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 请带弟子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新学员,真正实修大概才一年。为证实大法、圆容法会做出我应尽的一点力量。

一、得法:我也要做这样的人!

得法前,我是学习现代艺术的,那个败坏的程度可想而知。但由于我对社会乱象的关注和对政治的不满,收到《九评》非常兴奋,还收藏了几本。心中佩服法轮功学员的胆量。机缘所致,我的一个朋友偶然遇见在一所学校中发正念的同修阿姨,很好奇,就问她们是不是炼的佛家功,阿姨祥和的说,我们是修法轮大法的。就这样我们有机会能够正面的了解大法真相。很快的,我们看了《震撼》,《人杰地灵系列片》,《江某某其人》等真相光盘。听了师父的讲法。后来,我们请来了《转法轮》,我和另外两个男孩有了修炼的愿望。我看真相光盘的时候不停的流泪,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和震撼,我在想,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伟大的生命啊,那么纯净,那么无私!真的有这样的人!我以前对人性是很绝望的,尤其是对今天的中国人。我也要做这样的人!我在心里喊着。朋友后来带我去学法点上,我就激动的抱着负责人说:奶奶,让我抱抱你吧!那是一个明白了真相的生命发自内心的感激!感谢同修们这么多年来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叫醒了这么多的迷途羔羊。

《转法轮》中高深的法理使我豁然开朗,我好象突然明白了这一生中所有的问题,我觉的大法太好了,可那时,什么是修炼,什么叫正果,我的脑子里一点概念都没有。我是一个无神论者,虽然也去过教堂,读过《圣经》,可对耶稣的神迹我是不相信的,如同今天许多人一样无法解释就只承认其教义。得法初期,不二法门的法理使我在信仰的选择上很困惑,可我有一念,大法弟子在这个人人自保、人格沦丧的时代,用生命的代价来捍卫的大法,一定是好的,修“真善忍”的人们是不会撒谎的,只有我信不信的份。我要是错过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机缘,后悔也来不及啊。抱着这一念我坚持学法,比较快的冲破宗教乱神对我的干扰,大法的法理也越来越多的显现在我面前。我修炼的决心也越来越强。

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左胸几年的乳腺增生不见了,以前我的身体非常虚弱,才二十岁出头就一身病,胃病,贫血,耳鸣,痛经,手脚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瘦的厉害。我现在无病一身轻,天天精力充沛,真是从来没有的美好感受。我还感受到师父三次给我灌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持续很久,这些神奇的体验也增加了我修炼的信心。

二、过关

我的第一大关是情关。得法时,我已经和男友未婚同居三年了,一直隐瞒着我的家人,因为我的家人很痛恨男友。决心修炼后,我想我不能再隐瞒我们的关系了,要按“真善忍”去做,获得家人的同意然后去打结婚证。我在电话里告诉了我的父母,他们暴跳如雷,又哭又闹,第二天就坐长途汽车来到我们生活的城市找我们,要把我带回去,扬言带不回去就买炸药把我们的房子炸掉。我因害怕而不敢和父母相见,我俩就去外地躲了一阵子。我的内心很煎熬,不知如何收场,也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就这样我和家人的关系走入了绝境,我的名声在亲戚中也很坏。后来,男友对我修炼的干扰也越来越大,因为我不懂实修,也没有体现出修炼人的风貌来,觉的和他的关系是不正当的,在两性关系上又走极端,强压自己的色欲,变成了尼姑一样的状态,男友很不理解,我如果去参加集体学法或见同修,回家他就会和我吵架,闹分手,以至他对大法犯了很大的罪,在墙上写骂师父和大法的话。宗教乱神也操控他,他变的很不理智。我那时不懂发正念,只是一味消极承受。不敢在他面前看大法书,只是在上班途中听师父讲法。不久,我就觉的修炼太苦了,坚持不住的感觉,我半年下来也没看完一遍《转法轮》,有一段时间自暴自弃,又回到了常人状态,沉溺于上网,看电影,甚至打游戏,连专业也没有心思学了。

