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步伐 快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是瑞士学员,叫潘淑珍,我在瑞士景点讲真相、劝三退,至今已有四年多了。在这四年多中,除周末外,我每天都风雨无阻前往景点,与一学员配合救人。

自去年瑞士加入欧盟后,大陆游客只持申根签证就可以来瑞士旅游,因此来此地的大陆游客越来越多。面对面向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机会也就多起来了,这也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师尊多次教诲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特别是从今年五月到九月,师尊连续发表七篇经文,都是围绕救人的讲法。又在《致美中法会》中,告诫我们,“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从中我深感救人的时间是非常紧迫的,要加快救人的步伐,快救人,多救人。

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讲真相、劝三退中的一点经验和体会。

第一、学法、发正念、炼功要坚持

我每天早上五点十分发完正念,接着炼五套功法,然后学一讲《转法轮》,之后要乘火车一个小时才能到达景点,我利用这一小时的车程来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以及景点的空间场。讲真相回来,每天晚上我还要学一个半小时的新经文。还有每周三次的户外集体炼功,我也都尽量参加。无论怎么忙,我都尽量坚持,这是因为我曾在天目里看到,另外空间的佛道神都准点参加我们的集体炼功,如果我不去就会感到心里不安。

第二、在景点所用资料

我们没有摊位,所以资料都是各自手上拿着、包里背着,我们的资料有小本《九评》、欧洲版的《中国特写》报纸和《大纪元时报》。

第三、劝退方法

1,随队伍讲真相,边走、边发、边讲、边劝退。

一般游客从大巴下车,导游要带队去吃午饭,我就跟着队伍,一边走,一边发资料,一边讲真相劝退。这就需要我不仅腿要跟上他们的行進速度,嘴还要不停的讲真相,脑子反应也要快,很多三言两语就被劝退了,即使有时遇到恶言恶行相伴的,还有讥笑、辱骂、动手、脚踢,甚至近距离照像、录像的,我也都不让这些事情影响我救人。每当遇到这类情况,我都尽量的保持平和的心态,好言相劝,并善意指出他打人骂人是不对的。因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理已经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每遇到这些矛盾,我都会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出家云游”的法理。我就把这个过程当作是云游,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无怨、无恨,还要理解、体谅他们,因为他们在大陆受邪党毒害太深了才会如此行恶,我可怜他们不知道真相。这样,我的心就不会受他们的影响而浮动。我想,我是来救人的,今天我即使没有救了你,我也要尽可能的把真相讲给你,也许下次你还会有得救的机会。

如果是在随队穿行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人,我往往跟此人很快讲完后,就要加快脚步追上前面的人劝退,不能因为个别人不听而影响其他人的得救。

有时,我给一人讲真相时,几个人就凑过来听,当其中一个人同意退了,其他四五个人也就跟着退了。就这样,很多时候我跟着队伍一走一过就能劝退十来人,到旅游旺季的时候,经常三、四个小时就能退好几十人,在巴黎我曾几次一天劝退一百多人。

夏天里,我总是忙的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是辛苦的付出,可换取众生的得救和个人的升华。每当看到众生明白真相主动三退的一幕幕生动的场面从新展现在面前时,我心中就会感到无限的欣慰,感到那一刻“值千金,值万金”(《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2、三三两两讲真相、劝退

吃过午饭后,是游客自由活动时间,有的去照像,有的逛街购物等,每当看到这样的游客,我都会主动去迎上他们去劝退。在这过程中,针对不同的人我会用不同的方法切入,下面我就举例来说一下我的方法。

1)年轻人。如果是一对情人或者小夫妻,我就会说,两位年轻人好甜蜜呀,祝你们永远甜甜蜜蜜。他们普遍听后都会很高兴的说“谢谢您”。我就会進一步说,你们知道吗?现在天灾人祸有多少?今年二月是南方的雪灾,然后是手足口病,五月四川地震、毒奶粉,现在又来了甲型流感和猪瘟,天灾警示人呀,是很可怕的,但也别紧张,只要顺天意就能保平安、保命、保未来,什么是天意?天意就是天灭中共,顺天意就是退党退团退队。紧接着我就会问他们入了党团队没有,然后跟着就给他们起个名字,一个叫甜甜,一个叫蜜蜜,帮他们退了,他们会高兴的点头说谢谢。

