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斗争”是扭曲人灵魂的毒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这是发生在一个小山村的真实故事,山村的名字叫“石片”。它坐落在河北省隆化县北部与围场搭边,几十户人家,分五个小队,十分的贫穷落后。当时每个日工只有八分钱人民币。虽说地处偏僻,但却紧跟政治形势,并不落后,时时不忘阶级斗争。战天斗地,劈山造田搞的轰轰烈烈,还增加了早战、晚战,百姓疲惫不堪。这里有一个青年点,有十几个二十岁左右的下乡青年。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地震,几十万人丧生,损失惨重。地震也波及到了千里之外的这个小山村,虽说没有损失,可也是眼见井水翻花,山土滑坡,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大概是七月二十九日半夜,往日寂静的小山村热闹起来,不时地从东面小学方向传来口令声、报告声、讥笑声。从西面大队部方向传来惨叫声,使人心恐慌的小村变得更加恐怖阴森。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大队党支部下令:为了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将所有的“四类分子”—— 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集中到小学的教室里,晚上睡在室内的土地上。由下乡青年轮流看管。是几个青年一时兴起,在调理这群老人,训练他(她)们走正步、喊报告。惨叫声又是谁呢?是苦儿,是苦儿回来了。

苦儿(化名)生性善良,聪明、十分惹人喜爱。在他十多岁的时候,有一天一家村民家的草房(当时村民的房顶都是草铺的)着火了。苦儿看见了,他一个小孩不顾生死,用水桶拎水往返上下,硬是把火给扑灭了。当时围观的人们因怕自己受到伤害,无一人帮忙。这样好的孩子,不幸的是他出生在一个“四类分子”的家庭,这就注定了他的苦命。

大队支委、三小队的队长老黑(化名)身高一米七五以上,面色黝黑,紧绷着一张苦瓜脸,没见他笑过。在那疯狂的年代,响应党的号召备战备荒全民大造石雷、土炮。老黑受阶级斗争的毒害,为向邪党表忠诚。有一天,竟然当众抓住苦儿用小刀割下了他的一只耳朵,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保存,以示自己阶级立场鲜明。老黑并欲将苦儿用土炮崩死,在好心村民阻止下,苦儿才得以逃生。

苦儿从此背井离乡,十几年来杳无音信。今天傍晚他回来了,进村不知被何人发现告密抓了起来。大队部里面几个男知青正在捆、吊、打、审问他,逼他交代十多年的去向。(大队的人怕报复,指使下乡青年干)。

十几年了,苦儿会是什么样?

第二天早晨在大队部,见到了被双手捆在后面的苦儿。他身材适中,身高不低于一米七八,年龄二十四、五岁,五官端正、白净、文质彬彬、一表人才。虽说一夜的折磨面容有点憔悴,可他不卑不亢昂首挺立。仔细观察他的耳朵一大一小,那只假耳明显的小一圈(小时安的塑料耳朵)。这成了他美中不足的唯一的缺陷。他正在心平气和地给打他的男知青们讲道理。

我们无从知道苦儿十几年里经历了多少苦难,可从他的言行举止中能感觉到他的善良本性依然,他的思想、知识、成熟超出他的同龄很远。

为此老黑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的儿子们一个也说不上媳妇,都是光棍。十里八村一提是割耳朵那家的儿子,谁家闺女也不敢嫁给他家。看来老黑今生恐怕不会有笑脸了,他比苦儿更悲惨。他被恶党歪理邪说扭曲的灵魂不会有半刻的安宁,不知他是否已明白、已悔过?

苦儿和老黑的故事随着岁月的流逝已成为了历史,本以为这样的历史已经过去了,离现在很遥远。谁知时隔二十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历史的悲剧再次上演,而且至今已持续了十年多。一时间群魔乱舞,欺世的谎言铺天盖地,中共邪党自导自演“天安门自焚”伪案将世人欺骗。可怜的人们忘记了历史的教训,再次上当被拙劣的谎言所欺骗。无数的老黑一马当先,迫害按“真、善、忍”大法修炼、做好人的人。对这样的一群世界上最善良、最真诚、最值得尊敬的好人——坚定的大法修炼人进行疯狂的迫害,迫害手段邪恶至极,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电刑、铐刑、注射神经药物,吊刑,灌辣椒水,灌屎灌尿等上百种酷刑。至今已有至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有据可查。十几万人被非法判刑劳教,难以计数的人被非法拘留、被迫流离失所象苦儿一样有家不能还。更有甚者,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高价贩卖以牟取暴利,全国有三十六处这样的供体集中营。这“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在邪党的操控下秘密地进行。无数个老黑变成了杀人的凶犯、强奸犯、灵魂变异扭曲,人性无存 。

可怜可悲!人们被尘封的本性何时才能复苏?《九评共产党》揭示出中共是为祸人类的最大的邪教,揭示出中国共产党十恶俱全的邪恶本质,还原历史本来面貌。被邪恶谎言蒙骗的人们,可贵的中国人,快看《九评共产党》,了解事实真相,走出邪恶谎言的漩涡,彻底摆脱邪灵附体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