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雨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大会又开始征稿了,作为师父的弟子,不管我修的怎样,我必须写出这份心得体会,一来向伟大的师尊交上这份作业,同时也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一次盛会。随着正法洪势的迅速推進,我们每个修炼人心里清楚,这样的交流机会不多了。所以我们大陆每个大法弟子都要珍惜这次机会,都要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解体邪恶,证实大法的伟大、师父的伟大。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修炼前有严重的胃病,常年吃药。得法三个月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以后一直在慈悲恩师的呵护下走到今天,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准确表达师尊与大法的神圣与伟大之亿分之一。

一、无惧无畏,舍尽一切,正念对待“烂腿病”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后,自己一直走在前面维护大法。主动找同修交流切磋上访。后来随着正法進程推進和大家的成熟,开始印发资料,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由于自己的干事心、显示心以及证实自己的心,不理智不注意安全,同时学法也少了。二零零零年初冬,我被恶警绑架了。绑架后邪恶疯狂的迫害,二天二夜不让睡觉的连续折磨我,“苏秦背剑”等等酷刑都承受了过来。只是因为没有彻底的认清邪恶,在大法弟子应该说真话的心态下,稍稍泄露了一个同修,后来意识到错了。但是,我知道这个同修它们是找不到的。

于是,邪恶失望的把我投入看守所。刚刚到看守所,恶警指示犯人给我来个下马威,用刺骨的冷水,脱光衣服蹲在水龙头下,连续从头到脚冲了半个小时,冻的不自主的牙关紧闭、上下牙直打牙崩鼓,一边冲冷水一边用暴拳击打两肋。然后穿好衣服,又是一顿暴拳。好象打折了肋骨,浑身钻心的疼痛。几天都没有睡着觉。后来的几天是严厉的看管和虐待,包括殴打。它们用此类邪恶手段,刚刚转化一个大法弟子,也要用同样办法对付我,最终没有得逞。

这时,家人朋友花钱找人,费很大劲才见到我。每次来二十来人,妈妈、姐姐等等,还有同学朋友,苦口婆心,又哭又闹的劝,甚至不惜说出绝情的话语。让我写一个保证,说就能放我回家。我根本没有动心。

后来,被非法教养二年。在劳教所和大法弟子一起反迫害,绝食、拒绝穿囚服等等。邪恶无论怎么疯狂,我都顶着上,不配合它们,哪怕蹲小号。这样,它们也拿我没办法。我可以不劳动,可以不穿囚服。相比其他同修,有一定的自由空间。后来,邪恶大面积的用疥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很多人长疥。我也长了,在小腿上。开始没太在意,后来开始溃烂,渐渐越来越厉害。最后溃烂部份有苹果那样大,很吓人。腿肿的很粗,流脓淌水。劳教所头子劝我医疗,甚至把我拉到医院,说免费治疗。我坚决不干,同时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知道大法弟子不会有病,这些都是邪恶干的。它们要动摇大法弟子的修炼意志,决不能让它们得逞。狱警找来家人劝我治疗,我也不动摇。医生警告,要是烂到骨头,就是骨髓炎的危险。我也不动心,每天发正念、背法。

后来腿疼的厉害,去食堂都弯腰走路,一瘸一拐,形像不好。此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有大法弟子形像,弯腰也痛,为什么不能直起来走路!给后人留下一条纯正的路,悟到后,就真的堂堂正正的走路。因为坚定大法,不断解体邪恶,半年多腿彻底好了。而且,转机是在一次日夜连续的蹲小号时候,邪恶给我直立站着锁了几天,然后接着撅腰锁了几天,最后是蹲着锁了几天。这样连续日夜的蹲了半个月左右。在铁笼子里,双手戴着手铐锁在栏杆固定位置上。别人都蹲小号腿肿了,我肿着的腿却恢复正常了。最终也没向邪恶屈服、认错,邪恶无奈把我放出来了。

二、爬起来,开创环境,证实大法

由于学法不深,而且当时很难看到师尊的新讲法,把这场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那时显示心、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很强,没有从根本上否定迫害,一味的用人的一面挺着。被邪恶钻空子,继续的加重迫害,从非法劳教转为非法判刑五年。

前期它们把我关押在某个监狱,到监狱我就和狱警指导员讲真相,很快把他讲通了,他非常理解大法弟子。每次和我谈话都是让我坐在椅子上,象朋友一样。后来,因为我的没转化,他受到了邪党的经济迫害,但是他也心甘情愿的忍受了。当时我心中很感激他。

可是,就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中,没有邪恶压力的情况下,我的正念放松了,修炼的不精進了。背法、发正念、炼功都放松了。还以为自己开创的好呢。这时,邪恶开始钻空子了。突然给我换地方,转到一个极其邪恶的监狱。因为正念不足,刚来的两天,它们暴打我,一次把我打的昏死过去,醒来时发现它们用一根大针在扎我的合谷穴,已经扎出了血。就在这种高压下,昏昏沉沉的在一张纸上签了字。

