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赶快回到神的路上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这是最近发生在我家和我有直接有关系的真实故事。

我们这里有两个女同修,甲同修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乙同修是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因患重病在医院住院时得法的。她们俩初得法时都非常刻苦、认真。身体变化很大。本人和家里亲人都非常高兴。通过学法、炼功在极短的时间内不仅身体康复快,还出现过一些小功能。如甲同修在山上炼功时,突然看到满山遍野开的都是黄花,自己就站在黄花丛里炼功;乙同修看到身上有法轮旋转、有梅花,手摸哪儿哪儿都有电,晚上睡觉连被子一起往起飘。她俩晚上睡觉都能听到法轮旋转得呼呼的响。

后来,她们俩由于受到外界的不良影响和家里的干扰,就慢慢的从精進修炼的路上滑到了常人中去了。由于法理不明,又不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身体不舒服就上医院打针、吃药,把消业当作是病。打针、服药无效就住院。完全就是个常人了。

有一次甲同修九十岁的老妈把大腿摔断了住在她家里,她要日夜护理。这样她有一年半时间既不学法也不炼功,劳累过度就打针、吃药、住医院。有一次,甲头上长了一个小疱(也可能是毒蚊虫咬的)有点疼,她就怀疑自己患了脑癌。住進医院后,经过全面检查也检查不出病因来,无法对症下药,只好出院回家休息治疗。

乙同修是个重症病人,医生都给她判“死刑”了。得大法后,师父根据她的身体情况,由轻到重的帮她消业,她能承受得了,就很高兴。但有一次消业重了一点,拉脓便血,她跟丈夫俩人就怀疑是旧病复发,住進了医院。在医院里,打针打不進去,灌肠灌不進去。血检、大小便化验、做B超、透视等,全面检查也查不出病因。相反,原来患有类风湿等病却好了。可是相隔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拉起脓便血来,又住進了医院。就这样,住院、出院、再住院、再出院,反复多次。最后,已经好了的类风湿病又复发了。医生说:“象她这样的病从来未见过,一会好,一会歹,又查不出来原因,无法用药,治不好的,不要再花冤枉钱了。药补不如食补,回去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为此,她的丈夫认为是学法轮大法学的,就骂某某,还要控告某某,并严格禁止她和某某大法弟子接触。不准她再继续学大法了。过去她的丈夫怕她,现在反过来了,她怕她丈夫。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我对丙同修说:“听说你亲家母(甲同修的九十岁的老妈)已出院回家了,你去看看,问甲同修今天下午一点能不能来我家看《神韵》晚会碟子?能来,你就陪她一路来我家。”甲同修和丙同修一路来我家之后,我就按照碟子的编号顺序先放第一盘。当我打开电视机时,屏幕上出现第一个节目是中国古典舞《净莲》;第二个节目是关贵敏唱的两首歌。第一首歌《别让我为你遗憾》,另一首是《生生为此生》。这是第一盘后面一小部份节目,而前面开创五千年文明等节目都未放出来。当时丙同修问我:“是不是放错了碟子?”我说,没有错。今天还是三盘继续放完看看怎么样。

她俩走后,我把第一盘又放了一遍,结果,从始到终,一切正常,一个节目也不少。为此,第二天上午又通知甲同修和丙同修来我家。她俩来了之后,我对甲同修说:“昨天第一盘前半部份未放出来,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师父在点化你……。”她说:“我有一年半都没有学、炼功了,没有时间。老娘一会要起来解手,一会要起来解手,白天晚上都在照护她,这次已经把她送回老家去了,现在有时间了,我一定会坚持继续学下去的。”我说:“好吧!你已经表态了,现在还是从第一盘开始放一遍看看。”当我打开电视机时,从开幕到结束,一切正常,一个节目也不少。她激动的说:“师父还在管我。还在鼓励我。”

三月二十日下午一点,乙同修来我家笑着说:“我听丙同修她们说了,昨天在你这里看了《神韵》晚会碟子,说好好看啰!我那个(指她丈夫)出去玩牌去了,我就偷偷跑到你这里来看碟子。听说有三盘,今天看不完,明天再来看。”我也笑着说:“《神韵》是神来救人的,不是好看不好看的,你不修炼,光想看好看不好看的也许看不到,即便看到了也不起作用。”她笑着说:“你不多说了,快放吧,我要在他前面回家,回去迟了,被他发觉了,又要骂的吓死人的。”我没再说什么,就按照她的要求开始放碟子。结果播放的情况完全和甲同修与丙同修俩人第一天来看时一模一样。她说:“这真的太神奇了。我以为师父不管我了,未想到师父还在拉我……” 。

从上述两个同修看《神韵》的情况来看,他们俩人虽然在方方面面的干扰下,从神的路上滑到了常人中去了,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还在紧紧握着她们的手不放。为此,我衷心希望有类似情况的同修,也赶快从新返回到神的路上来,时间不多了,机缘只有这一次,一旦失去良机,后悔也来不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