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明白真相的亲朋成为活传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本人今年四十六岁,广东人,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修炼已走过了十二个年头。这十二年,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个糊糊涂涂的追求名利情的常人,变成了一个明白做人目地的大法徒。

当准备写稿时,修炼中经历的事一件一件浮现在眼前,大法的神奇,在大法中修炼收获有很多、很多十二年经历的关难,让自己更加坚定在大法中修炼的信心,更倍感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无所不能。在大法中修炼,获益要细讲有很多。在这里主要想与同修交流:“修好自己,让明白真相的亲朋成为我们的活传媒。”

平常在日常生活中,我会时时处处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记住师父教导我们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

一、跟员工讲真相

我自己有个小公司,员工多是年轻人,他们来公司后,我会从他的工作发展和收入等方面为他着想,尽量给他们安排好的食宿,给他们找住的地方,有时间会安排他们旅游。员工都觉得我很善良,觉得我很好说话,表示很喜欢跟我聊天。我就利用自己是公司老板之便,在工作之余,常跟他们聊天,给他们讲真相,帮他们三退。比较明白的我就让他回家跟家人讲、跟他的朋友们分享我们的真相影碟和破网软件。很多离开了公司的员工,还经常问候我、来看我。当然我会送他一些新的真相资料。

二、跟老师、同学讲真相

从小我就比较活跃,人缘好,很多人都说我很善良,我就利用这个资源跟老师同学讲真相。很多人听到我是炼法轮功的都震惊,还问我,你现在还炼吗?因为很多人真的被共产党骗得很厉害。每个我能讲的老师同学我都尽量讲,明白一点是一点,我总想他们每个人的周围都有一群的亲朋好友,他回去会把正面的信息带给他的亲友。

我有机会就会耐心跟好朋友讲,很多都是多次才同意三退的。有一次三个朋友在一起吃饭,我劝A同学退团,她说这有什么用?我告诉她有用的,她半信半疑的同意退了,还说,我知道共产党不好,如果共产党倒了,我愿意拿一万元来庆祝。旁边的B同学我给她讲过很多真相,就是迟迟不想退,听这个朋友这么说,也表态说她要退,想了想后,又说还要给爸妈弟弟退。看来常人中自己互相劝说也很有效。这位B同学在其他场合,别人说法轮功不好,她都会制止的,就说,你看某某(指我),她本来就是好人,炼功后变得更好。

创造机会讲真相,组织全国各地的大学同学来到我市聚会三天,有些还从海外回国参加聚会。因为聚会总是一大帮人,说说笑笑,很难说真相的话题,我就利用各种机会尽量单独讲,送资料,了解到哪个同学要先离开的就先跟他讲。到最后一天,一个生意做得最红火的同学中午要走了,我实在太累了,又没有合适的机会,我就放弃给他讲了。可不久他又从机场回来了,说飞机晚点。回来后,我就跟他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回来,他问为什么,我告诉他,因为我有话没来得及给他讲,结果,余下的十几人,在饭桌上讨论了法轮功的话题。

聚会后,我还把聚会照片做成精装的相册,里面放了我炼功照片和写的一篇文章,文章的最后让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这相册同学老师都很爱看,还和家人一起看,大家都说很感谢我。

当然,在讲真相的时候,常常也会遇到很多阻碍,当遇到各种冷眼时,有时候真的灰心,但一想到师父的讲法:“整个宇宙巨大的变化,大家想想,就在人类这儿,将有许多恶人下一步要淘汰,淘汰人数的巨大而可怕。人开始还感到震惊,最后都会麻木了。见到死人满街都是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人不相信的、在历史上人们都把它视为迷信的都将出现。”(《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想到自己的责任,我又会鼓起劲寻找着讲真相的机会。

有时也做不好,一听说同学有聚会,就想我可以发资料了,急急忙忙准备了一大包资料,但很多时候一到了聚会的地方,就集中不了精力发正念。有时就勉强发了一两份资料,讲了一两个人,又担心讲不好反而会引起反感,做不到堂堂正正。我知道这些是要靠自己学好法,正念足才能做的更好。

