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归正一下自己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近几天学法、炼功没能跟上,梦中梦到了树上的果实都很小、很难看,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修的不好。于是向内找。

先从工作谈起,我是在一家餐厅工作,在工作中处处按法的要求去做,和同事关系处的很好。经理选领班,投票选举,我的票数最多。可我当时法理不清:认为自己没有那能力,还认为干领班辛苦对自己是一种干扰,就当众回绝了,后来经理找我谈,我还是没答应。过些天,经理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在会上公布了。就这样我很勉强的上任了。刚开始干的比较顺利,后来经理把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我,我从心里不情愿,工作中不断有矛盾、摩擦出现,可是我没有把自己当炼功人,遇到矛盾要向内找,需要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是有怨气,认为是干领班才出现这么多麻烦事,弄得我每天大部份时间都投入在工作上,不能静心学法,还怕自己干不好被别人瞧不起。这种心理每天都在压抑着我,致使自己越来越干不下去了,后来就想到了辞职,想休息一段时间好好补补课,其实这也是在掩盖自己的执着。

辞掉工作更不能静下心来,后来在学法中学到“顺其自然”和“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它钻了这样一个空子”(《转法轮》)。法理打动了我的心,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的修炼状态和法拧着劲儿,我悟到有三错,一错,领导叫我干领班我顺其自然的就干,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一件事是偶然出现的;二错,既然大家都选我,就证明对我的认可,而且作为大法弟子是无所不能的。总认为自己不行,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最后真的干不下去了;三错,矛盾的出现我应该向内找,是我需要提高了,可我却选择了逃避,给生活和修炼带来了很大的干扰,正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修炼与工作〉中说的“个别弟子对于常人中的工作不干了,提拔当领导也不干了,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工作和生活上的干扰,直接影响到修炼”。我感觉师父说的就是我。

在家的日子里,我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参加集体学法,认真的做好三件事。母亲也是同修,由于家里的农活很多,父亲又在上班,家里的一切都由母亲一人承担,母亲每天也在学法、炼功,但很少出去讲真相,我看着她心里很着急,总想带她出去,可她就是不去说不会讲。我知道这是对母亲的情,还有就是不能用自己的做法去强求别人,对母亲没有善心,总是对母亲说出很难听的话来。那天母亲说我变了,当时的我还很不愿接受,心里觉的很委屈,好象有东西在心口堵着,认为是在帮母亲。现在想想自己是怎么修的?是真的在修自己吗?在家呆了四个月了,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是并没有向内修,最起码一个修炼人该有的慈悲心都没有,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修炼道路,我在指责母亲时没有想一想对方的感受。师父都没有指责过任何一个弟子,我凭什么去指责师父的弟子?悟到这些我就下决心去改正,首先要尊重母亲同修,用祥和、善心要心怀慈悲,从我的一言一行上归正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后来我和母亲一起学法时,一边学一边切磋,整个人都溶入法中,心里特别宽敞,母亲也主动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了,我知道原来是我的心转变过来了。

由于自己又找到一份工作,于是就买了一套衣服。那天穿上,去了同修家里,同修说很不适合我,其实现在常人“流行”的都不适合修炼人,因为世人都在变异。我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太不象个大法弟子了,于是回到家就换掉了。再深挖自己:其实在这背后还隐藏着色心、虚荣心,穿的好看一点,不就想给异性看吗?想得到别人的夸奖不就是虚荣心吗?怪不得前几天有陌生的电话打来想和我交朋友,这不是人心勾的鬼上门吗?其实作为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穿的整洁大方一点,要让世人感到可敬而不可亲,到哪里都会闪光的,是金子永远都亮。这也是给世人留下的参照。

最后在正法有限的时间里,我要按照法的要求归正一下自己,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真正的把自己视为修炼人,走正、走好最后的路,不愧师尊的慈悲苦度,跟师尊回家。

如果自己有悟的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