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编辑报道 整体配合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下面是我在编辑真相资料和做大陆迫害报道中的一点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编辑真相资料中提高

我所在的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城市,这里等待得救的众生很多。六年前,我受到明慧网上一篇大陆同修交流的启发,开始编辑当地真相资料。

(一)跳出情 让真相资料平和理性

有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当地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迫害,就马上投稿了一份本地真相传单,却没有被登出。我再看那份传单,也觉的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合适,就请一位同修帮助看看,那位同修也没具体说什么,只是说:“看了这个传单,怎么心里乱糟糟的呢?”

以前听同修说资料带着编者的信息,我想起了自己编资料时的心态,当时看到同修被严重迫害很着急,只想着要营救同修。因为明慧网的那篇报道只是文字,我为了增强“效果”,在传单上配了一张海外同修酷刑演示的照片,也没有加图片说明,很容易让读者误解。

静心学法之后,头脑清醒了:我修的是“真、善、忍”,编辑出的真相资料也应该传达“真、善、忍”的信息,不应该是乱糟糟的啊。“快”和“紧迫”不等于用人心着急,急时已经被情带动了。

身在中国大陆,每天面对一桩桩发生在身边的迫害致死、致残、绑架、酷刑案例,要做到理性、平和的讲真相,就要跳出情,当心怀更多的众生,用慈悲救人的心态去编辑的时候,真相资料的外观也变的清新了,语言也更加简洁,内容也能兼顾多方面——讲真相救世人、营救同修、曝光和清除邪恶。

调整自己后,我从新做了传单,很快就发表了。

(二)放下自我 包容更多众生

有一段时间,我听到了同修对本地真相资料的各种意见,有的说“迫害的内容太多了”,有的说“酷刑的图片太大了,不敢看”等等。我当时想“当地迫害这么多,就应该揭露啊,这还没揭露全面呢!”

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时,看到师父说:“真正的理智的想一想自己,再想一想别人的意见,我想事情就会做好。那个时候为什么都不想自己哪?别怕失去了采用自己办法的机会,更不应该有不服气的心。”

这正是在说我啊!我问自己:编辑真相资料是为了什么——为了证实大法、救众生。救度众生就要和大家配合,同修对真相资料的批评建议,就是在和我一起编辑和完善真相资料、救众生啊!

这件事也让我认识到:编辑真相资料是修炼,从中修自己,放下自我,这项工作才神圣。其实在证实法中,每个项目的同修都不孤单,即使是低调的工作,师父都安排了很多同修以特定的方式在支持、圆容着。而这种支持和圆容,只有放下自我的时候,才会接收到。

回头再看同修的反馈,都有一定的道理:真相资料是给常人看的,迫害内容太多,可读性差,世人会觉的枯燥单调,还看不到大法的美好。各方面的内容均衡,讲真相才更全面。

关于酷刑图片的大小,我想起了在工作单位的一件事,有一天交通局送来一本注意交通安全的小册子,一个同事一翻,“哎呀”一声马上扔在一边了。我一看,里面有很多交通事故现场照片,冷眼一看真吓人一跳,正常情况下谁也不愿意看这样的材料。同事丢弃那本小册子,并不是对交通局或者对事故者有什么意见,其实根本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缺少美感、不考虑读者接受能力的东西,使人不想了解。

我们的真相资料如果不体谅世人的接受能力,救人的效果也会打折扣。再做资料时,我就注意均衡大法美好和迫害的内容,在揭露酷刑案例时,把被迫害同修的日常生活照片放大一些,酷刑照片大小适中,看上去就不一样了。后来听到一个常人看了当地真相说:“这么美的一个人,后来怎么(被迫害成)这样了?看看怎么回事。”世人先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美好,進而去了解迫害的邪恶,因为人们对美好的事物还是普遍接受的。

