打过架,感情都很好,我和妹妹相差五岁,和小妹、弟弟相差十几岁,我这个大姐对他们一直关爱有加,小妹以前也看过《转法轮》,有时也炼功,我弟弟在“七·二零”之前学法炼功很精進,后来慢慢的放弃了。开始三退后,他们也都退出了邪党的组织,弟弟的单位让他入党,他坚决不入,说信仰不同。妹夫的单位也动员他入党,他也坚决不入,说你们要再催我入党,我就入民主党派了。我知道,家里的这种情况就是我的修炼环境之一,我也认识到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因为总是想着“你们如何如何,应该如何如何”,跟他们说话时,总有一种想“指导”他们的心,总想改变他们,而没有向内找,但当时自己却认识不到,因为已经形成自然了。妹妹被非法关押后,他们就认为和政府不能作对,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认为劝人退党是搞政治,我觉得小妹也看过大法书,所以我就恨恨的说她造业。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最近师父又连续给弟子们讲法,我在学习师父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时,首先感到的是师父的慈悲,洪大的慈悲。现在我已经明白了,我必须好好学法,向内修自己,因为“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致美中法会》)。今后我还得继续向他们讲真相,宇宙大法一定会化开他们心头的冰。

我不是开着修的,但也比较敏感,九六年开始修炼后,经常感到师父给我灌顶,有时也能看到一些景象,都是一闪而过。这几年经常感受到法轮旋转,在炼功或发正念时脑门前面一闪一闪的,就好象有一个小盒子,而这个小盒子的盖以飞快的速度在连续的打开、关闭。零八年十月的一天,我突然看见了一尊金光灿灿的佛的塑像,大约有十几公分高,我刚想再仔细看时,就消失了,但我也记住了这尊佛的形象,有时也经常想起来。有一次,我和丈夫(未修炼)一起出去买东西,丈夫先到书店买书,过了一会儿我去找他,他正在看有关收藏的书,我看到了一本佛像收藏的书,就想和书上对照一下,有没有我看到的佛的形象,刚拿起书翻了四、五页,突然嗓子里象有一把毛刷在刷一样,痒的厉害,我心里马上明白了,赶快把书放下,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怎么能把在修炼时看到的神圣的佛和人世间的东西相比呢?这是因为自己在修炼中有一些感受,起了欢喜心,而没有做到心不动。

人在世间,执著心真是太多了,以前我在家中经常和丈夫为小事争个对错的,后来知道应该如何修心性后,慢慢的和他争论的情况就少了,遇事我就先想自己是否有不合适的地方,想到这也是他在给我创造提高心性的机会。尤其这次看到师尊《曼哈顿讲法》中讲到:“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修炼人之间都不要强调对错,何况和常人之间,更不能和他们一样了。

大法弟子身边的人也都是帮助大法弟子修炼的,我们家前几年订了一份报纸,现在大陆的报纸也没有什么看点,除了广告就是邪党的言论,平时我也不怎么认真看,随便翻翻就算了,有一天,我正在看报,丈夫说:“你就爱看这个。”我当时就把报纸放下了,从那以后就不再看报纸,到第二年就不再订了。现在在大街上,什么样的广告都给路人发,有一种医院自己办的杂志,也在街上给路人免费发放,我从来都不接,如果硬给放在车筐里,也就随手扔掉或当垃圾处理了,但有一次,在婆婆家,不知是谁把一本这样的杂志放在床上,我就随手拿了起来,刚翻开第一页看了几行,丈夫就说:“还修大法呢,看这个”。是啊!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干嘛看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这不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我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绝对不能往脑袋里装。

