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正法修炼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们好!

又到了大陆法会的日子,感谢师尊给了我们大陆弟子这次神圣的机缘!

身在邪恶的中心北京,弟子最大的感触是:师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用大法无边的法理破除着一切谎言与执着,坚定着弟子的正信。也使我这名修炼基础打的并不扎实的弟子,从跌倒、爬起,到一步步溶入正法修炼。逐渐明白助师正法,珍惜正法修炼机缘的意义。

重视明慧网的作用,正面认识明慧网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走出来的比较早。但随后在邪恶的关押迫害中迷失了,掉下去了。在离开大法的那段时间,生命没有了任何意义。那时,我总在回忆在大法中修炼的幸福时光,渴望世上善良的人都能知道大法的美好,但思想却被邪恶控制着,走不回大法修炼中来。

一次,我劝父亲修大法,之后没几天我就得到了师尊的新讲法。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也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修好自己的同时,要讲真相、救世人。那颗苦苦期望世人能知道大法好的人心,有了法理的指航,生命亿万年等待的使命开始兑现了。

刚开始做证实法的事时,就是凭着人心和热情,还有落下了往回赶的着急心。方法上也不会什么,大多是拿彩纸条写上“法轮大法好”到处去放。非常幸运的是在我开始证实法有想上明慧网的愿望后,师尊给了我智慧和安排同修教我技术。直到现在,我的电脑及网络技术都给我及身边的同修救众生带来很大的方便。奇怪的是,常人的电脑技术和使用到现在我一直都是一知半解,但证实法需要掌握的技术都是一学就会,或脑中突然有个想法,问题就解开了。这样有个好处,就是不会自己去按照喜好去做,而是严格遵循明慧发表的《资料点实用技术汇编》来装系统及各种使用软件,用同修的话说:大法修炼中学来的技术用着放心。所以同修们也喜欢让我给装系统,觉的干净、纯净,用很长时间都不用维护。

大概二零零四年时,网络被邪党封锁,上不了明慧网,我心里着急。发正念、求师父、向内找。能想到的都用上了,也是时好时坏的。后来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明慧网他们从来也没有封住过!”我心里有底了,师父在法中已经定了,那是未来宇宙存在的依据,它们是再也封不住我了。从那时到现在,基本我都能不受封网的限制,别人说上不去的时候,我会照上不误,或在封网前我会很“偶然”的提前拿到能继续破网的工具。(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谢谢师父!)

这次邪党“六十”周年对网络空前疯狂封锁,在几天前我随手从明慧上下载了破网程序“tor”,当时也没多想,等小鸽子上不了时,就用这个“tor”,后来“tor”也不行了,在我正念否定封网的干扰,最后一次冲上动态网时,我看见了技术专家同修们刚刚公布的自由门测试版,之后就是不断的拿到新的测试版本,保证了上网不受阻挡。

虽然这阵子很忙,但我几乎每天都会一、二次的给动态网的技术专家们按要求反馈测试版情况。就是觉的这是整体需要闯的关,是对邪恶的清除,是救人的需要,是因为“明慧网他们从来也没有封住过!”就是证实大法的无所不能。

学技术突破封锁,上明慧网,使我在明慧这块修炼的净土中被熏陶,修炼中受益很多。我也很重视明慧网的作用,尽量利用好明慧网,也推动其他同修多看明慧,严格把关从明慧上拿救人的资料,也多次与能接触的同修一起切磋端正对明慧网的态度。

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刚才我说了,明慧网确实很重要,从中国拿到的第一手资料是绝对真实可靠的,任何一个网站都不是从大法弟子修炼窗口的角度出现的。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无论常人怎么样认识,你们一定要正面认识明慧网。”