当然这些具体做法不是千篇一律的。放下自我,站在“为他”的基点时,编辑的真相资料就会多一些慈悲,包容更多的众生。

(三)学好法 选材不迷惑

有一次,在小册子里选了一个小故事,讲的是:一名西方建筑师设计了只用一根柱子支撑的市政大厅天花板,政府人员认为一根柱子不安全,面对“要么多加几根柱子、要么更换设计师”的选择,这名建筑设计师在大厅里增加了四根柱子,这些柱子并没有与天花板真正接触,一般人却看不出这四根柱子只是摆设。人们赞赏建筑设计师面对阻力,能恪守自己的原则。小故事告诉人们“要坚守心灵的高贵” 。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隐约觉的这是不是变异的“高贵”呢?后来看到被同修用来讲真相了,也跟着用了这个故事,结果小册子在明慧网登出时,这个故事被换掉了。

虽然大法对常人的要求和修炼人不同,但我们如果能在讲真相时同时展现大法给人类开创的正的思想状态,这样更易于常人明白大法真相。大陆民众在邪党长期的洗脑中,观念变异,对大法弟子有很多误解,有一部份人认为:“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妥协、假装写个保证,不就从监狱出来了吗?”而我选这个材料,很可能抹不去世人的迷惑,还加强了不正的因素。

一份真相资料,就象和世人進行一次无声的交谈,选材纯正,能纠正世人思想中不正的因素。如果编辑资料时法理不清,就达不到这个效果。

有一天,路遇一位同修对我说:咱们背法吧!从此以后,我每天背四页《转法轮》,用了两个半月的时间背了一遍。而那位告诉我背法的同修,说完话之后我就再也没遇见过。我想这是师父在督促我学法,学好法才能编辑好真相资料。后来我又背了两遍《转法轮》。现在学法小组里也在坚持背法。法理清晰了,编辑的真相资料也有了明确的标准和方向。

二、整体配合 做好明慧大陆报道

“明慧网的特点就是以报道中国大陆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为主,那是揭露邪恶的第一手材料,报道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全是真实的,甚至于百分之百。”(《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十年来,迫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就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然而这些真实的消息却因为邪党的封锁,难以为世人所知。几年来,在做大陆报道中,当地同修整体配合,清除着邪恶制造的干扰和阻碍,由最初的经验不足到逐渐走向成熟,向明慧传递着准确翔实的迫害消息。

(一)核实消息 确保真实准确

每当同修被迫害死,迫害部门不但掩盖消息,邪党人员还威胁同修的家属不许曝光。一次去看守所给被迫害的同修送衣服,看守所警察说:“已经放回家了。”其实同修已在几天前被看守所迫害致死了。因为法轮功修炼没有组织,本地同修之间很多互相之间也不认识,都是在明慧网上看到迫害消息后,自发去营救同修的。这时如果把这个“已经回家”的消息不加核实,发到明慧网,就会起到干扰作用;再如,警察绑架同修时,有的不敢穿警服,有的互相用假名字,如果对消息不加确认,也会造成出入。

记的有一次,收到一篇稿子,记述了“某某派出所姓张的警察”如何殴打同修的。第二天正好遇到那位同修,就问“怎么知道那警察姓张呢?”同修说:他们把我打的头部流血了,其他警察怕出人命,就喊他说:“老张!行了!”他自己也叫自己“老张”。这种情况,我就把“姓张的警察”改成“自称姓张的警察”,这样更客观准确。后来证实,一些警察为了掩盖真相,行恶时用的是假名字。

当然核实消息并不都这么容易。一天,同修A告诉我“同修王立(化名)被迫害死了”。A拿来了同修的部份遗物,其中有照片和一些迫害证据,我们分工:我负责整理照片和附加材料,A和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相识,去整理迫害致死的详情。

当我把相关资料整理完,同修A的文字也整理好了,我们把材料汇总成一篇图文并茂的报道,反复检查几遍,尽量全面考虑,拿不准的细节先不写,除去可能给家属和相关同修造成的不安全因素,把报道发送到明慧网。

同修A本来打算继续调查具体消息,可是被迫害同修的家人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的威胁,再加上不明真相,不和同修A见面了。怎么办呢?我们请求师父帮助,这时忽然发现同修的遗物里有一份校友录,而同修B正好也是那个学校的。这样我们可以用同学的身份去找家属,既减少家属的压力,还能讲真相并补充迫害消息。我们都感谢师父的帮助!

