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待人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由于名、利心太重,浑身是病,是法轮大法将满身业力的我提升成一个处处考虑他人、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修炼人。利用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的机会,简单汇报一下。

一、慈悲对待亲人 家庭环境改观

我们家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兄弟姐妹七人,丈夫家哥四个、姐三个,真可谓七大姑,八大姨。得法前,由于上年纪的人对我不好,家庭矛盾不断,经常和丈夫打架,得了一身病,整夜睡不着觉。那时的我,看见人不愿意说话,吃过多种药,孩子也有病。大过年的去市场买菜,没人,才知道是过年。

九六年,同事见我身体这么不好,就让我学大法,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接触大法。去炼功点的第一天,回来后脚心象针扎似的疼,同修告诉我说师父管我了。真的,从那以后脚再也不疼了。大约一星期后,电影院放师尊的讲法录像,丈夫看到我的身体变化,带着孩子和我一起去了,从那以后,走路时真的一身轻,正象师尊说的:“老年的、青年的都会感觉到一身轻。真正修炼的人,你会感觉到这种变化的。”(《转法轮》)由自身身体的变化,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请了许多的《转法轮》书送给亲朋好友,许多人陆续得法。

九七年,妯娌得了心脏病,医生说需要搭桥,得到北京去治,可又没钱。我回老家时知道了这种情况,向她介绍大法。这时正好城里放师尊讲法录像,当时我家居住条件很差,我就让孩子睡沙发,将她接到家里,看到第四讲的时候,她的身体就改变很大,白天回到了家,下车后走了二里来地,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我嘱咐她不能错过晚上的录像。晚上我做饭时,高压锅开了,米汤喷了我一身,孩子在一旁说:“妈妈,烫坏没有?”我当时感觉是冰凉的,只是想到这么多人等着吃饭,再从新做就怕赶不上听课。只这一念,高压锅就停止了向外喷,我又加了点水做好,到电影院正好赶上看师尊讲法录像。这样妯娌在我家住了二十多天,身体彻底好了。村里的人看到这些,有一百多人学了大法。

随着心性的提高,我和公公、大小姑子之间的关系逐渐缓和,不再恨公公,感到公公一人生活也很不容易,在赡养老人的问题上不再和别人攀比,每星期都做上可口的饭菜,再买上零食,给他送去,到家后帮老人收拾屋子、洗衣服等,十多年都是这样。大、小姑子看到我这样对待老人,很受感动,说当女儿的都没有做到这样。有一次,该我们给公公过生日,我就对丈夫说:“咱们别怕吃亏,多花些钱,饭菜丰盛些,让孩子带上照相机,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这样一大家人过了个愉快的生日。按惯例,谁管过生日,接的钱谁要。但我将接的钱给了比较困难的亲戚,公公很满意,当时就喊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公公跌了,家里人打电话将我们叫回家,到家后,公公第一句话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讲到跌了之后,心里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什么事也没有。

学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老家哥四个,每家二间房,公公住着我家的。院里有一亩多地,二哥家盖房子,将我们院里的猪圈、墙未打招呼就拆走了。当时我没有动心,丈夫很生气,我就从法理上开导他,慢慢的也就放下了这个心。随着修炼的提高,心性考验又随之而来,二哥家又将我家的地占去,盖上门房子。这次亲戚们都看着太不公了,纷纷找到我,让我和他们理论理论,我没有动心。

九九年“七·二零”前,许多亲朋好友都是经我引导得的大法,邪恶的打压开始后,有几人被非法带到看守所,这样他们家里人不敢对邪恶怎样,反而将怨气指向了我,所以周围的压力很大。

二零零零年时,我做资料,很多同修都到我家交流、取资料。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有几个同修说出了我,邪恶将我绑架到看守所。他们都认为我是组织者,一天非法审问我好几次。开始时他们想打我,我就在心里背师尊《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他们就恶不起来了。我在里边一直讲真相,他们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所长对我说:“好就在家炼,将来社会上的杀人、扒铁轨等都会说是你们干的”。他们让我写保证,我就在纸上写《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我想谁也动摇不了我坚信大法的决心。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亲戚朋友为了让我放弃大法,都来劝说,我就从身体的变化、为人处世心态的改变来说明是大法使我变成了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他们无话可说了。但这时在给师尊上香的事情上我出现了怕心,不敢将师尊的法像拿出来,怕家里人反对,也怕别人看见。后来一同修和我切磋,让我等家里人走后拿出来,过后再收起来。我想我从大法中得到这么大好处,怎样也报答不了师尊的恩情,尊敬师尊是应该的。我将师尊的法像请出来,堂堂正正的给师尊上香,开始家里人是说,但我不动心,照常上香,由于自己有坚定的一念,家里人再也不管了。

二零零五春天,弟妹由于一点小事,将我和妹妹恶意告到镇里,本来人家不管,她就到镇里哭、闹,这样妹妹家的大法书及资料被拿走,妹妹也被带到大队,侄女打电话告诉了我。我将书送到了邻居家,随后打电话告诉同修们帮我俩发正念。不一会,邪恶的“六一零”就来了十多人,敲门,我不给开,就在屋里发正念,半个多小时他们走了。随后我去了亲戚家,晚上十一点他们又来到我家,问我丈夫我干什么去了?丈夫说回家照顾老人去了。第二天他们又来了,问我师尊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说:“我长这么大,好、坏人我能区分。”随后我从身体的变化、为人处世的改变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开始我对弟妹的怨恨心很大,心想:我对你们这么好,还对我这样,今后再也不理你们了。家里人更恨她,儿子一直要打她,我的压力很大。由于学法静不下心来,身体状况急剧变坏,心态很差。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就毁了。我开始找同修交流、参加集体学法,逐渐的能够学法、炼功了,身体状况开始好转。

