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修炼的老弟子。这次征稿本不想写,觉的自己和修的好的同修对比差距太大,文化又低,又浪费时间,自己就默默的修吧。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是一颗严重的求安逸心、私心。同修也在鼓励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应该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写出来,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一、摔倒了爬起来

一九九九年大法蒙冤,为了证实大法好,在外面坚持炼功,被拘留十五天。出来后为大法進京上访,又被遣送回当地,被关進看守所一个半月。二零零三年在家被绑架,被劳教三年。在遭到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法学的不扎实,又有人的执著,被邪悟者所带动,摔了个大跟头,给自己修炼道路留下了抹不掉的污点。

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用各种方法多次点化我,同修也在帮我,终于在二零零六年中旬,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每当回想起自己走错的路,真是懊悔不已。但是不管咋样,这千万年的等待,我就是为了这个法来的。自己总不能背着包袱,在地上趴着不动,我要爬起来,卸掉包袱,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怎样弥补,就是要从新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要想做好这三件事,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就是要实修,怎样能做到实修,一切来源于法中。

回想自己摔的跟头,就是因为法没学好。决心在学法上下功夫,也象同修那样背法,把这部大法装到脑海中。在背法时干扰特别大,满脑子不好的思想,我知道这是邪恶怕我回到大法中来,干扰我学法,我就坚定正念,一定要把这本书背下来。

发正念也干扰很大,胸疼,冒汗,累的不行,但是我也坚持每个整点都发。解体自己空间场干扰我学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知道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是多么难。你看往下掉容易,往上修就难,就有干扰,还要弥补以前造成的损失。要想跟上正法進程,就得比别人多付出。

二、在讲真相中升华

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现在做了二件,还有一件也是三件事中最难的一件事,就是讲真相。难也得去讲。到市场买菜时,我就试着去给别人讲真相,由于心态不稳,又有怕心,又讲不到点子上,买完菜回家,一个也没讲退。回到家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心想这讲真相怎么这样难,感觉修炼真难。

静下心来想,这是救人啊!能不难吗?想到这,反思自己为什么就讲不退呢?觉得救人心切,又讲不到点子上,脑子没东西,所以就讲不出来,讲出的话自己都不爱听,我知道要想多救人,就得在法上下功夫。多看《明慧周刊》,吸取同修经验,看到有关于同修讲真相方面的文章,就把它抄写下来。师父也看到我这颗救人的心,把我智慧一点点打开,现在再讲真相,不用想张嘴就讲,讲多长时间都能讲,是师父在帮我。

到农村去讲真相,因为老伴的家在农村,我是下乡青年,在农村生活十几年,每家每户我都熟悉,我就挨家挨户的去讲。农民特别朴实,当我把真相告诉他们,他们听了都很震惊。我说:我为了告诉你们真相特意回来的,他们都很相信,也很感动。马上打电话把儿女都召集回来听我讲真相。因为环境和时间的允许,所以讲的特别到位,都是一家家的退。也有难讲的,有一个村干部是党员,我给他讲了半天,他就是不退,但他不阻拦家里人退。我不放弃他还给他讲,因为他有善念,也是害怕。我说:大叔(我称呼他叔叔)你不用怕,就你们自己家人知道。我这方面你放心,我是为你负责任的。我说:你应该怕的你不怕,什么比命更重要,现在你上的那条船要沉,你是它船上的一员,你不下来,你不得跟它一块沉吗?到后来他听明白了,做了三退。最后他说,我是真服了你了。这一趟回来讲退了几百人。

一天一个外地同修打来电话说:叫我跟她到她的老家去讲真相,我马上答应下来,因为是救人到哪都应该去。同修的老家离我住的城市有千里的路程,不是三天二天能回来的,所以我把老伴安排好了,我们就启程了。在去的路上,我们不管是坐火车,坐汽车,还是换拉脚车,遇到有缘人,我们都不放过。给他们讲真相,在路上就讲退三十多人。到了她的亲戚那里,同修把我介绍给他们,都很热情。我们是中午到那的,吃完中午饭,我们就進入正题。当听到三退,就有了顾虑心,对我们马上不冷不热,我们没被常人所带动,進一步把真相讲给他们。到后来听明白了真相,不但做了三退,还能诚念“法轮大法好”。把护身符送给他们,他们都很珍惜,用小红布缝个小口袋装起来再把它戴在身上。她的亲戚是个大家族,有远枝的,有近枝的,不在一个村,有的离十多里地,又没有车,我们就骑自行车去,再远的,他们用拖拉机送我们去,就这样我们不停脚步的从这个村到那个村,路上遇到有缘人我们也讲。最后再给她的同学讲,能想到的都不落下。因为太远了,去一趟不容易,这样我们奔波了十几天,一路回来也讲退了二百多人。

