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中修炼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敬爱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一九九七年得法,很荣幸能在今天和大家交流我担任桃竹苗辅导站协调人的修炼心得。师父说:“你们对大法所做的工作不会与你们本人的修炼无关,工作中处处都体现了对你们心性提高的因素在里边”(《精進要旨》〈清醒〉)。因为有法,做大法工作时,才让我察觉自己的不足,在此分几个方面交流:

修去计较心、求报的私心

自从担任协调人,我意识到自己修好、做好,会影响地区的修炼状态和众生得救,要求自己尽量按照法的标准提高心性。以法为大,大法中的事情尽快转达给同修和主动去做;正法進程有大的变化,尽量用法理和同修交流。因为这样的表现,有同修不知不觉对我产生依赖。有些辅导员该尽到责任的项目,依赖有我可以帮着,没有充份发挥力量。

刚开始不觉的怎么样,大家是个整体,不分彼此,共同把事做好就对了,可这种情形久了还持续着,就不对劲了。虽然有交流,辅导员多少还存在依赖心。有段时间让该承担责任的辅导员多些锤炼机会,果然,多了磨炼,辅导员更能承担起责任和做好辅导工作了。

《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面对同修的依赖心,有一段时间我不是很愉快,觉的同修为什么一直想向我索取呢,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想想我的需要呢?向内找后,我发现自己有计较心、求报的私心。悟到别人有需要我帮助时,就单纯去帮,不去想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面对同修的矛盾不要被带动

有同修和其他同修发生矛盾,正过关当中心态不稳,与我交流的时候不自觉的便会说另一位同修的不是,多数时间我能守住心性。两个人发生矛盾,第三者听到了也要向内找,除了想想我有没有他们双方的问题,我也提醒同修:可以直接找对方交流,有误解弄清楚,才不至于相互间隔。善意和同修交流之前,我们先向内找,自己稳下来,也许再看同修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可有时候,出于人情、或对同修说的那个人也存在成见,当同修在说那个人怎样不好时,我不自觉也附和跟着说几句。师父在《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我希望你们更少的把精神头用在谁长谁短、谁好谁坏、谁怎么样怎么样上,把你们的精神头都用在证实法上。”“你们在议论谁好谁坏的时候,神都不拿正眼看你们。”我想,这方面我必须清醒的严守心性,不然对被说的那位同修不善,自己没修口造了业,同时可能削弱议论别人的同修向内找的动力,还可能加深他们之间的隔阂。

在协调集体活动中修去观念

接到要承办“声援六千万人退党活动”的电话时,我心里隐约有人的观念:这么大的活动一般需要一个月的筹备时间,三周够吗?前年已办过这样的游行了,同样活动还要再办吗? 游行讲真相的效果好吗?但是这些虚软的念头没等升上来就被修好的强大正念取代了。对办事神速的大法弟子来说,三周足够了;虽然活动一样,不同的有缘人会被带引到这个场;多派人手发材料讲真相、加强横幅标语、搭配广播车就可以增强讲真相的力度了。人的念头一一被正念取代之后,头脑中便只剩下单纯的一念,就是:珍惜这救人的机缘,圆容配合好这件救人的事。

寻求其他协调人办此活动的共识时,发现有协调人被类似我先前的观念障碍着,犹豫不决,但经过交流,大家很快想法一致。我理解在办活动的起始点,同修间敞开心扉说出真正的想法很重要。心里有疑惑、不认同的想法,把它说出来,它才有被交流的机会,这样大家才能真正发自内心形成无间的整体。只是表面上配合,内心有负面念头,会影响整体证实法的效果。

在协调退党游行的过程,每个工作小组负责人的修炼状态并不一样,有的负责人很快理解我想做的,对我的提议做完善补充,比我预料中更好。有的负责人,受以前做法影响,无法随着新状况调整想法,不容易理解我所说的。

在活动前几天,一位负责人才发现我给他提议的做法比较好,但剩下时间不多,已经影响整体协调和细节的完善。我心里嘀咕:早点理解我说的就不会弄到时间这么紧了,不满和抱怨的情绪升起,整个人被负面思想笼罩着,这样的状态已经说明我心性有待提高了。静下来想想整件事:我面临的同修,修炼状态和做证实法事的经验不可能一样,碰到能理解我的,我就满意,不能理解我的,我就不满意,这样我的容量不是太小了吗?不管同修什么状态,我都善意理解,协助事情良好進行,这样才对啊。