在维护和圆容明慧网这方面,也是在修炼中遇到许多波折后,逐渐对明慧的意义和重要性有了一定的认识。今天对照师尊的讲法,包括这次“六十”年邪党的疯狂,我的体悟是,除了同修中有突破不了怕心不肯上明慧网、有只想索取,有惰性不积极参与给明慧投稿等等之外,那么我们大陆弟子对明慧网是否都能做到“正面认识明慧网”呢?邪恶是否是在钻我们这方面有漏的空子,才敢如此猖獗呢?在这个问题上我就是付出过很沉重,其实是很惨痛的代价的。跟人跑,在有不好思想的学员变相抵触明慧网时,没有做到堂堂正正的维护明慧网,基点偏离了法,结果遭到邪恶绑架,虽然正念否定了,但教训是深刻的。

后来我悟到,不能正面认识师尊给我们的可信网站,最起码是法理不清,被邪恶间隔了。其实,明慧不仅是明慧编辑同修们的明慧。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网站,是大陆同修共同揭露迫害真相及修炼切磋的窗口,大家都是为证实法、救世人而做,即使有不完善和不足,也是我们大家共同需提高的啊,怎么还能让邪恶的间隔得逞呢?

在后来与同修们的配合中,师父给我安排了多次遇到对明慧网有不正确认识思想的同修。有一名同修是老学员,亲自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一九九九年后证实法中也做的挺好,迫害开始的那段时间与明慧建立了联系,帮助同修传递信息。后来,这名同修遭绑架,邪恶并不知道她上明慧网的事,但看到明慧报道了对这位同修的迫害,就在非法审讯这位同修时,含糊但邪恶的离间说他们掌握了什么了,是明慧中有他们的人。至此,这位同修就有了障碍,多年过去了,也不愿再与明慧建立联系。

针对同修的这种思想障碍,我多次切磋,谈自己的体悟:明慧是师父慈悲给我们的可信网站,师父都说可信了,我们还不能完全相信,这里面得有多大的漏啊,这是邪恶最愿意看到的了。表面上看,同明慧建立不建立单线联系不是每个人都必须的,但邪恶在这位同修这做的手脚,还是冲着师父正法来的,冲着我们国内同修与明慧的配合来的,这名同修的个人能力及在同修中的信誉,包括与当地同修的接触面,对明慧一些工作的配合上都能起作用,所以另外空间的邪恶清楚,才要出此邪恶手段。多次交流后,同修去除了许多障碍,与明慧又建立了联系,在后来的一些工作中做的很好。

还有一位同修,我们认识的比较晚,这位同修能上明慧网,还给其他同修提供《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等。但受一邪悟者的迷惑,把那邪悟者标榜自己如何的话全当真了,看到明慧网上报道邪悟者的恶行,也轻描淡写的认为现在被迫害的环境下,消息渠道不畅通,说不准,将来再说是真是假吧。因为对明慧网站的真实、可靠性没有清醒的认识和维护,在邪悟者诋毁大法网站期间,还在无意中还或多或少的帮了邪恶的忙。当了解到一些情况后,我就与另一位同修一起同这位同修谈,同修开始很接受,但随后就不肯认同了,甚至有些生气的说:一说这话时,我怎么看见都是小亮点啊?言外之意就是我们有问题。

我与一起配合的同修商量后,明白了同修又不接受了,是那个不好的东西在捣乱,怕被清理,就决定退一步。大家顶在那,问题解决不了,还会出矛盾。这样,那位同修也冷静下来,在听取了明慧编辑的介绍后,对邪悟者也看清了。此同修修炼基础打的很扎实,事后主动找我们说:我同那位(邪悟者)人中关系很好,但我们是真修者,我一直信任你们。

一次,偶然的碰到了一名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做过迫害大法弟子坏事的学员,说话间,对方把自己说的好象在里面一直坚修,提到明慧网上登出的同修揭露的此学员所为时,对方竟为开脱自己诡辩。我把握自己不要带情绪,平静的交流了一下,指出机缘难再,要珍惜。后来听一同修说,那名学员也想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讲出来。

同修中不能正面认识明慧网的现象,比较不太明显看出偏差的就是,有的个别同修认为明慧的编辑也是修炼的人,也不能说就都修好了,也有把握不好的时候。这样,在一些原则问题、重大问题上就不能做到看明慧网的态度。比如,不断的参与民间维权的绝食、参与“人权圣火”传递等等,我发现有这方面偏漏的同修还总是不断的出事。但这种同修交流起来不大好沟通,认为自己每天忙的都是“大事”,我的认识还能有错?

