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用高标准要求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我从小就喜欢看神话故事,长大后还是改变不了童心,特喜欢看《哪吒闹海》、《九色鹿》等动画片。九五年大学室友把一本《转法轮》放在桌上,我看到封面鲜艳的图案,便拿起来把书一口气看完,觉的书里讲的挺有道理,早晨炼功又可以让我起早床,便对早我几天得法的室友说:你明天早上带我去炼功吧。于是我走進了修炼。

得法后,我还是没有改变睡懒觉的习惯,我的那位室友也和我一样有这个毛病,因此,我们俩就今天她去炼功,明天我去炼功,辅导员说:你们俩怎么换着来炼功,今天你来,明天她来。我们听了很不好意思,但也没多大改观。

毕业后,我到了户口所在地上班,修炼就更懈怠了,功也很少炼,法也不怎么学,也不怎么和当地的学员来往,基本上脱离了整体。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我由于法学的不好,虽然知道大法是正的,也根本不信电视媒体的诬陷宣传,但在巨难下,由于亲情的干扰,我迷茫了,不知道怎么修下去。直到师父的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发表后,我才意识到应该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我在北京打横幅,被警察带回当地拘留、進洗脑班,后来又被非法劳教。家里的亲人也跟着承受了很多,当时我面临的现实是:学校不让上班,丈夫的离婚,母亲的失眠症。

经过学法,我认识到:正是因为自己法没学好,在家庭中、工作中、生活中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对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法理不清,才使自己吃了许许多多的苦,这都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一直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思想清晰后,我暗下决心,学好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把大法的美好在我周围展现出来,更好的救度世人。我开始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归正我周围的环境。

一、堂堂正正上班

零三年底,我去学校找校长,校长气急败坏的说:已经把你开除了。说完就走开了。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开除,但是看到校长完全拒绝的态度,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我不知如何做时,隔了几天,街道办事处的人突然到我家里,他们说:听说你去找过学校,校长说把你开除了,我们批评了他,他没有权力开除你,但你要想上班,必须得写保证。

我悟到: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不是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我一定要堂堂正正上班。我又去了学校,这次校长的态度变了,他说:他们(街办的人)只会对我们狠,我也不敢安排你,我要安排,我的官帽子就得掉了,这样,你去找街办,他们要是说不写保证可以上班,我就没意见。

我又去了街道办事处,那里也有个“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一看我来了就问:你态度转变了没有?我说:我又没做坏事,转变什么。他一听我这样讲,蛮横的说:你是这个态度以后不要進我办公室。说完让我走。我也没气也没恼,心想,你说不让我来我就不来?那可不行,下次我还得来。

后来我又去了几次,我想老这样也不是办法,最后一次我问:您说不写保证就不让上班,有没有法律依据,不能空口无凭。他说有。我让他给我看看。他不给我看,说是秘密。我说既然你知道就不是秘密。他最后说,这样吧,你去找你们校长,他要是同意你上班我们也没意见,但是我相信他不敢安排你的。

这样我又去找校长,他说你去找教育局吧,就这样我一级级的找到了教育局、区“六一零”,这个过程也是讲真相及修心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体会到纯善的心态非常重要,他们这些官员都很心高气傲,脾气也不怎么好,不管他们态度如何,我都不动心,同时,在思想上我也绝不承认邪恶强加给我的工作上的迫害,最后我终于如愿回到了学校上班。

这一结果在常人来看是不可思议的,二零零零年我曾被绑架到洗脑班,从洗脑班闯出后在家消极承受了一年,学校才通知我上班,而这次我是被非法劳教,主动破除邪恶的安排,只三、四个月就上了班。之前我父母都认为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我上班的,从这件事上也让他们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二、破除邪恶对母亲的迫害

自从我被劳教后,我母亲心理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晚上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我回家后,看到她整个人虚胖,眼睛无神,反应迟钝,走路迟缓,最严重的是她时时刻刻生活在恐惧中,思想里总在想不好的事,生怕哪一天我又会被迫害,她把恶党对她造成的迫害强加在大法上,而且还理智不清的说是我炼功带来的,邪恶也利用她不正的思想迫害她的身体,晚上即使她吃大量的安眠药也睡不着,只有吃从精神病院开的药才能勉强睡二、三个小时,而且药量还越来越大。吃药后副作用也大,大便干结,每次排便一蹲很长时间,旧势力真的想要她的命。她自己也经常说活不了几个月,越发怪我说都是我害的。