其实想想确实有许多执著心,比如去年对时间的执著,尤其是前几年还有非常羡慕海外大法弟子的心,的确,海外大法弟子真是值得羡慕,他们离师父很近,头上是自由的天空,觉的他们在海外没有迫害,能够自由的学法炼功,压力可能也小,感觉他们都是比较舒舒服服的,自己的这个羡慕只是希望压力小,希望舒服。后来在学习了师父的讲法以及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才明白了海外大法弟子在那个环境中修炼也有他们要承受的压力,在我刚开始上明慧网的时候也曾经想过,做网站的同修够辛苦的,每天的内容都要更新,工作量可够大的,后来这几年海外同修在神韵演出这件大事上以及对出国旅游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向国内打真相电话付出都是非常大的,并不是象自己想象的那样。师尊在法中早已为我们讲明白了:“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这几天上网比较困难,但是和许多同修一样,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基本上每天都能上网,没有耽误上明慧网,如有一天,上了几次都不行,就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和“自由门”小飞鸽沟通:你的使命就是突破网络封锁,一定要帮助大法弟子上网。很快就上去了,先打开明慧网,点击最下面的“每日文章快速浏览”,这样整个明慧网的文章全部打开了,然后又快速的再次打开明慧网,找到站内信箱,连续的向明慧网发了三封信,主要是搜集的电话号码,再想发第四封信时,网络断了,整个过程也不过只有二、三分钟,这时我就不着急上网了,把“自由门”软件先退出来,就开始看明慧网,等看完了明慧网的全部内容,再上网或发电子邮件,或发三退名单。

今天在网上看到同修写的运用神通的事,就此话题再多说几句。

我倒不是说象同修那样的神通,而是说遇事一定要正念正行,信师信法,把自己当作真正的炼功人,去掉执著心,不害怕,不犹豫,不怀疑,很自然的去做。自从修炼以来,就不再吃药,在九九年之后未好好修炼的那几年也是一样,也没吃过药。记得前两年有一天,我突然感到眼皮上痒痒的,有点象常人要长“麦粒肿”的感觉,一照镜子,果然在眼皮上有一个红红的小疙瘩,当时心里根本没拿它当事,只是有坚定的一念:谁也不许干扰我。然后就到楼下的菜市场买菜,等买菜回来后,待了一小会儿,又想起来眼皮的事,怎么没感觉了?照照镜子,早好了,也不过半个小时。

今年夏天,去侍候高龄的婆婆,丈夫是前一天去的,第二天我去换他,他打电话说晚上蚊子太多,让我买蚊香,晚上丈夫就回家了,我一个人在婆婆家,隔了一天丈夫又去了,看到蚊香还是那样原封不动的放着,就奇怪的问我怎么没点蚊香,我说:“没点,我和它说了说。”他一听哈哈大笑,我跟他说是真的,他不说话了。

原来,晚上我侍候婆婆睡下后,已八点多钟,我就开始学法,读《转法轮》,一会儿,就听见蚊子在耳边嗡嗡,我就说了几句:“小蚊子,我正在学法,你别干扰我”。隔了一会儿,有蚊子落在我的胳膊上,我用手赶了它一下,嘴里又说了一遍。一会儿,又听见蚊子在耳边嗡嗡,我就说:“小蚊子,我已经说了两遍了,我不杀生,如果你再干扰我,打死你可别怨我。如果你能同化大法,就到合适的地方等着吧。”从这之后,直到后来我炼完功,以至于晚上睡觉,一点事也没有,很安静。这个过程很自然,并没有刻意要做什么,并没有有意识的要试试能不能和其它生物沟通,或有意识的试试管不管用,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什么执著心,没有想追求什么,一切都是很自然的。当然,这倒不是说我们平时生活就得老想着和什么什么沟通,而是遇上这件事了,就这样做了。

还有一次,我到外地去,在火车站附近过天桥时,当走到天桥的最高处,准备下去时,向下一看,我的心猛的震了一下,下面密密麻麻的人,一个挤一个,人太多了,就在心里一震的同时,就发出了一念:“所有的世人,所有的众生,赶快了解真相吧,当有人向你讲真相时,千万不要拒绝,那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任何邪恶不得干扰。”这个过程也很自然,我在上天桥时,只是觉得人很多,当从上往下看时,心里很震撼,但也没有刻意的想要救度众生,要发正念,在那一刻没有执著心,而是很自然的发出了那一念,我想当时的心态能够让世人明白的那一面感受到。

我们大法弟子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中修炼,在大法中熔炼,我们的生命已溶在法中,每个弟子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

二、救度众生,兑现誓约

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后来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告诉弟子们抓紧时间救度世人,我也和同修一样,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开始时,只是发真相资料,向家人亲朋好友讲,后来慢慢的克服了怕心,也敢向陌生人讲了,自从师父肯定了使用真相币这种形式后,自己也就开始使用真相币,开始时是用手写,后来就用打印机打印。当出去买东西用大面额的钱币时,就跟那个卖主说,多找一些零币,有时就心里发出一念:多找一些新币。果然那个卖主找给我的都是新币。真相币打印好后给同修一些,然后在同修那里换回没打印的钱币,再接着打印,几年来,花出去的真相币数量也很可观。在使用时,也是一个克服怕心、修炼自己的过程,刚开始在付给卖货人真相币时真是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人家看到了不要,后来就想,师父让我们救度众生,这是宇宙间最正的事,我必须堂堂正正的。

