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正法修炼路上协调的部份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是九五年得法修炼的大陆大法弟子。十四年的修炼,感受很多、很深。现在重点谈谈“七二零”之后,在大陆这个最邪恶的环境里,在高压下,我们是怎样互相协调,打开被动局面,并在当前的救度世人中相互配合,充份发挥整体作用。这个过程中,有成功后的喜悦,也有在过各种心性关时的苦恼。当自己的执著心,如显示心、欢喜心、求名的心、高人一等的心等等暴露出来之后,我在法中归正自己,在协调中得到了真正的提高,渐渐的走向了成熟。

一、修好自己带动整体

七二零后,我们地区由于進京证实大法的学员多,从而也就成为恶党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我家也因为進京护法而遭到严重迫害。我和老伴被非法拘留、刑拘、劳教。当地走出来护法的同修几乎都被劳教了。那些怕心重、人心重没走出来的同修,在当地六一零、派出所、乡政府的威胁恐吓下,几乎都签了不修炼的保证。我们这个整体一下被拆散了,修炼的环境遭到破坏。邪恶利用金钱权利为诱饵,指使那些黑了心的恶警、坏人、恶徒们到处抓人、抄家、恐吓,狂妄至极。没有人再敢谈法轮功,很多人不敢承认自己是炼功人,更没人敢接触大法修炼者和公开支持法轮功。

那时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在接见中孩子把外面的情况简单的告诉我。我鼓励孩子,别气馁、别灰心,哪怕只有你一个人在修炼,对邪恶都是有力的震慑,对大法都是有力的弘扬。大法遭破坏,大法弟子遭迫害,我们就打退堂鼓不敢炼了,那是不对的。哪怕在证实法中失去一切,甚至失去你的亲人,你的生命,都无法回报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孩子受到了启发和鼓励,回家后,他这个大法小弟子便承担起了当地资料协调工作的大任。那个过程也真是够苦,周围没有亲人,人们都不理解,亲朋好友都避而远之,在这种环境下,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孩子,还能坚定修炼,这真是不容易的。

零一年我提前两个月闯出了劳教所回到家。这令那些拒绝给我开证明信接我回来的市、区、乡、六一零、派出所的人们感到意外和震惊。在他们看来,一个在看守所、劳教所都没被“转化”了的我,又没向邪恶写任何“保证”,就能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们都清楚中共邪党历来打击异己所使用的卑鄙流氓手段是最残暴毒辣的。没有人能承受得了,除非被整死。特别是,中共利用了几十年来精心训练、豢养的那些邪恶的公安、警察并指使那些社会滓子、流氓、吸毒犯、杀人犯,用最流氓最卑鄙的灭绝人性的手段对待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所以,当我堂堂正正的走出那人间地狱时,邪恶之徒们为之惊讶。当然,他们散布的那些谎言也随之不攻自破。

我回来了,这对当地那些怕心重而走不出来的同修也是一种促進和鼓励。他们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随后,一部份学员走了出来。

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紧学法,系统学习师父的七二零后的讲法,看明慧文章。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对“正法时期”和正法修炼有了清楚的认识和理解,自己的状态得到调整。我看到,周围的修炼环境依然很差,邪恶的干扰不断,能走出来做真相的人屈指可数,大法真相条幅、不干胶极少出现。如此下去,就这样学员自己管自己,个人能做多少做多少,这种被动的修炼局面何时能扭转过来?那些被中共造谣宣传毒害了的世人何时能醒悟,得到大法的救度?我感到肩负责任的巨大。我是主佛救度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管前面的路有多么艰险,也不管他有多大的困难,我决定去找昔日的同修,共同开创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一定能够把这一切不正的都正过来。把掉队的昔日同修都找回来。我知道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也是能够做到的。

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最恶毒手段之一就是拆散我们这个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修炼环境。所以在迫害初期就公安部就下发了一个不准法轮功学员聚会的通告,只要有三个学员在一起就算“非法活动”,就要被抓去蹲看守所、被劳教。这个邪恶的规定造成那些怕心重的同修不能也不敢走出来,这是我们无法形成整体的关键原因之一。至今在中国大陆还有许多没走出来的同修都是被中共的这个非法通告所禁锢着。我们大法弟子在社会中修炼。无论在哪个地方,做什么工作,都是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对接触的人都是纯善的,对社会的安定、对国家的建设只能是有利的,何谈违法。外出活动好友聚集是合法合理的。法理清,做事就明,我到处找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交流,大家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执著心障碍了自己走出来,是用中共流氓的违法规定约束自己,我们本来就是高标准的善良的人,还要去做什么恶党的“良民”。

我们交流的目地是让大家能从法上认识正法修炼对弟子的要求,达到整体的提高。在近十年的协调工作中开了上百次的交流会(多时几十人),在师父的呵护下没有出现任何危险。每一次交流会都能使大家有所提高,都有一些掉队的同修走出来。溶入到我们这个大法修炼的整体中。

