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曹营心在汉”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在邪党部门工作,二零零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第五次法会交流时,认为自己是新学员,修炼不精進(炼功、发正念不能做到每天坚持),感觉没有资格参与法会交流,失去了宝贵的提高机会。这次师尊又一次安排法会投稿,我悟到是师尊再一次给我们这些不精進可又想提高的弟子一次机会,又看到明慧同修谈到修的不好不能成为参与法会交流的障碍。

还有重要的一点是邪党部门大法弟子数量不在少数,他们助师正法,大量救度着众生,由于特殊的修炼环境,在上次法会交流几乎看不到这类大法弟子的文章,就是平日的明慧修炼心得,也很少看到他们的文章。正法已到最后,修炼提高、做好三件事的标准越来越高,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到的是,师父告诉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应该放下一切心,走出属于自己证实法的路,还应抓住法会交流的机会,向师父汇报,跟同修交流,助师正法,震慑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

想到此,我决定把我近三年的修炼路写出来,向师尊作一汇报:

二零零六年夏,我有幸读到《九评》和其他真相资料,迷蒙半生一夜顿醒。对邪党本质有了深刻的认识,我毫不迟疑退了党,走進大法修炼。真象迷失的游子找到回家的路,我知道是师父不想落下我,苦心救度,领我回家。

一、走出自己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路

得法即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刚得法时,不知道怎么修,隔几天就去找同修问这问那,同修尽量耐心解答,每次都嘱咐我“好好学法”。

随着通读《转法轮》和听师父讲法,方体会到修炼的内涵,但懒于炼功,也不会发正念,很不精進,可就是相信师尊讲的法是伟大的佛法。有时会有《转法轮》说的那种真不真假不假的状态,我就默想:即便修不成佛,师父教我做好人中的好人,做好人还能错吗?即使做一辈子好人不也很好吗?这种状态每次一、两天就过去了,对师父和大法越来越坚信。随着学法深入,反复读了师父在“七•二零”后的全部讲法,真正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神圣历史使命和责任,明确了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紧迫性。

想救人就不能呆在家里。鉴于工作环境和安全问题,我确定面对面讲真相的对像是亲戚、朋友和我认为品德好的熟人。有时间,我就带上真相资料去找他们讲真相,利用假日驾车出门去讲,一次两次讲不通,就三次四次的讲,反正都是很近的人,直到把他们讲通为止。我认为面对面讲真相要读透《九评》,时间允许就尽量多讲。

我一般这样讲真相: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大法洪传全世界,邪党迫害佛法必遭上天清算,脱离邪党可保平安,与邪党为伍牵连遭殃。接着根据时间讲四•二五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器官、神韵倾倒五大洲、预言与神传文化等,每次至少讲清基本真相。

一多半人容易讲,真是几句话就退,还包括公务员、干部和企业家。我的两位朋友,是我地有名望的企业家,党龄都有几十年,任邪党书记经理一把手十几年,他们认真看了《九评》光碟等真相资料,非常痛快的三退,还劝家人退出,都说邪党烂透了,没一点希望。有一五十多岁的大哥对我说:“我父亲在文革时就告诉我,共产党颠倒黑白,你讲真话当好人过不了关,非逼你昧良心说假话办坏事才能过关,最坏了。”家人还跟我讲述过运动被活活杀害的亲人,是很善的人。也有很难劝退的,比如我父亲和伯父,党文化中毒太深,开口闭口是毛魔头如何好,新社会如何好,我就用事实和正理跟他辩论,见面就辩,直到劝退为止;还有一个信佛的居士,刚开始骂师父和大法,我跟他多次讲,几次给他真相资料,他后来点头退出。还有一小部份经过反复讲后,明白了大法好,但不退。个别也有说什么都不信,谁让发财升官就认谁的。

邪恶的旧势力千方百计阻碍我证实法救世人,来自家庭、亲戚的阻力很大,一听我讲真相就动怒,说邪党急眼了就会杀一批人的,过好日子就行,社会上的事少管。我说立地为人,钱无多少,首先应认清正邪是非善恶,况且邪党灭亡在即,与邪恶为伍不会有好下场。逐渐的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小,只是劝我注意安全。这样几个月下来,姑姑、舅舅、姨姨等亲朋好友,包括上下两辈人劝退了不少,还利用假日回老家退了宗亲三、四十人。一次在柏油路上碰到五、六个小学生齐声唱着邪党的歌“我们是……接班人”,还不时扭头朝我笑,我真想喊住给他们讲,但还是犹豫望着他们远去,现在想起来都难受。我意识到只要是有缘人就要去救。