我见到同修就哭,也觉的无地自容,不懂向内找,用法理来衡量,脑子也是一片混沌。我只知道大法好,我就是很想修炼。我和同修说,我不能和男友分手,离开他不知道怎么活。同修说,你必须要做一个选择,不要给大法抹黑。我哭的头都发晕了。慈悲的师父看到我过不了这个关,又还有修炼的心,就帮我承受了,这种状态持续到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头一天我还和男友有说有笑,第二天,我突然和他说,我不能和你这样过下去了,我要堂堂正正的婚姻。我一下决心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走了,他还以为我耍脾气。看我真走就哭了,我也哭了。坐上车,我突然觉的心里很释然,怎么这一切都象奇迹一般呢?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我根本就做不到。我搬到一个单身女同修的住处,开始大量学法。很快的忘记了由情带来的伤痛。至此,我才开始炼功,发正念。走上实修的路。

由于男友的告状,我的家人知道了我修炼的事,他们勒令我回家。我想,我要趁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但由于心不稳,我带回家的真相资料被家人没收,因争斗心不去又和他们争吵,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他们叫来能言善辩的亲戚“教育”我,恐吓我,说我如果要修炼下去宁愿毁掉我。我流着眼泪说,大法这么好,给了我一个好身体,又教我做人的道理,我现在浪子回头了,想做你们的好女儿,你们为什么要我放弃呢?他们说,不管这个大法好不好,现在就是不准你炼,你怎么办?我说,那我就宁愿不要这个肉体。再看他们,突然象霜打的茄子一样,一句话也不说了。我后来又写了十多页的真相信给他们,趁他们不在家,拿起行李又踏上我得法的那个城市的汽车。我只觉的我必须要和同修在一起,扎实学法,才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中坚定自己。

今年所谓的敏感日期间,我被绑架到拘留所。前男友得知后,到拘留所看我,带来了一群我常人时的朋友和他的教友,包括那两个曾和我一起得法因害怕放弃的男孩。我出来的那天,他们守在拘留所门口,说一定要把我带走,不让同修和我接触。我说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我有选择走什么路的权利。他说,我要把你这事情告诉你父母,到时候他们来了可就没那么好对付的。我很气愤,人心上来了,抑制不住对他那个恨哪。好象被他抓到杀手锏似的。我问自己,我在怕什么呢?真怕家人把我带回去,那里没有同修,我知道自己学法还不扎实,我一个人能面对那样的环境吗?好象这就意味着我不能再修下去了,身边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年轻的小弟子一个人到常人社会中很难坚持下去的。我还是没有跟他走。

出来后,我几天心情都不平静,想着那些不好的后果,我问自己,你不是要坚修大法吗?这么个关就把你难住了吗?想想那些真修的老弟子,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都不为所动,你与他们比起来可太差劲啦。深挖自己,还真是对环境挺执著的。对自己没有信心,这不也是信师信法不够吗?我想到哪里都要修,他们怎么对我都无所谓。修大法是我活着的唯一意义。放下了一切,我的心也平静了。他果然告诉了我的父母,父母打电话来,在那头说,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我心里很坦然,笑着和他们说,某某都告诉你了吧?我现在好好的呀,你们别担心我,我又没做坏事,谁能对我怎么样呢?某某是妒嫉我不信他的那个信仰啊。他们被我轻松的语言带动着,语气也变了。他们说,你就是想和你那群法轮功的人在一起。我说,是啊,和一群好人在一起不好吗?他们说,那你自己多保重啊。我说,我会的,你们也保重。就是这样,这个看似很大的关,突然变的很小了。真是象师父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去怕心,证实大法