三、到新的环境去讲真相

有一天老伴回来说:有个同事又给他介绍个工作,他一个人干不了,叫我去帮忙。我一听就急了,心想这不是干扰我做三件事吗?当时说话的时候,声音也高了,也忘了守心性。老伴看我急了,就说,白天没你的事,就早晚你负责给开一下门,因为老伴半夜上班,所以早上就得我去开门。当时我听到这,眼睛就亮了起来,我悟到是师父给我换了新环境。

第二天简单收拾一下,就到了新环境。到那一看,是个地下存车场里边又冷又潮,夏天都得穿很厚的衣服,环境是很艰苦。我在修炼前有严重的风湿,对我是个考验,心想我是个修炼人,只要不影响我救人,吃点苦算啥?就这样在新的环境开始了我的修炼过程。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就到市场去讲真相,去了两趟市场,讲退了四十多人。欢喜心也冒出来,但马上就警觉了,发正念清除,告诉自己没啥欢喜的,实质上的变化都是师父在做。

就这样每天到市场,一个菜摊一个菜摊的去讲。不管是卖菜的,还是买菜的,还是走路遇到的,都主动打招呼给他们讲真相。在讲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要恶意举报的,有谩骂的,还有说我是卖国贼的。当时心里也很难受,这时调整自己的心态,摆正与人的关系,换个地方照样讲。

有一次给一个卖菜的男士讲真相,刚说几句,他就说我知道你是干啥的。他反过来对我说:我不管你是炼大法的也好,炼什么的也好,汶川大地震你们捐了多少钱?我当时一听,知道有人给他讲过了,他没有接受。我没有急于给他讲,他声音越说越大。这时围过几个人来。我对他发正念,我把语气放稳,我说这位兄弟,你听我说:是啊!有很多人,很多单位,各阶层都捐了钱。文艺界有捐十万的、五十万的、还有捐一百万的。他们捐了那么多钱,人都死了,给谁花?我们修大法的是从根本上救人。我说:救一条生命值多少钱?救十条生命值多少钱?救一百条生命值多少钱?何止是五十万,一百万。可是他们不相信我们能救人。在讲真相中这样的人碰到很多。

这一年多,市场都讲遍了,什么大超市、小超市、小卖店、电话亭,都進去讲,遇到有生面孔的就不放过。

以前讲真相,多半面对女人去讲,面对岁数大一点的去讲。现在讲真相没有男女之分,没有岁数大小之分。每天路过马路边有等活的,都是干装修那些活的,三五个人坐在一起。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我说你们好。他们以为我找他们干活呢,都起来了。我直截了当的说,我不是找你们干活的,大姐今天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比干活重要的多。都问我什么事。我说:好事,我每次都从贵州省那块石头讲起,因为它是真实存在的。我说:石头都说话了。不是人想把共产党怎么样,这是天意。为什么近几年出现这么多天灾,就是人的道德太败坏了。为什么三退,退能保平安。再讲预言,再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把事实讲给他们。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的,我们说的都是真话。如果时间允许再详细的讲,一般都能退。最后再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有很多次在道边给人讲真相,巡逻的保安一排从我身边走过去。所以这几年我在那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走到了现在。

四、成立学法小组,带动大家整体提高

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因此我们地区先后成立了许多学法点,我在我住的地方也成立了学法点。因我住的地方太小,又是一个公共场所,说不定就有人闯進来,因此我们学法小组共有四人。我和几位同修切磋,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来学法时,不管是在路上,还是学法时间,都一律不准唠常人磕。我们学法时间是三个小时,到整点发正念,学完一讲,再学点经文。学法时一定要认真,有念错字的,别的同修给指出来,要从新念。头几天学法时,学累了就把腿伸出来。后来我们也严格要求自己,把腿盘上,不能双盘,就单盘,再以后没有伸腿的了。学完法,再挤出点时间在一块切磋切磋,都在法上说,围着讲真相,或者是心性关那地方没过好的,我们都互相鼓励,共同提高。

