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洪法与救度众生中体验大法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伟大师尊您好!
国内外各位同修,大家好!

感谢明慧网站的同修再一次给我们提供同修之间相互交流修炼提高的机会!

我在大法中修炼已十四个年头了,但修的并不好,不太精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和同修的帮助下,我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

今天借这个机会向师父和各位同修们汇报一下自己在洪法与救度众生中的一点粗浅体会,以求得师父和各位同修的指点。

一、大法的美好使我自觉洪法与证实法

大法慈悲洪大的法力,使我得法后主动的洪扬大法。之前为了祛病健身我练了许多气功都无效,一九九六年初得大法时,真的觉的自己進入了一个充满阳光的世界。此生能得如此正法,真法,真是幸运极了。得法后在一个月之内,缠绕我二三十年的心脏病、慢性肾炎、颈椎骨质增生、受凉过敏头疼等八九种顽症不翼而飞。欣喜之余传给我患多种疾病的儿子,使他在二十几天中,治好了三十多年的盗汗症,十几年的肾结石症,摘掉了八百六十度的近视眼镜。随后妻子、儿媳、女儿也相继得法,各收其益,无病一身轻了。

此时年迈的母亲患了不治之症,我和妻子回原籍为母亲陪床。那时还不懂的洪法和救度众生,只是“觉的功法很好,想传给亲朋好友”(《转法轮》),使乡亲们受益。在陪床之余,我向亲友、邻里介绍法轮功的美好和自己修炼后的受益情况。当时就有二十多人随我炼功了。但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母亲过世,又是年末,我就返回工作地。这些人当时也未开始学法,我走后没人辅导,也就陆续不炼了。只有弟妹等两三个已经受益的坚持了下来。但是,那些人都明白了真相,虽然不炼了,也都知大法好。

在《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又一次回去,把《九评》送给他们看了,有的只听我讲了《九评》的大概内容就退了,三十多人一个个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他散居在外村的,我和妻子的亲属和亲戚,只要去一说就退,基本没有阻力。一圈走下来也有二三十人退出邪党组织。未修炼的侄媳也主动回家动员自家的兄弟、姊妹亲戚三退。修大法的侄女帮助一位邻居三退后并使其得了法,这位新得法的同修在几天内劝退她十几名亲人和邻居,同时使她的父亲、母亲、女儿、两个朋友相继得法,并且都在大法中精進实修。

在邪恶的严酷迫害中,我的这些亲友因对大法有了了解,也看到了得法的亲人身心较大的变化,所以没有一个人阻碍我们修大法和讲真相。有的主动帮助传递资料,帮劝三退,或帮助我们学电脑、上网等。同时也在大法中受益,不仅身体好,从事的事业也很顺利。

这些都使我体验到大法的超常和威力,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教诲和大法去做,大法的威力自会体现出来。

二、大法法力使我敞开心胸去救度众生

得法初期,主要热衷于大法的祛病健身效果。在深入学法的修炼过程中,虽然觉的修炼越来越难,但是越觉的大法内涵很深,威力无穷。祛病健身和个人修炼圆满,根本不是大法修炼的目地。在学法中,我逐渐理解了大法是慈悲的,而且大法弟子是对师父有誓约的,必须履行誓约和历史责任。而我面临的众生都是被邪党系统的洗了脑的,都迷在常人中,救度的难度很大。特别是那些受中共邪党歪理邪说影响很深的“老干部”和从小就受邪党文化灌输出来的有点职位的人。对这部份人我觉的要救度他们难度太大,于是偏重给那些属于弱势群体的人讲真相,如:收废品的、修自行车的、上门维修安装的、收费的、理发和开出租车的等等。这确实也救了不少这样的人。我觉的反正都是生命,救谁不一样?可我天天能见到的偏偏是一些“难救”的人。

一次学法,师父讲到:“大家知道我在传法的时候不看社会团体,不看社会阶层,不分贵贱,我不分职业、不看职位的高低,我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你们在讲清真相的时候也应该这样做。”(《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这对我是一个触动:这些话就针对我讲的,我为什么要有分别心呢?就是怕,怕人不听,难为情,怕人家说些难听的话。因为开始我讲了几次真相,反映了一些对立情绪:“不要走极端,你原来讲马列,现在又反过来。”“好就在家炼,少出来活动。”也有的不让進门,或一听说法轮功就往外撵。那真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云游的情景那样,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就想大法弟子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大法的一部份,就应该毫无分别的慈悲一切人,一切众生,体现大法的洪大包容性。大法能正这个宇宙,还救不了一个人吗?中国人只不过被中共邪党谎言欺骗、蒙蔽、洗脑、恫吓、杀戮下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中共营造的这营垒只是一座冰造的城池,看上去富丽堂皇,架不住春风一吹、艳阳一照。大法就是春风,大法就是艳阳。要救度这些人必须有熔化冰雪的热心。每个人都有个被误住的“结”,找到这个“结”,多数人会醒悟的。

当我勇敢的去做的时候,我体会到真是师父所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表面是我做的,实质上是师父做的。

