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看矛盾重重 向内找人人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最近,我和本地几个集体学法小组都受到了一次向内找的法理洗涤,大家经历了向外看与向内找效果迥然不同的修炼过程后,比较深刻的理解了向内找这一法理的内涵和神奇。我本人更是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受。现在我想把事情的经过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有法理不清晰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由于我的修炼路与其他同修有所不同,我的修炼状态多半是处于一种“独修”或“密修”的“单干”状态,也就是说平时接触同修、参加集体学法不是很多。但我知道集体学法是师尊留给我们的最好修炼形式,因此内心对参加集体学法是很向往的,也渴望与同修多接触、多交流,以促進自己提高,继而达到共同提高、整体升华的目地。

最近几个月我有意识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修炼状态,尽量挤时间参加集体学法。这样就既给我带来了与同修交流、圆容的愉悦,和切磋、提高的机会,也带来了新的烦忧和不安:就是让我看到了在某些同修身上“表现”出来的不精進状态,和安全意识比较差的苗头。此时由于我的心性和层次所限,还不能意识到我所“看到”、“听到”、“发现”的这些个“问题”,正是促使我向内找、修自己、帮我去执著的一个机会和环境,更意识不到这些个所谓的“问题”,是我的某些应该修去的人心所促成,是帮助我修炼、提升自己的一种“随心而化”!于是我就莫名其妙的感到担忧、着急、不满意,对一些个苗头和现象進行批评、指责(当然不是说同修之间不能互相批评,而是要看你的这种批评是站在什么基点上,是为私还是为他)。虽然说我批评同修时开口、闭口还是用的“与同修切磋”的名义,但内心的不善、不慈悲、不宽容是显而易见的;语气的严肃、严厉近于苛刻。那种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和尊严,颇有一点居高临下、急风骤雨、得理不让人的“文革”时期整人的架式和受邪党文化污染的味道。我还自个认为这是为了同修的安全和整体的提高(实际上我是在执著别人的执著,把同修往下推。这与讲真相时讲高了是一个理)。

同修涵养好,没有谁当面表示不接受、不服气,有的还表示理解、认同,甚至夸我几句。这样一来我就多少有点“自我膨胀”了,以为自己的这种做法和“发现”的所谓问题都是对的,在一段时间内有一种“越说越来劲”的趋势,给集体学法和同修的修炼带来了一定的干扰和负面影响。有的同修感到有压力、受压抑,明显的表示出了委屈或不快,影响到参加集体学法情绪不高、做三件事劲头不足;有的同修采取回避的办法“敬而远之”,不来或较少来参加集体学法了;还有的同修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为托词,表示不再出来了,并嘱咐其他同修也不要再去找,等等。这时我才猛然意识到,真正的问题不在同修那里,而是在我这里、在我心里!

我把我的想法与协调人作了交流,协调人善意的点拨我向内找。于是我就象“清仓查库”一样对自己的思想作了一番清理。我吃惊的发现,在我思想的一些角落里,在微观中,确实还存在着许多应该修去的人心!具体说来有两类:一类是不易察觉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认为自己修的还可以的那种骄傲自满、自我放大的心。这几种人心是我修炼路上的大忌,本来就是不允许存在的。我也时常提醒、告诫自己要注意、警惕这几种人心的干扰,但由于自己实修时间较短,魔炼心性的过程不够,所以这几种“强压”下去的执著虽然在表面上没有直接表现出来,但在生命的微观中,肯定还有它的物质存在。在一定的条件下,这些不好的物质还会以隐晦曲折的方式和变异的手法返(表现)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自问没有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而可能有的同修却“误”认为我多少有一点的原因之所在。

在我身上存在的另一种类型的人心或执著就比较容易识别、辨认了:比如争斗心、怨恨心、遇事不能忍的心、得理不让人、习惯挑剔别人的心、以自我为中心总是习惯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别人的心,甚至有时还有争常人理的心,等等。而且我还发现,在我对同修安全意识方面的所谓问题耿耿于怀的背后,在骨子里的深处,还藏着一颗怕心、私心!怕同修安全意识差形成漏引来邪恶的干扰迫害而牵连了自己!而在此之前,我还一直认为在我身上怕的执著已经去的差不多了。

找到这些不好的人心、执著后,我真的感到汗颜、惭愧!我利用参加集体学法的机会,面对面的向同修剖析了我的修炼状况和上述那些不好的人心、执著,诚恳的向同修认错、道歉并请大家帮助我之后,顿感一身轻松和愉悦,整个人从身体到精神都充满了清静和空灵;笼罩在同修精神上的那些不好的物质也化解开了。

大家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给了我不少的鼓励。还一个个的开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曾经表示不再参加集体学法的学员不仅一个个都走回来了,而且还有新的学员走了進来;曾经时冷时热的学员不仅越修越坚定了,而且经常有一页页的劝三退名单拿出来;还有的老学员和协调人主动的把自己的资料拿出来赠送给其他学员或新学员使用。

更令人感动的是,有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学员,几年前做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了十天。期间一时表现不那么坚定,在恶警的淫威迫害下,说了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比较一般不算严重),还在邪恶的所谓审问笔录上按了手印。这个事儿过去了四、五年,而且谁也不知道。这次她却非常严肃的把这件事讲了出来。同修都很感意外,问她这是为什么?这位老同修说,看到大家都在向内找,我也要向内找。结果一找就把这件事儿找出来了,觉的这是她修炼路上的一个污点,一直搁在心里不自在,这次把它说出来曝光,请同修帮她上明慧网发一个严正声明。老同修的话还未落音,另一名协调人急忙插话,说她几年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是做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当时急于脱身,也是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也是在恶警的所谓审问笔录上捺了手印的。于是俩同修当场就写了严正声明,委托同修帮她们发往明慧网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教诲我们:“修炼人绝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这是千真万确的道理!同修人人向内找、比学比修的劲头不仅使各自的集体学法小组发生了可喜的变化,而且也深深的感动了我。我发现,在集体学法这个大环境的熏陶下,不仅我原来“发现”的那些问题都没有了、看不到了,而且同修参加集体学法的热情比过去更高了,同修之间的配合比过去更溶洽、三件事做的也比过去更精進了。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我由衷的感激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和呵护、鼓励,由衷的感激同修的善意、包容和帮助!我甚至还有这样一个感慨:如果早知道向内找这么好,真的该早一点向内找!

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帮助。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