找回掉队同修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碰到能理解的还好,碰到不能理解的,不明真相的同修家属,那些脸色,那个难听的言语,真是撞的心里不好受。有时头脑中会冒出不好的想法:几十岁的人了,让人不给好脸子,我为的是啥?图的是啥呢?有时都被气的偷偷掉眼泪。反过来又想:为什么自己心里不舒服,为什么难过,都是自己有执著心造成的。帮助同修是让同修与大家共同提高的,自己因为有求名的心,求回报的心,那不是人心吗?那些不好听的话、难看的脸色,不是让我提高的吗?为什么一看到就难受?自己不找出自己的执著心去掉它,怎么能谈得上共同提高呢?这不纯净的心态找同修交流能共同“提高”吗?还有,在同修中很愿意讲自己正念闯出邪恶黑窝的那段经历,把这段经历当成了炫耀自己的“资本”去讲去说,那个显示心多重啊!带着这些不好的心去找同修那个结果肯定不会好的。要想做好同修的协调工作,必须先在法中纯净自己,归正自己,修好自己,那才是真的在法上提高,才是真修自己啊!只有在大法中修好自己才能带动更多的同修,溶入到正法修炼中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和我们的历史使命。在宇宙正法中,在人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自己的那点感受与之比较简直是太渺小了。

二、整体配合开创宽松的修炼环境

零三年,在不断的协调交流中,能走出来做"三件事"的同修已经由几个人增加到六七十人了。那个阶段本乡有关大法真相的不干胶、条幅不断有人去做。真相小册子、传单、天安门自焚伪案光盘,一茬一茬的往家家户户的散发。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世人逐渐改变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负面看法和抵触情结。

十一月十五日,师父发表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经文),我认识到我应该把这几年邪恶在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揭露出来。于是我用真名把自己及家人遭受的迫害事实整理出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做出了我们地区第一份揭露当地邪恶的传单。在当地同修有序的配合下送到了各村各户、乡政府、派出所。这一正念之举使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坏人感到震惊,他们心里发慌,害怕自己的恶行被家人和亲朋好友知道,被更多的人知道。为首的恶警来到我家,一改往日的凶恶,拼命推卸责任,我也就势跟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并指出江××决定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是他个人的意图,不是法律,真相大白时,他会把这一切罪责推卸被他指使直接参与行使迫害的人,那时你后悔也晚了。他临走时说,谢谢我的忠告,他会考虑的。在那以后他收敛了许多,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一度减轻。更重要的是,这对打开当地同修修炼中的被动局面,开创更加宽松的修炼环境创造了条件。

三、在集体学法中整体提高

“七二零”后,我们当地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遭到破坏,能走出来维护、证实大法的几乎都被劳教了。那些没走出来的别说集体学法、炼功,就是自己在家都不敢学不敢炼了。直到零五年,我们几经波折才好不容易成立了当地唯一的一个学法小组。

通过集体学法,大家提高的非常快,那时正好是传“九评”,促“三退”高潮兴起的时候。大家每天学法,而后交流劝"三退"的事。在具体做法上,难劝退的大家换着讲,一个同修去讲,其他同修就配合发正念。全组同修积极行动,一个冬天下来,成功劝本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退出了邪党的附属组织。除了在当地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还租车到边远地区,到大法弟子少或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去传"九评"。大家做的有秩有序,扎扎实实。每个同修也都在集体学法中,通过找差距,向内找,比学比修提高的非常快,那个时期大家都感到像回到七二零前集体学法炼功那样状态,轻松自如,整体在法上提高,正念强,周围的一切都在改变。当地的乡亲们都用赞美敬佩的话语称颂大法和大法弟子,修炼的环境在整体学法提高后得到了真正的转变。

周围地区的同修有人听说或看到我们地区修炼形势的变化,知道同修由于参加小型集体学法炼功普遍得到了实质的提高,于是找到我,让我去他们那里进行交流,并帮助他们成立集体学法小组。这时,无论怎么忙,我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前往,把我们当地通过集体学法、提高后整体配合讲真相的经验介绍给其他地区的同修。就这样在我们的周边地区的同修们也先后成立了集体学法小组。

零七年正月十五,我与同修约好了去他们那里交流成立集体学法小组的事。早上去的时候天阴沉沉的,到了同修家就开始下大雪,后来才知道,那是百年不遇的一场大暴雪。那天来的同修挺多,大家交流了大半天,会议开的很成功。有的同修是七二零后第一次参加交流会,激动的掉下了热泪。她说能在邪恶的迫害下,大法弟子走到一起,觉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那种感受,又踏实又亲切,又觉得有了力量。每一个同修都谈了自己的体会。交流会结束分手时,感到难舍难离。因外面的雪下的太大了,同修热情的挽留我住下。我说没事,咱们今天的小型交流会开的好,师父会帮助我平安到家的。

