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体环境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这一年以来,我修炼的最大体会就是形成学法小组后,在整体的环境中互相配合,提高更快,三件事会做的更好。仅举一个例子。

几个月前,我们学法小组的一名老年同修和她的女儿L同修因讲真相和制作真相资料,于同日被本地国保恶警绑架。老年同修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及平时实修的心性基础,很快便闯了出来,L同修被邪恶关押在本地看守所迫害。

以下是我们学法小组是如何做的及我个人的一些经历体悟:

一、整体配合 清除邪恶救世人

得知消息后我马上在第一时间上网曝光邪恶的罪行,同时我和同修们在法上進行了交流,同修们都认为,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我们要营救L同修,直至解体邪恶对L同修的迫害。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学法小组中的D同修提议,配合老年同修为L同修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同时我们还悟到,我们要充份的利用请律师做无罪辩护这种形式向世人讲清真相,而且在请律师的咨询过程中可以向律师所在的司法界讲真相,我们的基点要摆正,我们不是要依靠律师来救我们,而是我们要向他们讲真相尽力的救度他们,他们一旦明白了真相从心底返出了人类应有的良知正义,就会敢于理直气壮的为同修做无罪辩护,这样他也为自己的未来做了一个最好的选择。

实际上,老年同修把这件事做的很好,在很短的时间里将本地区的大部份律师事务所都走到了,使一些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对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有了不同成度的了解。有的律师明白一些真相,只是迫于中共邪党的压力不敢接案子,表示出同情。

同修们还认识到,请律师辩护的过程也是大家整体配合進一步清除本地邪恶、更好的修炼自身的大好时机。同修们随着律师在业务上操作的日程,有针对性的向本地的国保、检察院、法院等参与迫害的部门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向本地国保、检察院、法院的各部门及责任人邮寄真相信件,对清除操控恶警、恶人的烂鬼邪灵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同时,我们根据律师对案子的操作日程及时上明慧网曝光邪恶的迫害罪行,D同修还整理了多种揭露本地邪恶迫害L同修的真相资料,通过这些资料在明慧发表与本地同修的发放,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老年同修再找到恶警要人时,负责迫害L同修的恶警不是躲避不见、就是推诿搪塞,一改之前开口闭口就要抓人的蛮横态度。

二、找到自身执著 修去怕心担当责任

另一方面,通过L同修被迫害一事,大家都认为我们学法小组整体上有了漏洞,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大家都在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就我个人来讲在心性上就存在着很多,有的甚至是很严重的问题。这里说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以前L同修曾多次指出我有看不起别人的心,说我有时表现的象高人一等似的。我当时心里并不承认,总觉得这是L同修对我抱有偏见。因为我在教L同修一些技术时,因缺乏耐心,在L同修对技术掌握慢一点时,表现的不耐烦,曾引起L同修的反感,从而产生了矛盾。

现在认真向内找了找,发现我真的是有看不起人家的心。认为她不注意仪表、做事不利索,邋里邋遢的,教她技术时她也不认真听,你这边正教着哪,那边她去和另一同修聊上天了,心里想不尊重别人的付出,真叫人受不了,总之是不符合自己的观念。

就这样我和L同修间就形成了间隔了,平时需要配合接触时看到她心里就感觉堵的慌,自然在配合上就能不自觉的表露出来,对方就会感觉到。L同修在去利益心过关当中,我给她指出时,用的是常人的指责方式,而不是修炼人的善心。这样下来矛盾越积越深、间隔越来越大,虽然我尽量在表面上表现着平静,但心里却是波涛翻涌,一直在心里对L同修较着劲。其实已经偏离了修炼向内找的状态,上了旧势力的当,被旧势力间隔了还不自觉。

时间长了不修自己,我不但“看不起别人”这颗执著自我的自大心没去掉,反而又生出了怨恨心和争斗心。总是觉的L同修做的不对,自己对,甚至得知L同修被迫害后心里还曾隐约的闪过一念:“平时好心提醒你注意安全,这回你看怎么样。”在同修遭受迫害之际内心中还在证实着自己的对,这种常人都不如的心态,是多么可耻与自私呀!

