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自己 履行使命

在明慧网工作中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还记的九九年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发生后,每天阅读明慧网,关注着大陆大法弟子发出的消息,感受着同修们在严重迫害形势下各自的体会、大善大忍的胸怀,我就觉的明慧网很重要。有一天想:要是能做明慧网的编辑多好啊,不过那肯定都是修炼精進的老学员。没想到,过后真的开始在明慧网做这方面的工作,如今也有九年多了。

几年来,我们的修炼、日常工作、生活,都与网站的工作紧密的联系起来,溶在了一起。处理事情、做选择的出发点,首先想着对网站工作大局有没有影响。这中间的甘苦觉的不足道,感受最深的就是师父的呵护、组内这个环境对修炼的触动和帮助。因为总能多读一些各地同修、尤其是大陆同修的修炼体会,了解迫害的残酷,在险恶环境下同修们屹立不倒的正信,自然的自己修炼中遇到挫折、摔跟头的时候,也会尽量用正念对待。

坚忍不拔

在几年的编辑、网站工作中,我感觉首先得坐的住,认真仔细,日复一日,坚忍不拔。每天稿件量大,看上去似乎在讲同样的题目,不过每件事不一样,同修的经历背景感悟都不同,所以总是有新鲜的感觉,难的时候就是稿件质量如何提高。

投稿同修各种文化程度都有,有的错字很多,语不成句,往往这个时候通顺一遍就要不少功夫,再去提炼、加背景信息、调整结构成为一篇比较符合规范的媒体报道,就更难。尤其手里压不少稿件赶时间的时候,有没调整好的稿件就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组里有几位同修平时不太说话,只是勤勤恳恳的工作。有一次我看到一篇投稿原文,写稿同修很诚恳,但是不会写文章,象唠嗑一样,主谓宾不太分,事件过程不仔细看就看不明白。另位编辑修改过这篇文章,句句给调整,因果也理顺了。我心里很佩服:工作量在后面压着,而放下心来花一两小时专心在一篇文章上,这需要耐性和责任心。尤其是要保持这个良好的状态持之以恒。编辑们写的如何编辑的分析文章,有一次写道(大意):对于文章的内容,大法弟子的编辑会有这样的耐心去读和分析,但是常人读者就不一定了。真的,大家理解不少大陆同修“放下锄头、拿起鼠标”的困难,又怎么能够不去尽心帮助同修完善呢?

前几年人手少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师尊的加持,自己心态也比较纯净。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就是做这件事,经常一坐几个小时不起身,经常是早上先生出门上班时我坐在桌前,晚上先生下班时我还坐在那儿。对时间似乎失去了概念。

有时候海外有比较重大的活动,大家都去了,我们也去。一去了网站又忙,熬夜,没参加成活动,收拾收拾又回来了,互相也开玩笑——“搞了半天,花机票钱到旅馆来干活来了”。有时候,就觉的一年三百多天,好象每天这个担子一直在肩上似的,就想能不能放松放松呀?这个时候往往是学法不精進了,就会呈现疲劳和懒惰的状态。组里同修互相提醒,尽量比学比修,互相拉一把。

学会放弃

平时做事,我发现自己一个毛病:一件事情如果自己做,那是自己的责任了,没话说;但是一个部门的负责,就容易眼睛望着别人:他怎么还没开始呀,这么多活怎么干的完哪?这么一想,那天即使不多的文章也干的很慢,脑子也累。平时看到同修承担那么大的工作量,我也常想:为什么一到有压力的时候,就想同修不好呢?谁都有疲劳的时候,一定要宽容。也有很多时候,开始工作之前就保持着这样的正念,做起来就感觉很顺,速度也快,好象再多些也可以消化似的。做完一天的活之后,不但不觉的累,还觉的充满能量。我感觉师父这样一次次的点悟着我们,工作的状态一定是心性的反映,心性提高了,就会得到法的力量。

修炼中也会遇到尖锐的摩擦和矛盾。做常人时,自己是个有棱有角的人,比较敢说敢做,从小学到大学一直也做班干部。修炼了,这些常人中形成的观念和习惯,很多时候成了阻碍。有同修跟我说,刚進来的时候,感觉到我象个“刺头”。对一件事情有想法和做法是好事,可是不按自己的想法做就觉的难受,很难跳出事情本身去看问题,那就不好了。那时候也感觉自己是有责任感哪,但为什么那么容易跟别人有矛盾、说话带着火药味呢?

有一次,为一个问题,我觉的同修的处理方式不合适,打电话去讲,同修不接受,我就在电话里很高声。放下电话,胃里就痛起来,坐也坐不住。这时才醒悟,真是做错了,认为自己有理、还不守心性,这种东西持续下去不行。我大声读法,那次读《转法轮》第四讲是印象最深的一次,句句读到心里去了,胃疼不知不觉的好了。同修再打来电话商量,我就告诉这个经过,并说以后自己真得注意。

周围有几位同修,我经常感觉他们态度温和,很有能力,但往往听到不同意见的时候又很谦虚,尽管确实要表达什么意见的时候,说的也很直接,其他同修还愿意接受。不象自己,好象没表达之前,就先着急起来了,生怕别人不采纳。带着这些因素,那个话说出来就不纯净。看到这个差距,我真的想修好,每次板着自己,但好象还有什么东西没找到。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讲到:“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