同修A为我们提供了详细地址,建议什么时间去好、提醒注意安全,并和其他同修正念加持我们。

我和同修B买了一些看望的礼物,顺利的找到被迫害死的同修家。同修家的楼栋旁边有几个男的在看报,要進楼栋时,我回头一看,那几个人齐刷刷的放下报纸,正看着我们呢。我想起同修A说这里可能有监控,就对同修B说:“他们都在看我们呢。”同修B头也不回的说:“这地方,既然来了就是用正念!”

同修的话象一道金光,让我感到周围瞬间清亮起来。我分清自己的怕心,清除它。我们发了一会正念,就去敲门。一个老人开门问:“找谁?”我说:“请问是姓王吗?”他板着脸说:“不姓王,找错了!”这时我认出他就是王立的父亲(同修的遗物里有一张全家照),我不好直接说“你就是王立的爸爸”,就说:“我们是王立的同学,就是这儿,没错啊。”他向两边看看邻居的门,快速说:“我告诉你了,没有姓王的,快走吧!”说着就关门。

以前听同修说,这位父亲曾是公安局警察,被邪党毒害很深,迫害后,因为害怕邪党,就对炼法轮功的孩子经常打骂,不听真相。此时我感到他很苦很可怜:孩子被邪党害死了,家里还受到威胁监控,而他又不明真相。这场邪恶的迫害,害了多少人啊!今天我们就是来曝光邪恶、告诉你真相、来救你的,怎么能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拒之门外呢!

我拉住门,一边发正念一边平和又坚定的说:“您别多想,我们这么大老远来,就是来看望您的。让我们進去吧!”话音刚落,他象触电一样松开了关门的手,向后退了一步,转身進屋了。我和同修也赶快進了门。

屋里静悄悄的,也不知同修的父亲哪里去了。拎着东西站在门厅里,我的人心出来了,觉的被晒在这里很尴尬,看看对面的同修B,他回给我一个坚毅的表情,示意我发正念不要被带动。我马上又回到正念中来了。

一会儿,听见里面说:“進来吧。”同修的父亲问:“你们是哪一路的?”原来同修被迫害死后,邪党“六一零”、看守所、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等人员多次来骚扰,老人不但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还要遭受邪党的各种威胁和压力,以至于面对来访的陌生人,都不敢承认自己姓什么。

我和这位父亲交谈时,同修就默默的发正念。同修交谈时,我就发正念。我们把法轮功真相穿插在谈话中,清洗着他的误解和邪党灌输的谎言,他也告诉了我们同修被迫害死的一些情况(他所知道的也有限,邪党对家属封锁消息,还進行欺骗恐吓)。最后,这位父亲长叹一口气说:“唉!我并不是反对法轮功啊!我没有说法轮功不好啊!我们家王立,炼法轮功可好啦,单位、邻居、同学,谁都说这孩子好。”

我们知道,这是从邪党的谎言中摆脱出来的生命对法轮大法的真实态度。其实如果没有邪党的压力,让人自由选择,人的本性都会选择接近“真、善、忍”,顺应“真、善、忍”。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强加给千千万万的中国百姓巨大的屈辱,使那么多可贵的中国人成了受害者。

告别了这位父亲,我们整理了同修被迫害致死的后续报道,和同修A一起补充完善后,在明慧网上登出了。

明慧网作为发出大陆迫害真相的最重要窗口,维护好他,也是大陆大法弟子的责任。心里想着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整体配合,就会破除邪党的干扰和信息封锁,就能维护明慧大陆报道的真实准确。

当然做好明慧大陆报道不只是要保证消息准确,写作时还要使报道专业化,兼顾世人、同修和参与迫害者这三类读者,报道才会发挥更大作用。

(二)正念配合法力显

有一次,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去劳教所探视她的亲属同修,鼓励同修坚定正念,还要拍劳教所的相关照片、上网曝光邪恶,并要给里面的同修送经文。在劳教所门口,来探视的常人都拿出了身份证(劳教所规定不拿身份证不让進)。我和老年同修发正念,想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无论对同修、对劳教所警察、对和我们接触的世人都是大好事,清除一切干扰,正念畅通无阻。

