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大法小弟子,如今助师正法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看到明慧网登出的“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启事”之后,我深感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在法中互相交流心得,以达到整体圆容、整体提高,从而加快救度众生步伐的珍贵机会。虽然自己修炼境界有限,但仍想借此机会将自己修炼过程中的心得写出,与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喜得大法,修炼学习两不误

我是九六年在妈妈的引导下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自己刚初中毕业。虽然年纪不大,可看到大法就象“插头通了电”一样,一接就上,非常爱看大法书,并被书中高深的法理所折服。那时爸爸不理解,出于多种原因不让我修炼,一直干扰反对着,但我认定了这是无比珍贵的法,就在背地里悄悄的学法炼功。不管高中的学习有多忙,我几乎每天都会学法,有机会时也和妈妈一起去炼功点和学法小组。

虽然从小在学校我的成绩一直不错,可是修炼前我得坦承自己一直是个很小气的人。特别是中国大陆的考试制度使学生各种压力非常大,尖子生更是互相之间视为竞争对手,表面上没什么冲突,可心里比来比去,为了争名次使足了劲一定要超过对方,保持领先。以前若是谁有学习上不懂的问题来问我,我表面上会解答,可一定有所保留,心里还憋了一肚子气,生怕别人把我的解题方法学去了之后超过我,这样为竞争防来防去,心里很累,心胸也愈加狭窄。

学了大法之后,我认识到要按“真善忍”做好人,要真心的为别人好,为别人着想,心里的防线就被大法慈悲的力量化解开了,有同学来问我题目时心里很坦然,不再对知识有所保留,把自己所知道的和盘托出,耐心解答,直到别人弄懂为止。由于心中牢记“真善忍”,心中清静,对当时学校中的早恋、“追星”等不好的现象也避而远之,一心用在学习上,成绩三年来始终名列年级前茅。最后的高考期间也坚持学法,结果考场上一点儿也不紧张,考出了很好的成绩。学了大法,我的心胸变的开阔,使我在激烈的竞争中能保持一个平和的心境,善待他人,为别人着想。大法为我开启了真正的智慧,改变了自私的我,我从内心感谢师父!

二、迫害开始,从懦弱到成熟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于当年九月远走他乡,到了离家很远的一座大城市开始了大学生涯。可是一开学系里便把我叫去谈话,先聊一些琐事,最后问我对大法的态度。之后的几年内,凡是对大法造谣诬陷的迫害升级的时候学校都要变着花样询问我的态度。甚至我不是学生会宣传部的成员却要我参与诽谤大法的展板制作;我也不是党员却要我参加系里学生党员的批判诬蔑大会。我当时生性胆怯,思想简单,从来没想过为什么管思想政治的老师们总是盯着我。由于高中时学法没有深入,镇压一开始就远离家乡,完全脱离了学法的环境,加上几年来家人因坚持信仰一直被残酷迫害,压力面前我的人心全都上来了,在恐惧心和名利心的控制下,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一直在阴暗中偷生。

后来快毕业时,我同寝室同学,也是我大学四年的好朋友出于良心向我透露:其实有人(据推测是家乡那边的人)早在九九年我大一入学报到前就将我家的修炼情况通报了这所大学,而她则是系里管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的老师专门安插在我身边、随时监视我行动、掌握我思想情况的人!知道了这些我震惊了!我没想到这些迫害大法的人竟然连大法弟子的孩子也不放过,竟然派同学以“朋友”的身份监视我多年而我却浑然不知!这样的事情也许当今只有在中国大陆才有吧!

我无语,然而心中更是为自己的怯懦而痛悔。现在细想起来,根本原因是在于当初是抱着有求之心走入大法修炼的,虽知大法好,但学法没真正入心,没能从理性上认识法,更没能从内心坚定自己的信仰;另外就是那时因年龄较小,有着对大人同修的强烈依赖心,所以不在妈妈身边就六神无主,考验来临时也不知如何面对,所以迫害一开始,当自己孤身应对时,就立刻被邪恶的检验打败了。

后来,自己考上了另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读研所在的城市离家近了许多,为自己每月能够及时与家乡同修交流提供了可能。大学耽误了四年,痛定思痛,悔恨不已,我决心从新做好,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自己以前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首先是保证学法炼功,当室友不在时,我便抓紧时间炼功,学法时则把床上的布帘拉起来学,同时以第三者身份和室友讲真相,清除她们对大法的误解。学法有了保证,对法的理解深入了,正念就强了。在购置了电脑后又买了打印机,制作小的真相资料散发。同时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声明自己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决定弥补自己的过错,加倍做好三件事。