到了外面的公路上,已不能骑车了。大雪夹着刺骨的北风呛得人睁不开眼睛,路上已没有任何行人和车辆。我不得不把自行车寄存在路边的一个小工厂里,奔山路,顶着风雪在深及胯骨的雪地里艰难的跋涉。突然,迎面大风雪变成了顺风雪,风吹着我的后背,在近一米深的雪中拔腿时就象有人帮我一样,不觉累,再往前走,大风吹出了一条能走一个人的小路,一直到我家。家里人问我,这么大的雪怎么从山道走回来的?我就把这神奇的故事讲给了家人。他们都说这是师父在保护你,是大法的神奇,要不然你一定会被风雪灌的迷了路,找不到家。老伴说这么大的雪你就住下明天晴了再回来嘛,我说炼功人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在人家家住,给人家添多大麻烦呀。再说明天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呢,这么点考验就经受不住了?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同修们都能在正法修炼中真正的形成整体,在法上真正的提高、升华、坚持参加集体学法,做好"三件事"圆容师父所要的,这个苦吃的再大都值得。

寒来暑往,年复一年,由于师父的精心安排呵护下,同修们的共同努力,在大陆最邪恶的环境下,我们当地的集体学法小组一个个不断的应运而生,而且都在逐渐的走向成熟,形成了整体,撑起了一片蓝天,在救度世人中整体的配合发挥了更大的更好的作用。

四、在整体配合中组建家庭资料点

在零五年之前,我们当地所需的资料都是靠市里同修(资料点)给我们送来的,几十斤重的资料每一个星期运来一次,运作起来非常不方便,也担负着很大的风险。更主要的是做资料的同修任务繁重,长时期无法学法炼功,发不了正念,已经是严重脱离法的状态。那时对资料点遍地开花在认识上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零四年冬,当地同修甲找到我说他要做资料,他自己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但需要懂技术的同修帮助。我找到了市里协调同修找来了懂技术同修教会了甲同修。电脑学会了,买耗材纸墨、粉,等事,甲同修不熟悉,我就把需要的这一切买回来,这样运作了近二年。而后,甲同修自己在法上提高了,自己到市内买纸、墨粉、耗材等,一个家庭小资料点就这样在整体配合下平稳的运作到现在。而这个小资料点,从组建到现在的过程也暴露出自己一些怕心,求安逸心。甲同修由于学法少,因忙于做资料工作,学法修炼放松了,电脑、打印机时不时就出现干扰和故障。当他找我解决问题时,我给他指出了学法少是出现问题的关键,停下来多学法一切都会顺理成章的得到解决。有时甲同修的抱怨和不平会直接冲着我发脾气,那时的我真是非常难过,有时过不去这个关就背后掉泪。自己问自己:心里觉得委屈、不平衡,可是用法一衡量,这不是好事吗?每天只能听到同修的赞扬,都说你好,那不是常人的求名心吗?求回报的心吗?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我们这一法门就是在常人中修炼,“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转法轮》)“遇到矛盾时、找自己”。同修之间就是做大法的事也有提高心性的事出现,就是看我们这个念怎么动,要是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想起师父讲的法就能坦然的过了这关。

小资料点的应运而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方便,我们不再靠市内同修给我们做资料大包小包的往回带了。资料点根据同修的反馈信息和需要量做,资料积压发不出去的现象解决了。我们用自己节省下来的每一分钱,维护着资料点的运作,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和高度为同修安全负责的责任心保护着这朵小花。

我是农村的大法弟子,在十年正法修炼中除了做好当地的协调工作,从不放松自己的修炼,无论农活有多忙,从未因为抢农活而影响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到以法为大,以修炼为主,当我们把"三件事"做好,工作效率真就是事半功倍。我家每年都是粮食丰收,地里长的庄稼、蔬菜、果树都格外的好,壮实招人喜爱,过路人都称赞庄稼好,人勤奋。其实这一切都源于大法的恩赐。

在十年正法修炼中,自己所做的与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在正法最后阶段迎头赶上。我们要把环境圆容的更好,让更多的同修都走出来,参与到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炼中来,完成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写这篇心得时正是秋收大忙季节,每天的工作强度都是很重的,早三点五十分晨炼两小时,六点全球发正念完成后就下地割稻子,早饭、中饭、都是在地里吃,晚上六点前到家(不影响全球发正念)晚饭后集体学法,读一讲《转法轮》,每天再写二个多小时的心得。这样,每天睡眠不到四个小时,可是从来不觉累也不困,心清体健,近六十岁的人干起活来小伙子也赶不上。而且人也不老,越来越年轻。虽然自己没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是自己应该把在大法修炼中的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也与同修们做一次交流。虽然平凡,但是只有在大法修炼这块净土中才能修出的纯净纯正表现,是师父慈悲苦度我们的圣果,无论怎么难。有多大的干扰都必须写出来证实大法。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