一次,我在买东西时,付出了真相币,那个卖主是一家三口,父亲说这钱上有字,他儿子拿过来看了看,就说我撕了它,说着就要撕,我赶快制止了他,并告诉他们真相,他们听明白了,说原来是这样啊!

还有一次,那个卖菜的找给我一张真相币,我拿着这张真相币问他,知道三退的事吗?他说听说过,又问他退了吗?说还没有,当他答应退出时,自己就说我该发财了。

真相币的作用真是非常大,在向世人讲真相时,很多人都说是在钱上看见过,就着这个话题讲真相,效果很好。

有一次,卖货人找给我二张真相币,拿回来一看,上面除了真相内容外,一张上写着一句问话,一张上写着反对的话,我将那些字略加修改,使其变成了内容更丰富的真相币,又花了出去。

每次出门时都要带上真相资料,合适的时候就发,我经常利用到早市买菜的时候讲真相、劝三退,后来感到在早市最热闹、忙碌的时候讲,效果不太理想,因为那时人们都在着急的买、卖,后来我就稍微的晚一点去,早市还没散,但人相对少了,听真相的人也有一定的时间听,这样效果比较好,讲到的大部份人都能退,有的人心存疑虑,这时我就说:“我也不认识你,只是碰上了,说上话了,有好事告诉你一声,有好事大家分享,都是为了好……”这样一说他也就退了。但也有耍态度的,骂人的,说风凉话的,让你该干嘛干嘛去。这个时候不要动心,并嘱咐他一句:要好好想想,以后再遇到讲真相的,不要错过机会。

以前我不敢在商场、超市等地方讲真相,觉的那里人多,又有监视器,不方便,后来一次在一个大商场内买东西,我想还是应该克服怕心,就问了那个售货员,她也说在钱币上见过三退的信息,这样给她退出了团、队。

经过几年的修炼,我的怕心克服了许多,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正念正行,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在我的心里,没有什么敏感日,去年妹妹刚被绑架后,我们回家安慰老人,在小区内,我让丈夫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他,一边走,一边在合适的地方发放真相资料,没有因为妹妹的事而产生怕心。弟妹劝我要多加小心,说:“咱家出了一个(指妹妹被绑架),不能再出第二个。”我说:“坚决否定(邪恶的迫害)。”

今年年初,丈夫非要搬家,嫌这里离马路近,来往车辆多,噪音大,其实房子并不临街,是临街房后面的一栋楼,小区物业好,房子宽敞明亮,面积大,有将近一百四十平米,重要的是离家里其他人很近,互相照顾很方便,再者,搬家多麻烦啊,多耽误时间啊!为此,我心里不高兴,但他非要坚持搬,后来我想,这也许又是我的修炼机会,提高心性的机会,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

是啊!常人中的东西,不是我们应该留恋的,我到哪里都是要救度众生。

接下来就是要卖房、买房,找中介,这时,有一家人看中了我们的房子,这家的女主人后来找到我家说:“我老公说了,我们就住你的房,我老公说你面善,是修佛的,住你家的房子好。”那时我还没有向他们讲真相,而他们却看出我是修佛的,于是我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的,给她讲了真相,并劝她退出了团、队,她也告诉我,她表哥是修大法的,曾经被非法关押。我又嘱咐她,以后可以向她表哥详细了解真相,亲戚说话更方便,她答应了。

