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一年一度的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会已过去多天了。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能认识到应该把自己一年中修炼的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切磋。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修炼,我们修炼中升华的每一步都倾注着师父的心血。第五届法会我参加了,以后我每年都参加,给自己一年中的修炼做个小结。这是难得的一个和同修一起比学比修找出差距的好机会,更是给后人留下我们修炼中的珍贵记录。

一、形成整体 魔难化解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在十年的正法修炼中,自己的状态时紧时松。在同修的眼中我走的比较稳,可是在今年三月,却打破了以往的宁静环境,一下子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

那天早上七点,同修的孩子打来电话说,她妈妈一宿没归,问我是否知道去哪儿了(她孩子不认识我,是根据家里电话本找到我的)。因为我知道这个同修的修炼状态,也知道她家有个证实法的法器,我想不管怎样把他家的东西搬出来。放下电话,我坐上公交车,一路给同修发着正念,到了她家。到那一看,同修的孩子已经把大法的书和法器打起包了。看来孩子一宿没睡。我了解了一下情况,稳定一下孩子,拎着包就出来了。赶紧通知我认识的同修发正念。

刚到家,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同修家里的电话,心想可能同修回来了,打电话报个平安吧。结果是她孩子的电话,说我走以后恶人来抄家了,她妈妈是发神韵晚会光盘被人诬告,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同修没能守住心性说出了家里的法器。恶人没找到,就让她孩子下午三点把东西送过去。这孩子是跟我要东西来的,其态度变得很强硬。

事情来的太突然,当时我没有力可劈山的正念(显露出平时修的不扎实),只说了一句:我想想看。我找到同修切磋如何在法上提高上来。大家都认为我们应该圆容师父所要的,法器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救人用的。出于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就不能给邪恶!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心性提高上来了,我们就加大力度发正念、学法,向内找、求师父加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冷静下来找自己,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漏,让旧势力抓住了把柄,肯定是心不正招来的。被绑架的同修一年前对我讲:“你们都能面对面讲真相,我修的不好,语气善心都不到位,遇到不听的,还能和人家打起来。不但救不了人还给大法抹黑。如果有在家能做的事我想在家做。”当时我家正好有一件法器也想找个人,她这一说,我觉的挺合适,她家庭环境很好,办家庭资料点挺合适。当时看同修的修炼状态确实达不到做资料的标准。可又一想,有新学员都能做大法的事,况且她得法早,也算老学员了。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可能对她也是个促進。有时和她在一起学法,在法上交流过。但她始终对自己要求不严格。有时我也想要回来,(我们这需要的量少)可她也没耽误事,我也没找到合适的人,所以一直拖到她出事。找到我根本的执著,就是安逸心,想省心,没有对大法和同修负责,以至邪恶加重对同修的迫害,至今我想起来心里都非常内疚。

由于我不交法器,同修的孩子在恶人的威逼下把我供出了。当时邪恶很猖狂,办洗脑班、送看守所、非法劳教判刑等。有的同修说:你还是躲躲吧。我当时心里也不稳,不知该怎么做。当我走到师父法像前,我那个不稳的心马上定下来了。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哪也不去,师在,法在,我在。我发正念学法,三件事照作不误。但有时脑中会冒出一念,他们来问这个事怎么说,知道这个念头不正,就是排不走。有一天当我学到《转法轮》第六讲:“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也就是说,你用天目去看,不动念静静的看是真实的,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这段法很清晰的打入我的脑海中,我知道是师父在点悟我,不能动念了,否则就是随心而化,求迫害了。

事情到此还没结束,魔难又升级了。遭到迫害的同修也从黑窝带出话来说:她把我供出来了,叫我快到另一城市躲躲。带话的同修问我怎么办,我只说了一句:我有师父。在魔难的日子里,弟子时时都能体现出师父的慈悲呵护,弟子无言表达。