我现在悟到,L同修指出的我这种看不起别人的心,常人讲的自视清高,其实是执著于自我、证实自我的心,它的根源是旧宇宙的根本──私,表现就是总在用自己的观念看待其它的生命、还是其它的生命,把自己看的象朵花儿似的。为了保护自我不惜一切,甚至是不惜毁掉宇宙中的无可计量的众生。没有无私无我、洪大的宽容──新宇宙生命的特点。修炼人要修不掉这个私,怎么救人、怎么能和同修整体配合哪。我决心修掉它。

L同修被迫害后,学法小组的同修们针对D同修提出的请律师,都各尽其能的行动起来。D同修默默的将请律师的全部费用承担了下来,还将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等资料提供给老年同修并给律师打电话商定见面的时间、地点,一句一句的教老年同修如何与律师商谈(讲真相)为L同修辩护的事宜。

我调整心态,主动承担传递消息的工作,负责将律师办案的日程及迫害的负责部门、责任人的相关信息上网曝光,及时准确的将消息公布出去,为同修们发正念、邮真相信提供有针对性的信息。

记的有一天,为了核实一个要上网的信息,我往老同修家跑了三趟。那一天正值盛夏的高温天气,而且担心老同修家附近有邪恶蹲坑。事实上确实有同修提醒过,说:当地社区人员在老同修家附近存车店和小卖店里监视,并放话说要抓与老年同修经常有联系的另一位同修。

我心里又焦虑又有些怕,就背师父的法《洪吟二》〈怕啥〉来鼓励自己、不断的加持正念。就这样在那段时间里,怕心在修去,我几乎每天都要去老同修家一次,了解到了事情的最新信息。

三、在集体环境中提高

一次,我到老同修家与老同修商量一些事,老同修对我说:“在我们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迫害,到底是咋回事,你帮我在心性上找一找。”我就对她讲了曾经给她指出过的她对子女的情太执著等的心性上的漏洞。

这位老同修曾为不修炼的儿子向两位同修借了近十万元钱给儿子做生意,而她不修炼的儿子不是太明真相,有时遇到同修去老同修家他的态度还很不好,甚至把其他同修堵在大门外。我觉的老年同修欠下这样大一笔债,心里头一定压力很大,这就是严重的干扰了。这件事是不是老同修对子女的亲情太执著造成的?是不是这次被邪恶抓到把柄迫害的一个主要原因?

当时我自觉的说的时候,心里还是很真诚“为他”的,可谁知老同修一听情绪就马上激动起来,说:“哎,能修到哪儿就修到哪儿吧。”一会儿又说:“修不成就当人吧,爱咋咋地吧。”听的我是一头雾水,心里感觉是老同修是不高兴了,而且对我非常不满意。我只好说:“我走了。”老同修送到门口时说了一句话,我听后眼泪都快下来了,她说:“就干到底了。”

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从她家的楼下来的,满脑子就是她说的这句话,骑着车子忽忽悠悠的回了家。回家后功也炼不下去,学法也不能静心。我心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呀?跟谁干到底呀?屋里就你我二人,一定是冲我来的了。噢,我冒着高温酷暑的不顾自身安危帮你,结果换来了这么一句话。脑子里翻江倒海的,当天晚上几乎是一夜没睡,那个委屈呀,人心全起来了。

过了几天,通过集体学法与同修交流,认识到大法弟子怎么能被一句话就干扰的心神不宁的,大法弟子应该是雷打不动的,我现在的心性表现离师尊对我们的要求差的太远了!一句话就人心浮动、乱了方寸,这不正是邪恶所希望看到的吗?这不正是对我们营救L同修的干扰吗?我不能中了邪恶圈套,要以证实法、营救同修为大局,不能被邪恶破坏了我们学法小组营救同修的整体配合。

重要的是,老同修对我说这样的话不是偶然的,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查找时,发现我的善心不够的状态,一直没有根本改变,对别人的缺点不能包容,眼睛专盯着别人的不足、看不到别人的优点,所以在为同修指出不足时常带有指责、埋怨等因素,致使迷茫中的老同修接收不到善意温暖。而我还觉的自己“直率”、很“真”。

小组同修的交流提醒了我,同修说:法里讲了,“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我们的“真”里也应该有“善”、有“忍”啊。

是呀!我以后要多学法、形成“时时无条件找自己”的机制,理解和包容同修,也是扩大自己的胸怀,也会包容救度更多世人。

事后,同修和老同修善意交流,老同修知道了以前的漏洞,很高兴,也说她那天对我发泄了魔性,要注意修自己。大家都向内找,矛盾解决了。大家及时调整了配合的方式,继续做着营救L同修、讲真相的事。

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说:“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

用师尊的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真的是感觉万分惭愧。在大法中修炼十多年了,还没有自觉的做到向内找,证实自己的心还这样大,其它的执著心也是时强时弱并没有从根本上去除,而师尊留给我们修好自己救度世人的时间又是有限的。

好在现在我有集体学法小组,同修能互相鼓励、及时警觉自己的问题并用大法归正。我现在唯有抓紧这正法的最后时机,实修、向内找,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等待得救的众生的期盼,才能不愧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写作水平实在是有限,请同修见谅。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