而卖给我房的这个人,我在给她讲真相时,她说我什么都知道,我说既然你什么都知道,我就送给你一套神韵演出的光盘吧。她也高兴的接受了。

因为又要买,又要卖,也就接触了两家中介,但当时没有合适的机会向他们讲,有一天,我出去办事,心想,今天应该去找那个中介的人讲真相,出门后先办了一件事,从办事的地方出来一边向马路上走,一边就犹豫是先找中介还是先办另一件事,如果先找中介,就还得向回拐,就想,先办另一件事吧,从另一个方向到中介那里更方便,就这样,我刚到马路上,就看见那个中介的人从对面骑车过来了。哎呀!我这心里啊,真是太激动了,真是太巧了。我喊她下来,对她讲了真相,她当时没有表态退出,但答应按照我给她的真相材料上的上网方法到网上看看,了解真相,我又送给她一套神韵光盘,她也高兴的接受了。等我和她分手后,我不由的笑出了声,嘴里连连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如果我当时先去找她,向回拐,反而会错过机会。而另一家中介的人我也在合适的时候给了她一张神韵的光盘,她没有一点犹豫、没有一点疑问的接受了。

在修炼中就要经受各种人心的考验,我在政府职能部门工作,因为机构改革、部门合并,前几年就提前离岗了,不用上班了,在二零零四年底开始退党后,我就给一些同事打电话,约他们出来,告诉他们真相,先后给几个人讲了,其中也包括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人,这个同事和我对桌,我俩关系不错,我和她父母、丈夫、弟弟、弟妹都很熟悉,她一直管我叫姨,我告诉她真相后,也让她告诉其在公安局工作的弟弟明白真相,别在这个问题上不明是非,并让她告诉家里其他人三退,她非常认同。而其他的几个听过我讲真相的同事,都去问她,认为她和我关系好,肯定什么都知道,这样一来,使得和我对桌的这个同事非常恼火,后来我又一次约她出来,她带着质问的口气说:“你怎么谁都给说啊?让人家都来问我,好象我……。”她这样一说,我明白了常人也在无形中承受了一定的压力,尤其是在政府职能部门,他们都还在上班,成天学习邪党的理论,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我明白她内心的感受,所以也不计较她对我的质问,从她的角度考虑问题,提醒我要修心性,以后讲真相要更加智慧,按照师父讲的那样,顺着常人的执著讲,不触动常人的负面因素,救度更多的众生。

有时在网上看到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心里很佩服,感到自己修的不好,讲真相错过了好多机会,过后又后悔,今后还得要努力学法,完成救度众生的史前洪愿。

在家里也是一样,我父亲今年快八十了,并未修炼,也退出了曾经参加的共青团,对自己以前的不合适的言行已声明作废,他每天也炼两套功,父亲是工程师,做事比较严谨,经常问我他的动作准确不准确,我给他纠正后说:“行了,反正你也不是……”我想说他:反正你也不是真正的修炼,我话未说完,他一听就急了,说:我怎么不是啊!其实我也知道他想说的是“我是认真的”。我感到在那一刻打击了他的积极性,就赶快说:“行、行,以后有不清楚的我再给你说。”

我公公、婆婆都已八十多岁,婆婆今年八十八了,在她八十六岁时还自己做饭呢,后来身体不行了,弟兄几个轮流侍候,在她刚躺倒时,可能心情不舒畅,又有点老年痴呆的前兆,经常和公公闹气,而公公已看了一遍《转法轮》,他就对我说:“她(指婆婆)可沾了法轮功的光了,法轮功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和我闹,我不和她闹,她可沾了法轮功的光了。”后来公公又看了第二遍《转法轮》。我教婆婆念“真、善、忍好”,她就大声的念。

从婆婆身体由健康向衰老变化的这件事上,我更体会到了修炼的重要,八十六岁自己还能做饭,但你总有八十七、八十八甚至年龄更大的时候,总有自己不能动的时候,百年之后还在六道轮回中。

二零零六年时,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新经文发表了,我在学习师父的讲法时,看到了师父讲的关于吃生鱼、生肉的法,使我一下子想起了一件往事: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有一次到我局下属企业去,中午企业招待我们几个人吃饭,其中有一道菜是醉虾,就是将活虾放在酒里泡着,看上去它不动了,实际它还是活的,我说什么也不吃,他们就一直劝我,我说:“你们说出大天来,我也不吃,要不我就走了。”就这样,我没有吃那个活虾。当看到师父讲的这一段法时,我真庆幸自己当时的坚决态度,后来我才意识到可能那时师父就在管我了。

现在师父传宇宙大法,是百年不遇、千年不遇的机缘,是我们生生世世等待的,我们幸运的赶上了,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此时不修,更待何时?

愿我们所有的同修都能认真学法,修炼心性,完成我们史前的洪愿,一直跟着师父走,跟着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