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与大法同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们好!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步步的艰辛困苦中,我走过了十多个春秋,在这十年多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中,我受尽了苦难,被非法监禁两年,流离失所五年,其间的酸甜苦辣非言语所能表达。魔难中大法铸就了我金刚般的意志;被迫害中,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更是感觉用生命的全部去证实法、捍卫法才是我生命存在的意义,我闯过一个个关难,堂堂正正的走到了今天。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写出我的修炼经历,与同修们切磋交流。并通过这庄严的法会,来歌颂我们伟大的师父。

一、巨难中得法

九八年初,在生意场上,我被人诈骗了几十万元,我辛辛苦苦经营的厂子瘫痪了,随之我的精神也崩溃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把我置于极度的痛苦绝望中,眼泪已经哭干了,理性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坍塌了,疯了似的我萌生了报复的念头,我要报复骗走我几十万元的人。亲朋好友全都来劝解,想让我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然而无济于事。我越来越不能承受所发生的一切,报复之念充满了我的大脑。在我即将精神失常的那一刻,妈妈手捧着一个小录音机,唤着我的乳名,就象求我一样:快、快听听师父讲什么呢……(当时妈妈已经得法)。

清楚的记得师父在讲有关失与得的法,师父“不失不得”的这句话,牢牢的打入了我的大脑,我的心为之一震,马上想到了我目前的处境。我失去了这么多,我要得到什么?我要寻找答案。这样我开始读大法书,博大的法理让我懂得了人世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有前因后果,以及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报复之歹念被化解了,我从新开始了新的人生,走入了大法修炼。那种来自生命深处的感恩,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发愿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会坚修大法。得法后,我把附近学法的人都找到我家里来,成立了学法点,每天都有十几人、二十几人,我们共同学法炼功,到处洪扬大法。可是平静的环境并没有多长时间。不久,邪恶迫害大法的风暴席卷了全国各地,开始了我用生命的全部去护法的修炼历程。

二、护法

记得二零零零年九月末,我联络本地及周边地区的精進同修,在我家成功召开了一次法会,参加的人数有几十人。通过切磋交流,同修们认识到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不同,认识到了证实法是每一个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放下生死是修炼人必须过的关,约定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各片区同修都走出来发放、张贴真相资料。那一天,我们集体走出来很多人,把真相资料撒满了大街小巷,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事后公安大动干戈,公安局长亲自带领多人非法闯入我家到处乱搜乱翻,前追后堵欲绑架我,我没有被邪恶的气焰所吓倒。随后,我又去了北京,为大法为被迫害的同修伸冤。

那时我的女儿九岁,在那血腥的恐怖气氛中,家人预料到我去北京凶多吉少,百般阻挠我。我告诉我的家人,如果我没有得法,在沉重的打击下,我或许得了精神病,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的生命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家人见我主意已定,就同意我去北京了。走时,我的女儿抱着我恸哭,姐妹们也哭个不停。我在亲人的悲泣声中,告别家人,告别家乡,踏上了進京的行程。

在北京,我和全国各地的众多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出去发放真相资料。当时有两个来自农村的同修给我们讲她们是如何躲避公安的干扰、堵截,進京证实法的。她们是沿铁路线行程千里步行走到北京。途中,天气骤变,气温急剧下降,她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冻的快支撑不住的时候,俩人就抱在一起互相取暖,身上带的几个馒头快要吃完了,只有在饿的不行的时候才咬上几口充饥,再继续前行。这样风餐露宿,忍饥挨饿来到了北京。在北京的外地同修当时都是极其艰难的,为缓解同修们的困难,我从北京回来取钱。回家后得知邪恶已驻進北京在到处找我。我带上三千多元钱,迅速离开了家,第二次進京。过了半个多月,我打电话给家里人,给我送些钱。当时我未修炼的妹妹被非法劫持,做生意用的几万元钱和手机被扣留,释放的条件就是把我找回,年迈的双亲承受不住惊吓和痛苦病倒了。家人知道了我的住处,去了多人,强行把我从北京带回,途中被邪党公安局人员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并把我送到一个非常邪恶的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因拒绝邪恶的转化,两年后继续非法关押加重迫害。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以绝食反迫害的形式回到了家。