以后,我开始适当跟陌生人讲真相,主要是外地人、农民工、勤杂工、手艺人等。一次给一个窗帘店的姑娘讲真相,她说她在大连读书时看到过真相标语,同学告诉她法轮大法是正法,听我讲后她马上退了团、队。

后来我遭受了迫害,在师父的佑护和同修的加持下,正念过关。以后对政府部门人员,我就智慧的讲大法是正法,是被邪党非法迫害的,同时发一正念愿他们有机缘退出邪党组织。

我刚开始执着劝退的数字,记数记到差不多二百时,同修一句话“执着数字也是执着”,以后再没有记数字。三年下来,我大约劝退三百多人。我做的真的远远不够,跟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差距十万八千里呢。

随身带每天坚持发真相资料。出于安全,我面对面讲真相逐渐减少,但一直没有停止,進而转向发真相资料和其它方式证实法。我发资料的方式简单有效,贵在坚持。真相资料、不干胶随身携带,夏天用小塑料袋袋包装两张A4纸资料,白天裤口袋一边一个,晚上一边二、三个;其余季节用大塑料袋装、信封装各种小册子和单张资料,外衣内口袋一边二、三个,晚上裤口袋也装几个。白天机会好就发,没机会不发,黑夜基本坚持每晚发。少则三、两个,多则八、九个。宿舍小区、沿街铺面、机关单位、医院、公园都是我发资料的场所目标,自行车、摩托车兜、汽车雨刷、铺面窗台、院落街门缝、大楼内都是我放资料的好地方。沿途一个市场有一百几十家店面,我今天三个,明天五个,几乎一个不落都送了真相,许多店面光盘、小册子放了几次。有时我故意不驱车的走好多发资料,即使驾车也找机会停下,发完资料再回家。晚饭后时不时出去发资料,顺便张贴不干胶。近两年来及时把《明慧周报》、各种真相小册子、《九评》和《神韵》等真相资料送到了千家万户。

一年来,我还坚持邮寄真相信件,对像是不便面对面讲真相的领导、政府工作人员和公、检、法、司法、六一零办的领导班子和工作人员。

至于真相资料来源,我亲自就近取,保持单线联系。

对于政府部门的大法弟子,师尊的法着重讲到安全问题,能不暴露最好不暴露自己(大意),就这部份弟子走出来证实法,我们敬阅师尊在今年的一段讲法共勉:“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二、在证实法中去执着提高心性。

对于新学员,想要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要走出去救度众生,在证实法中去执着,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助师正法,兑现神圣的誓约。刚走出去难免用人心做事,平时用法归正,时时运用向内找这个法宝,同修也直言不讳的指正。我面对面讲真相中慢慢修去了欢喜心、显示心、干事心等人心,明白了讲真相要处处证实法,不能证实自己,“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其实实质的都是师父在做。

刚发真相资料时,很不自在,怕心如影随形,每发一个都瞻前顾后,晚上往住户街门口发,还有两米远就扔过去,“啪”一声脆响,我就不停发正念,默念正法口诀,心系救人,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心象漏气的气球瘪下去,发资料越来越平稳坦荡,小区院落都尽量把真相资料塞進街门缝里。一次学法,读到返修,“这人做好事的同时,他可以吃苦。因为面对常人,各种常人的心都在干扰你。”(《转法轮》)我觉得新学员做好三件事,走出去证实法,何尝不是一种“返修”,如等个人修炼好了再去证实法,还怎么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呢?在讲真相救世人中,各种世人的心都在干扰你,加上旧势力拼了命的阻挡,矛盾会十分尖锐,时时刻刻强烈的刺激你的执着心,这不正好给你提供了修炼提高的环境吗?在这样的修炼环境中,你的执着心会尽可能暴露出来,向内找修去它,快消去业力,功快长上来,心性提高更快,你还救了大量众生,建立了助师正法的威德,一举都五得了,何乐而不为呢?要知道师尊给我们安排的路是最好的,师尊就看弟子一颗救人的心。