学完法,下午我们一同去讲真相。有两个同修在讲真相方面一直没突破出来,所以就在这方面互相借鉴,互相带一下。

我们在去讲真相的路上也要求与讲真相无关的话少说,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我们讲真相,干扰众生听真相、退出邪党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到了市场,同修都问我还有哪个菜主没听过真相的,因为我住的地区市场哪个菜主已经听到真相,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还有哪个菜主没听到真相,我大概都能记得。要是没听到的,就过去买他的菜,不管菜好与不好,也买他的,菜的质量好坏不重要,为的是给他讲真相。一面买菜,一面发正念,由我去给他讲,有讲不到的地方,她们再补充。不能光给卖菜的讲,主要是给买菜的讲,我们都知道,卖菜的今天没讲到,还有明天,可这买菜的要是没讲,就错过缘份了。有时买菜的要是人多,我们就分开去讲,效果特别好,越讲正念越强,人多场也好,也都敢张嘴去讲了。

有一次,我们几个人,進到一个糕点店,店里有六七个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两个男孩,剩下的都是女孩。这时我过去给那几个女孩讲真相,两个男孩一听就出去了。我们其中有一个甲同修跟出去了;这些事情我都没在意,还给那几个女孩讲,有两个同修发正念。这时跟出去的那个甲同修進来叫我们走吧,看出来是很急的样子。我也没多想,还在说,一心想把这几个女孩讲下来,好得救。这时一个女孩说:阿姨你上次来已经给我们讲过了,还给我起了名,她这一说,我才想起来,给她们讲过了。这时甲同修说:我们走吧,我们出去之后。甲同修对我说:春苗(化名)姐你以后在讲真相一定要理智点。我听到这,我问她们,我有不理智的地方吗?我问她出了什么事?甲同修说:那两个男孩出外面去打手机要举报,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

我们就以这个问题在法理上切磋,我说:这两个男孩要诬告,我问甲同修你当时不跟出去了吗?你给他们讲真相了没有?发正念了没有?我善意的指出,为什么叫你看到了?我们几个人为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你可能当时心态不稳,可能就冲你的心去的。我说:讲真相时遇到什么突发事,一定要把心态放稳,马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就能化险为夷、有惊无险,就看你第一念是什么。遇到突发事是跑掉还是怕他诬告,这是人念。马上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恶生命、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这是正念、也是神念。就这一念之差,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所以在法理上切磋,我们学法小组从整体上得到了真正的提高。现在每个人都能独立去讲真相了,做救人的各种事了。

五、结语

这三年多从不间断在讲真相,自己的体悟太深、太深。这讲真相的过程,实质就是修炼过程。有多少执著心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实实在在的,一点敷衍不了的去掉了。如:怕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慈悲心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产生的。没有慈悲心你怎能救人呢?你在讲的过程中,常人说两句难听的话你就走了,把他放弃了,他不但没得救还造了业。现在讲真相,不被常人的语言所带动,常人说什么难听的话,或者诽谤、恶语中伤的,心态都很平稳,最后把慈悲留给他们,还说一些祝福的话,这样能给下一个讲真相的人做铺垫。

有同修总是口头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实质真正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就是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所谓安排。有时安逸心往出来时,就想起自己的责任重大。师父最近的一篇篇新经文,就好象一声声的棒喝!推着自己往前走,不允许再倒退、停顿和放慢脚步。

现在最多时一个星期能讲退二百多人,这三年多来,经我讲退的大概有两万多人吧。当然在个人修炼这方面,有太多的不足,用师父的法去衡量差的太远。每次过心性关都拖泥带水不干净,不能一次悟到,马上做好。但也一次次的严格要求自己,也知道救的人越多,越要修好自己。把握不好自己的时候,就想起师父的话。师父说:“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一定要痛下决心,修好自己。

因为文化低,有很多语句不通顺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