不希望自己心性的不足影响整体协调和救人效果, 在协调过程中,我要求自己不许出现任何负面念头,一有负面想法就找原因。因为高标准要求,才使我正视、意识到这个几乎形成习惯的坏念头,就是:碰到别人做的与自己想要的不一样,就先抱怨、不满、甚至批评起来。这个思想习惯真要不得,会使我无法平心静气、理性慈善的看待任何事。

在接办这个活动的第三天,召开第一次筹备会。每次证实法活动是救人也是整体提高认识的机会。会议中先交流了在法上的认识,接着讨论具体工作。有位同修说怎么还没提供游行流程表,我心里想:这要与各地确认才能产生,才第三天就提这个要求,未免强人所难。如果作为常人,从表面上看我有充份理由生气;但是作为修炼人,不管同修什么意见,我会不高兴就是有没修好的地方。为什么这样一件小事让我感到心里不舒服呢,原来是“不愿让人说的心”在做怪,不愿让人觉的自己哪里没做好,哪里不行,存在一点好强的心。

另外一位同修建议印退党特刊,我说:为了让编特刊有充裕时间,决定办活动的第一天就通知编辑小组了。回答的语气语调还算平静,但自己知道在这当中有颗细微、隐蔽、不纯的心。待会议结束,查找到也是“不愿让人说的心”在作用,背后有不想被指导的心。还有,对这位同修存在成见,觉的他老喜欢表现自己很行。事情已经很明显,对同修存在成见,说明以前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象修炼人一样要求好自己,关键时候便暴露出来了,使我没有办法达到慈悲。

游行当天集合的时候,有个大队超过主题横幅的位置,眼看接近摄影时间,我虽心里有点着急,保持冷静请同修往后退。活动结束想起这事,就感到当时自己态度不够谦和,语气有命令的味道,为什么我不能温和的引导同修呢?认真想了想,找到那颗在别人之上的心。自担任辅导员以来,找到这颗心的次数数不清有多少,这方面执着特别大。为了负责任做好协调人工作,带着人为执着心,起到效果对常人来说也许不错,对修炼人来说,却不符合标准。这次自己意识到存在对“名、位”的执着,没有放下协调人“名、位”的框框,致使我无法用纯净的本性,表现该有的纯善。

这次活动对我来说虽然有这些修炼因素,总体来说,各小组负责人既能主动协调组员完善具体做法,也能随时与辅导站在法上商量和配合,展现大家成熟的修炼状态。

修去争强心

最近在全台协调人的网路会议上,有位协调人平和、义正达理的表达一项建议,一说完,另外一位协调人不认同,予以反驳。就在那时,我内心竟然对被反驳的协调人浮现一缕嘲讪味道的笑意,怎么会有这种坏念头呢?原来是先发言的同修,表现很好,很有自信,触及我隐晦的争强心。悟到争强心背后有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挺行的心态,这些心态与在常人中的学历有关。如果对常人中的成就沾沾自喜或把它拿来抬高自己,我的心不就还在常人中吗?生生世世学历不知有多少,但那都是后天的壳,被这个壳局限着,对修炼是个障碍,思想会变狭隘。

在这次会议中,我也提出推动一个项目的方法,负责同修没有采纳,虽然我不认同她的说明,但是想起《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的“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我暂时按捺住没发言。过一会儿我再发言时, 对这个项目推动不理想的地方予以提出来,语调语气还算平和,可是过后我知道里头掺杂不善的心,往深层想,是自己的意见没被认同,有一丝不平的心。

为什么意见没被采纳,就有一点不高兴呢?那背后有不少细微的心纠结在一起,有强调自己的感觉,期待别人应该对自己如何如何;有执着自己的威信受到了冲击;还有认为自己想法蛮好,没被采用挺可惜。显然,我不能期待每个人思维跟我一模一样,从而能完全接受我的想法;当我不负责一个项目时,是无法站在那个项目上全盘考虑的,换成我来负责,或许也不见得采用我建议的方法吧。

结语

《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师父提到:“大家都说‘助师正法’、‘助师正法’,不管怎么说,这句话我觉的很有份量,也希望大家能够做到、尽量做到。”学这段法时我特别有感触。“助师正法”有无上荣耀,是珍贵无比的修炼机缘,也是我史前的誓约。在大法洪传的今世我有幸得法,使执着心有了洗净机会,对师父再造之恩无法言表;对师父拯救宇宙众生的佛恩浩荡更有无尽的敬意。圆容师父想要的,努力成为新宇宙标准的生命,我唯有继续遵照师父的指导,修好一点,更好的证实法;精進不懈怠多救一些众生;对整体再多发挥正面力量。这样才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才不辜负师父的洪恩浩荡和众生的殷殷期盼。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