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心性 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这是第一次给大陆交流法会投稿,主要是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劲了,在正法中距离一个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太远了。前几天看到一个同修文章中写,给法会投稿,就象考试要交答卷一样。我想我也是一个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就象一个学生怎么能不上考场呢?怎么能不交自己的答卷呢?虽然很惭愧,但是也要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交一份自己的答卷,汇报一下自己修炼的历程与体会。

一、得法

我是一个十分内向的人,据我母亲讲我出生那天,和她同病房的一个产妇在哭:说这一天生的孩子命苦啊!母亲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在我出生不到二个月大时,我被送到外婆家。有一次还差一点将我送到别人家去收养。就这样到了上学的年龄回到父母家时,境况可想而知。

因我天性愚笨老实,看着母亲严厉的目光,教我点什么东西,我往往是十遍八遍也记不住。而我的兄弟姐妹一个个聪明伶俐,当他们围着我的父母说这说那的时候,我往往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远离大家。当我要和哪个兄弟姐妹发生矛盾了,母亲往往是不分青红皂白,一过来对我就是非打即骂。在那样的境况下,我的性格越来越沉默、自卑和懦弱。

我唯一的嗜好是看书,我看遍了中国的、外国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我進入到书的情节中,向往着神仙世界的慈悲、祥和美妙,向往着善良,真诚,宁静的古代人类那种生活。我在憧憬着将来的美好幸福生活中长大,却被现实中党文化氛围中,人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所打击。我常常自问,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我的归宿在哪里?天地之大,哪里是我的容身之处?万家灯火,生命众多,我的心灵为什么如此孤寂?我明白,为了一日三餐,衣着光鲜不是我生活的目地,那么我向往的精神的追求,怎么就不为现实社会所容呢?

后来我看了很多历史方面的书,当然都被中共邪党所篡改的,我以为我一下看明白了,噢,原来人世间什么亲情啊、道义啊,都是骗人的。一到关键时只有利害关系是真的。这样一来,在邪党有意识的灌输下,在社会变异思想的污染下,我学会了伪装自己“适应”社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去损害别人。总之,我觉的自己学聪明了,愈来愈注重名利、个人的得失,心胸也愈来愈狭隘、自私,就在我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搏的同时,我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到了中年的我已是疾病缠身了,为了自己的身体,我又学起了气功,这个功、那个功,学了很多了身体也没有好。

后来单位的一个同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他说这个功很好,你看看书吧。那时我身体很差,所以往往是不到晚上十点钟,就要上床睡觉了,可是当晚在看《转法轮》时,却到十二点了也不困,我觉的这本书怎么写的这么好呢,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二、选择

修炼大法后,身体很快好起来了,只是因为那时我工作压力大,家务繁重。功也在炼,但是学法却没有抓紧,认为书也看了,内容也知道了,心想我现在太忙碌了,以后我会好好修的。偶尔也去学法点参加集体学法,看到很多同修都在背法,我想我比较忙就少背点吧,就这样每天挤时间背一小段《转法轮》,一遍还没背完呢,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

那种迫害真是铺天盖地、恐怖气氛笼罩每个角落。人心都被冲击着,我真是搞不懂,这么好的功法,教人修身养性,做好人不好吗,讲真善忍不好吗?我们这一代人经过历次运动,对邪党那一套早就厌烦了,建政初期不也砸庙毁寺、迫害信仰。佛法是高于人的,人说不好就不好吗?每次搞运动不也是先迫害,再平反的周期循环吗。

虽然在邪恶中共的统治下,人们往往在恐吓之下会良知泯灭,好坏不分、是非不辨,但是大法弟子毕竟是得了法的修炼的人,都是在大法中受益的,明白大法的博大与超常,怎么会轻言放弃!我和许多同修经过思考,经过抉择,有的走上天安门向世人表达心声,有的走出家门让世人了解真相。后来随着正法進程的发展,看了师尊一篇篇的讲法,更使我们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知道了救度众生的重要和急迫。就这样在师尊的引领和教诲下,我和同修一起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三、救度众生

迫害初期,为了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我和同修一起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贴不干胶粘贴。走出去的过程,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刚开始每次出去,我都是紧张万分,有一种走出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的感觉,家里的东西都要藏好,带着一个正念不足的心走出家门,好象满处都是邪恶的眼睛盯着我,寻机要迫害我一样。

第一次出去发资料,只带了十几份却发了一晚上的时间,回家很长时间了心情还不能平复下来。随着不断的学法修心,怕心慢慢少了,心态也逐渐平稳下来。那段时间是邪恶疯狂迫害的时期,很多同修被绑架,资料点也几次遭到破坏。资料经常短缺,有很长时间我们到外地拿资料,后来外地的资料点也被破坏了。怎么办呢?救度众生不能等着邪恶不迫害了再去救呀,虽然迫害很严重,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与使命,这一方的众生就是要靠我们这一方的大法弟子来让他们明白真相,从而选择未来的。