2)老年人。如果是一对老年人,我就会迎上去说,两位老人家好,晚年多幸福啊,这把年纪来欧洲玩一趟,多有福气呀。对方会高兴的回答,“可不,托儿女的福,孩子给的钱。”然后我就接着说:“祝贺你们有这么孝顺的孩子。可得把这晚年幸福保住呀,咱远的不说,就说这最近的吧,这个甲型流感可是传染的够厉害的呀。这不就是老天爷在收人吗?”对方说:“知道了,国内已经报道了。”然后我会赶紧说:“告诉您,这种叫猪流感,交叉感染,现在可还没有药呢。您知道吗?天要灭中共啊,共产党有枪,有炮,有原子弹,可它能打得着那些细菌吗?”对方听后连连点头。“那您入了党团队了吗?”“入了,还是老党员呢。”对方答道。“那可要赶快三退啊,顺天意保平安,我给您起个化名退了吧。一个叫郝健康,一个叫郝长寿。”听完我的一席话,对方一般都连声道谢。有时对方也会说,“哎,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年啊,还退什么呀。”那我就说:“不能这么说,如果您到了天定年龄,生老病死是规律,如果没到天定寿命,被瘟疫给收去了,那能好死吗?或者说这个四川地震,被砸在地下,胳膊、腿都断了,再加上中共救灾不及时,没吃没喝,几天饿死了,那好受吗?您就顺天意,也不费劲儿,起个化名就退了,只要您退了,三尺头上有神灵,就有人保佑您了,踏踏实实的过您的幸福晚年,您看我就用个化名给您退了吧。”“得,听你的退了。”

3)学生。一天我遇到三位留学生,我迎上去说,三位小姐好,听你们三位亲切的交谈,好象跟亲姐妹一样,是来旅游的?不是,我们是来留学的。我就说,祝你们学业有成,三个都说“谢谢”。然后我接着说,阿姨跟你们说几句心里话。她们说“您说”。我就说:“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父母养你们不容易呀!他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把你们送出国,为的什么呀,不就是为了能让你们学本事吗?可要让父母放心呀!”一个孩子说:“您怎么跟我妈说的话一样呀?”我说:“我是做妈的人,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俗话说,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因为你们学到了真本事,才有生存的条件,他们就会放心呀。”一个孩子说:“谢谢您的嘱咐。”另一个说:“我可以叫您一声妈妈吗?”我说,我真把你们当作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我还告诉你们,你们在异国他乡,父母一定都很惦记你们,你们平安,他们才放心。你们看现在最近这个甲型流感、猪瘟传染的多迅速呀,国内国外许多学校都封闭,停课,家中父母不为你们担忧吗?可目前还没药可治呀,多可怕呀,但也别紧张,只要顺天意,就能躲劫难,就能保平安。然后我就告诉他们什么是天意,怎样顺天意,就这样三个孩子很痛快的都答应退了。

4)基督徒。一天我见四个人边走边聊,迎面过来,我就上前搭腔说,听口音,你们象北京人呢,他们说“是,您也是吧。”我说,对,乡音把我引来了。听到家乡话,我就感到格外的亲切,他们说“可不是嘛。您在这里卖报纸呢?是反共的吧。”我说:这报纸是免费赠送。我不是卖报纸的,我是大纪元义工。再说那个共产党还用反吗?不反自倒!它做的那些坏事都在那儿摆着呢,他要倒是神定的,神让它倒,它一定倒。天灭中共是神定的,你们看看,这《中国特写》里有在贵州出现的藏字石,这可是神写的字:“中国共产党亡”。一个说“给我看看”,我接着说,现在邪党还在那儿撑着,就是给人的机会。天灭中共是天意,我问你们都入过党团队吗?三个都回答说入了党。我说那就赶快退呀,退了保平安呀。一个说我们四个都是基督徒,我们的主会保我们平安的。我说,你们的主保的是他虔诚的基督徒。这边你信共产党,那边你又信基督,你不虔诚,他能保佑你吗?你退了,才说明不信共产党了,他看着你都高兴。他们都认真的听着。一个说:“哎,你还挺能说的。”我说不在能说不能说,你们听在不在理,一个说:“在理”。那我说咱们就也起个名字退了吧。就这样四个人就都同意退了。

