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件事体悟正念正行的重要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一、两次旅游的对比

前段时间,公司组织旅游去厦门,本来想不去了,利用这个时间学法、做资料。但是我又是公司的组织人员,不去也不行。后来想这或许是我发真相资料、光盘的好机会。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就开始刻录光盘,为这次旅游做准备。

在此之前的两周,我刻录了《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这个光盘,利用跟丈夫去浙江玩的机会发了出去,感觉不错。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到把这光盘改个名字或许效果会更好,标题里有“修炼”两个字,对于受无神论影响太深的中国人来说,毕竟不太容易接受。于是我想到了“某某先生采访录”这个标题。对于很多人来说看到采访录,好奇心促使他们看看到底是采访的谁,采访的什么,这样看的可能性会更大。

去浙江玩的时候,也要经过汽车站的安全检查,因为自己经常出差,所以知道汽车站、火车站的检查大概是怎么查的,机场又是怎么查的。或许正是因为我有了这些所谓的常人的常识,促使了后边事情的发生。去浙江的时候,我包里放了一摞光碟,因为知道它们只是通过仪器查看是否有易燃、易爆物品,所以我没有任何怕心,更没有想到过他们会查包等问题,理所当然的安全通过。

去厦门旅游的头一天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就把光碟摞好,特意往衣服里塞了下,还想了一下是否托运,后来想到公司的人员也经常和广州的同事交换日剧看,也是飞机上带来带去的,都没有事,我也就想没事的。第二天我们规定八点到机场,作为修炼人,要处处为别人着想,所以我七点半就到了。查好我们的航班的登机口,以及办理登机的柜台号码并发短信给公司同事,等其他同事都来了,办好登机牌后到安检处。该机场的安全检查前又多了一项检查,不知道查的是什么。一拨人被引导他们圈出的区域,用设备再检查一次。我在心里一直默默的请求师父加持,一定让我的安检通过。过了这一关,才到正式的“安全检查”区。安检前的队伍排了好几排,同事都找相对来说人少的队排了过去。我当时一念就是不能跟他们一块,我要自己找个队伍,万一有什么事情,同事也看不到。其实后来悟到这一念就不对,等于承认了“被查到”这件事。果然到了安检那里,扫描设备里显示出我的包里有很多光碟,使用扫描设备的检查人员有点凶巴巴的说:包里很多光碟,什么光碟?这时我心里扑嗵扑嗵的跳,随口说了句:“哦,有光碟的。”这时旁边的一个检察人员大声说:“来,让我看下是什么光碟。”这时,瞬间我脑袋出来两个问题:她怎么看我的光碟,肉眼看还是用DVD看?如果发现,她能把我怎样呢?不知为什么瞬间的这个思维活动结束后,我反倒轻松下来,没有了任何怕心,尽情的让她打开查看。她抓了一摞出来,大概有十张左右吧。看的第一张恰好是什么都没有写的光盘,她或许以为是空白光盘,她又随便翻开一张随口读着:“某某先生采访录”,她说:“哦,原来是采访录啊,都是采访录?”我说:“是的,都是采访录。”她说好了,没事,就把光盘还给我了,但第三位安检人员还在琢磨我的指甲刀,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指甲刀,只是设计的原因,背面上有磁性,并且恰好吸住了一块钱的硬币,这下我正念更足了,于是跟她说:这是ZIPOO的一款指甲刀,哪里都有卖,随便去看,保证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玄机。她还不死心,跟刚才检查我包的人员说:“她的指甲刀有磁性。你看。”检察我包的人员连头都没有抬,就说没事,没事。于是我就把光碟从新放進包里,走向了候机区。刚离开他们,我就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帮我闯过了这一关。

通过这两次的对比,我的体会是,当没有任何观念,只有一颗救人的正念时,就不会出现任何事情。去浙江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想,也就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而去厦门这次,头天晚上收拾行李是就把光盘“塞一下”,这个行为就不对头了,显示我有怕心,怕被发现,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行为不对。思想稍微一偏或者是正念不足就会受到邪恶的干扰或者迫害。尤其是当我回来后,看到一位老年同修的交流文章,该同修也是跟我一样带了光盘乘飞机去某地救亲戚,却安全的通过了机场的安检。相比之下,我真是很惭愧,后来还是发现自己有怕心,并且某些情况下正念不太足,导致这次有惊无险。

二、正念过病业关

从厦门回来的当天晚上,我晕机呕吐,晚饭也没吃什么,喝了一罐八宝粥,半夜又起来喝了两口冷水。半夜开始肚子象刀割一般的痛,一阵一阵的,痛的时候,胃简直就象痉挛一样,痛过去就缓一阵。开始痛的时候我就想,是不是我这几天哪里没做好,或者做错了什么?突然想到在厦门期间,跟常人一样执着吃了,觉得到了厦门了就该吃海鲜。虽然我没有直接去点那些活的东西,但是同事们点了,我也吃得很开心。回来丈夫去机场接我,我还跟常人一样跟他描述厦门如何如何,老板给我们点了什么菜,如何如何,鲍鱼多大,如何如何,完全不象一个炼功人。

找出了显示心、比较心、对吃的执着心,找出这些后,我马上知道错了,从心里去掉这些个心。我也一直默念:除了师父安排的以外,任何旧势力的考验我都不接受。过了一会儿有想去洗手间的感觉,并且开始了上吐下泻。在此期间我一直在默念上面那句话。过会儿丈夫被我的呻吟声吵醒了,他说:要不去医院吧。我马上说没事,我思想上压根就没想到是病。我心里一直在默念上边那句话。第二天浑身没劲,酸痛,想散了架子一样。下午三点来钟,我给丈夫发短信告诉他晚上我不做饭了,让他在外边吃点,我回家睡觉,后来一想这个想法不对,这不就承认“病”了吗?认为自己病了,不想象往常一样做饭了,这跟常人有什么两样?于是我就在公司上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到我下班时略有减轻,但是还是浑身无力,酸痛。回到家,硬强撑着自己煮了粥,弄了点咸菜吃了,便打开电脑开始看第六届法会交流文章,一直到九点多钟。第二天醒来已经没事了。六点发正念,然后看书,做早饭。身体完全恢复。

通过上边这两件事,我悟到:正念正行,对大法弟子来说非常重要,稍不小心便承认了旧势力的干扰并遭到迫害。正如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让我们在正法时期的最后走好、走正、走稳最后的路,圆满把家还。

本人修炼时间短,对法理的领悟非常浅薄,不正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出来,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