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归正自己 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我是一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底喜得大法。回首这十三年多的修炼历程,有严酷形势下坚信大法的欣慰,有沉迷不悟做了追悔莫及错事的遗憾,更有对师尊的愧疚和无限感激。在跌跌撞撞的修炼途中,日趋成熟的走到今天。

一、得法,新生

修炼前,自己在身体精神方面遭受双重痛苦。

从身体方面,是出名的“病秧子”“药篓子”。多种疾病缠身折磨得我面如黄土、枯槁憔悴,体态佝偻变形,每天痛苦不堪。

在精神方面的痛苦更是难以形容。成家后,几十年来家庭矛盾重重,公婆小叔小姑子们搬弄是非,丈夫酗酒成癖,无理吵闹,夫妻打仗成了家常便饭。随着“战争”的逐步升级,家庭面临着解体的边缘。

那时为顾及两个年幼的孩子,尽量忍受工作及家务的劳累,病体痛苦及精神上受欺凌的折磨,每天带死不活的熬日子……。

就在我求生不行欲死不行的苦难中挣扎时,九六年底,我有幸得到万古难遇的大法。看到大法,真的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因为这部大法才是我一直苦苦找寻的宇宙的真理。从此,我的心里,我的眼前,不再是黑暗,不再是深渊,而是一条通天的大道。

得法修炼后不久,我身体上所有的病症与痛苦全部消失,整个人脱胎换骨似的变成了个全新的人。那时已五十岁的我脸色红润;二百度的花镜不用戴了;一向佝偻的腰板直起来了,走路轻盈快捷。更令亲属、邻居称奇的是:过去弱不禁风的我如今神力大增、扛起百八十斤重物上楼(三楼)不费劲儿。他(她)们说:“这老太太真的神了!”

在心性的提高方面,表现在家庭中,用师父说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凡事能忍了。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尽管开始时人心较多,是委屈含泪而“忍”,对法理的认识也只停于表面一层;却在诸方面带来巨大的可喜的变化。不但身体净化,如上所述,家庭中,我与丈夫、公婆、小姑、小叔子们矛盾和解了,关系改善了,夫妻和睦了,家庭温馨了,孩子们也有了笑脸。

有的同事、亲友看到我修大法后的巨大变化,听我讲述修大法的美好,也相继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

在个人实修期间,为修去与生带来的最大执著心,就是贪睡犯懒爱享受、自在的安逸之心,从修炼那天开始到现在十多年中我无论冬夏不再盖棉被睡觉,只盖被单或夹被或披件大衣,这样也更方便于随时起来学法炼功发正念等修炼活动。我庆幸自己遇到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下决心一定好好修,下苦功夫修,跟师父修到底。

二、正法修炼中不断归正自己,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集团对大法、大法弟子开始疯狂的血腥的镇压。由于自己在先前个人修炼阶段学法不深入,不扎实,人心较多,怕心较大,在突如其来的魔难面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结果在正法初期,连摔跟头,使自己修炼状况一度陷入谷底,曾一蹶不振。而且病业全部返回,每天在痛不欲生中悔恨自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也对不起自己的糊涂事,极度惭愧与痛苦,每天以泪洗面不能自拔。

当时认为自己犯了大罪,师父不会再管我了,修炼返回去的希望没有了,就在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精神到了崩溃边缘时,听到师父大呵一声“跌倒了,爬起来!”把我从迷途中唤醒。我异常欣喜,因为师父没有放弃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在管我,往起拽我。

我的悟性较差,在这迷茫悔恨的二十多天里,师父实际一直在点悟我,借家人之口说;借梦境点化,还让我在大白天通过肉眼看到室内墙壁上显现《洪吟》插图中神的图,曾让我明确听到另外空间的仙乐声,最后看我还是“钻牛角尖”不悟;直接在我脑海里轰鸣“跌倒了,爬起来”,恩师为我操碎了心,费了多少心血,又一次从迷途中唤醒了我,拽起了我。我决心从新修,在正法修炼中归正自己,走正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路。在今后正法修炼路上,真修实修,就按师父要求的做,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这天晚上,师父给我灌顶,清理身体。第二天早上,脸色由灰黄转为红润,全身返回的重病又都不翼而飞了。我知道,在另外空间,是恩师以他巨大的慈悲,又一次为我化解和承受了这一切。

(一)在学法中归正自己,挖出“根本执著”

师父在很多讲法中都着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让我们“溶于法中”,“在法上认识法”。大法是我们修炼者的指南,是指路明灯,是上天的阶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修就是因为学法不扎实,基础差,人心多,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弯路,跌了跟头。只有真正学好法,一切在法上认识在法上提高,才能走正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路。回想过去的教训,痛定思痛,心首先在学法中归正自己。

