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证实大法项目中归正自己 把真相带给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兰青,今天交流的题目是《在做证实大法的项目中,归正自己,把真相带给众生》。我想讲一讲在纽约做记者的体会。

一、克服初做电视记者的艰难

刚刚上大纽约地区有线频道的时候,我们被要求,一个人拍摄写稿剪接独立完成。当时过这一关就不愿意。没有摸过机器,比较发怵;背着脚架和摄像机上下地铁,走好几个大道,又很累。对新闻事件不熟悉,都是没去过的场合,没见过的人,不知道怎么处理,人家会怎么样对待你,还有全新的话题,需要上网找资料,还要把英文的表达用准确的中文讲清楚。方方面面的难题。

晚上九点钟截稿,图像编辑在催促,我在听被采访人的录音,刚戴上耳机,旁边三个人轮番问我问题。我们记者站的工作空间在过道,最繁忙的交通枢纽,旁边市场部的同修在跟客户打电话、讲真相,有时遇到顽固的常人难免声音会高八度。下了班的人大家到电视台也会在过道里热情的打招呼,还有人离开自己的办公桌,专门到过道打电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记者站炼就了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功夫。但是大家晚上来到台里又很多事情要处理,从过道一走一过,找到记者说事情。所以听采访内容,往往耳机摘下来,戴上去,半天一句话还没有听完。有时候赶新闻,赶到好象全身的细胞都立起来了。紧张是紧张,但是一个比较难的新闻完成之后的那种美好的感觉,似乎是用其它方式换不来的。

这样的生活不是一天两天,自从电视台在大纽约地区播出以来,持续至今,三个月后,因为各种原因,走了四个记者。人手少了一半,每天仍然有新闻节目,所以,留下来的记者几乎天天要出去跑。有的时候我很想休息,但是任务在那里,不能不做,只好硬着头皮接着做。但是发现,其实对一个人能坚持多久看的是很准的,到我把该做的做完了,自然有一个休息的空当。

心里坚持的能力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扩大。我总有一种娇惯自己的心态,女生嘛,一个月里面,总有一天是可以在家休息的。可能是针对要去我这个心,总是在那时候不能休息。那次我在家待着,协调人打电话来说,你不出去拍摄,做一则简讯吧,讲纽约的人工瀑布喷洒的海水影响周围树木生长的,用我们现有的画面。我答应了,但是没有树木受影响的画面怎么说的过去呢。我就背上机器还是出去拍了。坐地铁到布鲁克林区,下来之后还要走很长一段路,还有一个大斜坡。就为了那个画面,不然都不能和自己交代。

一次劳工厅记者会,讲一个工厂拖欠工人工资的,看这个新闻怎么做,如果省事,我报完记者会也就可以了。但是我决定去这家工厂,拍到它们的画面。到皇后区,下了地铁之后,走進工厂区,周围也没什么人,我走了几个来回也没找到。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工厂大门紧锁。看到西方的一家大电视台的转播车在那里,他们的记者和摄影师一大早就来了,等着做直播。当时既有机会跟摄影师讲真相,介绍我们台,又看到了常人的专业精神。我觉的我们单枪匹马、他们大张旗鼓,但是我们的新闻效果也达到了。

一天下来,体力上,心力上都是挑战。今年的神韵晚会再次上演了花木兰的剧目。我就想,对我们女生也是个提醒,不能太娇惯自己。

而且从美国突击队从海盗手里营救人质这件事情我想到,这三个狙击手给美国的形象加分,要比多少亿的军费更加直接。也就是一个人,只要在他的岗位上做好他该做的,做到精专,在适当的时候能起到作用,就足够了。电视台成立至今,已经给了我们七年的时间,找到自己岗位,达到同行的专业水准。

二、长了本事要把自己放低

随着能力的提高,见识到各种场面,逐渐知道如何处理新闻,如何跟活动方打交道,做新闻的基本技术熟悉了,实实在在生出来的自信,可也渐渐生出一种笑傲江湖的心态。

在既做记者,又做一部份协调工作的时候,如何把握为工作负责,又不能是主管,既分配任务,又不能我说了算。也就是做到真的谦卑,把自己放低,为其他人服务的心态。

去年刚上有线电视,求好心切,对技术的要求和新闻的数量都不敢含糊。遇到一个从报纸转做电视的记者,并不尊重电视制作的原则,觉的怎么样也就可以上了,我当时觉的自己在采编技术上都很有信心,开始还耐心跟她讲,后来看她实在坚持自己的,争执就要花很多时间,而且事情难说谁的对错,都是有要去的心。我就采取不答理她的办法,有一次我嫌她做的慢,可能赶不上播出,我就开始自己做。最后编辑用了我的,她大受伤害,夜里十二点,我们陷入了两个小时的没完没了的交流。我自始至终不认为自己错,我是为了保证播出。但是我还是事后向全组写公开信向她道歉。我是在强行找自己,我感到像一个拔了刺的刺猬,心里很难受。后来再读师父《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就释怀了,师父说,“做大法事的时候,你的争强心、你的自我表现心、你对自己的感情看重、你的威信受到冲击了等人心,也会掺在其中。”

