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不回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好!

看了听了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稿,我感慨万分,泪流满面,体悟到师尊时时心系大陆弟子的成长的苦心。师父一次次为大陆弟子提供交流心得体会的升华平台,保持着可贵的集体修炼切磋提高的形式。作为今生有幸和师尊同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大法徒,无论自己修的如何,我一定诚心的向师尊汇报自己的修炼心得。

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的,得法前,我吃药二十多年,生不如死的承受着疾病的折磨。今生有幸得到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感恩不尽。修到今天,回想往事恍然大悟,是师父把弟子从地狱捞起,一年一年一日一日的看护着弟子。得法的前三天的晚上,我梦见师父穿着炼功衣服,对我一笑就走了。瞬间梦醒,早上起来,我一身轻,觉的从来没有病过一样。

就在我想不通的时候,有一亲戚来对我说:你那么多病,去炼法轮功。并请来了一本《转法轮》给我看。一看《转法轮》,师父马上就给我净化身体,感觉全身在动。第三天我就去买了整套大法书、录音带、录影带,二十多天把十几本大法书全看完。我双手合十,喊着师父、师父,我要做您的真修弟子,一修到底不回头。

从那开始,我整天读《转法轮》这本书,刚开始读不出声来,读一会就要停一下。通过读书学法,炼功,二十年的病没有了,大家都知道,洪法谁都信,而且一炼功身体就好,家里人、外人都觉的奇怪。从進入修炼,我洪法再没有停过。

制作真相资料

二零零一年,我开始做大法真相资料。那时,我光会复印,其它的不会,靠同修拿来资料看后再去复印,自己印自己发。因为那时大家都还有害怕心,就很少接触同修,我想也许这就是安排的修炼道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按照师父安排的路去做。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转法轮》),正念正行,讲清真相救众生、发资料,让世人了解法轮功没有错,错的是邪党江××、邪党邪灵因素,要彻底解体它。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有机会,我就去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在读书学法,突然想起发出一念:师父,现在都二零零四年了,那些被邪恶迫害的同修认识不认识的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我很想和这些同修沟通切磋,因为我是后面得法的,认识的同修很少。发了一念,一位同修来了,说有MP3卖了,如果你要的话可以叫同修去买。就这样我买了一个MP3,不会用,又叫她来帮我,她也不会,就带我到一同修家去。虽然她们都是受迫害回来的,当时我也没有想到怕。

大家互相沟通切磋,以法为师,救度众生为本。我们合作了二年半,我印资料、印周刊、小册子、还有单张的资料、周报等。后来《九评》的书发出后,有同修说不能发,我悟到《九评》是用来揭露邪党的邪恶本质的,邪党做了很多坏事不揭露出来,世人怎么能知道邪党黑在哪里?但当时同修不敢去发,我白天黑夜都一样,自己做自己去发。

二零零四年底,过年前二天,有几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整个一大片的大法资料基本就我在承担着做,那时真的整天没有闲过,每期都要印二、三百份周刊、小册子、《九评》等。有一天一位同修来拿资料,看到我很忙,就说来帮忙,一帮忙影印机就出问题。因当时我还在做生意,整天忙的不可开交。后来,我就和同修切磋,我说你们那边也建个资料点吧,大家都来承担做资料,此事商量一下看行不行。不久那里也建立一个、两个资料点,大家都承担起救度众生的责任。

甲同修说我们在没有打压前就是做资料的,打压后被抓了就不做了。我们切磋商量,互相鼓励,说我不会电脑,从那以后,甲同修去买电脑,学电脑,从不会到会,在同修的帮助互相配合下建立了几个小资料点,也做《九评》,刻光碟、印小册子等。我们谁也没有说谁是协调人,大家都互相配合,互相支持,有问题找原因学法向内找,几年来没有闹什么意见,也减轻了其他同修做资料的重任。

二零零七年二月份刚过完年,有一天晚上,师父点化我有几条狗穿着花格的衣服,有四个人,大小不一,而且那边路口还有一只狮子,又白又大。我一下从梦中醒来,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环境又在我放影印机做资料的主人家里。我很快悟到是恶警,因为老百姓把警察叫狗。

当天下午我过去一看,正好隔壁的那栋房子是租给别人住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人在里面住。我一看那个人就不是一般老百姓,我肯定他是个警察。我就和那房主说,明天早上八点钟到门外当作扫地的,看他上班时穿的是不是公安的衣服。她看到了,是穿警服的,而且去了解了一下,说已经住了二十多天了。我一想不对头,马上悟到我的影印机要赶快转移,我请师父加持。

第二天早上开始下雨,我悟到这就是机会,赶快叫三轮车把影印机转移了。完了后,我又发了很强大的正念,不准邪恶烂鬼干扰我证实大法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一切大事。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大法资料是救度众生的宝贵资源,做《九评》、广传《九评》是救度众生的关键,是铲除共产邪灵的锐利武器。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发大法资料、发《九评》、讲三退是大法徒救度众生的史前洪愿,谁也不准干扰,大法弟子按照师父安排的路去走。

