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 心路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敬爱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拜读前五届同修的修炼心得交流稿,感慨万千。自觉与同修的距离差之千里,自己修的不好,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是默默的在修,在平凡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但读第五届交流稿时,心中萌生一念,如果师尊再给弟子们一次机会,我一定不要错过。这样我拿起笔,记录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心路点滴、交给师尊一份答卷、也了却自己的一个宿愿,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行進在风雪中

在几年前,师父要求我们要全面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们这里开始了向农村及偏远山区大面积的发放真相资料。那时我们这儿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都留下了大法弟子的足迹。不论严寒酷暑、不论邪恶疯狂迫害、打压,外面的同修仍一如既往,前仆后继。在这十年中,讲真相、救人从未间断。

记的有一次,在冬天里,我们同修三人打车赶往农村偏远山区发放真相资料,救度那一方众生。我们提前几天就清理另外空间的空间场,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和障碍世人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那次我们带的资料很多,我们同时也给这些救人的法器发正念,使它发挥法器的作用。我们驱车直达最终目地地,开始一村挨一村的往回发放,虽然同修姐姐都已年过半百,但步伐矫健、行动神速。这样我们很顺利的发放了好几个村庄。

车继续前行,在到达另一个村庄时,看见天空逐渐阴沉下来,我们便分头快速发放,姐姐在村头发放几户人家、刚到另一家门口时,听到院里的狗狂叫、这家主人手里拿石头骂着走出来,我们同时迎上前去,讲明真相,同时告诉他我们都是好人,是在救人。在师父的加持下,有惊无险。我们知道这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边做边正念清除。

这时已是后半夜了,在街上又碰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时我们主动上前讲真相,并帮他用化名退邪党的团、队组织,男子连声说“谢谢”,并要了真相资料。我为一个生命得救而高兴。这过程中,也是我们的修炼过程,要正念不断。但是还不知要遇到什么情况,有的让你惊、有的让你喜、有的让你感动。

因带的资料多,路又走的急,我当时实在走不动了,心里求师父加持,默背《洪吟》〈苦其心志〉:“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大法弟子就应以苦为乐。

这时天空稀稀疏疏的飘起了小雪,我们刚走不远,风夹带着大片雪花从天空飘落下来,我们姐妹三人被笼罩在风雪中,艰难前進。在村头我们上了车,这时风雪更大了,开着车灯能见度不足一米,大片的雪花摔打在挡风玻璃上,使能见度更低。车行進在风雪中,我们同时请师父加持,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安全回家。

求心生麻烦

明慧网站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看着同修们用理智、智慧、正念、生命铸就的历史篇章,有的让我们发自心底的微笑,有的让我们忧伤,有的又让我们凄然泪下。因为我们全世界大法弟子已成为坚不可破的整体,我们亿万大法弟子的心已紧紧的连在一起。

记得一次看《明慧周刊》,有一同修写了在发放资料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纠缠,同修运用神通将不明真相的人定住之后,顺利走脱。我为该弟子遇事不惊,沉着冷静、正念正行而感动。心想如果我遇到此类事情,我也用功能将坏人定住。

事隔不久,我们又一次打车去偏远农村发资料,救众生。我们开车到达目地地,逐家逐户的发放,不愿落下一家。这样我们便顺利做完好几个村子。再赶到下一个村子时,我们还是進入了村子中心逐家发放,生怕落下一户有缘人。

我進入了一个很深的胡同,我把资料规整的放在各家门口后往出返,看着路边还有一个大门,想把一份资料放在大门口上。我刚走过去,还没把资料放上,突然一声大喊“抓小偷”,有人手里拿着手电筒直照着我从大门楼上跳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简直是从天而降,当时把我给震惊了,我快速跑了几步,这人在后边边追边喊。这时我冷静下来,马上发正念清除,心中一念“定”,这人没有追过来,我走不远上了车。

