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了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呵护下磕磕碰碰走到今天。回想走过的路,真愧对师尊!悔恨自己没有做到实修,也没做到完全信师信法,被旧势力、邪恶钻了空子,影响了我救度众生。

表面上看,我似乎修的很好,同修也都是这样认同的,也常听到同修夸我,我当然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该做的,是史前誓约,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做份内的事,而且也明白实质的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只是跑跑腿、抬抬手、动动嘴而已。同时,我也警惕自己不能有欢喜心:没有师父、没有大法,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可是,不知不觉在潜意识中就生出了欢喜心。比如:心里感到修炼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做,没有什么难的。也在同修面前这么说过。结果,就被邪恶钻了空子。

首先,出现了家庭矛盾——与孩子们间。通过讲真相,放下母子之情,这个矛盾解决了。接着,又出现了与丈夫之间的摩擦——反正在他面前我不能说话,无论说好的、善的,都不行。开始时我在心里忍着,但心并没有放下;时间长了之后,我心中开始怨恨。他要我配合他反对孩子们做事,还不行,就把孩子们什么事都说成我不是,最后发展到无中生有,甚至还侮辱我的人格。我再也受不了了,气的肚子鼓鼓的,吃不下、睡不好,心想:这个家我是功臣,白手起家,吃了几十年苦,本想做个贤妻良母,结果三个孩子被他骂成“野种”,竟还是当着孩子们的面!我对他彻底的心灰意冷了。于是,我开始厌食,慢慢的身体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疼,甚至全身都不舒服。人越来越消瘦。到后来,咳嗽不停,最后发展到咳血、吐血,到吐血不止,就被孩子们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医生认为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下了病危通知书。医院检查我左腰部有一个大包,左颈处也有一大肿块,说是淋巴,就怀疑是十年前的癌症扩散,但没有确认结果。由于我人瘦又吃不了东西,体质太差,医生也不敢做手术,孩子们也不同意做手术。其实是师父在保护着我等着我修出来。我也知道所有这些都是假相,炼功人根本没有病,师父把我们的病根早就摘掉了,地狱里也除了名,阎王爷管不了,师父又给我们推到位,是我心性没到位,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的假相。

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后,在我的坚持下出院回了家。从医院回来后,身体稍有好转,但疼痛现象仍有,咳嗽不断。这期间,我与同修多次在一起学法交流,我从内心认识到家庭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我必须面对。法理清楚了,对丈夫的怨恨没有了,心性提高上来了。我又和丈夫推心置腹的交流了一次,于是一切隔阂、矛盾烟消云散。

第二天,一切病业症状消失了,身体轻松了。这时,我才感到真要谢谢丈夫,没有他给我制造矛盾,触及到我的心灵深处,我怎么提高、怎么能去掉这顽固的各种执着——人心。因此,我从心里真的很感谢他!

在医院的二十多天里,我心里一直没有忘记师父、大法,并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闯过这一关,因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一定要等到师父亲自来接才走!每天,我用两个MP3轮流听师父讲法、整点发正念,当能说话时就求师父加持,救度那些护士、病人、病人家属及护士等。在师尊的加持下,我能接触的世人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真为他们高兴。

现在我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但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丈夫一看我能做事了,家务事便不管了。每当中午该做饭时,他便出门了。因为儿子要在家吃午饭,所以为了儿子,我只得去做。这时,人心、气愤心、不公心等还是往上冒,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给我提高的,于是我立即抑制它。师父说:“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体悟到每一件小事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给自己提高的。想到这儿,不平的心没有了,转而高兴了。我应该感谢他。

现在我每天晚上睡在床上都反思自己一天的言行是否符合法。一旦一件事情悟对了,师父便给我灌顶,全身说不上来的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也真正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他的弟子。为了我们的修炼、提高,师父付出了多少心血啊!

从医院出来后,我便开始背《转法轮》。师父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会》)

通过此次教训,我学会了修自己——实修,在学法中做到“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我要用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做到精進实修,不让我们的众生失望。有师在、有法在,精進实修!

感谢师尊又一次救回我,感谢所有帮助我从法上提高、关心鼓励过我的同修。深切感受到师尊说我们是个“整体”的真正内涵与作用。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