通过多次交流。我和其他同修又相互配合建起了新的资料点。在资料点的运作过程中,也是一个不断去除怕心的过程,同修中也会出现许多心性的碰撞,在这些过程中,我们也逐渐成熟起来。后来在明慧网建议大陆资料点应该遍地开花的时候,我们帮助一些条件成熟的同修建了一些家庭资料点,我家自然也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在正法中起着应该起的作用。

“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之后,师父在许多讲法中都告诉我们救度众生、讲清真相的重要性。可是我在讲清真相这方面一直做的不好,过去我认为是性格问题,比较内向嘛。迫害之前我看到很多学员走入大法后都能到处讲真相,使有缘人得法,我也很羡慕,但就是做不好。可现在是正法时期,众生都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现在还不做好怎么行呢?我就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可是我自己都觉的说话也不自然,内容没有说服力,你想当时抱着一个做事的心,证实自我的心,不是真正为别人好,效果怎么会好呢?

有一次,一件事情触动了我。我家冰箱突然柜门合不严了,后来严重了,推紧后又弹出来,有一条缝了。我想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是不是最近和家人有些矛盾的原因呢?后来老伴找到原因了,因为我家以前的冰箱是自动除霜的,后换的这台不带自动除霜了,结果冰层越积越厚,以至于把隔板推了出去,柜门当然合不严了。冰块清理了,情况也就正常了。我想是不是师父点化我,在我心里积了一些冰块一样的东西呢?

修炼前我们夫妻关系一直是争争吵吵的,一度还闹到过不下去的地步。走入大法修炼后,我渐渐认识到,不管我觉的别人怎么不好,能在我的生活中出现,都是与我有因缘关系的。那就是要接受,要偿还的。另外,在我这条路上出现的所有的关关难难,都与我还没有修去的心有关,没有那个心就没有那个难,都是有我要修的、要去的。不管看着多难过,我都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实修自己这颗心。所以我们关系渐渐溶洽了。但是有几次我感觉他就是魔性大发,不讲道理。我当时认为大法弟子也不是应该软弱好欺的,我已经做的够可以了,所以那几天我不忍了,历数他的种种“劣迹”,以及我对他如何包容,如果他还要这样下去,我们就会如何如何。其实我已经做的很差劲了。

通过“冰箱” 这件事情,我就在想,是不是我的容量有限呢?是不是我的心里藏着象冰一样的东西呢?我年幼时曾经很重视亲情友情这类东西,因为得到的不够,所以很渴望。但是随着生活中历经磨难,坎坷,被伤害的多了,那颗原本善良、热忱的心渐渐冷却,又逐渐被失落、冷漠、甚至被仇恨所包裹。尤其是邪党几十年的统治中,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人与人之间那种相互关爱,与人为善及“仁义礼智信”被强力破坏,把邪党文化中的那种重视自己漠视别人、视生命如草芥、视别人的痛苦为儿戏的恶劣习气强植于世人之心,整个社会处于一种 “爱无心,亲不见”,损人利己,物欲橫流的状态。

而我身在其中,耳闻目睹,心中的冰层逐渐加厚,而这种坚冰一样的东西是为私为我的,怎么会生出慈悲众生的心呢?就说我的家人吧,邪党迫害十年中,我数次的被抓,被关,家也几次被抄,家人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呀!再说了,生活在邪党统治下的中国人,被迫接受洗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违背自己道德良知的事,在谎言的毒害中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多可怜哪!而我之所以真相讲不好,不是什么性格问题,而是没有修出那种洪大的慈悲,没有真正的为众生着想,顾虑的是自己的安危得失。其实要讲清真相,就是要放下自我,不带任何观念,发正念铲除障碍他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救人效果自然就会好。

明白这道理后,我发正念加上解体这个阻碍我同化大法、救度众生的冰块,铲除这个为私为我、藏污纳垢的、固化自我的东西。现在我也比较能够自如讲真相了,尤其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接受的比较好,大多数都能劝退。当然距离法的要求和做的好的同修,我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我会在实修自己的过程中努力做的更好。

四、背法

作为弟子我们都越来越感到学法的重要,只有学好法修去人心,才能做好三件事,走好证实法的路,可是我学法的状态却很不好,不是迷迷糊糊,就是杂念丛生,头脑不清醒,炼功也是这样,发正念也是这样,总感觉在修炼中的阻挡因素很大,所以很多法理认识不清,在实修中就做的不好,关关难难中很多时候过不去。有时悲观了就想,我可能属于业力大、悟性差,就是这块料了,修到哪算哪吧。但是能这样吗?虽然我这块材料不是很好,我有缘能在大法中修炼,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运,最宝贵的机缘,不管千难万难,我一定要突破它,我决定要背法了,把《转法轮》这部天书背下来。不管有多难,常人还讲“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这么好的宇宙大法,我一定要把他印在心里。