二零零三年初,因我们地区资料还很紧缺,一次我骑摩托车带着同修去外地取资料,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从邪恶的劳教所出来不久,酷刑折磨的阴影还笼罩着我,但我没有因此而退缩多难多苦我一定要广传真相,尽早让魔窟中的同修获得自由、平安,尽快唤醒被谎言欺骗的世人,包括参与迫害的警察。在派出所,我耐心的给他们讲述大法真相,并讲给他们我在魔窟中所受的酷刑折磨,以此来揭露江氏集团的罪恶。我告诉他们,在魔窟里那些恶警在滴水成冰的季节,把我拖到操场上冻,野地里冻,直到手脚冻的发紫起泡,冻的连话也说不出来的时候才拖回去,再進行另一种折磨。夏天时,白天在高温下曝晒,夜晚让蚊虫叮咬。对我進行灌食迫害时,把插管从鼻子插入,从嘴里拽出来,再拽回去,再从鼻子插入来回反复,痛的我生不如死,并对我進行毒打、鞭抽,直到迫害的我不能行走,“这一切一切的迫害,如果还唤不醒你们的良知,还要继续迫害我,那我只能……”。我的义正辞严震撼了邪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闯了出来。

时隔不久,恶警再一次开了几辆车,带了很多人来我家非法抓捕我,把我困在家里整整一天,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正念脱险。途经辽宁、内蒙、河北,在异地他乡,举目无亲,我身上没有带多少钱,省吃俭用,每日吃几口方便面充饥,后辗转到了东北的一个城市,在那里找到了同修,开始了我五年的资料点修炼经历。

三、资料点的修炼经历

我所租住的楼房是一个楼区的死角处。上看不着天,下看不着地,日夜点着灯。屋里有张床,有个电饭锅,生活简简单单,什么水果之类的我一年中很少吃到,馒头、油条长了绿毛也要一口一口的硬噎下去,为的是省钱。那些常人合家团圆过年节在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我忙着做真相资料。在孤独寂寞中,度过每一个年节。虽然很艰难,但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再苦再难,只要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百苦当成乐,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就是用生命的全部去证实法,捍卫法。

由于资料点的特殊性,也为安全着想,我一个人在这个资料点,几个打印机、刻录机同时运转,几乎每天都是忙到深夜。因为技术和维修问题,搞技术的同修可以来,其余同修都不知资料点在哪,资料由我和当地另两位同修各自单独时间传送,保证了五年来的资料点的顺利运转。邪恶对资料点的破坏造成的干扰和损失有时是惨重的,有时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我自身很注意这些,与同修见面、开法会、外出办事都把手机电池取下来。我被迫害流离失所后,为躲避邪恶的干扰,很少给家里人打电话,有时过年节了我也很想家、想孩子,想打个电话问问家里情况,再三考虑、衡量利弊也就不打了。这样五年中家人一直不知道我在哪,无论家里有什么大事他们也无法跟我取得联系。为我的安全处境家人每时每刻都在担忧、牵挂着,因为邪恶公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我家骚扰、盘问、非法抄家,娘家婆家亲属都不放过。去年邪党奥运之前,没有找到我的下落,就到我女儿的学校骚扰,让孩子说出我的下落,孩子确实不知道,他们才罢休。

我流离失所期间,我的爸爸在多年见不到女儿的思念和痛苦的折磨中悲愤离去。在处理我爸爸的后事中,邪恶再一次要非法抓捕我,我又一次与亲人分离,再次告别家乡。

由于同修的修炼状态,每人的认识各有差异,加之邪恶的干扰,有时同修们给我带来的心性关,触及我心灵的时候,真的难以承受。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在资料点思前想后,因为不能被同修理解而伤心流泪,更苦的是此刻想起女儿在这些年来所承受的痛苦。我被非法劳教后,九岁的孩子一人在家,丈夫还要忙于生计,孩子有时一天都吃不上饭,饿的面黄肌瘦,脸上起了黑斑,皮肤干巴巴的。有多少个夜晚,孩子在梦中哭喊着妈妈,睡着觉泪流满面,同修还对我不理解等等。多次的心性触及,矛盾间隔中,我渐渐的学会了向内找。