在進门的时候,看门警察认识老年同修(老年同修每月都来探视,给他讲过真相),他看看我对老年同修说:“这是你家亲戚啊”,我就進来了。進去后正好有个空档时间,我找到要拍照的目标,一边发正念一边照,感觉周围都静止了,警察、家属都不知道哪去了。刚拍完,看到老年同修冲我一摆手,示意警察来了。

到了会见室小屋,那天有三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和家属见面,每家来两个亲属,包括我共六人。两名警察在屋里监视并登记探视人的身份证。老年同修和我心态都很纯净,感觉正念能制约这里的一切,警察干什么与我们没关系。

其中一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他的妻子和岳母来探视,她们不明真相,特别是他的岳母,因为同修坚持信仰就大声数落,后来又开始重复邪党电视上污蔑法轮功的话,我看她被邪恶操控、越说越离谱,就发着正念对她说:“阿姨,别生气啦!咱们的亲人在这地方多不容易呀,一看你的家人就是好人。咱们来一次也不容易,说点高兴的事。听的电视报纸可不可靠!”

这时登记身份证的男警察到我身边说:“你别管别人家的闲事,管好你自己家的事就得了。”说完就越过我,继续登记身份证。他登记了其他五名家属的身份证,然后就象看不到我似的,收起登记表坐在门口了。我和老年同修配合,顺利的把师父的新经文交给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按计划完成了要做的事。

我们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大法的威力自然显现。

有一次,同修整理了本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但是缺少迫害责任单位、人员等,这样就无法充份利用这个案例向更多人讲真相、营救同修。我想不能等靠,就和一位同修说了,到邪恶场所去整理相关信息,同修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那天先办一件别的事,办完时,时间已经有些晚了,问同修还去不去?同修说:“去吧!不要拖到明天了。”我们默契的发着正念,来到邪恶场所。结果出乎预料,那里没有相关信息,我们只获得了很少的一些信息,就打算先曝光这些。

整理完消息,上传到明慧网之前,来了一位同修,说:“有一些邪恶场所的信息,不知道有没有用?”我一看,正是我们想要找的!真是只要我们努力去做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明慧网及时的登出了同修被迫害的报道,本地同修陪着家属去向绑架单位要人,去了几次之后,一个参与迫害的警察拉开抽屉,对家属说:“你们看看,寄来这么多信,天天接到外国法轮功的电话,还把我的照片上到明慧网了。”这件事对整个派出所震动很大,家属要人时,警察推脱他们说了不算,但态度很客气,再也不象开始时那么强硬了。几周之后,同修被释放了。

三、放下自我天地宽

我以前很执著自我,在个人修炼中这个心很难去。在编辑和报道工作中,“自我”在不知不觉修去,在救人的路上,也能和同修配合的更好。

有一次陪一位老年同修到电脑城买设备,我们和那家店的两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讲了真相,帮他们“三退”了。这时同修突然掏出一本小册子塞到一个小伙子手里,那小伙子愣住了,我一看是一本面向农村的小册子,就想:“哎呀,在电脑城这地方,给他们学生或城市的小册子多好!”马上又想:不对,又在证实自己!同修已经拿出来了,我要注入正的力量,配合同修救人。这时正巧那小伙子抬头看我,我对他说:“放起来吧,有空好好看看,听听不同的声音,现在真理在少数人手里呢。”小伙子看看手里的小册子笑了,一边把小册子揣兜里一边对老年同修说:“谢谢!”

从电脑城出来,这位老年同修和我交流,她说以前不知道根据不同的对像讲真相,“怪不得呢,那天在学校门口刚告诉学生一句‘法轮大法好’,那学生就找来一帮学生,要告发我。”老年同修说以后注意看看给青年学生的周报(《晨光旭语》)和小册子,用循循善诱的方式和学生讲。

每个人都有自己证实法的方式,就象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没有参照,只要心怀大局,互相补充、圆容,就会共同完成我们责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记的看过一篇神韵演出的报道,说神韵演员的表情映出古典中国人曾经拥有过的内心世界,“喜悦是来自内心的安宁和感激”。就想:一个生命兑现了神圣的誓约、感恩师尊时才是真正的喜悦啊。我唯有纯净自己,在救度众生的路上不断精進,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