5)政府官员。一天来一辆小车,五个人,四个当官的和一个导游。我刚接近他们发材料,导游就说不要拿,随后就進了表店。一会儿,那位导游出来了,我就说,小伙子你做你的导游,我发我的材料,你为什么横加阻拦,不让拿呢?现在是人命关天的时候,你妨碍我救人,你说你是在干好事吗?我要是救不了他们,你承担的了这责任吗?导游马上解释说,因为他们在法兰克福拿过了,我说,我们这里的材料跟那儿的不一样,人家拿,你不吭声不就行了,这就是你默默的支持。他说,“好的,大姨,您知道吗?这四个都是当大官的。”我说,我不看他是不是当官的,他们当大官和你这个导游的生命价值是一样的,我救的是这个人的生命,我要告诉他们顺天意躲劫难,保生命、保平安。这导游说,“您说的太对了。”我说,“那好,阿姨先给你退了吧。他说“我没入党”。“那么你入了团和队了吧”。我接着说。他回答说是。我说三退你就占了两样,举过两次手,发过两次誓,这个誓是算数的,要为中共奋斗终生就是中共的一份子,不退能平安吗?他说:“不平安。”我说,我给你退了吧,他看看表说,我还要办点事,咱们改天吧。我说,好,我们常见。

不一会儿,他就把那四个当官的带出来了,我就立刻迎上去笑着说,你们好,几位举止不凡呀,一看就是当大官的。他们都笑了,我就接着说,其实你们当官是因为你们命中有,就是有官运。现今你们当共产党的官,就是不是共产党执政你们也是当官的命,是命,命中有的自然就有,命中无的莫强求。他们都面带笑容,特爱听。我就接着说,命真好,可得把这好命保住呀,咱们远的不说,就说最近吧,你们都清楚,这个甲型流感,猪瘟传染可够迅猛的,很厉害呀,你们知道吗?1918年西班牙的国王就是死于这种流感,如今这病又来了。这不是老天爷在收人吗?天要灭中共。共产党有枪有炮有原子弹,他能打得了那个猪瘟吗?打得了细菌吗?你们如果入了党团队,举过三次拳头,发过三次毒誓,这毒誓可不能随便发呀,要为邪党奋斗终生,天灭中共时,你们不退能平安吗?我给几位起个化名,三退保平安,保性命,保住好未来。然后就分别给他们起了名字,一个说,就听你的吧,接着四个都痛快的同意退了。我说,你们回去还当你们的官,顺了天意,你们就有神管了,有神保佑了。三尺头上,有神灵,回去踏踏实实的生活,再有什么劫难都会远离你们的。听完,四个都说,谢谢了,我们借您的吉言。您也要保住健康,祝您也平安。那个导游就乐呵呵的在那儿看着。等我退完了,他说,各位领导,咱们时间到了,该上车了,走时都跟我道别,我跟导游说,后会有期,下次给你办。他答应着说下回见面再办,然后跟我挥手告别。

6)劝恶言顶撞的人三退。一天,我见三位男士迎面过来,我就上前搭讪说,三位先生好,要份当地华人报纸,看看吧。一位男士满脸不悦的厉声喝道,滚开,滚开,我很讨厌你。我说,哎,怎么那么不友好呀,你讨厌我,我可不讨厌你,你看看我们都是黄皮肤,我们人不亲,土还亲呢,你们跨过千山万水,我们在瑞士见一面,有多大的缘份呀,我真不讨厌你,我见你们就象见亲人一样,我在异国他乡,见着我们国人就想说几句话,我感觉很亲切。我很珍惜能在这里见你们一面,您这样对待我,我很难过,那人听完就低下了头。然后我接着说,我真想跟你们说几句心里话。一个男士说,那您说吧。我说我告诉你,爱党不等于爱国,我的爱国之心不比你们差,因为中国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时刻都思念那片土地,我爱我的祖国,我见你们真有亲人般的感觉,我再告诉你们现在天灾一个接着一个。就说眼下这个甲型流感,多厉害呀,你们知道吗?前英国首相夫人感染猪瘟了,她有的是钱,但她不平安。现在老天爷在收人。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保命,保未来呀。现在出现三退大潮,已有六千多万华人声明三退了,现在谁还信共产党呀。万里谈共产党你们知道吗?他们说,不知道。我就告诉他们,连他这个老党员都不信共产党了。一个人说,我也不信它,我说,为了你们平安我帮你们退了吧,你们一分钱不花,就可以买个生命保险回去,你们说说,我们见一面多划算呀,有的点头,我就问他们是否都入过党,结果都是党员,然后他们就都同意退了,就连那个一开始顶撞我的人也愿意三退了,而且还对我说“谢谢您了”。

