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向内找 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得法的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历尽了风风雨雨,沟沟坎坎走到了今天。从跌倒了爬起来,从一个“无神论”的常人到今天坚信师父、坚信法的大法徒,一路上无不溶入了师尊的呵护与慈悲苦度,也体现出同修的真诚帮助。今天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大会的机会,向师尊与同修汇报修炼中的点滴体会,若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珍惜得法机缘

(一)机缘

一九九八年初,在我的生活与工作圈子内经常接触炼法轮功的人,他们总是给我讲修炼中的一些神奇的事情,我只是一笑,没看见不相信,心里说这不是“迷信”吗?依旧忙着我的工作和事业,忙的精疲力尽,背痛腰酸。

在当地那时我也是小有名气的要强女人,争强好胜,工作上什么都不甘落后,心里好累。年纪不大,身体各种疾病渐渐的找上了我:多眠性神经衰弱、颈椎骨质增生、鼻炎、咽喉炎、心脏病、关节炎、高血压及妇科疾病,真是苦不堪言,脾气也很大。在家中我说了算,丈夫也什么都听我的。在亲属及同龄人中是让人们羡慕的家庭。可是,我的精神上总感觉缺少点什么似的,看到社会上风气下滑,我接受不了。

同年四月初,偶然的机会家里请来了家教给孩子辅导功课,老师也是炼法轮功的,从那时起我开始走入了法轮功。开始看书就觉的书上说的对,世风日下是人没有了道德约束。我想做个好人,不能随波逐流往下走。从开始仅仅认识法好符合我的观念,到逐渐随着学法的深入认识到大法的神圣及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我知道珍惜得到这部法的机缘。

(二)、修心

无论工作怎么忙,我回到家不吃饭先到学法点学法,早晨无论遇到风天或雨天,都挡不住我去炼功点上炼功,就这样我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世界观也发生转变,身体无病一身轻,精神状态回到二十几岁那样,那时已经是不惑之年了。从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没烦恼,没苦闷。工作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尽职尽责完成领导交给的工作。遇到矛盾找自己,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遇到什么事都不看成是偶然的,肯定与我炼功有关,时刻提醒自己。

有一次,我工作中那项任务在计算机里几乎做完了,费了很多精力才完成此项作品,就在这时同事查找文件把我的文件全删了。我傻眼了,几天的功夫白费了。同事也慌了,不知说什么好了,我先是有点急,这怎么办?又要赶时间,这时记忆中想起师父的法:“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转法轮》)。认识到这是还业债,要提高心性。我没发火,缓和的说:“没关系,再重来一遍吧!”同事也缓声说:“我以为你急眼呢!”我说:“炼功了就不一样啊!”紧张气氛就这样化解开了。

每天我都是晚走,把工作的环境打扫干净,让早上来上班的同事感到清洁舒适。同事们说:“大姐,你真是个好人哪,好象为别人活着呢。”是啊!师父告诉我们要事事为他人着想,就是为他人活着呢。这样的例子很多,无论在家庭,在邻里中,在社会其它环境中我都是这样做的,在这段时间里每天都沐浴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之中,真是难以忘怀。

二、证实法中修自己,讲清真相救世人

(一)、坚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党动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欺骗所有的世人,造假,栽赃污蔑法轮功,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笼罩在恐怖之中。在这之前刚刚看过电影《耶稣传》,又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面对报纸、电台整天的造假宣传,我想这不是真实的,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人,这没有错,同时也是在对大法弟子一个大检验。当时心性就是这样。(现在悟到有些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我想大法遭难,师父被诬蔑,不能看大法遭难不去说公道话。就这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们几人踏上赴京证实法之路。那时全国大法弟子天南海北汇聚到北京,只是为了说句公道话,就被抓送往本地驻京办事处,被送回本地非法关押。当时我与其他外地同修在天安门广场近处路边打扫卫生,被广场警察推上警车。警察说:“一看做好事就是炼法轮功的”,被送回本地拘留所。

出去十几天,家里可翻天了,亲人、同事都来了,同事劝、兄长骂、丈夫打,弟妹哭,就象炸营了一样。我丝毫没动心,总是笑着跟他们讲真相,警察与家人说:签“不炼功”马上放人。我跟他们说:做好人没错,不能签。气的家人说我没心没肺。当时我想起师父说的这段话“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转法轮》)。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坚持真理,谁也动不了我,有师在有法在,“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在非法拘留时警察说:不签就劳教。我没有怕被劳教的心,当时把家里的门钥匙扔在拘留所垃圾筐里。第三天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回家,正常上班了。

