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转眼间走过了十三个春秋,春天耕耘,秋天收获。随着春夏秋冬,体味着酸甜苦辣。一路走来,修去了不少,修出了多少,能否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走回去?

一、修心最难过

在个人修炼阶段,第一次炼功,我在外屋,丈夫在厨房吃饭。炼完功过去一看,他晕过去了,酒杯也倒了,趴在桌子上,我上前叫他,他又躺在地上。第二天炼功时他哭。动作掌握后,晚上我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第一天走时他就犯心脏病,因为他以前没有心脏病,我就去不了。第二天还是这样。有时夜间睡睡觉就哭醒了。我经常坐在床头上想,这功能不能炼(因为我们结婚二十多年没红过脸,没吵过架),他这个样,我这不是损人利己吗?心里很苦。随着学法,逐渐明白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不是邪恶利用他达到不让我炼功吗?另一方面:“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这是帮助我消业。平日下班后,我们都买菜一起做饭,自从我学了法轮功他什么也不干,成天拉长个脸。我知道自己是炼功人,我也不计较。下班后我急忙买菜做好饭,摆在桌子上让他和孩子吃,我拿块馒头边走边吃去学法点。后来我丈夫又要喝敌敌畏,又要死。我也常琢磨着,想到观世音菩萨修炼故事,她一出世她的父皇抽出剑就要杀她。修炼真是难。但是当时都能按着修炼人的心态去做,因为这就是修炼。这样近十月。有一天,我下班回家,一進门他就指着我叫着我的名,大声的吼,你干什么都行,只要不炼法轮功就行。那是九七年夏天,我立刻就明白了,魔利用他的嘴和我公开叫吼,叫我放弃修炼,多么可笑。我也大声的告诉他,你叫我干什么都行,就是不炼法轮功不行。你是知道我的,我定下来的事,谁也改变不了我,我会一走到底。因为这一念,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后来师父看到我这颗坚定的心,把他身体也清理了。

二、随师正法

这一念也来自我有明确的修炼目标。当同修借给我《转法轮》书时,我一看怎么这么好,因为平时我看了很多书,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书,听人讲神话故事也没听到这么好的。因为当时身体不好,想炼功。看了第一遍就看明白了,师父在第二页就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明白了,想通过炼功达到身体好,不修炼是不行的。只有修炼的人师父才能管。修,还是不修?要修炼了人的什么东西都不能要了,那还怎么活,活有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做人就要正,好的就要做,另外都四十六、七岁的人啦,人世间的一切也尝了这么些年,没什么可惜的。都不要了,修炼。以后只有吃苦、精進,山崩地裂也不动摇。修炼是严肃的,也做好了充份的思想准备,大气候反过来也是这样。所以在“七•二零”开始后,我从没怀疑过师父、怀疑过法。学法初期就会背师父的所有经文。“七•二零”前就开始背《转法轮》。师父怎么说也知道怎样做。

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时一点也没怕。早晨集体炼功时听说大连同修被抓,都穿着运动服立即奔大连市政府要被抓的同修。人山人海的大法弟子都在市政府的各个道上,拉开了随师正法的序幕。师父鼓励我们各种色彩的法轮漫天都是。持续了很长时间。整整一天,到晚上时都被拉到某某学校,骗我们登记,给大客车往回送。我们也没听。我们五位同修打出租车直接回到炼功点,因为开办的师父九天讲法录像班还没结束,能坐二百多人的屋子里有两台电视机,还有音响,还有不少大法书,法轮旗等等,必须立即搬走,不能让它们得手。收拾完已经半夜十一点多钟。第二天邪恶什么也没拿到。到处查也没查到。为卫护大法同修都是这样做。紧接着我们到公园集体炼功,证实大法是正法。我们被拘留半个月,在派出所里,我们都给警察讲真相,所长说你们出来又上一个层次。大法弟子走到哪真相讲到哪,在狱里能够接触到的犯人我都给她们讲,她们都知道大法好,有的说出狱后找我学大法。大法弟子的正、慈悲、善良到处散射。

正家庭环境。丈夫让我看造谣诽谤法轮功一千四百例,看到那个人有胃溃疡练功没练好去拿药吃,我说师父《转法轮》开始就讲只管修炼人,你抱着治病的目地那是不行的。如看自杀那段,我说为什么以前没有这事,周围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为什么没有这样事,那不是造谣是什么?我天天晚上看书学法,就找丈夫在家的时间放带子炼功。非得把环境正过来不可。那天他一遍遍叫我看,看我还在看书,把书夺过来就要摔,我说你敢动,动一下试试。女儿过来对他说,你看我妈三年没吃一粒药,什么病都好了,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你不知道吗?你知不知道抽烟喝酒不好,你为什么还抽还喝。我妈钱也没耽误挣,家里活也没耽误干,不让炼就不炼啦?有病它能替你遭罪吗?你好抽烟喝酒,你实在理解不了,全当我妈好这一口。从这以后,丈夫再不管了,并且录音机坏了,他赶快给我修,需要什么赶快就去买。师父看到了你这颗心,什么都是师父在做。