三、带好女儿

我一直很用心的教育孩子。小孩从小多病,一九九八年开始把她当小弟子看待,她现在还说能记起小时候她发烧我抱着她背《论语》的情景。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从初一到初三,女儿的学习成绩稳步上升,越来越好,大法让她开智开慧,在初三很紧张的情况下,每天她都坚持学法,虽然她每天学的时间很短,但我都经常表扬她,鼓励她,每周我都和她集体学法一次。她也很爱看《正见周刊》、明慧的传统文化。我也经常把明慧的新闻告诉她,告诉她正法的洪势。最近她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一大家人都为她祝贺,家人的好友也有来问我怎么教育女儿的。最近十一期间,警察、居委会人员上门,也问我怎么教育孩子的,我就对他们讲,我就是用大法“真善忍”的理念教育孩子的。

四.放下对丈夫的情

丈夫从洗脑班回来,就失去了对修炼的信心,特别被非法劳教后,几乎是放弃修炼。也许我对丈夫太执著,从二零零一年起,我觉的他经常魔我的心,觉的他对我不够好,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很不开心,有时也和他冷战,不理他。我一直不是很明确知道这是我应该修去的执著,只是觉得丈夫不好。有一次,他告诉我要去出差几天,当他一回来,也许是师父点化我,让我知道原来他是跟他的女助手去旅游去了(助手是同修),我一直信任的两个人居然骗了我,我好伤心,哭得呼天抢地的,他却冒了一句:“怎么这么执著?”

我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不断的想自己是个修炼人,但我还是不想理他,想把这事向亲朋好友诉说,但通过学法和与一个同修交流,我决定不跟他吵了,我知道,我们一吵起来,很多生活中的麻烦事就会来,会耗去我们很多的精力,干扰我救度众生,这样旧势力是最高兴的,我怎么能上当呢。所以在外人面前,我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照常做着救度众生的事。但在背后还是会难受。同时,那段时间,一个我认为对她很好的员工(也是同修)在背后说了我很多难听的话,加上自己身上有一种病业状态一直没过去,各种麻烦堆积在一起,我心里的委屈、难受真是难以形容,我感到旧势力真的想毁掉我。

我不断的学法:“‘情’字啊是很难放,我告诉你们啊,人都以为自己的思想感情是自己身体中的一部份,是经过思想所产生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情’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反应。你们是凡被‘情’带动的时候,你们根本就理智不起来。”“人一生出来就被这个情泡着,它是浸透你一切细胞的,三界内所有的分子与细胞都被它浸透着,所以修炼中就很难摆脱。修炼的人,你要放不下这个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为。其实,重情就是在维护这个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这个道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我想一个神会去求一个常人的爱吗?我这样想后,难受的心放下了很多,慢慢我修去了对丈夫的执著,修去了对他的依赖,做事更加有自己的正念主见。不会因为依赖丈夫没有了自己,不会因他的对我的态度动我的心。我不断的向内找,明白了:对丈夫的情也许是自己的根本执著,这些事表面看起来肯定是丈夫不对,但自己那样的难受,那样执著、就是一个很大的漏洞,旧势力抓住这点,就给我制造魔难。

现在我跟丈夫正常的生活,不高兴的事好象没发生过,我在心里还觉得要谢谢他呢。我和丈夫的事,两家的老人、兄弟、姐妹都能感受到一点,他们都觉得我很宽容、很善良、很能忍。我现在不再觉的自己委屈,只是替丈夫感到惋惜,他怎么能放弃大法?我自己知道,我们一家现在能够和睦相处,要感谢大法、感谢师父。如果没有大法指导我们,现在这个家一定是支离破碎的。

五、孝顺老人

刚认识丈夫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他找太太一定不会找当老师的。原来,婆婆是小学老师,心地善良,有正义感,但对任何人的态度喜欢象对小学生一样,喜欢别人听她的,比较自我,是一个人中很厉害的人。和她相处的人都怕她,躲开他。但她自己不知道。修炼前,我和丈夫一不小心就会惹起婆婆不高兴。现在婆婆与大嫂就因为一些小事,已有几个月互相不说话了。

