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闯病业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得法的。初得大法,那一份来自内心深处的欣喜是无法言表的。微笑时时挂在脸上,看见谁都想冲人家善意的微笑。知道了高层次的理,心中没有了疑惑,没有了怨恨,就觉的自己被善良包围着,整个世界观都改变了。自己也觉的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早上三点半起床,四点赶到集体炼功点炼功,白天挤时间学法。不知不觉中,大法改变着我,事事能为别人着想,遇到麻烦事知道用法去衡量,找自己。身体突然不舒服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得法十多天后有人夜里翻墙到我家拿走财物,我没有动心,没有骂人。常人觉的你丢了东西不骂人出气,不能理解。我说我学了大法了,就得照着法去做,同化大法,逐渐的做一个好人。不久遇到一点小事,没守住心性,后悔得不行,向老学员说我没做好,很后悔。她说,能认识到就是提高的开始。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引导下我走过了“七·二零”开始迫害前的三个月。

“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在人心的驱使下,我在压力下放弃了修炼。从此以后再没看过书、炼过功。之后几年警察不断的所谓回访,半夜打电话骚扰,敏感日威胁。虽然我不学法,不炼功,在以后再碰到常人的矛盾时,我在心里都会用法衡量,抑制不好的行为和思想。闲来无事,很想看书,但又不想看常人的书。工作之余有同事在看《圣经》,也劝我看,书在我面前放着,我真想拿起来看,但我最终没拿。我想到了师父讲的“修炼要专一”、“不二法门”,我不允许我的头脑中装有不同法门的东西。

师父看我还有修炼之心,就安排曾经认识的昔日同修来找我,就这样我在二零零四年夏天从新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从新走進大法中来,看到了迫害后师父在国外几个地区的讲法,也看了《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感慨很深,后悔自己走了弯路,痛失了宝贵时间。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背《洪吟》、《洪吟二》,看《精進要旨》,真相资料也认真阅读,逢人就讲大法的美好,讲“四·二五”万人大上访及中共陷害大法的阴谋,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那时候就是每天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学法时心很静,感觉不是自己在学法,而是师父在讲法。我的感觉是,啥没有都行,只要有大法就足够了。

零四年十一月我的双手开始裂小口子,慢慢口子越裂越大,越裂越多,伴着巨疼,长了裂,裂了长,都不曾好过。想到师父讲的消业的法理,就没多想,只是一味的承受,也没发正念清除。二零零五年二月,两只手背大面积溃烂,又痒又疼又红肿,有时看似轻了,不流脓了,开始结痂,痂上又裂大口子,足有一寸长,大口子淌着血,很疼很疼,我根本就不动心,心想你啥也不是,你能返出来,我就能把你消灭、转化。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痂下又开始流脓,伴随着剧烈的痒痛,并且脖子上也大面积发生溃烂,整天不停往外淌水。有时手痒的实在忍不住了,两只手就啪啪往墙上摔,而且手臂肿的老粗,疼的整晚睡不着觉。就这样我每天照样坚持学法(没注重炼功),洗衣服做饭,去麦田拔草、打药一样都没耽误。有一天和同修结伴出去讲真相,说让我戴上手套,说我们给世人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去病健身效果如何好,你们自己却这样,怕影响不好。我说我手上溃烂并不耽误讲真相,也不会给法造成负面影响。世人若问起我的手,可以告诉他这是消业,消去我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遭罪就是在还业债,都是业力轮报。告诉他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劝人多做善事,不做恶事。

二个月了,两只手照样溃烂,没有一点要轻的迹象。通过学法我悟到这是旧势力企图用业力来动摇我的正念,我识破了它。我在心里坚定的说:我有师父,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一切旧势力的邪恶生命和因素都不配干扰我,我虽不承认你,但我也决不允许你继续迫害我。我照着师父的话心里发正念善解。通过不断学法,高密度发正念,我的双手迅速好转,到六月中旬就彻底好了。

我周围的人知道我修大法,亲眼目睹了从溃烂到痊愈的过程。问我:一般人有这样的痛也象你一样忍着不去医院看能好吗?我告诉他一个不修炼的人根本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痛苦。我能好是我对师对法的坚信,对修炼正法有坚如磐石的坚定的心。师父说过:“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我做的符合这一层法对我的要求,我过了一大关,所以我就好了。

看到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不修炼的家人从此变的知道尊敬师父,支持大法。我家邻居说:谁要再说法轮功不好,我可不信,看你手上那样,要搁一般人那得花多少钱才能治好呀,你却一分钱没花,一片药没吃好了,能看出她相信大法是正法,也佩服大法,还羡慕的说:干啥都不容易,好好修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