修去了不少的心,但还是没有过好色心和争斗心的关,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受了迫害。旧势力生生世世的安排,使我今世带了很重的色心和争斗心,在我的性格行为中表现的很强烈,前半生承受了难以忍受的罪和苦,明显的都是在还这两种罪业。特别是走入大法前,还有一段耻辱的长达八个月的婚外情,给我的修炼造成了非常大的障碍。修炼后在色上虽未越轨犯实质的错,但内心对那个女人的情很重,放不下,甚至发生一些肢体接触行为;而且同时还有其他异性向我表达,牵牵连连,混同于常人,一次带着很重的色心给一个向我示情的同事讲真相,她表现恼怒而惊愕,对劝退一口回绝,没多久她就报告了单位领导。对于争斗心,得法不久和同修交流时,我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人看见能做到,当着人的面我可受不了那气。结果和一个同事发生矛盾,不是向内找,而是认为不是我的错,就对着干,这个人后来就诬陷我。正由于没用法衡量,没过好本该过去的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人诬陷,遭受了迫害,多亏师父保护,同修加持才正念摆脱。修炼中的事都是好事,没有坏事,正是这一关难,使我开始学会炼功和发正念,那几天时时都默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时时想“大法弟子走的是宇宙间最正最神圣的路,有师在,有法在,还怕什么!”

以后过这两个关,真是一个跟斗一个跤,好几次痛苦的抽自己嘴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第四讲〉),好难修呀!真正感觉放淡这两颗心,一是在学法中,二是在走出去救度众生中,师父把这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块块的往下拿。每当这些心出来时,我就尽量把使我产生这两种心的人想成我要救度的众生;出去证实法时,我就正念破除这些心,请师尊帮我清除,我要抱着最纯净的心态救度众生,不能干扰我救人。现在这两种心还时不时往起泛,但我的主意识能控制住,一放纵它就嚣张欺人,制住它时感觉这肮脏的物质真是在垂死挣扎。

在修炼大法前,受邪党文化毒害,我求名的心很重,总想着往上爬,让别人尊重仰视。“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我下决心做到不逢迎、不行贿、不出风头,做好工作,正念正行,只是象征性做到礼节,找直系领导推荐自己。在金钱开路、关系唯先的邪党名利场,有人嘲笑我是傻子。资历不如我的不少人跑到我的前面,我时不时泛起嫉妒心、争胜心、后悔心,但一想到我已修了宇宙的大法,还有什么放不下呢!一切交给师父了,这些心都在慢慢消下去。

我完全是闭着修的,感觉没有哪一颗心是一下子修去,都是一步步魔下去的,修去的每颗心都能写一篇文章,不必赘述,惟有感恩师尊的慈悲呵护。最明显的一次是我连续几次到一公检法宿舍小区发资料,发了七、八十户,我正准备继续发下去,一天我在一个小店办事,突然一个陌生人進来,没说几句就跟店主说,他刚给那个地方安装了价值几十万,配置很高很先進的监控系统。我一下子明白这是师尊的慈悲点化,感恩的热流涌上心头。

三、溶入正法洪势,形成整体,凝聚整体。

目前,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师尊的法一再讲协调配合,形成整体。救度众生、破除邪恶迫害适应正法洪势的标准要求也是形成整体,所谓聚之成形,散之成粒,形成无脉无穴的金刚不坏之体。我们这类弟子也要走出来,走不出来怎么能形成整体呢?但我们要智慧、理智的走出来,师尊在讲法和回答弟子问题时,从不勉强弟子做什么,而总是说尽量按照法的要求做。回想这几年,没有同修的加持拉拽,我不可能走出来,提高上来。仔细想想,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师父就等着我们配合起来。比如学法小组、法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就溶進去。我今年开始固定的参加一个四个人的学法小组,虽未做到每次都参加,但几个同修修炼比我扎实,心性高,很好的带动了我这个新弟子。

去年以来我还参加了两次由几市几地大法弟子参加的法会,有力的促進了我的提高和成熟。我汇集同修意见,促成了几个地方智慧邮寄信件的项目,凝聚了整体。具体做法是,为提高信件劝善迫害者和救度众生的效率、效果,异地交换邮寄,即A地同修把本地需劝善、救度的世人名字、地址交给B地、C地,从外地寄回来,B地同修把当地世人的名字、地址交给A地、C地,C地类推。進一步扩大,比如当地公安局长是E地人,有条件的最好通过E地同修给他邮真相信。当同修被绑架迫害,我利用自身条件,托人搜集迫害者手机号码、个人信息等,把迫害单位的班子成员及当地许多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交给同修全部发给海外大法弟子,不久听到迫害者嚷嚷,收到劝善信和美国打来的真相电话。

仔细想来这条修炼路,都是师尊的慈悲、大法的超常推到这一步上的,只要我们有心提高、突破,师父就给我们安排、承受,凡是修出来的路,都凭一颗精進的心,凡是落下的路,都是随了执着的心,真是如《转法轮》所言:“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