1、摆正学法的基点

师父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通过学法回想自己过去学法的心态基点,查出了得法时的根本执著。

当初得法的目地不够纯正,抱有较重的有求之心。就是求得解脱,求得超脱后的自在、幸福、求得圆满等等有求之心。这种肮脏的“有求之心”的根源是“为私、为我”在这种人心的支配下看法,由“根本执著”又派生出“求数量”“求结果”之心。

大法是严肃的。带有种种人心学法,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能展现给我吗?表现为只局限在表面一层认识。因“求数量”,一天读了不少,大脑一片空白。再后来看法时困顿、迷糊,或精神溜号想入非非,被各种人心思想业及外来因素操控还不自知,又不及时归正,怎么能在法上认识在法上提高呢?长此以往,旧势力能不钻空子让你跌跟头把你拽下来吗?找出根本执著挖出其主根,修去它!自己曾写出文章投稿曝光它,解体它。

2、真正溶于法中

学法首先端正敬师敬法态度,尽量盘腿端坐净手看书。学法前发正念,解体各种干扰因素,清理自身的空间场及思想业力等因素,使学法达到入心效果。如果在学中意识到走神(即“精神溜号”),停下向内找,是哪个执著或人心勾起使走神,马上去掉它,再将有关没入心的部份重读。在时间方面合理安排好,必须保证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学法。白天一旦耽误了晚上补。再者学法中反思自己,对照自己,找出不足及时归正自己。

学法时保持纯净的心态,不带任何有求之心,将通读与背诵相结合,个人学与集体学相结合,避免“走过场”与“完成任务”式的心态,抓住不正的一思一念及时归正,摒弃过去不正的一切作为与习惯,收到良好的效果。明显的感觉能领略法的内涵了,能在平时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用法来约束自己,用法来归正自己了。

(二)在证法护法中弥补过失,修去怕心

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从新修炼后,通过系统、深入的学法,查找了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很多执著、欲望,很多人心,特别是“怕心”,它横在我的空间场里,起劲儿的动摇我、阻挡我修炼。

我决定再去北京证法护法、弥补过失。但天生“胆小”,“怕心”最大的那个“我”又吓坏了,实在不情愿鼓劲儿反对。“真我”与“假我”在“去”与“不去”问题上思想中斗的不可开交,一段时间搞得我心神不宁,焦头烂额。上次就是“它”怂恿下犯错,如果不是师父拼力拽起我,就彻底毁掉我修炼的前程。这回“它”又成了拦路虎。

“它”是谁?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它”是旧势力在久远前早就在我空间场做了手脚,在我生命中安插了这些败坏物质,形成“假我”盘踞在我空间场。它的主根是“自我、自私”,派生物质是“名、利、情”及各种执著、欲望、人心、观念和其他各种不好因素。

“怕心”极力维护“名利色情欲”不受损害,维护世间一切物质利益不受损失。“它”极力削弱你信师信法的成度,在巨关巨难面前操纵你的大脑,让你怕这怕那,什么都怕,把你拽下来。

我认清它是我空间场中一种恶魔,是败坏的因素,不但在思想中认清它修去它,还要在实际做中在助师正法中解体它,清除它。

悟到做到。首先向上门来的派出所指导员、片警声明“保证书”作废,向他们讲大法真相。然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又去北京证法护法。在天安门喊完口号挂完条幅后又遭抓捕。被带回当地后,求助师父的帮助,脱去手铐走脱,漂流在外。

(三)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开创修炼一片天

1、回家修炼,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漂泊在外一年多。在这期间通过深入学法,认识到漂泊虽没有坐牢受那么大的苦,但这也是旧势力安排的一种迫害,它绝不是师父安排的,应彻底否定它。修大法没错,证实大法没错,凭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修炼,而非要躲躲藏藏,以人的方式否定迫害,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我们应该运用师父早就给我们的威德与神通来否定迫害救度世人。我决定彻底清除“怕心”修去“私、我”,堂堂正正回家修炼,开创修炼环境一片天。

2、改善修炼环境,讲真相

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是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几年来,常人受恶党的毒害、欺骗很深,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相当一部份人对大法、大法弟子带有敌意,修炼环境也受到严重破坏。“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精進要旨二》〈建议〉)在讲清真相、挽救生命的同时,改善修炼环境。

回家后,面对家人的怨恨,指责,邻居的冷言、白眼,亲友的劝告,同事的询问及社区片警人员上门的骚扰,我以平心静气的祥和的心态,乐呵呵的向他(她)们讲真相,他们都很乐意接受。