这件事的出现,我深深的向内找悟到,我是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徒,为什么不在自己家做资料,要在常人家里做资料,虽然她很乐意、答应了,可是承担的风险确实很大。在当时就只有这样做,因为我在二零零零年被绑架抄家,受邪党的打压,使家中的亲人无法承受,因此就只有选择了这条路,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走过来了。这次的事情也就是去我的怕心,而且师父用了很多点化,让我去悟。修炼人没有榜样,每一件事都得自己去悟,悟到了关就过去了。每一关每一难每一个考验都以法为师去悟,关关都能闯得过。这都是自己修炼的路上要修去的不好的东西、执着心。

二零零七年,我们通过一次次的关难,都没有被吓倒,只要遵照大法去做,没有过不去的关,这都是自己要过的关难。平平稳稳的怎么修炼,那就修不成了,只有在复杂的环境中才能修炼。我们都在关关难难中成熟。

因为影印机转移,而后被卖掉了,甲同修要发的资料也少了,同修们还在指责我,用很不好的态度来说我,当时我一想这又是我要过的关,一会儿我就平静下来。我一开始打算买小型的一体机,同修要发的资料他们自己想办法吧。但是我又想,我们毕竟是同修,是一个整体,都要互相配合、互相体谅,有事向内找。放下这颗人心,我又买了一台小型即能打印又能复印的机器给这位同修。

我开始学电脑、买电脑、买一体机,我还找了几个同修互相切磋,明慧再三说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们这片也不例外,大家都来顶起这片蓝天,于是又建立了七、八个小资料点。有老年同修滑鼠都不知怎么拿,都学会做资料,刻录光碟,而且我们在这几年来大家都在认真的学法、学法再学法,学了法就要用在做好三件事的实处。我们在做资料过程中,有了问题大家切磋、互相交流、互相促進,都在向内找自己,不给同修添麻烦,所以几年的资料点都在平稳的做着救度众生的事,安全稳定的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我们大家都不是协调人,但我们都在做着协调人,有的协调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们都做了,我们都知道,大法弟子的称号就是要肩负起救度众生的责任,要负重任必须学好法,不但要学好法,还要在法上认识法,认识到法的威力的时候,才会使用法的神通随机应变。

我们学法小组也有两年了,不管有多少人都坚持学法,在学法中互相交流认识,认识了后在救度众生中,讲真相中就能起到好的作用。我们资料点同修不但能做大法资料,还能到外面去讲真相,集体去发资料,到农村一百多公里远的地方去发放资料,见到人就讲真相,大家都做的很主动。比如去配合讲真相,去教新学员炼功,去和不修了的同修切磋,让失落了的同修返回来等等,该我们去做的我们都做了。比如有年老的同修很希望和比较有能力的年轻的同修交流切磋,打开老年同修的思路,让她们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们集体学法集体交流,时不时的还召集十几人来,在一起切磋,互相促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大家都感到这样相当好,这就是师父的苦心,给我们留下的大法弟子互相交流切磋的平台。

通过同修们的努力,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地区的世人众生很多都明真相了。从外面回来的同修和明真相的世人都在同修们的面前说,你们地区的同修确实不错,到处都能看到大法真相资料,发到每家每户去,而且外面的墙上电线杆上楼道外都贴有不干胶,天灭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都能看得到。

和家中亲人讲真相

前几年有一亲戚从远地回来,我想这是机会让她明白真相,结果讲了几次她都不敢答应三退,因为她儿子有一官半职的,而且在外地,一时也就没有讲通三退。她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不多久就回去了。机会错过了,上个月这个亲戚又回来了,去见了我父母。母亲给我说了,说阿姨回来了,听到后第二天我就去了。她有很多朋友去看望她,正好是讲真相的机会,有的相信,也有不信的,也退了好几个,我阿姨一家也退了。

为什么一讲就退了呢?因为我们一家人都知道大法好,特别是我父母、公公婆婆,我一次次的很耐心的跟她们讲叫他们退出,做了不好的事,说了对不起大法的话,都劝他们声明作废,请师父原谅。所以他们都身体很健康,我阿姨看见了很高兴,说她退,而且还学炼功。

今年中秋节,我趁假日时间去探望一下亲戚,因这些人平时在外地工作很难接触到,这次中秋节日,我请师父加持,让有缘众生都来明真相,一讲就通。去了后,正好一家人都在,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把一家人都退了。

到晚上五点多了,一亲戚正好过团圆,打电话叫我去,我想这又是机会,几年了也没有见到她和她的子女。正好去吃饭,十几个人,吃完饭给他们讲真相,把道理讲清楚,而后也写了三退。师父说现在形势改变了,世人觉醒了,人明白的一面也都清楚怎么回事了。讲起来也比较容易接受了,也有很多不明白的,我们也还要加倍努力去做,师父说救人是第一位的。

