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所处环境中修炼体悟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师父好!师父辛苦了!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明慧同修辛苦了!

我家是经商的。俗话说:“十商九奸”,面对顾客群的“讨价还价”,面对同行间的“尔虞我诈”,一度我很烦这个环境。岂不知,这正是我没学好法的体现,因为心在常人中才感到烦和苦。随着学法修炼和心性的不断升华,才知道,各种环境都是给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炼场所,在哪个环境中都可以修炼。而这个修炼过程,就是一个生命从人走向神的升华。关键是怎样走好修炼路,怎样利用这种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修好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时的宏伟大愿。

一、在自己所处环境中学法修心性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人类社会各行业都是应该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于干什么职业。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十商九奸”,这是常人讲的,我说那是人心的问题。”

作为大法弟子,个人的修炼和我们的生活是融在一起的。经商要时时面对的就是利的诱惑,能不能看淡,能不能放下。常人就是为钱活着,修炼人不能!修炼人就是要做到,你奸我不奸,你诈我不诈,你争的我不争,你要的我不要,一切顺其自然。自己在这一世能成为大法徒,不光自己要归正,还要做好。还要留给后人参照。如今的世人业滚业中还在造业,处在被淘汰的边缘,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就不光是修好自己个人圆满问题,走正的路也是留给后人的。

我帮家人在经营的店里打理生意,也在这个环境中生活修炼。现在的人都认为,卖真的没有卖假的赚钱,不给回扣不能拉拢住人心。我们就是要“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以德为本、诚信经营、童叟无欺。不管是顾客还是工人以至同行间的关系都处的很好。我和不修炼的老伴讲大法中的法理,讲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和德与业的关系,他很赞同。由于顺应了宇宙特性,我们这不大的一家门面生意反而越做越火。这是修大法带来的福份。

在这过程中,方方面面要舍弃的东西太多了,过心性关时的剜心透骨也不是一下就放下了,今天好象放下了,明天又浮上来。就看你能不能从中修出来。当关过不去时,我就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背着背着往往就会泪流满面,真的就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因为我选择了要修炼,师父就在帮我往下拿。慢慢的,心如止水,什么关在我这里都不是关,什么难在我这里都不是难。我就是这样一天天的学法,一关关的过,一颗心一颗心的放,才能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现在回头看看真的什么也不是。

我要求自己,在常人这个最低层次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从做好人修起,就是要让常人看到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我们有更高境界的追求和更高标准的心性要求,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学好法才是提高上来的关键。修炼人时时保持一颗遇事向内找精進不止的心很重要。

二、开创宽松的修炼环境 做好三件事

“七·二零”前,家人还是很支持我修炼的。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一身病的我,修炼大法后短短时间内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凡事得我说了算,得理不饶人的我,修炼后,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遇事严格守住心性,努力做到宽容、忍让,守住了一个“忍”字不再和丈夫争争吵吵。我记住了师父讲的男人要刚和女人要柔应该怎样做的法,努力去除了邪党文化“妇女半边天”的变异人的思维与做法,用和善的,忍苦负重的气度讲师父是怎样要求我们做的。那时还不知道“善是能量”的法,但我知道,的确是“善”改变了丈夫,因为他虽然不同我当面说,但背地里人前人后的总夸我,说我炼了法轮功象变了一个人,打打骂骂了几十年,今日不吵不闹他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我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努力的修去为私为我,凡事为别人着想,无论是家人还是外人都对我刮目相看。法轮大法的美好是任何人都抹杀不了的!

“七·二零”后,家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邪恶谎言的毒害和出自于几十年生活在邪党迫害阴影的惧怕下,战战兢兢的对待我的不放弃修炼,每日生活在恐慌中。这一点《九评》传出前生活在国外的人很难理解。因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经过了共产邪党窃政以来的大大小小的历次整人运动,本身就是受害者。

在这种情况下,修炼人要做的事在家中会遇到方方面面的阻力。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家人和一切不了解真相的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和揭露着邪恶的谎言。最起码在我家中、在我周围、在我力所能及的空间场中,邪恶的谎言在我这里不能起作用。修炼人正的场就能正一切不正的。

随着师父進程的急速推進和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消减,还有师父赋予我们的正念神通作用,渐渐的,我学法炼功讲真相都不用再背着丈夫,我做的一些正法的事他也能支持了。这为他日后的得法走入修炼种下了善缘。我悟到,修炼人自己所处的环境的好坏,既是我们做好三件事的需要,也是检验我们三件事做的好坏的一个侧面;是需要我们努力开创的,也是师父给予的正法修炼者的巨大的正的能量的展现。因为正法修炼者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所发放的能量就能正一切不正的,就能善化一切物质与生命,这是正法修炼的场所自带的,是师父“佛恩浩荡”的巨大无上慈悲所至。

三、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救度众生

我明白,自己的一切,包括所处的环境,都是安排好了的。我也不再考虑是否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我悟到这并不重要,关键是怎样走好脚下的路,陷在这里为私为我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一切按师父要求的做,圆容师父所要的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怎样更好的利用所处的环境,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呢?那么,每天来来往往的客商与人流,就不再是我生意上发财的企盼和愿望。我知道,每一个有缘走進我店面的人都是不简单的,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是师父把一个庞大天体的生命群的代表、王或主推到了我面前,我不能放弃师父每一次有序的苦心安排,一定要救度他,何况师父是在为我们在做,我们只是在这其中修自己,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与誓约。