刚开始,我总是没好气的跟她说话,她不接受我就烦,不愿理她,看着母亲睡不着觉心里又急。后来有同修到我家来,母亲拉着同修诉苦,同修很耐心的用善心跟她沟通,奇怪的是同修跟她沟通后,母亲的心当时就强多了。同修对我说:你母亲根本没病,是旧势力对她的迫害。同修这样一讲,我忽然明白了。对,母亲根本没病,但我却认同了医疗书上的“神经官能症”的病状。我把这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

我明白了:对母亲背后的邪恶我应严肃的用正念铲除,同时用慈善的心和母亲沟通,把她的思想往正路上引,不管邪恶怎么利用她的思想耍花样,我都保持头脑清醒,绝不动气,不执着结果,持之以恒。

由于我彻底看清了邪恶的伎俩,知道怎么否定它,几年后,母亲的“病状”彻底好了,睡觉正常了,彻底摆脱了药物。

三、用高标准要求自己 走出对婚姻的迷惑

由于我用人的办法想挽回婚姻,结果丈夫再婚了。父母在知道他又结婚后,便催着我也想让我再成家。而我自己也认为再成家可以宽宽他们的心,母亲的病也许好的快。那段时间我的色欲心翻的也很厉害,看着街上的男性好象个个都喜欢。刚开始,我想找一个能理解我的常人,于是母亲便托人找了一个未结过婚有工作的常人让我去见面。我去了几次,也只是跟他讲我被迫害的经历,他也不怎么介意,对我还挺满意,但我心里没底,不知他以后对我做大法的事及讲真相的事能不能理解,而且一旦结婚还要面临怀孕生子。

正在我不知怎么办时,关心我的同修来了,她从法理上和我分析,在这过程中,母亲一反常态的对这位同修没有好脸色,瞪着看她,还偷听我们谈话,很不高兴她来。等同修走后,我对母亲说:我的朋友来,你怎么用那种眼神看别人,好象我们在做坏事一样。她心虚的说不出来什么,我接着说:再有同修来,你不要跟着我们到我房间。

经过此事,我明白了原来邪恶怕我清醒,操控母亲那样表现,我决定不找常人结婚。

但因我还有利用婚姻让父母安心的执着未发现,因此一段时间后我又想:是不是应找一个同修结婚。在我有这个想法后,有一天,一个同修碰见我说:你母亲要我帮你物色一个没结婚或离婚的修炼人,她还不让我告诉你。我听了吃了一惊,什么?母亲提前找过你们。

我冷静下来反思自己的思想,师父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认为被非法劳教及丈夫的离婚才使母亲一蹶不振,只有从新成家才能让她快乐,是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难道被迫害后母亲就应该消沉吗?不,不能承认这一切。我找到了自己不正的根源后,又在明慧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写一失去老伴的老年同修也想找一同修为伴,文章分析了他是怎样在法中去掉这一执着的。这篇文章对我启发很大,通过在法上认识法,我彻底明白了,人各有命,是我自己的人心导致母亲这样的,我应彻底去掉情、色、欲之心。

在我思想稳定后,父母也变了,他们不再催我结婚了,母亲还取笑我说:看你老了谁来照顾你,你的事我们不管了。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母亲也越来越开朗。

四、讲真相救人

学校领导把我安排在图书室,图书室就我一个人,学校图书室并未对学生开放,教师也很少来借书,但我相信一切都有安排。我每天早上首先把图书室的清洁做一遍,然后坐下来学法,刚开始有学生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问我能不能進来看书,我笑着点点头。于是下课后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来看书了,后来上体育课自由活动时,也有不同班级的学生進来,我就利用这些机会讲真相,一天少时一人,多时几十人。讲真相时多次被别人告知,某某教师说你在跟学生讲法轮功的事,我也曾动过心,但每次都是从法中找回了正念。后来也有教师陆陆续续的来借书,我也理智的跟教师讲真相。