二零零零年初,我与其他同修在本地公园炼功。第二天,被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押。有一天,警察命令大法弟子做操和跑步,我不按他们要求做,就被强行不让穿毛衣及戴手套,在寒气袭人的外面迎风站着,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站到近晚饭时,我想:师父就在我面前,我一定要做个好弟子。那天我的手被冻伤了,感觉手象针扎的一样疼痛,手指不听使唤,回到监室一看十个手指全白了,有的同修说:用水泡或用雪搓,我说:没事、不怕。第二天早晨我依然炼功,上来一帮警察,用空心塑料管抽打。当他们打累了,天没亮就把我们推到外面冻着。他们每抽打我一下时,我就在心里说声:师父,我跟您走。腿被打的青紫色,肿胀有二至三厘米高。但腿也不痛,就是回不了弯,这时手也不痛也不痒。我想这都是师父给承担了,我只有精進救度更多世人才能报答师恩。

警察问我:“你恨我吗?”我笑了说:“我们是炼功人,做真、善、忍的好人,没有仇恨,怎么能恨你们呢?政府镇压法轮功是错的。”就这样与他们讲真相,他们说:“你喝些糖水吧,暖和暖和”,他们送来糖水叫大家喝。在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我手指全好了,脱掉一层皮。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证实法中来了。

(二)、正法修炼路中救世人

正法步伐在加快,大家悟到:我们要让世人都知道大法好,应该到邪恶的老巢主动铲除邪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我与两个老年同修形成个小组,相互配合,带上真相资料与横幅去北京。走之前,给家人做完饭,并写短信告诉他们我去北京证实法,不用担心,三、四天就回来。真的是第四天就回家了。当时是没有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一路上给有缘人讲真相,送真相传单;列车上给在身边人讲真相,心里只是让有缘人都得救。警察来查票并要查身份证,我没有给他,就被带到另一车厢。手里还有真相资料,我就一边往前走,一边发给经过身边的旅客,“你们看看吧!这里说的是什么?”发到车厢尾时正好给列车员剩下一张。警察问我们是哪的?我说:不能告诉你,为当地警察考虑,不能让他们无知犯罪。他当时就搜身,我的那条横幅就在大衣袖头里,我没动任何念,他没搜到什么。

第二天到山海关被交到铁路派出所,下车后仍然给警察讲,江魔头迫害大法弟子是一定会受到天意惩罚的。到下午,他们给我们回返的火车票(用从我们几人兜里搜去的钱买的)。我们几人向内找,我找到证实自我、不注意安全的问题。我们切磋之后,继续赴京。

第二天早上我们三人来到天安门广场升旗处,把横幅拉出举到头顶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对着苍天,对着大地我喊出肺腑的声音。这时只听到天安门广场四面,此起彼伏呼喊“法轮大法好!”声音响彻整个广场。警察东跑西窜乱抓乱抢,大法弟子是前赴后继。亲眼看到这壮观的场面时都会被震撼。

警察来抓我时,我瞬间把横幅又塞到袖头里。上午警察把我们在广场打横幅有五、六十人塞到一辆大卡车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问是哪的?我没报姓名,警察让没报姓名的同修查对身份证,啥也没查到。之后就把我们推到车上送到另一派出所,大家都在背师父的“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及其他经文。警察强迫我们用一个姿势蹲下,我想我不能听你的,我没蹲下,他们就踹我大腿。警察命令犯人把我胳膊十字形绑在扁担上,到晚上检查身体才被放开。我对这些人讲真相,告诉他们这样做对自己不好,善待大法弟子,是善待自己。晚上我们一车有十来人检查身体之后放了。我们三人回来后组织同修在法理上切磋:当时认识到都应去京主动铲除邪恶。本地大法弟子后来也陆续走出来了。

在工作中接触到的所有人,我会利用各种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时间允许时多讲一点,能使他们在最短时间内明白三退意义,大多数人几乎没有什么疑义,很高兴退出邪党的所有组织。讲完之后再给他们真相光盘或资料。

有一次有一位我不认识的人,他从外地专程找我联系业务,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想这是师父安排有缘得救的人,一定要救度他,给他办了三退,并且通过他接触的所有人,我都给他们進行三退了,给他们每人一份真相资料及《九评共产党》的光碟。他们高兴的结束此行。看到他们渐渐远去的身影,为他们生命得救,我感到由衷的高兴。