当时我们学校研究生录取复试时是要政审的,政审卷子里面有诽谤大法的题目。我想不能再让下一届即将考進来的学生们受毒害并无知造业了,而且这对负责政审的那些老师们也不好,我决定通过邮寄劝善信来改变这一切。我借鉴了同修们的做法,用很诚恳的语气在信中对老师们说:“你们辛勤的教育学生,真的辛苦了。可是你们知道,在中国发生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错的,这次也不例外,请不要把无辜的学生们卷入政治。”接着讲大法的真相,最后夹了两份“明慧周报”,给研究生部党总支书记和管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的老师们每人准备了一份。

寄信途中,开始心还不稳,我反复背着师父的法“坦坦荡荡正大穹 巨难伴我天地行 成就功德脑后事 正天正地正众生 真念洪愿金刚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洪吟二》〈一念中〉)心中很快充满了正念,只觉的自己空间场内的怕心被解体了,真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我把四封劝善信投入两个不同的邮筒,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劝善信一定要寄到相关老师的手中。几个月后,向去研究生部帮忙负责录取新生工作的同学了解,她告诉我诽谤大法的题目没有在政审卷子中出现。

《九评》发表后,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任务艰巨,于是,凡是能接触到的老同学,我都想尽方法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的一说就同意退,可也有许多开始不肯退的,但我知道如果我真正的为他好,他应该能感觉的到。我深深的知道共产邪党对大陆青少年学生的洗脑教育是多么邪恶与彻底。在看《九评》之前,就连我这个大法弟子在得知自己大学在校期间被监视了四年,并一直承受着家人被送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迫害的巨大精神痛苦下,我这个大陆教育体制产出的学生都从没意识到迫害是这个党干的!我很了解青年学生的心态,他们是从小被洗脑到大,一直相信着邪党的谎言与说教的可怜的众生。那我不能因他们一时的拒绝而却步,而更应该慈悲、耐心的去救度他们,让他们明白真相,远离谎言。劝退过程中,有的顽固的同学劝一次不行,就劝两次,两次不行就劝三次。有个别人由于固有观念和戒心较重,我找了很多次,苦口婆心才使他同意退出,不过这下明白是彻底明白了,他能感到你真的在为他好。当我后来有了真相光盘给他送去时,他非常高兴,表示一定要好好看,还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我劝他朋友退时他还时不时的帮着劝。我真的为一个个生命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高兴!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世人越来越容易接受真相,如今劝退也没有以前障碍那么大了。参加工作后,我仍然与多年的老同学保持联系。在参加今年的同学聚会前,心里产生了真相光盘人手一份的愿望,但还有怕心干扰着。可后来一想,每个人为了今天能在正法中被救度已经等待了无数年,我怎能因一己之私错过了让他们了解真相的机会呢?而且我连试都没试怎么能悲观的认为他们可能不会接受呢?解体怕心和顾虑心!吃饭过程中,抱着完全为他们好的想法,没有一丝杂念,我巧妙的找机会和每个人单独在饭店包间外遇见,给每个人都送上真相光盘,嘱咐他们好好看并传给自己的亲友。他们都接受了,有的还很高兴。事后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做到了!是大法给了我智慧与勇气!我悟到:抱着救度众生、完全为别人好的纯净心态,众生会为你的善良所动的。

几年前,在所在城市做好三件事的同时,由于家乡那边一度没有上网渠道,缺乏师父经文与明慧文章,我便承担了家乡经文、资料的供应工作。由于两座城市靠的不太远,基本上每月我都会抽空回去一次,及时的把经文与资料带给当地同修,并与当地同修配合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承担了该点的耗材购买与技术的教授工作。

资料点开始运作的很顺利,但由于我们在做的过程中生出了干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有关同修相继被抓,资料点被破坏。当得知同修被绑架,我没有动心,因为通过学法,我已在法中不断的成熟,不断的放下自我,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读大学时那个学法不深、不经世事、唯唯诺诺、阴暗中偷生的我了!家乡那边出事之后,我果断的搬离寝室,在外面租了一个地方住。我一边照常做好讲真相、发正念的事,一边否定旧势力安排,心中保持强大的正念:“不许邪恶来学校找我,不许邪恶过来找我,它们不配考验我!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师父会保护真修的大法弟子的!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心中没有了怕心,有师在,有法在,我怕什么呢?我牢守住这一念,三件事照常做。结果,消息传来虽然此事表面上已牵扯到我,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否定与亲人的支持保护下,我的这一难被化解了。

三、解体情魔,决不给大法带来损失

坦率的说,情色欲这些东西对如今年轻的大法弟子是一个并不亚于生死关的考验。以前年龄小,这些方面根本不懂是怎么回事,可是小弟子终究会长大,没有特殊待遇,也得扎扎实实的过好每个修炼人该过的大关。闯过去,云淡风轻,别有一番境界;闯不过去,害人害己,后果十分惨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不断的在常人的大染缸里受到污染,也逐渐背离了先天的纯真,甚至也有过被情魔所困的迷茫时期,所幸在亲人同修的帮助下,最后正念铲除了邪魔干扰,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给大法带来损失,体会到了思想上“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知道,到了今天,很多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突破了此类干扰,但同时也有一些年轻的弟子还在受着假相的困惑,所以在此写出自己的体会,旨在和仍被困扰的同修们交流。