反复读师父这段讲法,我渐渐的明白修炼的正理,一味的强调自己的方法的时候,就障碍了自己有更宽阔的胸怀去容别人的想法,看不到别的意见的可取之处。好多时候按着同修的想法做了,其实结果很好,是自己原来设想不到的。宇宙的生命如此繁荣,生存和提高方式都是多种多样,那都是无法想象的。反映到修炼和做事上,就会有不同的悟法和做法。我必须学会退一步看事情,即使有些事不理解,也先提醒自己,不同人的想法就是不同的,那很自然。我可以把自己的观察和观点也讲出来,大家再看,如果确实是自己的思路窄了,或者同修比较坚持自己的,那就按同修的做。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感觉自己确实有了一些变化,合作也变的容易了。有时候观察其他同修,一个项目,他可能已经费了很多功夫按自己的思路做了,可是其他同修说要改的时候,他也很简单放弃自己做的,从新开始,并且尽量的去圆容。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感叹大法的力量太伟大了,同修修的好。也一次次的更加深刻的体悟到师父讲的“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增大容量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一次过关还是搬家的时候。那一次在路上开了几天车,進家门东西卸下,箱笼堆在客厅里,就开始做编辑工作了。几天下来也没有时间开包收拾,需要什么的时候就钻在箱子堆里找。我本来喜欢房间井井有条、干净,这下只好把眼睛盯着屏幕不回头,心里就开始抱怨怎么就找不到一点时间打理家里呢?

有一天同修说下一步的作息太晚,编辑这个步骤是否可以提前几小时呢?我那时候也想不到考虑别人了,所有的抱怨就一起涌出来了,没人帮忙做啦,我很努力了……很不高兴的写封电邮。同修第二天打来电话说:你还是停一停吧,什么时候让做再说。我说为什么呀,我也没说不能做啊。同修犹豫了一下,就说:其实我也觉的你的承受能力太小了,你看谁谁和谁谁,人家也都独当一面的,没有听到过抱怨,可是你就好埋怨。我哑口无言了,同修不是在说这个具体事,而是在说一个整体上的印象。给同修造成这个印象,那还没自己的问题吗?

我静下心来想,同修说的有道理啊,我以前老觉的自己承担的挺多了,可是往周围看看,谁不是如此呢?有的同修搬家,一个部门的同修连知道都不知道,一点没耽误工作,就搬完了。有的同修长年累月,基本没有请假的时候。有一位编辑怀孕,我也就是知道这个消息,但是她每天的工作量没降下来,渐渐我都有点忘记她怀孕的事了,有一天忽然收到她先生的一封电邮,说今天不能做了,去医院生孩子了。我吃了一惊。

再看看自己,我就真觉的惭愧了,而且也没替其他步骤的同修着想啊,光想自己了。我暗下个决心,接受同修的意见,以后不管再让加什么事,都不抱怨,即使感觉有点困难也先试试看。这么想的时候,觉的心胸开阔很多,感到过关真是好事啊;要是大家都捧着,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己的缺点呀?经过这次事后,同修也感到我的变化。其实我是看到了其他同修的容量,看到自己的不足。

这样的修炼过程还有很多,感到自己象一块带棱角的顽石,在这条修炼道路上不停的打磨,去掉那些花岗岩一样不纯的东西。

救人

每天收到大陆迫害案例的第一手资料,让我们对大陆同修遭受的迫害感同身受。记得那是零三年的一天,在编辑一篇被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女学员遭受的酷刑迫害文章,看的很仔细,那个酷刑的方式带来的痛苦都在脑海里显现出来。这个时候就看不下去了,对旧势力产生了恨,并想:这怎么能承受的下去呀,法这么大,为什么大法弟子要经受这样的迫害啊……虽然知道这想法不正,也去抑制,但心态不稳。

第二天早上睡醒,想再眯一下,这时感到师父就在身边,脑海里感受到师父的声音,那声音很威严、沉重,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这也是修炼路上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直接听到师父用声音的点悟。可见我之前想法的严重性,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不能动人情的。

大法弟子在魔难中很可能动人心和人情。但是我们的文章拿出来是要救人的,越纯净,不带着人情的因素,才能从本质上打动读者,才能救的了人。当然不是说大法弟子的文章象铁板一块,我们是要用世人能理解的方式描述这个迫害,每个大法弟子也都是生活在世人之中的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人。不用党文化似的那样宣传的方式、套话,就是给出实例、讲生活中的故事,让这个人物跃然纸上,让读者自己去判断。我们的基点是为了救人的,绝不是自己在迫害中感到冤屈、怨恨,那样文章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因为我们的心是在常人的基础上。这也同时要求编辑要保持清醒理智。我记得有位编辑说,要把自己的正念加持到文章里面去。确实如此,同修的投稿是为了救人,我们也要在自己这一步骤上,用我们的眼睛、手、用心去编辑,加入一份力量。

一次一位编辑说:有位大陆弟子已经在狱中绝食抗议几年了,身体很瘦弱,当地同修也经常投有关此事的稿件,自己也从不同角度认真的编辑,可是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有救出学员来呢?刚好当天这位大陆同修被释放的消息就上网了,大家都觉的欣慰。同时我也看到同修的用心成度——不管是投稿学员、还是编辑,大家都深信揭露迫害的力量,用心在做这件事,威力是巨大的。

结束语

回首几年在明慧网工作中走过的路,修炼虽然难,但我感到很幸福;救人难,但最近更深刻的感受到师父为大法弟子们铺垫这条路的不易,为我们承受、看着我们的理解程度给我们讲法,高了不行,低了也不行,用各种方式鼓励我们去完成自己的使命,给予我们威德和荣耀。当我们在救人时,人不明白,眼看着在毁灭的路上走,我们心里着急难过;学员不悟、走不出来的时候,师父更忧心啊。

还有那么多的人没有得救,还有不少学员没有走过来,我们一定要踏踏实实的走下去,法正人间的一天,我们才不会有太多的遗憾。

(明慧十周年法会交流稿,二零零九年,有删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