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大法 肾病痊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一、得法前

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六八年生人,幼年时由于家庭贫困,生活很简朴,家里孩子多,身体得不到好的营养,所以从小身体就很弱,经常感冒。勉强念到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在家帮着父母做些零活。

不幸的是十七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肾病综合症,住院花了很多钱。十八岁那年勉强出院在家养病。重活累活不敢干,二十二岁就结婚成家了,在家做些家务活,不敢干重活、累活,怕累犯了病。

二、得法

二十九岁那年(九七年)在亲属的引领下,喜得大法,起初炼功学法都很用心,而且炼功点设在了我们家。邻近的乡亲们有不少都来参加炼功,身体变化也很大,功友们炼的也都很用心。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不让炼功了。从此炼功学法就成了非正常的事情,有时学法点、炼功点也不能堂堂正正的学、炼了。再往后就成了停滞状态了。农活一忙就更不炼了。属于带修不修的状态。但是在生活中遇事还是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样的状态延续了十年直到现在。

三、从归修炼路

因为我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加之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农活一忙就不学法、不炼功了,但是身体一直很好。干活一点都不累,种地年年丰收。我这些年虽然没有很好的学法和炼功,但是我感觉师父一直在管我。两个月前我的爸、妈(同修)受“找回昔日同修”这篇文章的触动,说服了我,在秋收前我又从新开始看书学法了。一有空闲就看上几页《转法轮》,一切都很正常,但秋收开始了,我和丈夫照常收玉米,法就停下不学了,秋收中途我发现多年没犯的肾病复发了。首先腿部开始浮肿,而且发展的很快,但我坚持把玉米收完。可病情发展的很严重了。由于学法少,没悟上去,走了常人的路,去了医院,结果住了四天院就花了两千多块。不但没好,还加重了。医生说我缺少蛋白,补一次就得五百多元,但效果不一定好。我爸、妈得知此消息后,不同意我补蛋白,并且要求我马上去他们家,我听了爸妈的话出院去了他们家,次日爸妈给我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当天就排了十多次尿。经过四天的时间浮肿全部消失。每天都学法炼功,同修们看到了我的变化,都为我高兴。赞叹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慈悲,常人都说:一片药不吃,一针不打,竟然治好花多少钱都没治好的病。实在是太神了。

为了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回去后一定要加倍努力,学法、炼功、讲真相救度众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利用好最后这段时间,修好自己,早日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