这时我就把心放下,再向内找找自己。我是这么悟的:明慧的同修个人修炼中也会有不足,可能有做的不完善的地方,但明慧总体方向是没错的,是师父看着的。师父告诉我们明慧网是可信的网站,“不是说明慧网没有错,但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是不是大陆学员我们的邪党文化的影响还有,多疑、对谁都不信任,或怕心,才造成我们中有极少数学员有如此大的障碍?这不也是信不信师的问题吗?

我也找到自己对明慧同修的依赖心和崇拜心,某种程度上忽略了对身边同修的珍惜、利用好自己证实法中同修配合的整体环境。找到后,我开始把自己修炼中遇到的难关同身边同修交流,同修真诚的相助和法理上的切磋,使困扰了我很长时间的问题得到解决,很快提高上来了。感谢师父苦心安排,回头看看,师父让我在这过程中最终能发现自己的不足,提高上来。没有这些还发现不了,提高不了呢。

重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师尊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评语中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北京是有众多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场所的邪恶之地,北京本地及外地在京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都很严重。因为自己比较重视阅读明慧网,当时从明慧网上能反映出来的,是北京地区揭露迫害的文章篇幅有限,大部份学员被非法关押、同修遭迫害的情况没有做出详细的报道,有的有了比较详尽的报道,但也有及时性不够的问题。同时,北京同修揭露迫害的文章写的都很好,但因为没有定期的地方性真相资料,不能很好的起到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作用。针对这些,通过学法,再分析、思考,我想如能把能了解到的迫害持续报道、揭露出来,对邪恶的震慑和对民众的唤醒会起作用的。

一天,我去美发厅理发,老板同我聊天,我就给他讲真相,他说:现在(中共邪党)好象不管法轮功了啊?我当时就想:这个迫害在表面上还真是让老百姓觉察不到,真够邪恶、阴毒的。我就给他讲了明慧网上最近的报道,讲在北京刚发生的某同修被绑架的事。他很震惊,说:还有这事啊。接下来他听的更认真,还向我要:“有没有什么可看的,给我点。”我随后就打印了几期的《明慧周报》给他送去。可惜的是当时还没有北京地方资料给他。

通过这次的亲自经历,我更清楚了做揭露当地迫害对救度世人的作用。但当时面临的问题是,我能接触的同修少,没有整体的力量,也难以了解到具体同修遭迫害的案例。时不时的还会冒出自己修的差,没有能力去开拓项目等想法,常使自己的锐气受挫。

再学讲法,我觉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有责任把想到的、师父正法中要求的做好。不久,慈悲的师父给我安排机缘,认识了一名好同修。这位同修对揭露当地迫害的法理有很好的认识,而且,这位同修的能力及在同修中的接触面都很强。她又鼓励我把本地的真相资料编辑这块做起来。

我们开始配合,从接触受迫害同修家属,了解遭非法关押同修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及时写文章发到明慧网,到从明慧网上把登载出的文章下载下来,编辑成小册子和真相单张。因为路走正了,又有其他同修参与進来,增加了人手和力量。同修们的文章越写越有力度,获得信息的渠道也多起来。能接触的受迫害同修的家属也在增加。同时我们发现,一个项目做下去,会连带出其它的,顺理成章的就要鼓励、帮助受迫害同修的家属堂堂正正去邪恶的关押场所要人,营救同修、反迫害。

一路走过来,那位协调的同修默默的付出,其他参与同修积极配合,大家都在想着多做、做好,在邪恶压力很大的环境中,没有人怕、退缩,同修们无私的境界,给我很大的触动和鼓励。大家形成的整体威力真的很大。

在与同修们的配合中,师父也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我的人心执着、修的不扎实的地方也一再的暴露出来。

