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维护法 走出自己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底有幸得大法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断的学法修心、去执著,在风风雨雨的环境下,走过了十二年的修炼路程。现借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的机会,向师尊、同修们呈交一份试卷。

一、得法

我得法前曾患有多种疾病:盆腔炎、多发性子宫肌瘤、坐骨神经痛、心肌劳累等疾病。一九九七年五月份退休,本想有时间把这些病医治好,无奈西医看不好,看中医,吃了不少药。越看病越糟糕,身体越差。脸色正如常人说的买黄纸不用带样板,走路都要扶墙。后来一位邻居(大法弟子)对我说:“看你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你试试去公园炼法轮功,我炼了感觉很好,人也很精神。”(她曾做过乳腺手术)就这样我接触了法轮功。当时《转法轮》这宝书还很缺,我还没有看过书。辅导员组织学员学法、读书,我也坐在一起听,但听不明白,坐在那里心里感觉很烦闷,希望时钟快到点就可以离开。当时并不懂的这是思想业力的干扰,不让我学法。由于自身的业力,盘腿这一关也很难受,脚踝子三肿三消,走路也很痛。由于从来都没有盘过腿,单盘腿也翘的很高,十五分钟也盘不了。

后来同修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我每天都在看,越看越想看。开始明白:人为什么会有病,盘腿为什么会痛,为什么会有苦有难;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通过学法修炼、返本归真。幸好当时还有一个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大环境,使我能够打下一个今后修炼的基础。

二、考验与过关

修炼就是要不断的学法、修心、去执著。还要经过很多的考验和过关。师父告诉我们:“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

走進修炼的门,就马上碰到过病业的关。一九九八年过年期间的一个晚上,我睡到十一点多,突然腹腔绞痛,感觉肠、胃好象有东西往下捏,很难受,出了很多汗,身体冰凉,有点虚脱、头晕。但意识还是清醒,明白师父帮我清理身体,在吃药还是不吃药这个问题上对我的考验。但确实难受,我从心底里喊出:“师父救我。”接着着急上厕所,之后绞痛缓解了。回到床上睡着了,到天亮什么事都没有了,人也精神了。

另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的大年初一早上八时左右,邻居在厨房用压力锅煲粥后,出去了。我也在厨房做早餐(我们的房屋都是公用厨房,后来为方便各户使用,用木板间隔开,同出一个门口)。我刚要踏出厨房门口,一声巨响,一阵气雾,压力锅爆炸了。当时我被爆炸声震的回不过魂,厨房上的东西往下掉,真是来取命的。我定过神来,马上冲出厨房,回到自己的屋内大声喊:“压力锅爆炸了,师父保护我啦!师父保护我啦!”我丈夫及两个儿子都马上起床,看到我满脸灰尘及油烟。到厨房一看,一片狼藉,邻居那边压力锅盖不知飞到哪去了,粥喷到天花板上再流到地上,存放煤气炉的不锈钢橱柜被砸的凹進去了,象脸盆一样。我这边厨房的两件玻璃被震的粉碎,有很多食品、用品都震坏了。邻居赶紧过来问我:“怎么样啦,有没有受伤?”我说:“没事,没事,师父保护我啦!”下午,我随丈夫到亲戚家团拜(有三十人左右),我借此机会向他们讲述早上发生的事情,还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们听到压力锅爆炸,我却丝毫无损,都觉的大法很神奇。

“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转法轮》)

还有一件事回想起来也是惊心动魄的。在二零零八年五月的一天,我和B同修跟往常一样,去A同修家学法。以往,我们是十二点钟发完正念后我就回家。那天就在十一点半左右,突然传来一阵急速的敲门声和叫门声,A同修从木门猫眼看出去,发现门外有很多人(公安、综治办、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等等),他们的借口是查户口,及问B同修有否来过。A同修将我们反锁在主人房里。我和B同修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旧势力、邪恶烂鬼、黑手操控邪党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A同修为了我们两人的安全,把我们带的大法书和资料都收藏好。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们记的师父讲过:“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拍门声不断,叫喊声不断。A同修很坚定,坚决不开门,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我们三人不停的发正念。十二点多钟,A同修的女儿放学回家吃饭,一看家门外这么多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女儿对这帮人说:“你们不要迫害我妈妈,我妈妈是好人。”我们在里边听见了也很紧张,担心恶警会不会劫持A同修的女儿作为人质。这时B同修说:“邪恶是冲我而来,我自己出去应付就是了,不要牵连其他人。”我说:“不行,我们三个人都不能有事,不要中邪恶的圈套,坚决不配合邪恶。”A同修对女儿讲了几句家乡话后(我们都听不懂),开了一些门把女儿拉進来了,马上把门关上。我们问她女儿,外面有多少人?她女儿说:“很多人,有拿照相机的、有拿录像机的,有男有女。”到了下午二点,她女儿要上学,准备开门出去,我和B同修在房间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那帮人背后的邪灵、烂鬼。A同修要送女儿出门了,那帮人打算再冲進来,听见一阵很嘈杂的声音,之后A同修喊:“救命呀!救命呀!”我马上站起来合十,从内心深处喊出:“师父救我们。”然后听见外面的门关上了,A同修進来了,我们才松了口气。她说:“那帮人想借开门之机冲進来,我急中生智喊救命,那帮人一下子吓住了,顿时感到一股很强的力量帮我把门关上。”我们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们。然而,那帮人达不到目地就什么卑鄙手段都使出来了,停电、停水,还在门外守着。我们在屋内还是不停的发正念,同时大家也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出执著心,去掉它。直到晚上七点半后,A同修的丈夫下班回来了,A同修问他外面有没有人,他说:“没有人了。”我和B同修马上离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又闯过了一关。