零六年在学校讲真相被一学生家长举报了。“六一零”人员、警察、教育局、街办一行六、七人到学校,他们开口就问我的姓名、年龄,并叫警察做笔录。我说你们的问题我一个也不会回答的,你们这是审犯人的程序,我没做坏事。“六一零”负责人说:你们不是讲“真”吗?说真话,你怎么不敢回答,我问你,你是不是给学生看过书?我避开他的问题直接讲历次运动的真相,讲对法轮功也是同样的手段。他们说你还想等着平反,共产党给你饭吃你还反对它。我说我是劳动所得。一个以前在洗脑班迫害过我的人说:你这个态度还要進洗脑班的,还要劳教的。我平静的回答:我相信好人有好报,做坏事对自己不好。他听了气急败坏的说:我恨不得给你一巴掌。这样在近二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没配合他们的任何问题,后来其中的一个负责人说:你走吧。我就走出了办公室大门。

事后,我反思自己,那一段时期学法打瞌睡,发正念不静心,惰性比较强,再加上跟一个学生没讲明白真相就给他大法书看,不太理智,以至被他的家长告了,以后要更成熟。

五、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由于学校一直没有安排我原来的岗位,因此我利用要恢复原职的机会,几年来一直层层在找各个部门,从学校领导找到当地“六一零”。我还曾向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寄过信,因此遭到“六一零”的调查和骚扰。于是我把被迫害的经历写了出来,经明慧网发表后制成了当地真相散发。在散发后的第二天早上,我上班时,发现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前的马路上,我走出去后,它就掉头开跑了,我没有动心。后来我又揭露过几次,第二次揭露时在要不要制成当地真相资料上我犹豫过,因为这一次我把当地“六一零”头子说的一句话原封不动的揭露了出来,心想:总是我一个人揭露,其他的同修有的迫害经历已经在明慧网发表,他们都不同意制作成当地传单,我这样会不会成为典型呀?我知道这是人心,但还是把我的想法和同修说出来,没想到她也认为不应该太频繁。我就说:本来我就有这个心,你还加重我这个心。那我问你,这是不是人心?她说:从法理上是人心。我决定:是人心就得去。放下执着后一身轻。在这次传单出来散发后的第二天早上,我所住的小区有一人对我说:你们师父昨天又表扬你了。我听了笑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借他的口鼓励我呢!

但是,虽然在证实法讲真相上有一点成绩,但恢复原职的事一直没有突破,我发现有一些执著在证实法掩盖下不容易被察觉。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潜在的求结果之心,想恢复原职的执着比较强,没有放下人世间一切得失,如果心中只有证实大法,也许效果会更好。

六、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有次去同修那,不认识我的同修还以为我是电脑高手,按他们的想法,象我这样年龄的应该电脑很精通,其实我也是仅仅会上网和简单的打印,复杂一点的就不会了。以前我是很排斥电脑的,因为它是外星人操控的,当然现在看是法理不清的表现,后来同修要我自己学会上网,否则不给我供应资料了,我才不得不学。真是“不上不知道”,等上了明慧网看到每天网上那么多交流文章,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上网,那么多好的交流文章错过了。现在我已形成了习惯,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当天的明慧文章下载下来,吃完饭后一篇篇看完,其实这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但对自己的修炼提高很大。

现在我又学会了做镜像、刻录、做光盘贴、排版等技术,还自己买耗材。完全独立运作,不依赖别人,这样安全性也高。下一步我还要学会程序安装,这样也可以减轻搞技术同修的负担。

这些年,能够有惊无险的走到今天,靠的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自己对大法的正信,以及同修的支持、圆容。但近一年的时间我比较懈怠,学法不象以前那样静心,发正念也不积极,前两件事没做好,因此正念不强,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也不怎么好。有时还翻出怕心,求安逸心重,按同修说的:会说,但做的不好。

师父在法中告诫弟子:越最后越精進。今后我要更加努力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断放弃自我、同化大法,更好的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