回家后仔细向内找,平时也觉的正念很足,今天却遇到这样的事情,既没堂堂正正,也没和这人讲明真相,也没救了他,还搞的这么狼狈,哪象个修炼人,心里懊丧。细想起来,还是自己的一念有求之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是自己求来的麻烦,是自己修的不好。我暗下决心,以后要去掉任何的有求之心,走正修炼路。

救人不轻言放弃

作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自己要知道这句话的份量和它更深的内涵。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那我们就应该无条件的圆容,全力做好。可是想的挺好,做起来就很难。

两年前我给一位姐姐讲真相,劝三退,她是一个邪党的党员,那时她正上班,嘴上不说什么,我说起个化名给她退了,她没有什么反应走了。我心里非常难过。在这过程中,讲了几次,起了几次化名还是不退,心想由她去吧。但是心里总不是滋味,也不甘心。因为我们每个修炼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淘汰,将有无计无量的众生被销毁。我既懊恼又着急。

前几天吃完晚饭,想出去走走,碰到有缘人给讲真相。刚出胡同,就碰到了这位姐姐,车挨着车子,见到我好象有说不完的话,这回我抓住时机,同时求师父加持,对她说:“姐姐你在入党举着拳头向血旗发誓时,你的额头上已打上了兽的印记,你说把你的生命把一生都交给它,你就是它的一份子。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天要灭它,在天灭中共时你如果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份子,那面临的就是淘汰,咱老百姓平安是福啊,我给你起个名——‘如意’,退了吧!”她点头同意了,我祝福她说“平安幸福”!她连连说:“谢谢!谢谢!”接着又退了两个,一个也是以前没有退的人。短短十几分钟连退三个,心想回家学法。

这时同修姐姐来到我家,我心里高兴,就和姐姐们说了刚才的经过。姐姐说了一句:“不要生欢喜心。”我心里一愣,是啊!我这不是欢喜心吗?谈到欢喜心时,师父曾说:“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我立即用正念清除。

学法结束了,姐姐们走了。我冷静下来,想起自己生起这欢喜心,有什么欢喜的呢?“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没有师父自己能做什么呢?这不都是师父在做吗?我们只是动动嘴,可是在这过程中,师父却把威德给了我们。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师父一路呵护,我才能走过一关一难,想起师尊为我的承受,为宇宙众生的承受,我从心底发出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去掉懈怠之心,救人、多救人。

我心里喊着自己的名字,正言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升起欢喜心,救人不轻言放弃。

心中的感动

一次去菜市场买菜顺便讲真相,开始讲了两个人,都说什么也不信,我心想刚开始,干扰就来了。便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障碍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并请师尊加持,决不能被这俩人带动。这样一连讲了几个,全部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

我又進了一个菜籽门市,给一个小姑娘讲真相,讲了入团、队的人,额头上已打了兽的印记,抹去印记才能躲过人类的劫难,才能保平安。小姑娘欣然同意,并连声说“谢谢”。我祝福她说:“小姑娘越长越美丽、平安幸福。”我转身刚走,她便轻声说了一句:“你也平安!”

这一句“平安”,是我在这几年讲真相中第一次听到,心中的感慨无以言表。我为这些生命的得救,乃至另外对应空间庞大的生命群的得救而高兴,为他们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欣慰。因为在这反迫害的十年中,我们经历的太多太多。在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下,在红色的恐怖中、在世人鄙视的目光下,在大法弟子不断被迫害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仍一如既往、抛弃个人安危,向世人讲真相,救度着众生。顿时我为自己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而自豪,能够承担起救度众生的使命、能够有着如此的殊荣而骄傲。

修去恐惧

二零零五年,明慧网揭露了沈阳苏家屯事件,中共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行径一经曝光,令世界震惊,令神佛共愤。

