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安逸心毁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记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们天天晚上去学法小组学法,早上三点多钟起床到户外集体炼功,无论冬夏,非常精進。可是“七·二零”之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就渐渐的懈怠了,后来在安逸心的带动下干脆就不炼了,而且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政府不让炼了,不是我自己不炼的。其实,这里隐藏着一个最大的执著:就是求安逸。不炼功可以不用起早了,尤其是冬天外边那么冷,在被窝里多暖和啊!就这样我离开了法,被安逸心带动而毁掉了。

但慈悲的师父并未放弃我,用心良苦的通过同修又把我拽了上来。从离开大法到从新走回到大法中来,整整耽误了一年多的宝贵时间。刚刚走回大法中的那几年,我比较精進,早上起早炼功,白天学法,晚上出去发资料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去,时间安排的紧张而又有序,身体常常是一身轻,走路生风。

可是最近两年多,也不知是怎么了,就觉的不如以前精進了,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身体也觉的发沉,明知是三件事做的少,却提不起精神来,明知应该早上起来炼功,可就是醒了也不起来,就这样麻木着。自己也很苦恼,这可怎么办呢?我这不是混日子吗!法也在学,可就是精進不起来。直到看到同修的这篇文章才使我猛醒,原来导致我不精進的根本原因就是安逸心。

师父说:“有些学员并没有碰到什么魔难,渐渐的就不精進了,实际上就是对常人社会的各种诱惑产生了执着,被社会中的吸引给拖下去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我开始用法来对照自己。师父传的是佛法,能把人度到天上去,永远享乐,还能不下地狱,我就是抱着这个想法走進大法的,追求享乐,怕下地狱,不都是求安逸吗?原来这就是我的根本执著,而且在几年的修炼中时时都被它带动。我非常执著住好房子,一看到哪儿快要盖楼了,如果地点符合自己的心意,就会劝说家人,换一个楼吧,咱家是暗厅(客厅黑),换一个明厅的(客厅亮),那多敞亮啊,家人却不同意,我却明知道不对就是去不掉,象中了魔似的拽着家人去看房子,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换成。入门时的基点就不纯,整个围绕着安逸心在转,我开始静下心来仔细的剖析这个安逸心。

通过分析我把安逸心分为两种:精神安逸和物质安逸。我发现这个安逸心能引发很多的执著和欲望。先从精神方面来说,我这个人在人中的肉身身体长的还算是比较漂亮的那种,人也有几分气质,说话声音也很温柔,为人处事也很拘小节,跟同修切磋的时候也能谈出一些对别人有帮助的法理。所以跟同修们相处的都很好,就是遇到矛盾也知道向内找,所以基本上没有间隔。这样我受到的赞扬就多一些,多数是说,你看看谁谁谁(指我)长的那么漂亮,又年轻,工作还好,法理还清,修的真好。这些话听的多了自然就增加了名利之心,心里觉的舒服,虽然我也在克制自己,也跟同修说,不要老是夸同修,那等于是在害同修。可深挖自己还是愿意听好听的,当我说的事情别人不太赞成时,心里就觉的不舒服,觉的面子上过不去,仔细一挖,不就想求安逸不愿承受精神上的痛苦,不去向内修自己、想回避矛盾吗?当自己觉的舒服时,不就是追求那种精神上的安逸吗?听好话顺耳,精神舒服,心情舒畅。其实这不就是假相吗?让你暂时舒服,却增加一大堆执著。依赖心也由安逸心所产生。

我曾经是一个依赖心非常强的人,记的前几年刚刚成立家庭资料点的时候,依赖心非常强,买机器,买耗材等这些事明明我自己都能做,还是要依赖同修,出去发资料时也想要找个伴儿,而不是站在正法理的角度想和同修好好配合,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依赖心,仔细想想依赖心不也是求安逸心造成的吗?同修帮忙买东西,自己就不用去了,懒惰了,安逸了,出去如果有个伴可以满足精神上的空虚,心理上有个依靠,有个底儿,精神上求安逸。

再说物质方面的:拿我自身来说,我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旧势力在这方面给设了很多的障碍,导致我这两年迟迟不能精進。刚才已经提到了,除了执著好房子之外,还执著穿戴,明明有衣服还要买,只为在人中更漂亮一些,在吃的方面也是如此,虽然不执著吃什么好的,但一回到家中就老想吃,吃完晚饭时还经常在九、十点钟再吃点儿宵夜。满足欲望之心,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这个物质身体的安逸。有时晚上懒了,也不及时的刷牙,洗脚、衣服攒了一大堆才洗,做事拖拉,甚至来师父新经文也不及时给同修送去。前一段时间更甚,看着同事们一个个都很有钱的样子,而自己只能靠死工资,心又蠢蠢欲动,想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同修,既能共同修炼,又能把日子过的好一点儿,色欲之心也随之增加。再有发资料时也不如以前那么勤快了,总是堆了一大堆才去发,总也不出去,又产生怕心了,发资料时东张西望,怕被人看见,怕的根源在哪儿呢,怕被抓,怕坐牢,如果坐牢了那么精神和物质方面的自由就都没有了。总之这儿安逸一点儿,那儿安逸一点儿,最后就攒成了一大堆,都压在我的身上,使我越来越懒,半夜十二点不起来发正念,早上不起来炼功,身体越来越沉,经常干一点儿活就腰酸腿疼的。

这个安逸心可把我害苦了,除了私心之外它是导致一切人心的罪恶之源,名利心、色欲心、依赖心、妒嫉心、虚荣心、怕心等等皆由它产生,我们千万不可忽视这个安逸心,往往同修们在找别的心时,都很重视,却忽视了这个最重要的安逸心,既然找到了,那我们就应该重视修去它,因为师父说了:“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如果光找到不去修它,那等于没找,它还存在着。那么如何修去它呢?光发正念还不行,我发现有的同修当找到某颗心时,首先想到的是发正念,虽说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却不能根除。实质是忽视了最根本的原因――修自己。就我自身来说,分析这个安逸心,不就是懒吗?那我们就变的勤快一些,可不只限于早晚能起床那么简单,因为我有时想起也起不来,那么就要在全方位的消除它。看看这个安逸心都体现在哪些方面:在家庭中做家务活时要勤快一些,有时自己想不起来做什么师父会提醒我,该擦地了,该洗衣服了。有时思想懒惰,不愿意多思考一些正事,这时就老忘事儿,记性不好,那我就在这方面修一修,让脑子变的勤快一些。来了资料马上去发,做事不拖拉,写文章方面也是如此,悟到了马上动笔,如果悟到了还不及时去做,就给安逸心留空间了,在穿衣打扮方面过的去就行,不要和常人攀比,不追求物欲享受,有的同修色欲心很强,就是为了满足生理上的安逸舒服,过后还后悔,如果单独发正念清色欲之心,还不能根除它,因为它只是树梢,要从安逸心上下功夫,从根子上清除它。还有的同修对儿孙情很重,回家了看见孙子了,高兴的合不拢嘴,马上抱起来亲了又亲,不断增加人世间亲情这种精神上的安逸,这时就要抑制自己,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要去掉情。

总之在方方面面我们都要做到脑勤、手勤、腿勤、多个角度去清除求安逸之心。让我们共同正视它,根除它,清除修炼路上的这块绊脚石。

以上所谈只代表个人观点,不对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