修炼后,我和婆婆的关系改善很多,自己时常提醒自己,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常看一些传统文化的故事能受到启发,觉得我自己跟古人比还做的很不够的。其实我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比较孝顺,平常多问候她,耐心听她诉说一些什么的。她说她的儿女都不耐心听她讲话,而我能耐心听她说话,所以总说我好,说我善良,我女儿的好脾气都是像我等等,总是说:“有个好儿子不如有个好媳妇。”她回到她大家族的娘家也这么讲,婆婆娘家那边的人,都知道她学法轮功的媳妇好。我的丈夫经常感慨的说:你真厉害,能“摆平”我妈。我知道我能够做到这样,就是心中有法,多为别人考虑,不执著自己,能放下自我。

迫害前,婆婆炼过几天功,本来对大法还没怎么了解,迫害开始了,她对很多问题都比较迷惑。我不断的给她讲真相,让她看真相光盘,让她明白了真相。婆婆成了一个活传媒。这十年来,我和丈夫多次被绑架、被骚扰,我的婆婆都跟有关人员讲真相,说我们是好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媳妇,警察不能乱抓人。

一九九九年,我们去上访被投入监狱,出来后,我们还想去上访,婆婆觉得我们去太危险,她说她代我们去。这样,她真的走到北京,進了信访办。在信访办门口,有人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说不是,那人就让她骂师父,她说:我怎么能随便骂人呢?最后,她進了信访办,作为家属代表反映了家属修法轮功受益的情况。把事情说完后,看到气氛有点不对,就赶紧离开了信访办,安全回家。

二零零二年有一天,我约了几个同修到我家聚会,结果全被绑架,我丈夫因此被非法劳教两年,我因体检说有问题,从看守所被转送到医院,由三个保姆日夜“照顾”我,医院的窗门都被封死,我实际上是被软禁了。我不断给保姆们讲真相,同时让家人帮我把大法书带到医院,我不断学法发正念,明白不能消极承受,就想逃走。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婆婆,跟婆婆商量后,经过一番周密安排,我们智慧甩开了保姆们,回到自己家。“六一零”知道后,简直炸开了,气恨交加,要保姆们住在我家里,婆婆坚决不同意,经过婆婆、公公、我妈妈的据理力争,就这样我又能正常的在家中生活。

婆婆有一帮爱好文艺的朋友,她会把神韵新年晚会推荐给她的朋友,在家唱大法的歌,还把新年晚会放给朋友看,朋友不理解的,就给朋友讲真相。

婆婆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常以第三者的身份讲法轮功真相,对着一桌子的政府部门的家属她也敢说法轮功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她的媳妇是世界上最好的媳妇。她说国家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百姓。很多人因为她而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就如师父说的:“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最近我们买了新房子,丈夫决定与他父母一起住。在装修的过程中,丈夫与婆婆经常发生矛盾,我就不断受到牵连,婆婆说不通丈夫就找我诉说,我也经常很不耐烦,耳朵听着婆婆的电话,嘴在应付者,心里不断想:她就是师父说的那种人,想证实自己、显示自己、说话带有怨气、不断的指责人、强加于人的人,还想找一天要把师父的法给她看。有时忍不住要跟丈夫诉苦,后来我明白了,遇到矛盾,遇到任何不高兴的事都要找自己,她在我面前这些表现,是不是我也有,想到她给我制造了这些难受,其实反过来我也会给她制造同样的难受,她是我的一面镜子。我想起有时女儿给我脸色看,也是因为自己的心、语气不善造成的。我学会向内找以后,婆婆已没有那么多抱怨了,一家人磕磕碰碰的时候少了。

我跟家人的相处中,让我很深的体会到师父讲的一段法:“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说到方便,人修炼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脱离世俗了,可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一切却造成了另外一个难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来。”(《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和修的好的同修相比,自己真的修的很差的。但我想,我在大法中修炼那么多年,师父给予我们这么多,我从内心发出,我要把握这次法会交流机会赞颂师尊,赞颂大法。修的好不好都要向师父汇报。

现在我理解到,修炼是严肃的,不是一帮哄。长期以来,由于自己学法不够,学法时不净心,炼功心不净,没习惯向内找,悟性差,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很多没法弥补的损失,现在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身体几年时间了还有一种病业状态。教训是深刻的,我让师父太多的操心,真是愧对师尊。但我坚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修炼中,我会真修实修,放下一切执著、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一定能解体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