三、众生在等待

经过了一年的努力,今年我们明显感觉到冰在溶化。各个团体,华人的美国人的,对我们的态度都非常友好和重视。

在中国城采访的时候,有小学生看到我们的台标,就和同伴说,这就是我们家看的那个台。西方主流社会在认识我们。时代广场一家娱乐机构的人已经记住我们记者的名字,另一个记者去他还会问起来。联邦参议员的新闻秘书说,我们的活动你们经常来报导。另一位参议员,我们在她开放办公室的时候去,也主动对着我们的镜头说话。我在市政府采访的时候,一次市长的记者会,我机器架好之后,刚拿出声音线,一个西方媒体的摄影师已经把手伸出来,等在那里,要帮助我插线。这次采访纽瓦克市长,众多媒体簇拥着他,他看到我就笑逐颜开的打招呼,好象认识很久的样子。

体力上的消耗还在其次。对一个题目不熟悉的时候,没有把握,我有时很不愿意出去采访。有明显的有物质障碍在那里。例如在钢琴大赛的时候,不想去,但是去了采访的选手说的非常好,非常到位。我就觉的,众生在等待,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只需要我们迈出那一步。

纽约有很多地名,什么皇后区啊,王子街啊,曼哈顿属于国王郡,一次听两个人议论,啊,你们家走四条街才有公车,这么远啊。我突然意识到,远近的距离和人对空间的认识,可能曼哈顿几条街之外,就是另一个王国。那么我们在这个城市的不同地区和社团中采访,不就是万水千山走遍,浓缩在这一方小岛上吗﹖结缘的众生,能够通过我们的媒体平台,把正的理念呈现出来,人的社会正常的状态,美好的价值,让观众爱看我们的节目,不也是做出贡献吗﹖

纽约的项目多,西方社会和华人社区新闻事件不断。纽约记者站二零零八年成立时,只有一名专职记者,其余是兼职,需要自己打工养活自己。今年,有了两名专职记者,但一些人力又被分配去做了其他的事情。人数在减少,任务在增加。每年大法活动和一些重要纪念日的特别节目和采访,同时九项大赛要报导。加上市场部联络的采访机会,我们不仅跑华人社区,纽约市政的主要活动,还得到韩国人、日本人和罗马尼亚人的社区。去年我们记者站一共做了一千八百多条新闻。

今年到五月份做了七百多条。就是这些人,神韵演出的报道,我们参与了十八个城市,五十五场。南到佛罗里达,西到夏威夷,北到温哥华。同时留在家里的学员承担着当地的新闻任务。一些城市可能会松一口气,在我们来讲,一切还要继续。

四、团队精神 一加一真的大于三

除了训练心理和身体能力,还要增加团体意识。当这天我们所有的记者都出席的时候,互相的支持,工作区的场就非常好。有的人一天拍摄好几条,做不过来,其他人就分摊配合。我们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十条新闻,多的让排稿的编辑很头痛(笑)。

说到合作,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我碰上警察当街抓打架斗殴就抓拍了一些画面,没有等到什么结局我就去赶下一个活动了。结果我们另一位记者路过这里,看到此情此景,立刻也拿出摄像机拍摄,她比我更夸张,背着三个包,手里还提着一个盒饭。就是说,大家都已经具备了一个新闻人的责任感。而她拍到的镜头是警察把那拒捕的人绑在担架上带走的,正好补足我之前的拍摄,增加了可看度。

今年的法轮大法日,有两位记者要参加乐队演奏,于是一名记者拍摄,在表演间歇和之前乐队的记者就找观众和学员采访,两不耽误。回来之后,采访的记者做了两条新闻。

结语:

我体会,在做证实大法项目的过程中,就是归正自己,扩大容量的过程,而纯正的心态,团队的配合才会把该做的做好。就象一个瓶子里面可以放石子,放满之后还可以放沙子,之后还可以放水,还有空气。这个容量是无尽的。

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有机会体悟,有机会做好。

(二零零九年美国华盛顿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