三迷中修

一年前,我遇过一个非常傲慢的导游,我刚一跟他打招呼,他就轰我走,我向他讲真相,他就说,你懂个啥,我周游了几十个国家,我什么不懂得。我说,那我祝贺你,但是有一样你就不知道。他问,是什么,我说《九评》你就不知道。这时他就破口大骂,脏话、恶话不断,并说,他不想知道。我说,那你还是有不知道的吧。他一听,我把他给问住了,他就骂的更欢了,甚至对我進行人身攻击,什么讽刺、挖苦的话都上来了,开始我还好言相劝,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听到他不停的骂时,我突然就没守住心性,跟他争起来了,最后他说,我打你信不信?我说我信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做的出来,不过你要打我,我就报警,你今天就回不去了,你信不信?人群中有人害怕了,就把他拉开了,他也有所收敛,这时有拿材料的人又把材料退回给我。我感到不对劲儿了,我想我这是救人吗?可是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心想这种不可理喻的人是无法得救的。却没有向内找,向内修。

第二天,我在去景点的路上,大平地上摔了一个大跟头,声音很大,把路边的人都惊呆了,手里提的和肩上背的真相资料的都甩出去很远。有的人帮我捡材料,有的人扶我起来,然后问我是否要去医院。我跟他们说,没事,不用去。我活动活动胳膊腿都没事,连皮都没破,可这一跤却把我给摔醒了。我想这是师父在点我呀,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面对师父的法理,我真是无地自容,我这才想起来向内找,发现自己的争斗心、要面子心、怨恨、委屈、自私等等都暴露出来了,是这些执著心使自己的心里不服气。只有向内修,去掉这些执著心,才能使自己升华上来,要把每一关,每一难,看作是自己从人走向神的一次考验。如果每次遇到这种考验,都能不被常人心所带动那就是在放下人的东西,放下人的东西才能够得到神的东西。当我在法理上明白了之后,我的心里很轻松,我明白了这种环境恰恰是能促我快速提高升华的好的修炼环境,我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提高的路。

今年八月的一天,我在法国埃菲尔铁塔下,刚摆好真相展板,就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先生,我立刻和他讲真相,就在他就要表态同意三退时,突然从另一条路上冲出一个中年妇女,直奔我来,向我的腹部猛击一拳,出手够狠的。我立即感到一阵剧痛,但瞬间就消失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向她指出,要动嘴,不能动手,打人是犯法的,我要报警,你就难回程。她听后有些害怕,忙拉着老先生就跑走了。可我的心还在加速跳动,心有些不平静,我就坐在旁边的大椅子上,调整我的心态,想到这是一天的开始,我不能被这种心所带动,还有很多人等着我救呢。这时我想起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面对师尊的谆谆教诲,我的心在扩大,心的容量加大了,我的心就越来越轻松,再想想这个人就觉的她很可怜。然后我想,如果她回来,我真要救她,因为她被邪党毒害的太深了,可怜她不知道真相,师父的法理归正了我这颗不平的心,让我修出宽容,让我修出慈悲。我放下了自我,丝毫没有怨恨心,非常平静,法理上明白了,我感到了师尊让我升华了,我用我修出的慈悲去救人,这一天我劝退了八十几人。

四年多来,我一直坚持在景点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刚开始只重视发资料,认为发资料越多,救人就越多。刚开始的两年多,我只劝退两百多人,经过不断学法,特别是对师父讲的救人的法理,理解越来越深,深感救人之紧迫,我认识到,发材料固然重要,可是不知道她被救了没有。如果我要把他当时就劝退了,不就直观的,清楚的知道他得救了吗。于是我就把心用在劝三退上,要不要材料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知道真相,劝他三退。多劝退,就等于多救人。

从去年五月到现在我共劝退了九千五百多人,这其中有教授,有工程师,有教师,孩子、导游、党委书记、省委书记、一般干部,也有部长,还有带着保镖的高级干部,还有公安局的,六一零的等等,他们真的发自内心的退了,得救了,有的退了还给我留下了名片,希望保持联系。

我最大的体会,我之所以在第一线救人这条路上,越走越顺畅,救人愈救愈多,就是我坚持学法,于是向内找,不断的用法来归正自己,法使我有救人的正念,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不断的净化我的心,使我救人的心越来越纯,源源不断的赋予我救人的智慧,因此无论我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能随机应变,恰到好处的讲真相,言语既慈悲又简练。

在这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我所有的行为和状态,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法中来的,都是师父给我的,一切都是师父做的,我深知自己做的还很不够,离师父和法对我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有决心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好师父要的。同修们!让我们共同努力吧,快救人,多救人!

以上是我本人在目前所在层次上的所悟、所想,如果不当之处,欢迎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