于是,来来往往的送货商与采料购货的,就都是我要救度的。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三退就是每日必修课。我会根据人的接受能力,从不同角度,以不同形式,配合我们手中不同的真相材料与光碟,一次既能明白真相又做了三退的当然更好,如果还有下次机会的我就多以先送“神韵晚会”为主,下次再见面沟通时,会发现生命无不为神韵晚会所打动,头脑中邪党因素的控制也会被师尊在晚会中下的巨大的能量清除,下一步的劝三退就水到渠成了。

几年下来,一拨人来了,听完真相明白了,走了。又一拨人来了,到底有多少人明白真相得救了已记不清了,还有的有缘人在我这得了法走入了修炼。救人过程中让人感动的事也很多。很少很少有救不了的,不是人不好救,而是有时我们做的还不够好,所以还不能打开生命尘封的记忆。

记的有一次,一个远道而来的送货商来到了我面前。我适当的留了他的货,递上了一杯开水,很顺利的進入了讲真相话题。我讲着,他静静的听着,从自焚真相讲到为什么要三退,听着听着他急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早不告诉我?我去年到你这来过一次,你怎么不跟我说?”我边用笔记着他告诉我三退的真实姓名,边使劲忍住涌上眼眶的泪水。他告诉我,他当过兵,在部队入的党,家中弟兄四人都是党员,他求我给他们都退了,并答应回去一定给他们说清楚。他带走了我送给他的真相资料和《九评》光碟,不断的向我道谢,车开出了多远还在回头向我挥手告别,从那以后这个人再没来过。从这件事反思着自己,去年该救的生命拖到了今年,这个生命又苦苦的期待了一年,如果不是师父的一等再等,这个生命岂不是失去了机缘!现在想起来那企盼的眼神我都难过的想落泪,这件事使我在以后的日子里知道精進,尽量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还有一件事留给我的印象很深。两个在我这明真相得救的壮汉,再一次见面时,拿出了一个很大的袋子说:“大姐,再给点吧。”我不知他想要什么,他说:“什么都行啊,光盘、小书(小册子)、护身符、什么好东西都要,您上次给我的盘,没看完就被别人抢走了,厂里的人都传看不过来,我这次过来大家一再的叮嘱我要带回点光盘什么的。”我很感动,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也感受到众生急盼得救的心,更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虽然没有一大袋子,但总算满足了他。

四、在师父的一路呵护中走过来

修炼十几年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师父的一路呵护就没有弟子的今天。这是我说也说不尽,写也写不完,倾尽所有永远也报答不了的师恩。

“七·二零”迫害时,在人人过关时我写下了“坚修大法心不动”。当晚狂风暴雨之夜,我在打坐中,清楚的看见一把利剑带着一道亮光从夜空中直下,割断了捆绑住我身体的绳索,绳索断落地下化为段段蟒蛇的尸身。我知道,师父看到了我有一颗坚修大法的心而帮我除掉了另外空间的邪魔,使我在日后的修炼中,很平稳的走了过来。我深深的体悟到,在那邪恶压顶的最艰难时期,师父都一直看护着他的弟子,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零四年,我在一次邪恶企图绑架中,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平安走过来。那是面对当地派出所几乎全体出动的情况下,警车在门前停着,要把我关進看守所。我脱口而出:“你们说了不算!”他们大吃一惊:“我们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大声的告诉他们:“我师父说了算!”他们边嚷着看谁说了算,边过来两个一边一个拖住我就往警车上拽。我当时没有怕,只有一念,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切就是我师父说了算,一定的。结果两个年轻人没拽动我这个快六十的老人,我的脚象生了根纹丝没动。我知道在另外空间又是一场正邪的较量。在师父的呵护中,我向他们讲真相二、三个小时。从法轮功是什么讲到自焚真相讲到海外盛传,这些生命就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被善化着。到他们走时,已一扫来时被邪恶控制的气势汹汹,每个人都笑容满面很和善的样子,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跟着往外送的我说:“回去吧,别送了。”我一再的叮嘱说:“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记住善恶有报是天理,千万不要参与迫害。”他们点头应着上车走了,一场绑架迫害的闹剧不了了之。从此后,邪恶再没有骚扰过我,我们当地也没有迫害发生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当然这是师父正法会必然出现的形势和当地大法弟子整体做得好有关。

后来,每当见到派出所所长和警察,我都和善的打声招呼:“進来坐坐。”他们也会随意问上一问:“还修着呢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会说:“那就好好修吧。”当派出所要装修时,所长发话了:“这个活去找那家炼法轮功的来干放心。”换了新所长,见了我老伴问一声:“你老伴还炼着呢吗?”我老伴会大大方方的告诉他:“炼着呢!这么好的功干嘛不让炼!”又问:“你炼吗?”老伴说:“快了!”去年,老伴缘份已到,真的走入了修炼。

修炼十多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中有惊无险、化险为夷的故事就能写上几天几夜,说也说不完。这不是夸张,我想每一个真修弟子都会有同样的感受。当我们在最艰难的岁月里、在做着最神圣的事时、当我们把自己作为一个大法的粒子,真正的溶于法中时,就会真正的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就会切切实实体会到法的威严与神圣。

最让我永不能忘怀和无法报答的是,即便是我在不精進时,遇到困难停滞不前时,是师父拉着我的手在天上飞,在带着我往上上,没有指责只有慈祥的目光。从梦中醒来的我,手上师父拉过的余温还在,脸上幸福的泪水还在,心中的愧疚还在。

这一梦,让我永记师恩、永记责任、永记誓约、永远精進。

点滴体悟,很不成熟,写出旨在与同修切磋共勉,找出差距与不足,走好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