修炼是严肃的,因为我还有没去掉的人心,就加大魔难考验。又有同修告诉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供出了三个人其中有我,那两个人已被跟踪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迫害,洗脑班的邪恶头子也在叫嚷,是谁走漏了风声。他们找我好几次也没找到。我嘴上在否定着,但心里又生出了怕心。到同修家,同修见我情绪低落,就问我心里在想什么,我告诉她后,她问我:“修炼到底为了什么?连生死都能放的下!那还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呢?!”同修的正念对我触动很大,心里的容量加大了。我从同修家出来到菜市场买菜,看到身边匆匆而过忙忙碌碌的人们,我在想:在这迷的世界里要发生什么,他们却浑然不知。我们这些要進入新宇宙的生命都是为他的,我却在想自己多自私啊,修炼还有什么生死的概念呢。再看看周围,顿觉天也蓝了,看人们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周围一片祥和。那天我讲真相状态最好。后来再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我一点也不动心了。只是乐呵呵的告诉同修:谁说了也不算,就是师父说了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同一时期,家人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丈夫一年前得了一场病,到处检查也确诊不了,多次住院。西医看不好了就找中医治。在中医治疗过程中感觉好多了,就到医院做CT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中医大夫吃惊的告诉我:你丈夫的病我看不了了,恶化了。看她的表情好象我丈夫得了绝症。我当时挺纳闷,这人又能吃,又能上班,外人谁也看不出他有病,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呢?

师父说:“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开始向内找,一年来我对丈夫的情太重,每次到医院检查时,我的心就跟着动,就怕听见不好的消息。我知道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放不下反而对他不好。修炼人对谁都要好,但是执著心要放下,常人生老病死就是那个状态。当我摆正好心态,在外地工作的儿子打来电话说:根据CT片分析,中医大夫治的很好,病灶几乎没有了。当地中医大夫再拿起片子看时,非常惊讶并且不好意思的说:真是,我怎么这么马虎呢,我怎么会看错了呢?我知道不是她的问题,问题在我这,当我把心放下的时候,一切都平和了。历经两个月的魔难,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来了。

魔难过去后,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一个大考场里,很多人都参加考试,最后一题是道难题,批卷的时候我都答对了。只是容易的题出毛病,最后得七十分。我问批卷老师:我都答对了,你就给我七十分。他告诉我:六十分就及格了,你考七十分和九十分是一样的。我知道这个梦是反映了我当时的修炼状态。也是师父利用这种形式鼓励我。

在历经魔难的日子里,我没掉过眼泪,而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几次泪流满面。师尊啊,您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承受太多太多,感谢师父精心安排在我周围和我共同闯过魔难帮助我的同修。在魔难当中我不孤单,同修们天天和我在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加持被非法关押同修,我的事就是他们的事,和他们切磋交流能入心,因为那是他们站在法上,是有法的威力的。我们的路走正了,整体升华了,邪恶自灭。

二、讲真相救世人

在十年正法修炼中,我们一直在用各种形式证实法讲真相救世人,由刚开始发资料到现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的性格比较开朗,和陌生人讲话没有距离感,经常听到他们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说的话俺信。

我有一个讲真相专用包,真相资料齐全,什么样的人,用什么真相能打开对方的心结心里都清楚。有时出门可能钱包忘带了,可是真相包一般不忘,走到哪有机会就做到哪。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盘我基本上都到农村集市上发,在这当中都用心观察哪个地方是讲真相的空白,我发现现在自家车比较多,而且他们的经济比较富裕,住在高楼大厦很少看到真相资料。我就给司机发光盘。过程中没有怕的因素,心中想着是师尊在救人。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我深有体会,好的心态就能改变着环境,世人也能很好的接受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一次,我到集市上给等候出租的司机光盘,其他的司机围了过来,其中一人说:“大姐,可找到你了,你们谁把光盘放到我们车上?就放了一个,这些人不够啊,我借看看挺好的。今天可把你等来了,我又能看神韵晚会了。”经他一说,我带的光盘全分了还不够。我告诉他们自己看完要多传给其他人看。我在救人过程中深深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在几年的讲真相过程中,经历了很多很多感触很深,不可能一一细说。由于没去掉的人的观念也错过了许多让世人明白真相的机会,和同修相比我还有差距,我会做好的,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随时都在纠正我不正确的状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