一次,有位遭非法关押的同修,被邪恶之徒暴力殴打致生命垂危,被邪恶的劳教所送入医院急救。该同修的常人亲属们并不太接受真相,但对迫害很气愤,要劳教所评理。外面的同修担心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安危,急于营救同修,在做法上有些不大妥当、排斥同修常人亲属,结果该同修很快被劳教所从医院秘密转移回劳教所医院关押,并且不告诉其家人该同修的去向。同修的常人亲属与同修家里的修炼人关系紧张起来,都表示要各自做各自的,常人亲属甚至有了配合邪恶劳教所的倾向,认为同修出来后还得炼,就在里面呆着吧。

在紧急的情况下,协调人召集同修们切磋,看下一步怎么做。我当时认为,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不能把同修的亲属推远了,那样做是在害他们,没有按师父法的要求做。最后同修们同意了我的看法,调整了做事的基点,向同修的亲属们讲真相,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亲属们对营救同修也很配合。

这件事表面上看是我的认识对了,某种成度上还挽回了损失。但是,如果当时在那个切磋的现场,能看到我当时的心态,就知道我已没有了修炼人应有的素质:就事论事,着急的心、不管不顾其他同修的感受,特别是对急于把同修营救出来的那位同修,惟恐她的想法占了上风,争抢着表达自己,让那位同修很难承受。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觉的很惭愧,觉的对不起那位同修和那天在场的所有同修。当时大家很包容我,就是想把营救的事做好,没有人挑我的态度。所以相比之下,我更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过后我反思,有了一个认识:如果我不是急于表达自己,在过程中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那么包括我自己和其他的同修,大家会在那件事上真正从法上提高上来,那么那天的切磋才更有意义。整体提高,对今后证实法中的配合会更好。

而我的证实自己的心就是在证实法的过程中,一次次的被暴露出来,又剜心透骨的被去掉,到现在我都觉的还没全去净,有时自己都能觉察到为私本性上的生命的那种肮脏。也越来越强烈的感受到:同化大法多美好啊!

身在邪恶的中心北京,弟子最大的感触是:师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有一次,去北京的一个邪恶劳教所拍照片,当时那个大门口没有什么人,而能站人的地方又离门卫比较近,况且在外面的人是在明处。我握着兜里的相机,犹豫着不知道拿出来会不会被里面的门卫发现。这时,来了一家几口人,是接到期的普通犯人的。那家的一个男人,站在我的对面,拿出一个方方的手机,一会电话,一会短信的,还不时的比划几下。我一看和我的相机差不多,我就掏出相机,拍起来。拍完后,悄悄看看,觉的不大理想,因为是逆光,距离也太近了。要退远就得到路对面去。这时,这一家人回到路对面他们自己开来的小车上,四个车门都大敞着,坐在里面聊天,我一看又是机会,就跟过去,在他们旁边找个角度,对着劳教所的大门拍起来,这次效果很好。在困难的时候,更能体会师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给我们创造救众生和建立威德的机缘,弟子对师父的感激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谢谢恩师慈悲苦度!

借此机会还想同北京的同修们交流一下,请同修们都来重视对当地邪恶坏人的曝光,把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做的更好。比如,从去年到现在,我们当地遭绑架、非法关押的同修人数众多,仅今年本地就有四名同修被迫害离世(这里不包括遭迫害刚刚在甘肃离世的杨小晶和内蒙在京被迫害致死的孙敏,这两宗迫害也希望同修能持续报道下去),但许多迫害的揭露仅限于简单的报道,基本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如能接下来将被迫害同修的个人修炼受益、家庭工作、这几年遭受过的迫害,都有谁参与过对该同修的迫害,和同修目前被关押在何处,又遭受了哪些迫害,家属遭受的痛苦及生活上的艰难等不断跟踪报道,包括重视对被迫害同修的照片及时登到明慧网,还有恶人照片的收集,这些对清除邪恶,救度众生都会起很大作用。做起来有时会有难度,或感觉比较琐碎,但我们大家都重视起来,聚少成多,长期坚持下去,整体的环境就会越来越好,同修遭迫害的也会越来越少,都能及时不断的揭露,民众都能马上知道谁又迫害法轮功了,恶人行恶也就有所顾忌了,邪灵想控制人做坏事也就不那么容易了。