我背法的速度很慢,常常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背完一遍。但是背法的过程真的是提高的过程,很多平时意识不到的执着心,在背法中,法会点醒我,过去很多法理不清晰,背法中突然明白了。很多一直放不下的人心执着,在背法中放下了、看淡了。渐渐的我不再追求進度,背法的过程就是同化大法的过程,心也逐渐能静一些了,有时字里行间中我能体会师尊救度我们的苦心,对弟子慈悲的期盼。我的心常常被震撼着,为自己的不精進而惭愧,为自己的长期人心不去而自责。

背法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尤其是思想业力干扰的时候,有时坐在那里背法也会睡着的,那我就走着、站着、长时间打坐、或者跪着。有时会烦躁,会不耐烦,会有意识不到的心性关要过,有时会觉的这样慢,不如通读效果好,各种想法都会有。我记着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会一直背下去,在同化大法中实修自己这颗心。

五、实修自己这颗心,向内找

我地区属于西北偏远地区,得法时间和国内其它地区相比要晚一些,学员也少一些,最早一批学员走入大法大概是在一九九六年左右,大多数都是在迫害前一两年才刚刚得法,迫害开始了,很多学员不修了,坚持修下去的同修又有很多走不出来,真正走出来的同修一直为数不多。

在这十年的迫害中,很多走出来的同修被绑架的,被判刑劳教的,还有一些同修在病业中被夺去了生命,我也曾数次被迫害,也走了不少弯路,修炼是严肃的,怎样才能走正走好这条路?我曾经痛苦彷徨过,消沉过,思索过。“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在法中,师父告诉我们要向内修向内找,这是修炼人的法宝,而在修炼过程中我们知道,虽然做证实法的事情不容易,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容易,抵御常人中的干扰和诱惑不容易,但是向内找、向内修是最不容易的。所以很多同修都讲,不会找呀,找了找不到呀。真的,因为法理不清,用人心去找找不到,静不下来找不到。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而这些执着心,我理解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师父也讲了“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开始修炼的,旧的思想观念、业力、各种执着、欲望,名利情的这些东西是充满我们整个空间场的。而在另外空间它们是活的,都是有生命的,不是说说不要,它就没了,也是人当时生了坏念做了坏事才招惹来的,在无数次加强中形成“气候”,在另外空间是一种黑糊糊的物质。你甚至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中,它立刻就起作用,它们会形成一种自动的机制,让你不知不觉中按着这个模式去思考去“趋利避害”维护着为私为我的东西不受冲击、不受伤害。

我们有时会意识到,一件事情刚一出现,大脑就很快的转动起来,这样做还是那样做?我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有没有什么危害?患得患失,得到了沾沾自喜,失去了忿忿不平。就象师尊讲:“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精進要旨》〈悟〉),甚至数日挥之不去。这些想法决不是人先天本性所想,而是那些长期被滋养起来的不好的东西,你默认它就是滋养它,它会遮挡人的本性真念。关键时它还会招引外边的邪恶因素来迫害你,因为它们是同类的,目地是不让人修炼。这就是过去的修炼人很难修成的原因吧。

但是我们不同,因为我们是有大法指导、是有师尊呵护的大法徒,从我们开始修炼的那一天起,师尊已经给予了我们能够修炼的一切东西,法轮和机制等,为我们清理身体,消去表面身体的业力使我们能够修炼,并且在我们提高的过程中给我们一切最好的。而向内找的首要条件就是我们要多学法,才能知道什么是修炼人应该要的,什么是不能要的,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而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一思一念是不是符合法。因为这个宇宙中有个理,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是自己说了算,一切强加的东西都是违背这个宇宙的理,我们在运用师尊赐予我们的正法口诀时,就能把它们清除掉,关键是我们自己做好,思想上要排除那些不好的东西,行为上要走正,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改变。

所以我理解,我们向内修、向内找应该贯穿在我们生活的每时每刻,修炼自己这颗心。学法时,炼功时,发正念时是修炼,要向内修、向内找。做大法的事情时,向世人讲真相时是修炼,要向内修、向内找。和同修在一起配合,和常人在一起相处也是修炼,也要向内修、向内找。身体难受了,遭受痛苦了、甚至孤独寂寞时同样是修炼,也要向内修、向内找。如果我们时时能把握住自己的心,时时按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这过程中向内修,向内找,我们的心会越来越纯正,慈悲,祥和。

师尊告诉我们,“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如果我们自身的空间场有真善忍的佛光照射的时候,一切为私为我的东西将被大法修炼者的正念所代替。我想这修炼路上的一切障碍我们就都能跨越,一切关难就都能过的去。

写到这里,我仍觉的有许多话要说,修炼十几年了,经历的事太多,感受也太多,但是写多少也表达不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师恩浩荡,师恩无以为报,就象一颗小草无以回报太阳光辉的照耀,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称号。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