看了这则消息,我全身震动,没发生在我身上,就象发生在我身上一样,我的心在滴血,一想起那惨烈的场面便历历在目,我的全身在发抖,我的双腿在抖动,这是我平生最大的恐惧,那就是怕。我觉的已有一层厚厚的物质把我紧紧的包住,让我的喘息都很困难。我也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和低灵、烂鬼在钻我有怕心的空子,在加强我这种物质,自己也正念清除,可就是突破不了。

整个一天,我在恐惧中度过,晚上该下班了,不敢回家,不敢面对我那空荡荡的大房,去同修姐姐家住吧!而她的儿女恰巧回来了,去不了,怎么办呢?当时真想找个同修来缓解我心中的压力。

冷静下来细想自己,我这是怎么啦,我不是大法徒吗?我不是有师父法身保护,有护法神护法的大法弟子吗?怕什么呢?这个怕不正是我要修去的吗?我哪也不去了,回家。可是这个物质还在笼罩着我,另外空间的邪恶还没有清除。

刚回到家门口,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已等多时,走近一看是一个同修姐姐和另一同修,進屋说明来意,也是为此事情,并带来了珍贵的礼物。怕归怕,可是望着那风尘仆仆的同修能够舍弃自己的安危,我毫不犹豫的留下来。

第二天凌晨三点钟我已睡意全无,想这一天如过三秋。我不是大法弟子吗?师父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师父的法在我脑海中出现。我起身正念清除,这个恐惧,这个怕,这不是我,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真正惧怕的是你们这些邪恶。

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必须把邪恶的罪行揭露给民众让人了解真相,不再受谎言的蒙蔽。这时我已完全没有了怕,怕的物质已荡然无存。当我走出家门,头顶星辰的时候,我已完全是一个神的状态,去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大法显神奇

邻居嫂子一家在初期三退的时候,全家一起声明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我在给她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时,她都在全神贯注的听。

今年春天的一个上午,嫂子去卫生所买药,过马路时一辆疾驶的轿车直奔她而来,车头将她撞起一米多高,接着被摔出几米远,当时人已休克,围观的人很多,大家七嘴八舌,这回完了肯定撞坏了,赶紧送医院去吧。过些时候人渐渐的明白过来。

去医院一检查,头、内脏哪里都没有大毛病,只是身体胳臂有些疼痛。过半个月我在胡同见到嫂子,我问她:“嫂子你回来了,你没事吧?”她说:“没事,就是肩膀上有点不得劲。这回多亏你,谢谢你。”我说:“你也知道呀,你别谢我,你应该谢我师父,是我师父救了你。你记着常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她高兴的笑了。

记得几年前的一天,我横过马路回家,这条马路很宽,而且一个车也没有,当时我走到马路另一边的时候,听到身后有急速的刹车声,觉的腿后有什么东西,我回头一看是一辆轿车停在了身后,车上的司机脸色煞白,身子往后一靠,长叹了一口气,随口说道:“哎呀!吓死我了。”满车的人都愣愣的看着我。我看着他们笑了。我知道是旧势力要我的命来的,是师父救了我。

走進大法,师父教会了我“真、善、忍”做好人,知道了如何返本归真。十年风雨,师父一路呵护,教会了我们如何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揭邪恶、讲真相、救众生。面对困惑与彷徨,大法点亮我心中的明灯;面对讥笑与辱骂,淡然一笑,心中对法更加坚定,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多少次摔倒,恩师将我扶起、走正,面对情与迷的不理智,师尊慈悲、宽容为我指点迷津;当自己为利益之心驱动愤愤不平时,耳边一遍遍响起师尊的教诲:“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当无数次的孤独寂寞向我袭来,是大法给我拨开迷雾,引我前行。

千万年的轮回,千万年的等待,今生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骄傲。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救度恩情。弟子唯有精進,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同修们,让我们都拿起神笔,留住正法修炼的瞬间,心路点滴,成为这一伟大历史时刻的见证。

“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精進要旨二》〈路〉)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