接下来就是极度的消沉。感到非常耻辱,这些年都闯过来了,最后还来个污点。心中痛苦极了,几乎快要毁了自己,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后来发现不对,这样正是中了邪恶的圈套,它们想方设法是不让我们修炼,让我们放弃修炼,于是,开始振作起来、精神起来。决心洗刷污点。

在监狱里,每天大量背诵《论语》、《洪吟》、《精進要旨》。总之是会背的多多的背诵。同时大量发正念。师尊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当我们渴望得到《转法轮》的时候,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巧妙的得到了一本手抄本的《转法轮》。后来又得到了新经文,电子书、Mp3。

从零五年我和甲乙两位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炼功,基本不参加劳动。这是从不配合邪恶开始,一步步开创出来的。我们每天发正念二十来次。邪恶拿我们没办法,就安排我们每天凌晨在水房炼功。派有专人给我们开水房门锁,因为每天晚上水房是上锁的。我们每天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在邪恶环境中,稍微放松正念就被钻空子。一次我整点没发正念,还在学法,恶警突然把我书抢去。后来犯人说,他已经在你身边转悠好久了。在黑窝中,保护大法书籍是不容易的。某个队的大法弟子因为正念不强,邪恶把很多书籍翻去了,最终用水泡了,损失很大。我们这里,一兜的大法书基本上是我保护,一刻不离身。

一到所谓的“敏感日”,邪恶就大搜查,翻遍住处,还有身上的衣兜。一次,武警来搜查,我拎着一兜的大法书,心中坚定正念,大法比我生命都重要,不能被邪恶拿走。于是,在强大正念下,他们只搜查了我的衣兜,我就拎着包走到对面被搜查完的队伍中去了。再次显出大法的神奇超常。还有一次,不等邪恶搜查,我就走到对面搜查完的人群中,拎着包如入无人之境。没有警察来拦截我。其实,只要我们悟的正,做的正,正念强大的在法上,邪恶是不敢迫害大法的,也不敢迫害大法弟子。很多魔难和损失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我们除了自身的修炼,还给所有接触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很多犯人都退出了邪恶组织。我们把《洪吟》的一部份抄给一些犯人,他们也学、也背。我们给老年犯人洗衣服,义务的每天打扫房间,一些警察和犯人很佩服。说都象你们大法弟子这样,社会不会有罪犯了。其实在邪恶黑窝,越是人心多,顾虑重重,被迫害的往往越厉害。邪恶迫害的是人,它们无法迫害神。

三、走出黑窝,救度众生

非法关押结束,我回到家中。通过不断努力学法,更加认清了这场迫害的本质。于是,清醒的走师父安排的路,破除旧势力安排,全盘否定它们。

这些年的被迫害,损失很大,在救度众生这方面也落下很多。于是,我回来的第二天早上,就到菜市场讲真相,劝三退,顺利的退了几个。此后,都坚持面对面讲真相,三退的数字一直在不断累积上升。

回来后单位不让我上班,于是,我发正念解体邪恶的经济封锁,出去打工。而且工资也很高,这样,家人、亲人都不再多说什么了,也看到了大法弟子不是不照管家的。也看到修大法带来的福份。其实,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师尊的苦心呵护啊!

在新的单位,开始讲真相有些顾虑,对领导层的顾虑最多。后来不断学法,摆正心态,抱定救度他们的心,不把人间地位等级看重,于是大胆的讲,这样,给一些领导做了三退,而且还很顺利。其中有大富翁、处级领导,科级干部,来到身边的,该得救的都做了三退。他们对大法弟子很认同,不以自己的地位自居。

而且,回家后更加注重学法,不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断和同修交流,发现了很多不足,特别是对法的认识不足。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学法中认识到,自己为什么被旧势力迫害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也在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但还是在旧势力安排中修炼了。在思想深处,那时还是不自觉的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吃了很多的苦,自己还觉的修的不错呢。其实,要是在法理上提高了,不用吃的这些苦,完全可以破除邪恶,堂堂正正闯出黑窝。特别是,那次腿肿的时候,甚至邪恶都主动表示要我保外就医,我就没有动想出来的正念,结果不了了之的继续的被非法关押。

在邪恶环境中,旧势力是想从精神上压垮我们,肉体上消灭我们,想方设法使我们放弃修炼。虽然在我身上,它们没有达到目地,但是,在监狱里开创的环境再好,也是在魔难中修炼了。师父不会把我们安排在那样环境中修啊。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修好自己,正念更强,把邪恶的魔难和安排,解体在另外空间、解体在未曾发生之前。平稳的救度世人、证实大法,才是证实大法的威德,才是更好的成就大法弟子。

个人体会,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