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经历让我真正懂得了学法的重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我要讲的是我在劳教所的一次经历。这次经历使我進一步理解了师父讲的“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因为它让我亲身体验到了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伟大,师父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我真正懂得了学法的重要。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利用乡下赶集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和发《九评》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天我被关進了拘留所,同时恶警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我丈夫一人在家,他未修炼。恶警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我丈夫胆小,加上恶警的恐吓,吓的魂不附体,住院了。一天,医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我在劳教所,没有通知我。我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丈夫就去世了。我丈夫是被恶党吓死的,是恶党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的心就要碎了,在高压、精神控制强制洗脑和犹大的辱骂声中,我的头简直就要崩裂了,揪心的痛、难受,真是度日如年。我已把大法忘在脑后,我没有了正念,怎么也坚强不起来,在煎熬中度日。在逼迫下我痛不欲生,违心的“转化”了。

“转化”后我一直萎靡不振,一会儿清楚,一会儿糊涂。清楚时想,“转化”对修炼来说是背叛了法,背叛了师父,自己修炼、做好人“转化”到何方?也知道在心灵深处留下的污点和遗憾,是耻辱。我想以后再也无颜面对师父、面对大法了,师父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了。我内心非常痛苦,真是感到生不如死。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昏昏沉沉的煎熬到二零零八年九月的一天,前后长达十个多月。

这天在吃中午饭时一个馍快吃完时脑袋突然“轰”一下,嘴怎么也张不开了,全身发紧往一起抽,还要往右边歪,也不能说话了,右腿和脚都麻了。当时我心里一震,但非常平静,脑子不知怎么的非常清醒,我警觉到这是旧势力在加重迫害我,邪恶的旧势力它让我非法劳教,现在又对我的肉身下毒手。瞬间我想起了师父,我说:“师父,弟子错了,‘转化’是不对的,是师父不承认的,弟子也不承认,包括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这时我用手使劲的把住我的嘴,想:我的嘴不能歪,我有师父在管,你算是什么东西?当时我的嘴真的没有歪,可腮帮象吹气球似的鼓起了一个大包。我想你鼓大包我也不承认你!和我坐在一起吃饭的人都惊呆了,赶忙叫来了狱警,狱警要送我去医院。我的嘴说话已不太清楚,勉强对他说“不用了,我休息一下会好的。”我就上楼休息去了。

在休息时我想起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心里想着师父的法,我全明白了。多玄哪,自己的思想离开了大法,意志不坚强,就被邪恶钻了这么大的空子。这关就象山一样压住我,使我喘不过气来,走了那么大的一个弯路。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仅过了两天我的腮帮完全好了,我的身体一切正常,没吃药也没打针就这么好了,真是神了!连狱警都说“神奇”。我屋里的同修把这件事传为佳话,“一正压百邪”,天天讲。

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在最后的日子里,只要坚持学好法,无论遇到什么事就用法去衡量,去做师父所要的,理智、清醒的走好自己的路,邪恶就会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