一位大型企业的副厂级干部,我曾给他看过一些大法资料、《九评》等。因为他身体状况不好,一次登门我主要给他讲了法轮功的健身治病效果和自己的亲身体验,送给他几张“气功与医病”的光盘。他的心没动。此后我琢磨他是爱好《易经》卦测的,又一次见面就侧重谈了中外一些历史变迁的预言,特送他一盘介绍宋朝预言家邵雍的《梅花诗》预言。他看过后对他触动不小,特别又看了贵州预言石,不久,他就主动给一家六口人取代名三退了。

有了这次经验后,我每要讲一个人都要思考他的喜好,谈话中顺势切近他的喜好点,再看他的情绪,相机转换到三退上来,效果都挺好。看有难度就给他一些资料,再找时间谈,不急于求成。这在奥运前一段时间觉的很有成效。

一位退休前是地市级的局长,此人思想很活跃,有思考能力,他对文革和一些政治运动很反感。在给他几次真相材料、光盘看了之后,见面时,主要谈了大法祛病健身情况,然后转到中共五六十年搞运动整人的个人看法。他静静的听我讲完后说:“我知道法轮功不一般,我在农村的两个婶子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病的。”他说:“一个事物的出现和能站住脚,肯定都有他一定的道理。对信仰的事搞镇压是注定失败的。法轮功没有政治活动。”这些人有如此的认识就不简单,我想让他真的明白过来,就给他一本《九评》让他仔细看看。过不久,他来电话说要一本书看看。我明白是要《转法轮》,送去后,有一周时间他就来电话让我去教他炼功。五套功法刚学完,我说退了那邪党吧?他笑着说:“就用我名字后面两字颠倒过来退吧!”

《九评》具有法的威力,只要把《九评》能送到每个人手中,稍有良知的人多数都能认同。一位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很能干也很精明,任车间主任时,把一个落后车间很快改变成先進车间。他在一阵风启用技术干部时被提为副厂长,在中共的“当官靠后台,发财靠胡来”大环境里,因他只知干活,还没学会搞关系、请客送礼找靠山的本领,在工作中一直受排挤,后来被调到另一个小厂,情绪很低落,就基本不上班了。《九评》发表后,我送他一本,我说你看看这本书认识认识共产党的真面目吧。我有意突出的给他讲了中共为保自己的政权,党内党外搞假恶斗的问题。吹牛撒谎欺骗,请客送礼围着“权”字转,不讲道义,不管生产,个个厂子都赔钱。我说凭你这几年的观察体验,看看《九评》,选择个出路吧!几天后路遇到他,到他家一坐,他立即把他和妻子、女儿用小名三退了。说来真的不难。

三、学好法、修好自己、真心救人,法力自现

在洪法、证实法、救度众生中,逐渐使我认识到修好自己才是最主要的。我这个人自幼就很倔犟,加上恶党灌输出来的争斗心,只想听好听的,只想看顺心的,生活与工作中对人硬性要求,看人的缺点多,碰钉子不少。修炼了也想改,但没决心,有时表面上不再与人争强,但心里总是对看不上的人嘀嘀咕咕。后来我发现,洪法与劝三退,越是生人越觉的容易些,越是熟人反而越难,就是印象病在起作用。

有一次我去找一个老工程师讲真相,他一看是我,就说:“你来干什么?走、走,我不想与你谈那些事(真相的事)!”我很尴尬的离开了他家。我想这是什么原因呢?平时他并不是个这样无礼的人呀!回家后我想到:奥运前我给他一份《二零零八预言》,那小册子里说的事都没实现。他常在碰面时对我白眼,我心知他是对那事不满,想向他解释而又觉的面子过不去,却内心产生一种“这人对大法不满,难以救度”的心。带着憎恨的心怎么能救得了人?

联想到一个同修突然因一件小事对我发火的事和我对弟弟历时五载无数次讲真相、劝三退,材料给的很多,讲的话很多,为什么他那颗心就是不动呢?学了师父那段对慈悲的解析后我突然惊醒了,师父讲:“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同修为什么突然发火,就是我心里总觉的他修的不行,这里不对,那里不好,说过的事又不改。我嘴上不讲可心里老在嘀咕他,哪有慈悲!对弟弟也是觉的他生活太优裕了,邪党给他钱太多了。不但心里想,与人交谈时常流露出他工资是我多少倍。心里扭着劲,怎么慈悲?当我意识到这些都是救人和帮助人的真正障碍时,与同修交流时承认了自己的不是,矛盾立即冰释掉了,对弟弟不再抱那些不平之心,不再耿耿于怀,他倒主动把他全家三辈九口人全三退了。

后来我逐渐体悟到修炼人必须抱持一种纯净的心态,对人在心里嘀咕都是不善的表现。你心想人的是非,而对方的另一面也会感受的到的。所以最近以来,我一直在有意控制自己的一思一念,一有对他人这样那样的想法,马上抑制它,并想这不是我想的。就是自己以前的是非也不去想。

在洪法与救度众生中,真切的感受到也是自己修炼提高的过程,救与救不了人取决于自己是否真的慈悲于众生。心怀一颗慈悲向善的心,历史的使命感,真心在救人,师父与众神就会帮我们的。真的慈悲了,大法的法力就会体现在我们的行为中,众生真的会被感动。师父在最近的《致美中法会》中又一次告诫我们“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而正念来自于大法。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進一步学好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