零七年,弟妹生小孩,弟弟没空,让我伺候月子。这时的我心里仍然对她有成见,我知道修炼人没有敌人,我就不断的背师尊《精進要旨》〈境界〉:“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心想修了这么多年,自己还算恶者,距离觉者差的太远了。同时学会了向内找,对她不平的心开始放下。

零八年,弟妹又怀孕了,弟弟坚决不要小孩,她姐姐和我商量,我想起了师父在《美国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中关于堕胎的讲法,我悟到应该要这个孩子。弟妹被赶出了家,吃、穿、住、行都得我帮,很多同修也给了很大的帮助,因此弟妹也看到了学大法的都是好人。我想只有大法能救了她,就给她念《洪吟》、《转法轮》,现在她也开始学大法,弟弟也转变过来,将他们母子接到了家。

在这过程中,我虽付出了一万来元,但使一个仇恨大法的人开始学大法,也是值得。弟妹一人带两个小孩,很困难,妹妹就将大点的侄女接去帮她带。村里人通过这件事,都说学大法的和别人就是不一样,真了不起。

二、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们家亲戚很多,为了讲真相,很多年都未走动的亲戚我也买上水果去,我自己在生活上相当节俭,丈夫说有俩钱都干这个了。我说:“要不学大法,这些钱医药费哪够,还不遭罪。”有一次,我到外地表姐家(从血缘关系看很远),住了一夜,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见我这么远还来看他们,很受感动,一家人全都三退了,有俩人开始学大法。

我小姑九九年“七·二零”前也学过大法,但“七·二零”后,由于怕心不敢再学,我给她买了MP3,骑自行车几十里来到她家,一路上我请师尊加持,听着真相歌。到家后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在海外洪传的盛况,这样她又从新学起了大法,还带动周围许多人,经她手就出去二十多MP3、安了五、六个新唐人大锅。

丈夫的战友孩子结婚,每次我都带上真相资料、光盘,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能够去的基本上都作了三退。

零八年一个月内有三个坐月子的,来到医院后,我都忙前忙后,给她们买卫生纸、做饭、买车票,她们很是感动,大侄媳妇妈家有兄妹七人,看到我的为人,都做了三退,并且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年过节时,为了讲真相,我提前将钱准备好。老姑父是个比较顽固的人,开始和他讲,就和我打、说不好听的。对于常人来说,就是看重利,我就带上东西去看他,临走时给他一百元钱,多次劝退后,终于三退了。

姑婆无儿无女,有次得了肝腹水,我细心照顾她,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了她二百元钱,姑婆很感动,认为学大法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在这几年中,不知买过多少MP3送给人。我的体会是,通过走亲访友讲真相,讲的明白,而且他们也会成为活传媒。时时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在个人利益上不和别人斤斤计较。

我去市场买菜时,有人时我故意唱真相歌,一次,有个女的在我后边说:“大姐唱的真好,是不是天天去静园(当地一公共场所)唱歌?”我说:“静园听不到这么好听的歌,这是天上的歌,好听我再给你唱一首。”随后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们一家人都三退了,还想学大法。

有一次,理发时有人问我多大岁数,她说可不象。我说:年轻时一身病,现在什么病也没有,我是学大法的。随后我给她讲大法的美好,自身身体的变化,她三退了,并表示也想学大法。

三、世人见证大法神奇

零三年三、四月份,我和外甥女路边等车,一名司机问我去哪?“去县城。”“大姐,我捎着你吧。”我就开门,但开不开,司机下来开,也开不开。这时饭店的老板走出来,说:“这包是你的吧?”当时司机脸色都变了,惊出了一身汗,接过包,再开门,也打开了。司机说:“大姐,今天真的谢谢你,我这包里有十万元现金,十八万元的支票,都是老板的,这要丢了,想死的心都有。”我向他证实法,我说:“我是学大法的。”接着给他讲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造假、劝他三退。临下车时,司机激动的要给我磕头,我告诉他:“你不用谢我,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走到哪里,都是平安的。”

零四年我父亲去世时,我村电工捡到大法真相资料,找到我,我对他说:“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做的,千万别撕,你捡到是你的福份。”过五七时,这个电工看到了我,对我说:“我真的得福报了,去县城时一个三友车将我撞到沟里,当时我就想起你告诉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心里不断的念。司机下车后以为我被撞死,吓坏了,我告诉他:我村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告诉我,遇到磨难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你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过这事之后,他认识到大法好,早已三退,到哪都讲大法好。

我表妹九九年“七·二零”前接触过大法,“七·二零”后由于怕心不敢学了。零七年三十晚上,表妹犯心脏病,腿都不会动了,当时她想“我死不了”。那天晚上妹夫去玩牌,等夜间一点才回来,将她抱上炕。正月初九我去她家,她说医院让锯断腿,我说要不先看看中医,有一个同修是开中医诊所的,我将她带到同修家,我们帮她发正念,让她坚信一念:我能站起来。鼓励她让她走,一边走一边发正念,三米的距离走了五分钟,大汗淋漓,这时她的腿特别痒,不断的挠,不一会儿就可以走了,三天后可以跑了;现在学法、炼功、劝三退都做的挺好。妹夫以前不信大法,眼见神奇,全家十几口都做了三退。

在正法修炼的今天,我虽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情,但距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今后一定继续精進,走好以后的修炼路。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