随着理性的升华,我认识到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事发生,每次的矛盾都是冲着我的某颗人心来的,都是冲着我自己也觉察不到的千百年来形成的不好的观念来的。我学会了不去追究谁对谁错,我不再刻意追求同修对我的认可、理解。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我做的事只要符合法,只要有利于众生得救,只要师父承认,我就足矣。为了保证自己时刻溶于法中,我不仅通读大法,而且还坚持背法,《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我也记不起背多少遍了,几乎都能背下来了。渐渐的,我的人心越来越淡,我用心去理解同修的时候,矛盾间隔也就无意中都消失了。

十年的血腥迫害中,师父多次帮我成功脱离魔爪,我认识到只要心性到位,只要正念足,所做的事在法上,一定能抵挡住魔难,师父也一定会为我们做主。在这十年的血雨腥风中,我饱受亲人分离、颠沛流离之苦,期间记不清有多少次都是师父慈悲的呵护,让我躲过恶警的非法堵截抓捕,一次次化险为夷。记得邪党奥运前的一天,机器出现故障,为保障正常供应同修所需的资料,我冒着雨去维修机器,我刚离开维修点不久,邪恶就去非法搜捕了,我熟识的很多同修被非法抓捕,第二天又传来我经常接触的资料点被破坏,和我经常联系的同修也被绑架。恐惧、惊慌、痛苦伴随着我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在体力不支的时候,我静下心来,拿起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经文学了起来,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给了我力量,也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修炼,就是天塌下来,还有伟大的师父、伟大的大法与我同在。很快我调整好了修炼状态,继续做好我应该做的。

四、带动家乡同修跟上正法進程

流离失所的那几年,我人在外地,心系着家乡被迫害的同修和走不出来的同修,担忧着家乡还没被救度的众多世人。前几年我家乡地区的真相资料比较紧缺,我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都装满了资料,身上也带满资料,甚至连腰都弯不下。途中我多次遇到车站排查的问题,在师父的加持下,每次都没有人去查我,都是顺利的通过了。经历多次有惊无险的事后,我认识到了这样做有安全隐患问题,不能被人心干事心带动,一定要在平稳安全中理性的助师正法。这样我开始在家乡筹建资料点,力求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跟上正法進程。我多次找有责任心的同修切磋交流,找有怕心的同修交流,从法上去帮助他们,解开他们的心结。机缘成熟后,我们选择合适的地点选建了多个资料点,现在这些资料点基本都在平稳的运转着。

五、担起协调重任

几年来邪恶一直在查找我的下落,所以我虽然从去年已基本结束流离的生活回到了家乡,但不敢出来担任整体协调的责任,看到本地同修各自为政,基本处于零散状态,很着急,但自己又不能突破。通过近期师父的多次讲法中,我认识到了整体协调配合好的重大作用,我走出了比较封闭的状态,以各种渠道联络各片区同修,与同修从法上去交流,渐渐的达成共识。现在,我们地区的整体协调正在走向成熟。

虽然我流离失所多年,给家里带来莫大的痛苦,但大法的伟大,我的正念正行却感动了家人,现在我们家人及姐妹们十几人都在大法中修炼,我所有的亲人没有一个反对大法的,特别是我丈夫和孩子给了我很大的支持,现在孩子已顺利考上了大学,几年来丈夫给我两万多元钱支持我做资料,在此我也很感谢我的家人。

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虽然环境比较宽松了,但修炼是严肃的,一时一事中都存在着行与不行的考验。最后的大结局中,我会更加勇猛精進,时刻记着我的生命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

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