今年过完年正月十三日,我们全家几年也没有一同回老家去拜祖,弟妹们说:大姐你变样了,这个家你不管了。我一想她们怎么会这样说呢?我向内找,几年来确实也很忙,除了做生意,家中的事情又要自己去办理,很多事都要自己去做,还要做资料,讲真相,都是要做的事,而且要做好。弟妹们这样一说,我想也该圆容处理好这些呀。

在没有修炼前,夫家、娘家的一般大多数家事都是我在操劳,修炼后把这些家事都放下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了,只有把真相讲给家人听。她们都不修炼,在这红色恐怖下,家里人能明白真相不反对我修炼,反而还支持我修炼,我就觉的很不错了。

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下连我的亲人也被看护着。是的,我的公公去年一百周岁才去世,婆婆今年九十四岁了还很健康,我的父母也八十多岁,都很健康,精神很好,给常人也是一个对比。当然老人都知道自己是大法师父在保护着,他们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婆婆说每天早上洗完脸,就坐在床上念“法轮大法好”。我也没有这样教她,可是她知道好,她说:我那么老了,又不太识字,我就念大法好,心中知道就可以。公公去世时,一分钱都没有花,而且在凳子上坐着走的。

再说过完年回家乡拜祖,一家人去,当时我不想去,转念想他们去拜祖,我乘这个机会去发资料,讲真相。听说原来一起长大的同学,因脑溢血几年了都没有好,听说后我就去跟他讲真相。农村受邪党谎言欺骗,受毒害很深,一讲法轮功他就不爱听、反对,说我不相信这些的,村里人谁都被判刑二年,怎么怎么的。

我想今天我来就是救众生的,请师父加持,几十公里远,来回一百多公里路,我不能白来。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乱法神,彻底解体销毁,不允许阻碍众生得救得度,要把旧势力手中的众生、生命抢回来。正念一发,他不说了,他就听我讲真相了,不到一个钟头,他接受了,一家三退了。

正好要走的时候,又一个几十年没有见过面的家乡人,给她一讲也三退了,又去另一家讲也退了好几个。一天为十几个人办了三退。农村家乡人都知道大法好,就是有颗怕心,被邪党历次运动搞的不敢说话了,大家都心里知道,但是也还有不明真相的人。我劳累了一整天,心不觉的累,反而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和安慰,总算没有白走一趟,回来后,我再正念加强众生明白真相的心。

因为时间短,他们第一次听真相我不放心,第二次我们又和同修切磋再去讲清楚,让世人全明白真相,第三次再去他们已经全信了,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身体好多了。我拿了一整套大法书去给他们看,叫他们轮流看,光碟、小册子、《九评》,全部都看了,还教他们炼功。这都是师父的威德,法的威力,使得有缘人都来得救。

二零零八年到现在,我们的学法小组人越来越多,而且明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要学法看书的世人很多都想看《转法轮》。怎么办?这大法书是买不到的,有的同修也在做,但供不应求,我也在悟该不该印制大法书。因为同修中每个人层次不一样,悟到的也不同,程度不同,什么样观点的都有。自己怎么悟,也是自己修的正不正的问题。

我想,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不印制大法书谁做,同修没有大法书去看什么,学什么,世人要得法没有大法书怎么救度世人。决定后,我把执着心放下,那是自己要修去的心,等靠要的心,不是我要的心,怕心,更要彻底清除,安逸心,不可要,一切不好的心,一定彻底解体掉。我选择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添加机器和做书的工具,从来都没有做过书怎么做,就请教同修怎么做才做的好。

从去年八月份开始做书,到现在一套一套的书做出来了,在同修们的配合下,我们做大法书成功了。但在这里面同修们也付出了很多的辛劳,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想也值得,因为同修们有师父的三十多本大法书去指导,大家都在比学比修做到实修,看了学了师父那么多的讲法,都明白了自己应怎么去做、怎么去学,赶快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以前大家都是读《转法轮》,在这个时期,打压后真的很多师父后面出来的讲法我们都没有看到过,现在我们地区有很多同修都在学这三十多本大法书和《转法轮》。世人很多也在看《转法轮》,这都是在师父的苦心呵护下一步一步大法弟子走向成熟。

我从二零零一年到现在都在做资料,直到做大法的书籍,自己悟到,在这考验中,有正念,正悟,才能正行,当然首先要多学法,多看书,要懂得在法上认识法,才能走正正法修炼路,在做资料、做书的过程中,如果有一点不正的念,就出偏差,或机器不动,或卡纸,或没有字了,或漏页,乱页码了,都会有很多干扰,特别是心一急的时候,就是干事心出来了,这时越想做好越做不好了。这就是考验,到了十二点快发正念了,又还在做,那就不行,就只有停机,种种原因都有。

几年来通过做资料确实修去很多不好的心,特别增加了耐心,越急越做不好,就越魔炼自己的人心,在家庭的圆容中,更是魔炼人心,不知道有多少不好的心去掉了。我觉的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换了一个人,人心已经少之又少了,但也还得认认真真去修自己,直至圆满。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