由于自己的电脑技术全凭自己摸索,一直不成熟,有一定的安全隐患,经同修协调,点上来了一位异性同修教我技术,完善资料点。可是,由于之前就听说该同修做的如何好,生起了一种错误的崇拜心。加上一段时间的相处,彼此都动了不严肃的念头。虽表面上什么都没做,但内心被情魔所控制。后来执著被不断加强,直接影响到了内心的清静,学法也不入心了。

看着事态正朝危险的方向发展,我知道这是摆在眼前的一个大关,跨不过去,就得被人的因素制约着,就是常人;跨的过去,就超脱了人的境界,自己就得到了升华。虽然彼此都已修炼多年,不是新学员,可我很清楚,不管怎样我们都不可以成立家庭,否则会引起当地邪恶的注意,导致资料点无法安全运作,甚至还会连累身边的同修。可是虽然理性上能认识到这一点,但人的一面还是被情魔钻了空子,修炼状态时好时坏,被干扰的心情波动很大。我知道,这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是一个圈套:让两人互相干扰,看着两个年轻的大法弟子在情这一关前是能突破自我冲过去,还是执著于个人的所谓感受而被撂倒。

我反复的看师父的讲法和《修心断欲》小册子,并坦诚的与周围同修交流,同修们无私的帮助对我影响很大,更加深了我对这一问题的理性认识。我知道,这个关一定要过,我没有其它选择,决不能让周围同修因为我的私欲受累,也决不能让满天神佛看不起,决不能给大法抹黑!我留了一封信给对方同修,坦承了自己的错误,谈了自己的认识,分析了各项利害关系,并表明自己的公事公办、不谈私情的态度,同时向师父承诺:“弟子一定不做干扰其他真修弟子的事,从此清心寡欲,一心清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从那以后,我感到自身空间场内的坏物质少了许多,心也清透了。

我减少了与同修见面的次数,有时见面时,心里若冒出不正的念头,立即正念铲除,知道它们不是我,并且还会帮对方铲除不正的坏物质。心定住了,大方向正了,可以后的日子里,没修好的那部份思想有时又冒出来干扰,会出现反复,可我知道,根子已经被除净了,剩下的败物已经迷惑不了我,念一正即可消。我在路上、坐车时高密度发正念清除这些残余的肮脏物质,并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这不是我,我不要这些败物,我不要被它们控制,求师父帮弟子清除。”直到有一天,好似突然被点化,我豁然开朗:以前这个心去的如此缓慢与痛苦,完全是基点摆错了。自己完全从“我”的角度想问题,总限制在了“我”感觉如何如何,“我”想要怎样怎样上,却从没清醒的从大法的角度来看问题。相反,如果明确的把考虑问题的基点放在大法上,事事想着师父的需要,大法的需要,心胸顿时无比开阔清朗。

我悟到:在此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大法要求我们纯净自己的一思一念,事事做正,决不能有任何不正的行为;大法要求我们各尽所能,圆容整体,而不是互相干扰、互相为修炼与救度众生人为的增设障碍;大法要求我们用自己的行动证实法的伟大,而不是被败物操控干出破坏法、破坏地区修炼环境的事情!想到这里,小小的“我”立即被伟大的法包容,心中的“私”消失了,完全被博大的法理充实。原来,摆正了想问题的基点,一切都变的如此单纯、神圣。人的东西,原本就不是我的东西,怎敢再来干扰?从此,这些曾困扰我多时的问题淡出了我的思想,因为,真正的超脱了“私”,同化了这部份法理后,它便不能成为“关”了,已经奈何不了内心定在法上、坚如磐石的真修大法弟子了。

回首十几年的修炼过程,我深深的体悟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事情,而真正的修炼者是要在剜心透骨的考验中真正的、毫无保留的改变自己不正的地方,用法来更新自己,且肩负着救度众生历史大任的生命。我为自己能在法中成长,并不断成熟,最后跟上正法進程而感到万分欣喜与感激。我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是您一再的给我机会,让我不断的在法中归正自己,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我感激同修们的帮助鼓励,是你们的善良无私使我远离浊世的诱惑,在万古不遇的大法大道上坚定!我知道还有许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会鞭策自己正念解体修炼路上的一切有形无形的障碍,将大法铭记在心中,用慈悲纯净的心态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助师正法,神念行于世间,圆容师尊苦度苍穹众生的万古洪愿!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