我在家乡没有看见过真相资料,连真相粘贴都没有。就想要尽一份力量救度那一方众生。自从我的家人没收我的真相资料,我每次回家都会提前一天,找个旅馆住下,事先把资料分好类,等天暗下来就出去发,肩上背一包,手上提一袋,每次都走六七个小时。有的地方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我请师尊加持并指引我去不同的地方发。有一次,在一所学校旁,门卫告诫我说,小姑娘,这么晚了不要一个人随便乱走,这里很乱,有人抢包的。我笑着谢过他,心想,我有师父管的,谁能动了我啊。后来,果然有一个中年男子跟在我身后,我当下心里有点紧张,他发现我发资料了?还是另有图谋?我索性停下脚步,回头正视着他,他装作散步的样子从我身边走过,几次回过头来看我,我一直盯着他,也不害怕,邪不胜正嘛。就这样“目送”着他走远,直到消失,我又继续发资料。有时脚底磨出了泡,走不动了,我就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回旅馆。心里觉的很踏实。第二天再回家。到目前为止,我家乡县城都发的差不多了,我能找到的县政府、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政府部门都发过了,只是还没有去乡下发,因为是一个女孩子,走在农村感觉有点引人注目,还没有完全突破。我在这个城市也经常出去发资料,因为身边的年轻同修很少,我发现学校是我们发资料的空白点,就经常和另一年轻同修打扮的象学生的样子到学校去发资料。我觉的很方便,也不容易引人注意。去学生宿舍,教师公寓,教学楼,图书馆,都很自然,走哪发哪。有一次,我们发完资料,手里还有一点粘贴,我们决定在血旗杆上贴一张“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粘贴,我们一个人做掩护,一个人贴,刚贴好,不远处就有几个大学生放起了烟花,那烟花冲的老高,很欢快。同修说,是在感谢我们呢。我们相视而笑,心里很欣慰。我发资料一直都比较平稳。

我还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在A4大的不干胶上写大法真相,画上漂亮的莲花,或飞天,或景致。有时是同修去贴,我觉的这样证实法的方式很特别,色彩鲜艳,象张海报一样。常人看了会感到亲切更容易接受。最近由于时间紧张而放下了,我想还是要坚持。师父赋予我这个特长就是要用来证实法的。

我知道发资料不够,还得开口讲真相。我一直想要努力突破怕心。有时跟着老同修去讲,看到他们心态纯净,惟恐漏掉一个有缘人,我很受鼓舞。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讲一讲自己单独讲真相的小例子。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看见一个行乞的人,他说自己是外地的,被家乡的中共官员迫害的流离失所,我给了他五元钱,抓住机会讲真相,交谈中得知他是邪党党员。大街上人多,我就凑到他耳边说,不要再对某某党抱有幻想了,它已经腐烂到骨子里了,它不单单是迫害你一个人,它还迫害了很多善良的老百姓。它是不会对老百姓仁慈的,现在很多人看清了它的真面目,不愿意和它同伙,都要划清界限,现在都有五千八百万的人退出来了,你也赶快划清界限吧。他点点头,用真名三退了。他说,你人这么好,你是大学生吧?我说,我不是,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我又简要的告诉了他大法真相,叫他常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他不住的点头。身边围过来几个年轻人,说他们是某某大学的大学生。我就提高音量询问行乞人是怎样被迫害的,大学生听了都觉的某某党太坏了。我又趁机讲真相,讲六四,讲退党大潮,讲法轮功被迫害,由于时间仓促,自己又有顾虑心,没能把大法真相讲到位,他们还有疑惑,我就告诉他们搜索自由门,可突破网络封锁,看海外真实世界。他们很佩服的说,现在很少有女孩有你知道的这么多,并这么有正义感。我有时也利用下雨天的机会,给需要帮助的人打伞,二人共处在一把伞下,很容易讲真相。