上班时我尽量打车,给司机讲,一路上先发几分钟正念,再顺着他们的喜爱开口讲。有的司机车前悬挂护身符的,我就说:“我看你挂护身符一定是相信有神佛存在的人,有信仰的人他能从内心约束自己不做坏事,因为他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过去老人讲:三尺头上有神灵。现在为啥天灾人祸一个接一个的,就是人们没有道德标准,好坏不分,善恶不明,尤其是中共邪党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纵容假、恶、斗,那些贪官铤而走险干坏事,是在毁人类。啥都要有规矩可循的,你们开车是要遵守交通规则,否则不乱了吗?交通肇事出人命。人也是,没有人的行为准则,岂不是等同兽类了吗?这些都是共产邪党造成的。伤害好人是有罪的,六月雪窦娥冤,上天会警示后人,不能伤害好人。今天,这么多人受迫害,受冤屈。上苍能允许它在祸乱人间吗? 就要消灭它,人不治天要治。现在就到这时候了。看你很善良,别当牺牲品,退出你参加过的中共组织,你就能平安。只有大法才能真正保护人的,一定会保护好人的,退了吧,图个平安顺利。”一般他都乐意退出所参加的中共组织。

有的他发自内心感谢你,一再说不收车费了,我说:“你们挣钱多不易!炼功人从不白拿别人东西的。”他们非常敬佩大法弟子,也发自内心记住“法轮大法好!”再讲,你再把我告诉你的救命三退的事,告诉你的亲人,让全家都平安。告诉他三退方法,之后再给他真相资料或光碟,告诉他这真相资料来之不易,要珍惜,看后传给别人,你也是做大好事,给自己增福份的。这样象滚雪球人传人的救度更多有缘人。

我尽量不错过所有接触的人,问路的、买东西的,有的擦肩也不放过,有上邻居家串门在楼梯遇上的、来家做活的、有本地、有外地、有南方、有北方的,走到哪退到哪。有领导、有百姓,有知识份子、有经商的,有警察、有小偷,有老人、有小孩,见谁就劝退谁,再告诉他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年轻的妈妈抱着婴幼儿时就告诉她们真相、劝三退,在对怀中天真的孩子大声说:孩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这小生命一定会有好未来。小孩真象是听進去了,天真的笑着。

旅游时也不放过所接触的有缘人,我会对导游人员及游客随行随讲。几年前,单位到南方旅游,刚下飞机,导游先生接我们到宾馆途中,在汽车上他就说那套职业套话让大家开心,当说信仰时,他说:“信什么也不要信法轮功”,当时车上的同事都笑了。我说你不要这样说,我就是信法轮功的,你看我象电视说的那样吗?他说:一看你就象是个好人。我接着说:电视都是栽赃陷害这些好人。他真的不说了。

当到旅游点时,我与他交谈,给他解答天安门自焚的疑点,又告诉他伤害好人是遭报的,你也信佛,那你能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杀人偿命是天理,共产邪党就是打击真正向善的信仰群体,天理不容,所以上苍要灭它,你是团员快退出、保平安。以后接旅游团时再别说对大法不利的话,这对你不好,我告诉你都是为你好,一定记住。他点头同意退出团,并表示不再说那些了。说完我又把带去真相传单送给他。

在旅游时听同行游客是东北口音,就找机会讲:听口音咱是老乡,真是有缘,这么远相遇我可要告诉你个好事,听说过三退保生命平安吗?你是党团队要从心中退出,不再承认它,有灾难时会躲过去,因为这个邪党做坏事太多,天理不容了,天意要销毁它,你入了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份子。别当它牺牲品,退出来一定得平安。那人很愉快退了。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也逐渐的修去为私为我的怕心,一步一步修出无私无我的善心。开始是从身边的亲人、熟人,到单位同事、同学,从近处坐汽车到远处坐火车走亲属,从被动碰上到主动找世人劝三退,几年来不记得有多少众生被得救。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只是有那个愿望。

(三)、归正

我是个急性人,总是风风火火的,这给我在正法修炼中带来很多麻烦,也暴露出很多执着心,从中在这上摔跟头,教训是深刻的。

今年夏季的一天,我想在讲真相上带一带同修,共同精進。我们带上真相资料给路上世人讲真相、劝三退。走出时就匆忙,不是平和心态,刚讲几个人就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他们的任何要求我都不配合,一路上我向世人与警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喊完再大声讲真相,好让所里的人都听到。

被关押时,给在那里的一个警察退了所有中共组织。后被送到拘留所,一路上也一直在喊,到那里后,与在那里的刑事拘留人讲,劝她们退出所参加的党团队组织。到我出去那天,监室里的人陆续退出十二人。也给那里警察讲了三退意义,使他们有机会退出党团队,真正对自己生命负责。

我绝食十五天,其间找到了证实自我强大的做事心,好大喜功变异心,不祥和的浮躁心。我心里发出正念请师父加持,绝不允许邪恶迫害。十五天后正念闯出。

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好事。认真反思自己,一次次被绑架给常人带来许多不理解,他们没看到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美好的体现。我剖析这急心,是要做事的显示心,“我们有许多学员,因为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转法轮》)再深挖是求名心,这是多么危险的心哪。我要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走好正法修炼剩下的这段路程。心归正了,在做证实法的事上,心态就稳,不急不浮躁,救度世人时效果就好。