助师正法,珍惜正法修炼机缘

二零零八年的一段时间,每周五明慧网给的《明慧周报》,我下载后《明慧周报乡里乡亲》的word版总是损坏、打不开,因为在编辑北京当地的真相资料,所以,看每期的周报和从周报上复制内容是经常性的,打不开乡里乡亲的word版,就造成许多的不方便。我向内找,找来找去,一周周过去了,周周的《乡里乡亲》都打不开,后来我就想:是不是我的农村的亲属我还没去讲真相啊,可实际情况是当时我很难去得了。我觉的欠了那些亲属的,就动员家里的同修去给他们讲。最后我被“逼”的,想起了用pdf版看乡里乡亲。这事就一直悬在那,解决不了。

有一天,看当天的明慧文章,有一篇北京郊县同修写的。同修说自己为了发放适合农村民众的真相资料,就试着自己编辑。我为同修救世人的那颗纯净的心所感动。同时注意到文章中同修写到选取了神韵晚会的歌词等,我理解同修是不经常编辑真相资料,不会过多关注真相资料选择内容的尺度,可能也不会想到为此同明慧的编辑同修建立联系,那么有些基本的要求也可能就不知道,如,当时已有要求,神韵晚会的歌词不能拿到真相资料中用。继而我想到,北京的郊县面积大,人口也会多,原来只想城市这块,怎么做救这部份众生的真相,把郊县的那部份给忽略了,没有适合那部份众生的真相,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冒着风险救人的同修,更对不起师父。

那么,我要不要再来编辑给本地郊县民众的资料呢?看上去很简单的问题,人心掺進去就复杂了:我手里要做的事再增加一项时间更紧了啊、北京有那么多同修,自己都揽过来水平不够影响效果啊,翻来覆去的想,最怕的是怎么向明慧的编辑同修讲,人家要是不同意,自己成什么人了,老要抢事做似的……就是这最后的一个想法、念头,我把它抓住了:还是维护自己,怕自己受损失(其实没有什么损失的),还是为名的心。那么我这样犹豫不定的,是站在师父正法的角度看问题,想着要圆容师父要的了吗?找到了那颗为私、维护自我的心,我就给明慧编辑部写信征求他们的意见,结果他们回信很支持。

更令我想不到的是,从编辑郊县的资料开始,《明慧周报乡里乡亲》的word版就完全不受阻的能打开了。后来,那份郊县版的资料还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我挺痛心自己不悟,使郊县版的小册子白白浪费了几个月时间,也深深的体会到遇事尽量从大局出发,助师正法,珍惜正法修炼机缘的重要,那是圆容师父要的,也是证实法的生命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走向无私无我正觉标准的过程吧。

珍惜同修间的缘份,珍惜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正法修炼机缘,用心做证实法中的事,在与同修间的接触和交往中,就留意同修的各自所长和其能有的便利条件。比如,在做揭露迫害的事情上,有一位同修在有学员一家几口均遭绑架迫害后,就尽力的帮助其家人,周围的同修也都伸出援手,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善和整体的力量。我见到那位同修后,就想起能不能利用同修与常人亲属接触的便利条件,把遭迫害同修的照片登到明慧网上,起直观的揭露迫害的作用。但考虑到同修经常接触学员家属,公布照片会不会给同修带来麻烦、危险。就试着问同修,没想到,该同修没有一点犹豫,很快就把照片拿到了,配上文章后登在明慧网上,后还被《明慧周报》海外版刊登。

