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在河北石家庄西部的太行山区,有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老汉老李,很精神,虽已六十多岁,看上去才五十来岁的样子。我要说的是这位老李的修炼故事。

一九九七年冬的一天,老李家请来一位老中医老曹。原来老李的妻子得了心脏病,发作起来心慌气短,不敢动,只好请医生出诊来家诊治。老曹诊治完毕,开了一些西药,临走时,留下一本《转法轮》,嘱咐他俩好好读读。

老俩口用了十几天,把这部《转法轮》拜读了一遍,妻子的心脏病竟然再没犯过,药也不用吃了。按医疗常规,得了心脏病可需要终生服药,并持续治疗的。

老李一家从此得法走上了修炼之路。

医生老曹住在离老李家十八里外的一个偏僻小山村。头一个月,老李每天晚上都骑上自行车去老曹家学炼功动作。说也奇怪,去时要走一个小时的路,回来时竟然只用半个小时,而且每次回家的路上,自行车前面总是有一道光在给他照路,让他翻山越岭如走坦途平地。真是一旦入道得法,神迹激励点化。从此老李更加勇猛精進,不久自己家也成立了学法炼功点,有十几位老乡每天晚上到老李家坚持学法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冒天下之大不韪,疯狂抓捕各大中城市义务服务的法轮大法联系人,引发百万大法弟子前赴后继到北京上访。那天,老李正好去了几十里外的一个山村参加全县大法弟子交流会,得悉石家庄辅导站辅导员被非法抓捕的消息后,就让儿子开上家用三轮车,拉上大法弟子去石家庄上访。

儿子打开油箱盖一看,柴油只剩下一指高了,老李信心十足的对儿子说:“你尽管放心走吧。”儿子只好遵老爸之命随即开车上路。沿途不断有大法弟子上车,一辆只能坐十来个人的小三轮车,最后竟然坐了二十七位大法弟子。车开到五、六十里外的一个小城镇被警察拦住,大法弟子们纷纷步行继续前去上访,老李的儿子小李无奈只好开车返回家。到家打开油箱盖一看,柴油仍然还有一指高。老李告诉儿子:这是大法师父在帮助咱们呢!

后来,大法弟子开始向全国的父老乡亲讲述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老李也义无反顾的走上助师正法之路。他的足迹踏遍了方圆几十里的山山水水、沟沟壑壑。

有一天晚上,老李骑摩托车带着另一位老同修老付(女同修)去偏僻山村撒真相资料。返回时老李脚怎么踩那油门这摩托车就是不动,怎么办?只见老李拍了拍摩托车说:老伙计,今晚说啥你也得送老付到她的村口。说完对老付说:“上车。”嘿,你还别说,一踩油门,车真的像听话的孩子,跑起来了。到了老付家村口,摩托车又犯了老毛病,怎么踩油门也加不动了,老李只好灭火,推着摩托车回了家。第二天起来一看,油门线不知啥时断了。

还有一次,老李同老付骑自行车到几十里外的小山村散发真相资料,回来时经过一个小山村,兜里还剩下一份儿真相资料,只听隔着一条小河沟的一户人家的狗“汪汪”的叫起来。老李把车停下,对老付说:“你等一下,这家的狗是叫咱们给它主人真相资料,想让它主人得救呢!”说完,跨过小河沟,到了那户人家大门洞里。说也奇怪,直到老李放好真相材料,又返回路口,那狗竟一声不吭。老李和老付骑车要走了,那狗又叫了起来,似是向老李他们表示感谢!

有几年老李在一个小建筑队打工,由于老李不断给他们讲真相,从老板到工人都很相信大法。一次给老乡家盖房子,搭了两层脚手架,两层架子上都有工人在墙上抹灰。突然上层的支架断了,架子上的大木板连同两名工人直向下层的工人头上砸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工头在下面扯开嗓子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那层架子板和两名工人竟然稳稳的落在了一层的架杆上。从此,在这个建筑队里,上至工头,下到工人,对老李带来的真相资料都争相阅读、珍藏,爱不释手。

二零零五年初,师父在大纪元新闻网发表退团声明——“再转轮”,由此掀起了中国大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老李有个特点,谁越是不退,他就偏偏要想办法要劝其三退,去跟谁唠嗑。这几年,老李除了把身边的老党员都劝退了,周围十里八乡的老支书、老村长也劝退了不少。平时不听真相的“老拧”,当老李找上家门去唠一阵,就象“老虎”变成了“绵羊”,顺利的“三退”了。

老李有个诀窍:人未到,正念先到,灭掉躲到人们背后阻碍人得救的邪恶因素,让人明白的那面精神起来,接收大法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从而得救。

大约是二零零五年秋天,十月一过后,老李村的村委会房上挂起一面血旗,老李看到后心里想着:要是用剪子剪下一半来,那血旗就挂不成了。嘿!第二天真的见那血旗真的就只有半截在那耷拉着,象出丧似的,村干部连忙上房把血旗摘了下来,并从此再没有挂过。

还有一年秋天,正是农忙季节,老李刚忙完地里的活儿,邻居同修家的女孩子忽然跑过来叫他:“大伯,我妈妈肚子痛的厉害,你赶快过去看看吧。”老李二话没说,立马跟着小女孩赶到家。只见女同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的丈夫在一旁焦急的踱来踱去。老李知是邪恶干扰,马上坐在沙发上,盘腿立掌发正念,不一会儿,女同修睡熟了,老李悄悄走了。

一个酷暑连天的夜晚,老李带了五百份的真相资料,去发给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发完时已是凌晨两三点钟,只见电闪雷鸣,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老李一想不行,立即立掌告诉雷神雨神,这场雨要等到天亮后再下,免得淋湿了我刚刚发给各家的真相资料。还真灵,直到了六点十分,这场雨才哗啦哗啦的下了个够。

老李也偶有懈怠的时候。一次刚打完坐出定,老李心想:“修炼真难啊,看那常人多自在……”瞬间,眼前突然出现了很多老道长,有的手执拂尘,其中最年长的一位白胡子有一尺多长,飘在胸前,对老李打了一躬,说:“您还是好好修吧!要不我们可就都完了。”说完,就带着那些仙风道骨的老道长隐去了。老李出了一身冷汗:哟!看来师父所言不假,我真得勇猛精進才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