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气 正念 正觉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第一次提笔写交流稿,也不知从哪说起,怎么写?就把自己平时经历的事和想法写出来,太平常了,都是大法弟子每天在做的事。

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想提,好坏都在它们的圈套里。我只谈谈助师正法中的事。我不是修的很好,但我有一身正气。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转法轮》)。

我走的路是修炼之路,助师正法,一切为此开道。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带着这样的心境,我又一次来到北京天安门,发正念除邪恶,把正法口诀的不干胶贴在站岗警察背后的护栏上、电话亭和公众能见的地方。回到家中,自己动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到处去贴。第二天,一个广告牌上的五个字在我眼前闪着金光“处处放光彩”。我知道这是师父借用广告牌上的字鼓励我呢。还有一次发真相传单时,用两面胶往住家门上贴,一按一个火花,一按一个火花,我知道这也是师父鼓励我,这样做对了。

初期发正念,一次和两名同修坐在一起,刚一立掌,就感到从左上方来了一股压力,就象师父说的:“那时你们只要一立掌,邪恶就排着队象打仗一样拉着阵势就过来了,铺天盖地的。”(《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顿时感到双盘的腿疼痛难忍。我坚持着,立掌的手有些发抖。心想:我就是要灭掉这些邪恶,解体、灭掉,“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腿还是非常的痛,我有点支撑不住了,睁开眼睛看看同修,稳坐如山,我那想把腿拿下来的念头一下没了,坚持吧,“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不知过了多久,就看到一股黑气从右边渐渐离去。当我睁开眼睛,二十分钟已过去,两名同修静静的看着我。我额头上的汗珠可见,脸也感到发紧。这场大战令我感到难忘与喜悦。

正念时时伴随着我。一次,我背着一大兜的真相资料,沿着人行路的边走着。心里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这已成了我的习惯,只要是做证实法的事,就默念正法口诀或背《洪吟》,伴随着铿锵有力的脚步,踩着点走。我感觉到总有一辆车在后面跟着,回头一看,公安车,心里有点紧张,但依然一步一步的走着,不能跑,不能走快,不能让他们感到异常,我心里安稳着自己。公安车还在后面跟着,速度很慢。我心里发出正念,解体车上的一切邪恶因素,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我穿过了马路继续往前走,这辆车沿着人行路的边转弯往下慢慢走了,是辆要坏的破车,也想吓唬我!

又是一次送资料,走到同修家的道旁,突然三辆公安车停在我的前面,我心一动,转身过了横道向一家果菜店走去。回首,只见有五、六个警察下车后向同修家的楼群跑去。我犹豫着这资料送还是不送?随便在商店买了几棵葱,就往回走。忽然发现家里也不缺葱,怎么买了大葱呢?是让我冲吧。我在心里发了一会儿正念,就绕道到了同修家附近,警察没了,车也走了。我把资料准时送到了,又是一场虚惊。

正念解体一切邪恶,立竿见影。一次去同修家,她说:“不知怎么了,这脖子不敢动了。”我说:“来,咱俩发正念吧。不让邪恶迫害你。”我和她面对面坐下盘腿立掌。我注意力集中,打出的能量直奔她的脖颈。十分钟后,她说:“好了,真神奇!”还有一次,半夜出去写油漆标语,回来后牙疼,眼见腮帮子往起肿。我想:做证实大法的事没错呀,如果是我的业力我承担,不是我的业力,我就灭了你。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脸消肿了,牙也不痛了。

正念让我感到做事心里踏实。成立三年多的家庭资料点突然面临警察非法查抄,我心里没有慌张,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看他们慌忙、惊讶的样子,好象发现了“新大陆”,又打电话、又录像,忙着东翻西翻,如同土匪抢劫,连我家的一些票据和结婚证都翻走了,拉走了一车,家里的水果撒了一地。

是我个人修炼心性没跟上,给整体救度众生带来损失和麻烦。他们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关進有铁栏杆的小屋,铁门开着。我给警察讲真相:“共产党不讲理,法轮功在中国洪传七年,突然不让学了,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都懂了,怎么能忘了?共产党讲一分为二,为什么看不到法轮功给人们带来的好处,非要鸡蛋里挑骨头。如果我们哪里有错,提出来,我们改,为什么非得抓、打、判刑、劳教?还害死了那么多大法弟子……”这个警察被我问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一句话:“政府不让”。丈夫来了,看我滔滔不绝的说,就制止我:“到这里就别说了,给你找人呢。”我对他说:“不许为我花钱,我今天走的路就是给后人留下来的。”就这样一句话,是本性的一面在证实法,邪恶就解体了。随后,一个警察進来叫我从铁栏杆里出来,坐到外屋的沙发上。六个小时后,我回到了家。

许多同修及时为我配合发正念,又及时上网揭露邪恶的行为,抑制了邪恶,在这种情况下,家人找到的熟人才能善解此事,才有这样的结果,避免了那些公安对正法犯罪。这次经历也有遗憾——配合他们做了笔录。当时在场的警察都感到不可思议:这得多大的来头才能让你回家。人在迷中,他们哪里知道,这是正念的作用,这是大法的威力,这是整体配合的体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只要是正法救人需要,我都积极配合,努力去做。同修需要什么,我就帮助找什么。到资料点取真相资料,有多少我就取走多少,分给同修,不积压。需要零钱做真相币,我就尽自己所能,找熟人、去多家储蓄所换零钱。过年期间,一共换了四万多一元的零钱。把真相币分给同修,有钱就换,无钱就先拿。一次外地同修无钱换,拿了一千元真相币,我就算作这一千元给她们做资料用了。我对同修都很信任,出现差错,我来补齐。有了这样的心态,也很少出错。

静心学习《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我就想:让我的世界里都充满着慈悲的能量,要大,越来越大,用慈悲救度众生。我将生命溶入到正法当中,去体现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助师正法,救度更多众生。

点滴积累,不成文字。正法中我还有许多人心得去,学好法是必须的,这里就不说了。

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