三、救度众生

开始修炼大法,明白了人世间不明白的事,人为何来,为何去,来到世上就是为了等这部大法。越学越觉的好。所以逢人就讲,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因为那段时间是流动工作,这里干完了再到别处去)。讲大法的博大精深,讲大法的美好。当时还认识不到这是救度众生,兑现誓约,只知道师父怎么说自己就怎样做。大法弟子把洪传大法视为己任。很多人都了解大法,不少人都跟我要书看。现在也记不清我自己拿钱请了多少本《转法轮》,给了想要看书的人。九九年八月份就与同修到街面两旁的各种小店发资料,塞在门缝里,或者从窗户扔進去。有时自己用手写,到常人复印店里印。也有几次被人在后面追喊,心里也是很紧张,在师父的保护下都巧妙的走脱。并且从没间断的发资料,做到今天整十年。发资料一般我都是一个人,我觉的一人相当方便,不惹人注意,好走脱,没有时间、地点限制。想怎么做怎么做,想怎么发怎么发。城里走遍了就到城边农村去。利用上下班坐小客车的方便条件,经常在半路下车,在城边十里八村的地方发。在挂横幅时也是一个人,哪怕是五~六米长的大横幅我也自己挂,先找好地方,把准备工作做好。有次五米长的横幅我拿了三幅,傍晚无人时,把砖头搬上去,在家里把绳子绑好,拿地瓜、萝卜、土豆当作坠棍,下半夜三点钟我一个人去挂,挂在汽车站对过映眼的楼上。这个时间路上几乎没有人,心里有时也跳,我就背“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体育场也是我十一、二点去挂的地方。

时间长了,越做越自然,也不知道怕了。特别在楼里做资料,只看什么位置好,人最容易看到的地方,一般一个门洞三、四份,多跑几个门洞,以免糟蹋了。在街面上做的多是在取款机、车站牌、汽车站,人越多的地方可能越安全。随走随贴上,都不用停步。做长了又有了经验,又去掉了怕心。我体会去掉怕心,必须得有这个过程。这个物质在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拿,最后没有了,也就是修下去了。回归的路又走了一大段。

师父一再的叫弟子们做好三件事。一次次讲法,什么都讲明白了,真是扶着我们一步一步回家。作为弟子真是太愧疚,怎么就不能快点走呢,多救众生,兑现誓约。零五年大纪元发表声明后,我也和同修们一样,先做亲朋好友的三退,有时也买上点礼品去看望,做完三退。做完亲友做同学的、做同事的。在自己的范围内基本上都做了。有的十几次劝退,才退了。同学中有的说些不理解的话,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只要明真相,三退了就行。有时觉的救人真难,出现这种情绪立即纠正。这是我们的使命,必须得做。难也得做。范围内的做毕竟是有限的,我也和陌生人讲,上下班路上提前走一会儿,在汽车站、火车站或者公园附近遇到走路不太着急的样子的人,上前搭话,往三退上引导,讲真相劝三退。有时效果不太好或有所中断时很着急,就加强学法,找做的好的同修交流。有个同修三退近万人,有一次一天就劝退一百二十人,看同修是怎样讲的,几年来经常这样交流,帮助很大。

四、向内找,差距小,跟上正法進程。

修到现在都知道向内找是法宝,也不是口头禅。我理解向内找就是修,不找就没修,不会找也是不会修,向外找那不是给自己修。我就是属于不会找也不会修的类型。今年师父一次又一次讲法,讲到不让人说,一说就炸的问题,我觉的主要指一些协调人,或者做大项目弟子讲的,好象与自己关系不大。其实不是。既然师父几年来都在讲这个问题,在大法弟子中已经很普遍了。很严重了。不是与我关系不大,与人人都有关系。

最近一次我深有体会。大家在一起学习师父《曼哈顿讲法》,学完法同修们切磋时,有个同修总是说我,说了一遍又一遍。修炼这些年来,我一般很少随便指责别人,因为修炼层次不同,对问题看法也不同,不能把你认识到的强加给别人,别人也不能把我没认识到的强加给我,我牢记师父关于修口方面的要求,同修间议论的是是非非一般不表态,不左不右,不走极端。也很少有同修说我。今天就受不了,心里有点不舒服,一会觉的同修跑题了,一会心里想这样学法再不来了,不是说我也不愿意听。过后我在想,今天学法就是学的不让人说,一说就炸的问题。我有问题,心里不舒服就是向内找的时候,师父帮我拿,同修也帮我去,这是偏爱我,都帮我往下拿,何乐而不为。回归的路又轻了些。想到这时又想起抽空到这个同修家去看看他。

在修炼的现阶段还存在很多不足,资料一直是吃现成的。因为我们协调人很负责任,从来没有短缺过我们。但是看到同修们都在遍地开花,自己都脸红。在劝三退上差距还很大,身边几个主要亲人还没退,虽劝多次,可能问题还在我这里。有待突破。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