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法敬师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我是得法较晚的大法弟子,在此把自己的心得向师尊做一个汇报,与同修交流。

走入修炼

我是進入花甲之年的老年大法弟子。家中有孩子先修炼的。我是一个个性很倔强的人,由于受邪党宣传的影响,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对孩子非打即骂,说了许多谤师谤法的话,罪孽深重。就是这样,师父也不嫌弃我,在梦中点化过我两次。那时孩子流离失所,在外地打工领我去了一个学法点。那些陌生同修,和善的面孔,关怀的话语,身处其间感觉就象亲姐妹一样,这对我触动很大。没有钱,没有衣服,大家热心帮助,那个场真好!后来我知道了那是修炼的场,又祥和又慈悲。当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时,法的力量牵着我的眼睛在走,从左边第一个字,一下子带到右边最后一个字。那时光学法,不会炼功,不几天孩子就回家了,教我炼功动作,这样我走進了修炼的门。那是零三年。

看书背法

师父说:“那部法可是造就一切洪大穹体无量王、主的,那是一切宇宙生命与各种因素的存在的保障,其中包括小小的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每天都在看书,看的速度快,那时是默念,有时一天看九讲。一次做梦,梦见大法书从上到下有一个象五分硬币那么大的洞,醒来悟到,那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学好法,不能追求速度。师父说:“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精進要旨》〈何为修炼〉)我学法爱走神,这样我就改背法,总共背了十遍,但背的不好,不象有些同修背的那么扎实,坐着背困了就站着背,有时一抬头,看见师父坐在我的对面在给我讲法呢。每背一次,心性也在一次次的不断被法点悟着、同化着。

不配合邪恶

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零四年,新搬了一个住所,居委主任问孩子住哪,孩子如实就告诉了,(事后她悟到这样做错了)。结果,七月十日这一天,一个邪党成员先敲门,孩子从门镜一看,以为就他自己呢,就把门打开了。这时从后面又钻進来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头目和两个派出所的警察,進屋后,就让她在三书上签字,不签就让收拾行李去洗脑班。孩子当然不签。我说你们知道洗脑班是什么地方吗?你们的孩子怎么不送去呢,那里不是致死就是致残,我义正辞严的质问他们,这样僵持了快一个小时,后来恶人们说不去就不走。我让孩子拿来纸和笔,把今天谁来了写上,让他们签名,谁也不签。最后邪党“六一零”头目着急了,说我签。把笔给了他,结果他签的是X主任,看来他们自己也不敢写真名。我始终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他们都堵在门口,我推推哪个也推不动,他们一看我推,就去了门口两个人,门口左右一边一个。剩下两个在屋里,我用一个椅垫挡着让女儿悄悄的换上鞋(当时穿拖鞋),又塞给她兜里仅剩的二十元钱,她就往阳台走,在师父的加持下,从二楼顺利的下去了,平安的离开了。这时,恶人才反应过来,往阳台去,后来他们四处找,东扎一头西扎一头,最后灰溜溜的走了。我心里默默的说:“谢谢师父救了我女儿”。

第二天,我想得去证实大法,就去了邪党“六一零”。我说,你们看,人从这么高下去一点事也没有,还是炼功人呀,孩子走的时候就穿着短袖、短裤,今天气温突然下降快十度,这人要是在荒郊野外不得冻死呀,你们得负责呀?第三天,我又去了。邪党成员说,找回来还是得送洗脑班,就这样我没有再去(后来悟到,这样也是顺从了邪恶,按着他们的思路想问题了)。他们搞不明白,我怎么不配合他们,和原来不一样了呢?我说:我就是怕报应,你看那迫害法轮功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后来街道主任的丈夫让拖拉机撞死了,她自己又让三轮从腰上压过去了,住了很长时间的院,现在自己领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儿子生活。善恶有报真是天理呀,结果现在谁也不打电话参与迫害了,都怕遭报。

参加正邪大战

零四年九月份,我和孩子带上仅有的两千元钱去了邪恶的老巢发正念。一路上邪恶的检查很严。快進站时,我的怕心起来了(因带了一本《转法轮》),想提前一站下车,后来孩子与我切磋,在法中悟到:“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我们顺利的下了车,出了检票口,就有一辆接站车,我说离前门近点的,价钱便宜的有吗?这样我们住進了一个旅店的后院,好象仓库改装的,由于宿费低,没有人打扫卫生。我们自己打扫,走动的人很少,发正念、学法、炼功就象在家里一样,吃着方便面。每天上、下午去天安门,其余的时间就在旅店里发正念。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弟子安排好了一切,在那住了八天,平安的回到了家。

坚持晨炼

自从大陆早三点五十分的集体晨炼开始至今,只差了三、四次晚了。原来炼静功,双盘只能半个小时,被惰性左右着,随着学习师父讲法的深入,自己也觉的应该坚持一个小时。等集体炼功时,别人炼一个小时,我就半个点儿,那算什么大法弟子呀,别人行的,我也能行。现在坚持快十个月了,没差一分钟。有时腿很痛,就想你痛死我也不往下拿。有一次腿痛的又恶心又要吐,真想放下腿躺一会,这时我想起《洪吟》中“苦其心志”就一遍遍的背,终于坚持下来了,竟象个孩子似的委屈的哭了起来,在心里说:“师父我挺过来了”。这时,耳边有个声音说,挺过来了,还哭什么。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弟子身边,谆谆教导着我们。还有一次打坐时,还看到了很强的光,特别明亮,我说孩子:“师父在鼓励咱们呢”。从那以后,我打坐一个小时,一直坚持到现在。经过炼静功,我的大周天也通了,真象师尊说的那样“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转法轮》)。

信师信法有惊无险

修炼到今天,时时感受着师父的慈悲苦度,同时也感谢同修的无私和帮助,每期《明慧周刊》我必读。一次梦中,说我笑着坐在床上看《明慧周刊》,地下有一排陌生人看着我笑,醒来后我想那些都是投稿的同修吧。

当我第一次发资料时,手也哆嗦,腿也哆嗦,就觉着千万双眼睛看着我。发第一份资料,跑的比小孩还快,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在师父的加持下,渐渐的怕心去了很多。有一次,在一个住宅楼发资料,边走边发正念,心里想着我是神,救你们来了,只让有缘人得救,不让坏人看到。就在我到六楼(顶楼)正要往一家发放时,从屋里突然出来一个老太太,我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当时愣了一下,这时就看见一个小“我”(大概一尺左右吧)上去了,老太太也没有看到我。感谢师父,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一生命运凄苦,有时情上来心里酸酸的,但猛然想起,有师在,有法在,我不苦,此生唯有修炼、唯有证实大法、唯有走师尊安排的路,才是最幸福的,才是最幸运的。

今后我依然坚信师父,坚信法,永远尊师敬法,时刻向内找,走好自己的修炼路,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执著与人心在法中快些归正,在面对面讲真相上继续努力,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报答师尊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