自从上次被绑架,我又生出了怕心,和我同天被绑架的一个同修不久又被绑架去了洗脑班。我得知后,连班都不敢上了,心想邪恶也在找我,只因为我换了一个工作暂时没找到。这个城市又很小。我是不是应该去外地躲一躲。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又去上了班,只是一听到有人叫我,我就很紧张。同修们都为我这不稳的状态着急。我想我怎么一点正念都没有了呢?我是法学少了。就利用上班的时间听第五届交流稿。我一边听,一边流泪,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当同修们都全身心溶在法里,实现着一个大法粒子的威德时,我却在为个人的表面安危而惶惶不可终日。正法都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邪恶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我们又有师父的看护,十方正神的协助,自己也被师父赋予了伟大的佛法神通。不是反过来利用邪恶的聚集的机会多发正念,彻底清除它们。还在这里怕什么呢?怎么把这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呢?师父在法中也早就讲过:“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问问自己,是不是真修弟子啊?我太惭愧了。从中又找到了好多好多的执着心,如,求安逸心,色心,依赖心,利益心等,修炼太严肃了,真是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啊。

四、清除魔干扰,精進实修

写到这里,我也是想把自己的人心曝光出来,正念对待它们,肃清它们!我不能再拖正法的后腿了,师父是在等着我这样的不争气的学员赶上来啊。我应该放下一切人心,抓紧学法,发正念,救人。尽管到目前为止我都做的很差劲,可我相信,有师父的加持我一定能冲破一切人心,障碍。正法中对大法弟子圆满的要求,决不会因为我是新学员而有所降低,我的不纯也会污染新宇宙。尽管我有时觉的旧势力对我方方面面的阻扰很大,甚至直接在睡梦中迫害我的肉体,大有要置我于死地的感觉。我呼唤师父,每次都是师父替我化险为夷。我知道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太大,如果不是修大法,早就没命了。自己悟性也还上不来,吃一点苦就容易消极。所以这个关过的反反复复。实修的能力也还很欠缺。可我有坚定的一念,我就是来同化大法的,我的人心就是那木头渣,放到大法这炼钢炉里,瞬间就消失了。前提是我必须要多学法,知道高层次的法才能往上修。我很精進的时候,那魔也够不着我了。

同时,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提醒和我同龄的年轻同修,也许我们都在找对像的问题上,面临着来自家庭或社会的一些压力,同修们也有很多这方面的交流。我个人的看法是,不论我们找对像与否,都一定要谨记师父的教诲,不做有损大法形像的事。色心,一定要严肃对待,不能因为有什么压力,就半推半就的隐藏它,纵容它。我在这方面的教训太深刻了。被绑架也是因为自己在之前被色心钻了空子。魔演化出假相来,使身边的人都来赞扬我的外表,同时出现几个异性对我表示好感,我飘飘然,根本没把它当关过,掉在情欲里不能自拔。从拘留所出来,有好一段时间不能静心学法,天天梦里过色关,一批一批的来。身体也明显消瘦。在同修们的一再严肃的警醒下我才有所醒悟。我感到旧势力是要利用这个方式,拖垮我来达到迫害我的目地。常人时,它们就系统的安排我在这方面的执着非常重,甚至犯了大错。我们地区还有因此被迫害失去肉身的,最后都没有醒悟过来。由于我的专业问题,工作中我有时会接触一些人体图片。信息很不好,开始对我干扰很大,做梦都翻那些图片。我想过换工作,可转念一想,这不是绕道走了吗?我就努力纯净自己,看到那些图片就想,我是真正的修炼人,这些低灵还不够我一个手指头捻的。我现在每次发正念都要加上“清除自己空间场中的色魔,欲鬼,情魔。”明显感到师父帮我拿下了很多。再看那些图片也没有什么感觉了。我也有信心彻底清除它们,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绝不给它们留任何市场。

看看自己短暂的修炼历程,其实也有许多的故事。许多的体悟,许多的感动都没法一一尽诉。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宏大的包容。我想说,我真的好幸福,能够得大法,能够成为师尊的小弟子。尽管我还有诸多的执着,可我坚信我能在大法中洗净自己。请师尊带弟子回家!我要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