三、向内找是法宝,真正实修圆容师父所要的

(一)、改变自己

家庭环境好与坏是修炼人心性的反映。我在家庭修炼的环境中心性提高很慢,尤其是在与丈夫情关上拉不开,扯不断,有那么一阶段搅扰的心力交瘁。法天天在学,心性就是提高不上来。

我曾经是亲属们的炫耀资本,是让同龄人羡慕的家庭。走入修炼了一切都反过来了,平时一向听话的丈夫也竟然说谎欺负我,我觉的怎么会这样呢?心里想和他斗。法还在学,三件事也做,这怎么没改变他呢(其实是在求)?

师父说:“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 “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

去执着真是剜心透骨的难过。修炼几年了,我反问自己,大法弟子称号你对的起吗?够不够标准?修炼使自己究竟成为救众生无私无我的正法觉者,还是依然留恋常人这个“情”?师父的法在提醒我,我醒悟!自己根本的执着还没去,还谈正觉?这是为私为我的“私”。身边的人更是与你有很大缘要救度的人,由于我没做好使他不能得救,还往外推他,这不是上邪恶当了吗?旧的邪恶势力就是要毁众生。

我给别人讲真相几句话别人就能接受,而对他就是说不上话,障碍在哪呢?原来是在我这儿,情(私心)、怕心,怕他接受不了、怕他骂我、怕失去他、怕对我脸面不好、怕伤害我的名,怕他理解不了说对大法不利的话,怕这怕那就是怕伤害我,这不是师父所要的,我要改变自己,从现在做起,改变自己强加于别人变异的做法。从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

他是被邪党灌输无神论造成的,而我是师父的弟子,知道了这么高的法理,不也是一点一点知道的吗。我就给他讲身边做好事、做坏事报应的道理,说你虽然不是象警察那样直接迫害我,但你是在间接做警察想要做的事,让我放弃让我真正做好人的真理。我不能,我也不能放弃你,放弃你是真害你。因为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是强盗害好人,这个邪恶的党打好人,就是在纵容坏人,虽然暂时给你甜头,这是收买人的良知。啥好啥坏你想一想,告诉你道理,怎么做是你的选择。

我终于把这个搅扰我心的情丝捋下来了。心不难受了,再看他也不生气了,说话语气也缓和了。我再循序渐進的告诉他真相,他就不太反感了。现在他经常提醒我注意安全。

情是为私为我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带有救度众生使命来到世间,是按师父要求修出无私无我正法的觉者。真正放弃千百年在骨子里形成为私为我旧宇宙的理,那么你就真的能在思想上升华,同化真、善、忍宇宙的法理。

(二)、圆容整体,找回昔日同修

正法到了今天,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是大法中一粒子,要真正的起到一粒子作用,每个粒子连起来才能形成整体。我不是协调人,证实法中哪里有需要做的,我就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协调好,圆容整体。两年前,有位同修想建立家庭资料点,但她没工资收入,自己拿不出买电脑的资金,我鼓励她说:我能拿出大部份资金,你能做就好,是师父要求的。现在这个资料点象朵小花已经稳步开放了。通过她这朵小花已经在本地带上来几个家庭资料点。同修都悟到证实法要走的稳,学好法是关键。现在有很多欲走出来的同修,还有老年同修他们需要有个学法环境,与其他同修共同精進,在师父安排的路上走好,走稳。

在我写法会投稿时又暴露出想发表、显示自己、证实自己的心,想让写作水平好的同修给我修改。决定去同修那里(外地)时,家里几个人都给我来电话,不让我到那里,说外面挺紧张的,我心里想这是干扰我,我不怕!这个忿忿不平的心同时暴露出来了。当我冷静想一想:这也不是偶然的,在否定旧势力的同时最主要是怎么样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去那里会给同修增加麻烦,要为他人着想,不能因是同修就不顾,这是为私为我的私心,这是依赖同修的心。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能写。

执着找到了,以纯净心态再静下心来写,在师父点化下,很快开启思路,经过几次修改,使这篇交流稿很顺利写完。这次法会投稿过程,也是验证自己在证实法、修炼路上是否实修的过程,是修心补漏解体邪灵的过程。修炼是严肃的,什么人心都得放下,所做的一切师父都看的清清楚楚。

在这里我很感谢那些无私奉献、圆容好家庭提供学法环境的同修,是他们在证实法实修中使家庭成员得救,又给同修提供学法方便条件。通过集体学法,同修由不会修的茫然,到现在遇事向内找的精進、比学比修往前赶,在正法修炼路上,在师父的呵护下逐渐走向成熟。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