学好法是一切的根本

大法弟子随师正法已整整十年了。回首自己走过的路,真是万分惭愧,如果我能扎扎实实修自己,能在任何时候都以法为师,何以在这宝贵的救人的十年中,还要把自己修炼的不足、偏漏、不成熟带在其中,影响救人的效率,耽误救人的时间呢?是,我们还是修炼中的人,还有需要提高的因素在,但有许多同修就修的扎实,就能把救人的事做的更好,我一定得与修的好的同修比学比修,这是我写这次法会稿时下的决心,不能让自己再拖师父正法的后腿了。

好长时间以来,我处在家庭的魔难中,感到自己修炼中误在一个层次中走不出来了,很苦恼,也委屈,都是修炼人,家里的事什么也不干,修炼的事还得提醒,还不高兴,还出偏。我心里越不平衡,矛盾就越多越突出,看到的也都是别人的不足。静心找自己,也知道没修自己,向外修了,但怎么衡量也是自己付出的多,又比较主动修,理还是自己的。一天,证实法的事刚放下,就得去做饭,在厨房边忙边不平衡,心里实在气不过了:这热水没有了,都不想着烧……真是越想越气,还怕别人听见,把门关着,拿着个塑料盆摔来摔去的。

过几天,一同修跟我说:现在的人真是的,一个常人朋友说她越来越不愿意做饭了,就三口之家,还嫌做饭麻烦,自己说做饭时把盆摔的乒乓响。我一听知道是说我呢,我摔盆没人知道,但师父知道啊,看我这心性。

我为什么老是能看到别人的不足呢?是不宽容、不慈悲,是亲情没放下,是求,怕家人圆满不了,带着很大的私心,还能帮了谁呢?还有什么呢?

这次学《曼哈顿讲法》,看到师父说:“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

是啊,我就是在执着自己的对,还时不时的在心里叫苦“师父啊,看她都修的那样了,师父怎么不点化她,让她知道知道自己。”多肮脏的心,就想改变别人,还想利用佛。师尊说:“当然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没有实质的东西了,养成的习惯、有些东西使人张口就出来,已经成习惯了,要去也不是容易的,但是一定得去。”(《曼哈顿讲法》)是啊,我这说别人的习惯,就找人欺负,就想说别人,在另外空间那物质也是厚厚的能左右人的观念的不好物质,不修下去也是危险的,也会带来大麻烦。

家人同修多次说我:你这个人很自律,轻易不会让人挑出毛病,但你有个很厚的自我保护的壳,那个东西很强,有时也很伤人。每次说我也都不接受,心想:自律点总比让别人提醒好,不累别人。这次学《曼哈顿讲法》出现困惑,我就想深挖挖根,我这说别人和不让人说是怎么个关系,我悟到,说别人其实是变相的不让人说,就象家人同修说的,用厚厚的壳把自己保护起来了,修的比别人精進,也不是纯纯净净的心态只为同化法,而是想比别人好,不被别人说,还可以挑别人的不足,维护自我,还是为私,并且,这种还更隐晦、不易察觉,如师尊讲的有的人的执著“能表现出来才能修,隐藏着表现不出来还不好修,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那还真不好修呢。”(《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悟到后,那种早晨起来恨不得就看别人不顺眼的东西去除了很多,即使是有不平衡的时候,心里那个气也是很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只是动了想提高的念头,那个实质的东西师父就在帮我往下消。今后我会越做越好,不辜负师父给我们的这么大的一部法,一定在大法中修成符合新宇宙无私无我标准的生命。

所有过的好过不好的关与难,统算起来,还是重没重视学法、实修,学好法是一切的根本。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还告诉你们,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这部法中,所以这部法什么都能给你们做的了。”

几年前,我开始背《转法轮》,感到受益很多,到今年,我开始默写,就是把背下来的再打字出来,但有时一忙起来,就坚持不住,就急着往下看。这次深挖了自己为私的根后,我想自己学法上也不是太好,学好法可是一切的根本啊,这些年遇到的精進的、做的好的同修,交流时都说到他们是如何坚持学好法的,这默写和背《转法轮》还是要坚持,“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不怕难就一定能行!

谢谢师尊!给师尊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