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的“牙病”挥之不去?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年轻弟子,修炼初期,“病业关”似乎很少。“病业”来时,内心十分坚定,通常很快就过去了;严重时,几天或十几天自然就过去了。所以,自认为对“病业”的法理已经认识的比较清楚了。时至今日,我深刻的意识到有些看似小小不然的“病业”,其顽固性及破坏性足以影响一个修炼人的正信。从个人最近九年反复出现的牙齿“病业关”上,暴露出诸多问题。

一、病业初期——从不在意到真的有些慌了

修炼前牙齿曾出过血,但没有放在心上。修炼以后,我曾对修炼的姨妈说过,我做了一个牙齿都掉光的梦。姨妈马上悟到说,“你在过心性关呢!”我当时根本没有在意,心里想:那么多关都过去了,这个也不是问题。

起初牙齿断断续续的流血,不痛不痒,我没有放在心上,然而这个“病业”并没有因为你不把它放在心上就过去了;过了几年,突然牙龈上长了许多脓包,一直很痛。这时,心里开始有一丝丝的不安,但自我安慰只是“病业”的表现。那么多关都闯过了,这个也应该能过的去;然而,一两年后的某一天,有位同学说,你去看看牙吧,怎么一下都歪了呢?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真是有些慌了。心想,作为一位修炼的人,为什么会这样?问题出在哪里?我不认为是病啊,为什么快七年了还是这个状态。牙齿越来越松,看看镜子真是吓一跳,牙龈在萎缩,牙齿越来越长了。

我妹妹是位牙医,她不断的提醒我去医院,并警告我,如果再不去看会都掉的。我坚持着不去医院,相信总会过去的,然而,“病业”表现越来越重。

二、与其他弟子的交流

我经常反思,为什么其它的病业都能过去,为什么这个病业就挥之不去呢?与一些弟子交流,大家似乎都在某些“病业”方面表现的非常“顽固”。其中几个弟子也出现了与我相似的问题,一位同修在很大的“病业”面前都闯过来了,但唯独牙齿与我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大部份的牙齿快掉了,虽然她也不管它,但已经影响到她基本的生活了;另一位同修的牙齿也完全松动了,人也越来越瘦。为了不影响吃饭,无奈只好去医院治疗,发现治疗效果比较明显。

经过讨论,大家认为可能是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必然会有一些业力的表现。也许因为是在人世间,所以必然会有苦吃。另外,也可能是旧势力的干扰,要多发正念。最后看看通过“善解”的方式能否解决。总之,大家在这方面确实有些困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其实当事人应该多学法找自己,而不是让大家帮自己找。)

三、医院无法解决后彻底放下此心

二零零五年的时候,“牙齿关”表现越来越严重:牙齿几乎无法咬合,内心万分苦恼,觉的自己也很坚定,不去医院。也知道这不是病,可为什么会这样不断的恶化呢?法也学了,正念也发了,可是没有什么效果。有时想用人的办法把紊乱的牙齿扳过来,当然是事与愿违。

最终,在妹妹的催促下去了广州最好的医院,还找了最好的医生。经过几番痛苦的治疗,似乎这个“病”有了好转。自己也明白这是不对的,但又对这个“现实”,这个实实在在的表现无可奈何。直到半年过去了,我又一次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我,这个病很狡猾,会不断复发。听完后,我又气又怕。气自己不争气,怎么也过不去关;怕这个病,怕牙齿都掉了,怎么见人!尤其是门牙,松的几乎要掉下来了。又不好跟常人讲,怕别人说:你们不是说修炼的人没有病?

然而,渐渐发现以后的治疗似乎使牙齿出现更严重的表现。最后,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豁出了。有弟子说:“有师在,有法在,你怕什么?把心一放到底,全交给师父了”。心里真的完全放下时,牙齿奇迹般的渐渐恢复了。但我最担心的门牙却时好时坏,不时会触动我的心。通过看书,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当我从思想最深处不把“病业”的种种“实实在在”的表现看成病时,门牙也牢固了。

四、个人几点认识

法学了十一年,但牙齿关几近魔了我九年,实在是惭愧。以下是个人对这个问题的几点看法:

是否做到了信师信法,尤其在“实实在在”的病业表现面前,心真的做到不为之所动,相信这根本就不是病,马上就会峰回路转。虽然在病业初期,自认为没有把它当成病,但在病业反复出现时,心里开始不安,有时想怎么还不好啊!这种不安和忧虑的本身就是把它看成病了,否则哪来的不安?在这种境况下,不管去不去医院,因为念不对,它就真的成了病。当我从内心彻底认清了修炼人没有病的法理时,所有“病”业的表现再也动不了心时,病魔就远离了你。

有些“病业”看似小小不然,但长期过不去或找不到问题的症结,这个病业则会反复出现,随之而来的就是怕心的出现。师父说过越怕就越象病似的。当然,越怕则关难越大。所以,一些弟子在面对一些反复出现的问题,一定要向内找,肯定是有执著哪方面的心。与一些危及生命的病业相比,牙的问题看似不大,但因个人执著迟迟不去,最后虽彻底过关,但倾斜的牙齿已无法改变。

人生活在世上,总有一些是你很在乎、很难割舍的东西。例如,有些人很在乎名,有些人在乎钱,而我呢,只要是触及个人外表的关难时,总是拖泥带水。由于牙齿的关难正是与个人外表有关,所以才有怕;当然越是怕,就越是反复出现去你心的魔难。

每种“病业”过关的状态也不尽相同,有些“病业”只要心态正,发正念就足以过关了;有些“病业”你根本就不管它,几天自然就过去了;有些“病业”是针对某种心来的,你不找到这个执著,不论如何你也过不去。

通过这个问题我也深切认识到法的严肃。希望个人经历能给在这方面过关的同修一些启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