我买礼品到亲朋好友家讲,到邻居家讲;买瓜籽到原单位去,先跟领导讲,再逐一到各办公室去讲。他(她)们都乐呵呵的听,这样也为后来劝“三退”打下基础。走路讲,买东西讲,遇到熟人讲,碰到陌生人只要搭上话,就是有缘人,绝不落下,就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通过这样讲真相,周围的环境正过来了。家人不严管我了。跟踪的邻居放弃了跟踪;专门监视我行踪的几个邻居老太太不再盘查我的去向了;社区片警人员逐渐少登门干扰了;单位领导不再过问我的“最新动态了”了。这个过程我深深体会到:在正法修炼中,只要抱着纯正的“救人”一念,出发点完全“为他”,修去“自我(假我)”,不断归正自己,正念会更强,“救人”的力度会更大,相应的环境也会改善。

(四)听师父话,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要紧

随着修炼环境的逐渐宽松,家人也完全明白了真相,由理解到支持,使我在做好“三件事”方面更進一步。在保证学好法、正念强不断归正自己的基础上,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加大了力度,在兑现史前大愿的过程中,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每一步。

师父在一系列讲法中突出强调的是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如何归正自己和如何“救人”的问题。怎样按师父的话,做好“救人”一事?下面汇报一下自己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方面的一点点做法与体会。

在我讲真相、劝“三退”的人员中,大体分为相识与不相识的两部份、两个范畴。

先从相识的这部份人做起。包括:我的全家,本家族中各个家庭,亲属圈内,远亲、近亲、沾边的,能够得上的都做。还有老同学,老朋友,老熟人,老邻居,老同事,老乡亲……等等。凡是能联系上,能找到的,走路能遇上的,都做努力劝退,不放过任何机会。

过去来往的,不来往的亲戚,只要能找到,买礼物上门看望,借谈话之机讲真相,这些亲属,大部份都做了“三退”。对于老朋友,老同事,老邻居老乡亲也尽可能登门拜访。有的相约参加什么集会或婚宴。在这种场合相聚,找准机会,引出话题,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今年三月份参加老领导子女的婚宴,一次就劝退了十几个人。劝退人中,有的是基层领导,有的是机关干部、公务员、工作人员、教师、复员军人、离休干部、家庭妇女等。

在不相识人的范畴中,有卖菜的,做各种生意的,匆匆赶路的行人,拉小车的苦力工,开车的司机,清洁工,收废品的、商场工作人员、退休工人,拣垃圾的无业游民,要饭的,接上学、放学的家长与孩子等等。

对于这些不相识的陌生人,别看跟我沾不上任何关系的边儿,其貌不扬,有的外貌还脏兮兮的,他们生在大法洪传时代,又是在中国,都是冒天胆下来的很高层次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可贵的中国人。所以他们的生命(元神)不是简简单单的三界内的人。救一个人,就等于救一个生命群,救一个天体。而不仅是简简单单救一个人。

因为不相识就不救吗?就没法救吗?通过学法,突破观念的障碍,用大法给我的智慧、理智、慈悲去“救人”,不错过师父给安排的任何机会。

或许她在路边朝你微笑,或许她在道旁病痛难忍;或许你上坡时赶上他艰难的拉车;或许她(他)背上很重的垃圾袋站不起来,伸出脏手让你拽,……也许千万年等待就在那一刻。那一刻,你不要不以为然,不要不屑一顾。该搭话搭话,该帮忙帮忙。不管怎样,抓住契机,把握住师父安排的机缘,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抢人”要紧。或许你送给她一个慈祥善意的微笑,一个帮忙的动作;一句关心的话语;或一句热情诚恳的赞扬,就可以搭上话语,展开话题,让其明白真相,最后做出“三退”。

在学好法,正念强大、纯正的情况下,救人很顺利,也容易,往往一讲,用不了几分钟,对方欣然同意退,还千恩万谢的。

实质“救人“是师父在做。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只不过在人的空间中需要跑跑腿动动嘴。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助师正法中在兑现史前大愿中不断归正自己,纯净自己,修去各种人心。

因为在“救人”“抢人”劝“三退”中,各种人心都容易滋生或暴露出来,需要我们及时清除、归正、尽快达到新宇觉者的境界。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新宇宙觉者的标准。

过去做的好时,我每天都写修炼日记。把每天讲真相劝“三退”中暴露出的各种人心,如欢喜心、争斗心、不平衡心、沮丧悲观心、求数量求结果心、怕心维护自我心、安逸心、怨恨心等等都把它解体、清除,直到达心态纯净。

救人要有一颗纯正的真心、诚心、抱着“为他”的慈悲善念,效果就好。这个效果,是通过真修、实修,不断归正能达到的,同时也能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尽快达到新宇觉者的境界。

自己在这方面做的还很差,照师父要求的标准相差太远。在今后还有待于归正自己,加大力度,迅速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