我回到家里,看见丈夫整个人很焦虑、很憔悴,他说:“你再迟一些不回来,我真的精神崩溃了,我会叫两个儿子回来看咋办。我知道今天奥运火炬传递到这地区,估计是这个问题回不来,真的很担心。”我马上安慰他说:“现在没事了,我不是回来了吗?师父会保护我们的。”我真的有点感慨,大法弟子的家属也同样承受邪党的迫害,为我们的安危担心、担惊受怕,压力也很大的。好在他们也看到我修大法后身体健康,也感受到大法的神圣、美好,对我修炼一直都很支持。

三、沟通与协调

“如果没有神在背后的因素,人是什么都干不来的。”(《曼哈顿讲法》)

我们的修炼道路每一步、每一个环节,师父也给我们安排的很紧凑。以前我们这片的资料及师父经文都是大资料点供给,后来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要求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物色了一位青年同修学做资料,由大资料点懂技术的同修传授。刚上手不久,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两位大资料点的同修相继被绑架迫害了。幸好小资料点同修还接得上,能接收到《明慧周刊》、刻录光盘及做一部份真相资料。我和做资料这位青年同修都很协调,她做出的一切资料马上转移给我,由我包装、分发、传递;我负责与其他的同修互相沟通,他们要多少,做多少,不积压、不过时。

我还认识几个家庭资料点,从中我是起到协调作用。使几个小资料点资源互补。哪怕是传递一个信息也起一定的作用。比如:知道师父有新经文发表,问网上收到没有,如有些小资料点收不到的,就到其他点拿回来复印。就这样各小资料点协调互补,发挥整体作用,使当地学员都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和讲真相用的资料。

四、维护大法 救度众生

“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党利用其宣传工具,诬陷、造谣、诽谤大法的邪恶宣传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利用居民社区橱窗、宣传栏等,到处张贴一些诽谤大法的邪恶墙报,散发着业力和毒素,迷惑和毒害着世人。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也一直在本社区及周边范围地区销毁邪党诽谤、诬陷大法的墙报(以下简称邪墙报),发现一张销毁一张。

几年前的邪墙报都是用纸抄写后张贴,比较容易销毁。现在是统一彩印,粘上泡沫板贴在橱窗或宣传栏上。加上所张贴的位置都是当众、显眼或有摄像头、电子眼、保安亭对着的地方。销毁时有一定的难度。

销毁一幅也不容易。首先要观察好环境,其次要掌握好时间。现在很多街道实行围院式管理,晚上十一点半关铁闸,早上五点开铁闸,夜间有保安巡逻。我多数选取晚上关闸前及早上天朦朦亮时行动,因为那时行人比较稀少。在做的过程中要正念正行、清醒、理智,不可强为。销毁墙报时动作要迅速,几秒钟内完成。

举一例,去年十月,我发现附近街道玻璃橱窗内贴了邪墙报(三件能推动的玻璃)。我晚饭后作为散步去观察环境,每经过橱窗就随手将最边的一件玻璃推开一些,走了几个来回。然后选定晚上九时半左右动手。让同修在家里发正念,我出门前也先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黑手、邪灵,我在做维护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所有邪恶生命不得干扰,请师父加持弟子。

到橱窗前再推开玻璃撕邪墙报,发现粘贴的很紧,用力也只能扯起一斜角,这是我料想不到的。这时看见远处有行人走过来,我立即离开。我一边走一边想:不能这样罢手,明天邪党人员会把它贴好的,那就白费心机了,得想办法解决它。走到马路口,看见一间杂货店没关门,進去买了一把剪刀,回到原处把撕起那部份邪墙报剪掉,使它残缺不全。就这样销毁了那幅邪墙报。不久,这幅邪墙报就被换掉了。

还有一例:也是去年的事了。发现另一社区在其办公室外墙张贴一幅邪墙报,而且还用不锈钢框架镶嵌着,想长久保留。墙报前边还隔着一条花矶,不到五米处还有一个摄像头对着,那条街来往行人很多。我观察了几天后,利用周末晚去销毁它。大概是晚上十点多,我带了一把锋利小刀,在墙报中间划一个大井字,想把中心挖空(因为此做法我曾经成功过),但这次不行,划破了却挖不掉,原因是整个版面用泡沫板粘合。我立即退下来,回家再想办法。真是大法开启我的智慧,自制墨盒(用海绵把塑料盒塞满,倒上墨汁),这是我的法器。碰巧是十一休息日,我利用早上天朦朦亮时,用胶袋带上墨盒就出发。刚走到街口,一辆警车驶过来停下,下来一个警察和一个保安员,我感到有点突然,但马上正念出来了:这是假相,不管它,我做我该做的。我绕到车后然后过马路,步行十多分钟到目地,跳上花矶,瞬间挥手就把那邪墙报画了个大花脸。三、四秒钟就完事了,真是兵贵神速。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回家了。过了一段日子,我经过那里,那邪墙报连同框架也拆掉了。

利用自制墨盒的办法,在二零零九年过年期间,从大年初一至正月十五,在当地附近社区一连销毁了七幅邪墙报,起到了震慑邪恶,救度世人免受毒害的作用。

在邪党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十年多的日子里,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揭露邪恶。传《九评》,发神韵光盘、真相资料,使用真相币,劝“三退”等都一直在做,但与《明慧周刊》和心得交流会同修发表“讲真相、救众生”的文章相比之下,自我感觉还有差距,还要更精進做好三件事。向内找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如顾虑心、对同修的帮助不够耐心、忍耐力不够、急性子等等。今后还要不断的学法修心去执著,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好今后修炼的路,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借第六届大陆书面交流会之际,谨向师尊和同修们呈上一份自己修炼历程的试卷。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