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带来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今天在背法中背到“我刚才讲的就是我们炼功人自己由于不能够正确对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烦,也就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转法轮》)这段法时我突然悟到自己不久前经历的一场魔难生死病业关,不就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吗?

前不久,与A同修一起去办事,看到街头巷尾到处都有烧纸的痕迹。那几天正是阴历十五,人们常说的“鬼门开”,家家户户都有给过世祖人亲属烧纸的习俗。A同修问我烧了纸没有?我说没烧,并接着说我们炼功人怎么会去烧纸呢?自我学功后就再也没做这件事了。

回家后一直有一个思想引导我思索A同修问我烧纸的话。A同修是跟过师父讲法班的老弟子了,修的也挺精進的,难道还不知道炼功人不给亡灵烧纸这个初期入门就应该明白的道理吗?难道A同修悟到更高法理?风风雨雨修炼这些年走到今天,已是不易,难道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连纸也可以烧了?在我潜意识一直对A同修有些崇拜,认为A同修跟过班,心性高,行事稳重。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一下认同了A同修,没有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榜样。

那几天,正好我家没修炼的丈夫正在发烧,嚷着浑身骨头烧痛了,我就不加思索冒出了一句话“你去烧点纸,给你过世的父母,莫不是它们找你要钱………”也就是这一句不正的、不符合炼功人标准言行,给我招来巨大的魔难。

第二天我就发起烧来,而且烧的爬不起床。浑身上下骨头象散了架一样疼痛,头象被锯子锯开一样疼,又是锯子锯、又是锤子钉,剧烈疼痛,比死还难受的痛苦一分一秒的折磨煎熬着我。

我整个大脑已近迷糊了,但我内心却非常清楚的知道,我不能倒下去,我必须用炼功人顽强的意志挺过来,用修炼人的正念求师父呵护弟子闯过难关。否则自己就会象一些陷入病业魔难中的同修那样,一蹶不振或被邪恶夺走人身。邪恶黑手抓到了我修炼中的漏,想置我于死地,但我决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要在大法中归正,决不允许邪恶迫害。

迷迷糊糊中我不断的听着师尊讲法录音,头脑稍清醒点,我就念正法口诀。晚上,我又强挺着炼了几十分钟的功,特别是抱轮,分几次才炼下来。

第二天天亮,疼痛终于减轻了,我趁疼痛减轻的时刻,赶快把资料送出去了。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又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终于我又闯过了一个生死关。人就象脱了一层皮一样,师父给我拿掉了许多不好的东西,使我悟到了许多法理。也更加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同时对自己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其实自己就是那种在大是大非、大关大难中,还能够把握的比较好,而在小节问题上,修的不扎实,把握不好的人。特别是在日常生活中,面对一些小矛盾、麻烦、心性摩擦,容易忽视正念,没有抓住一思一念去修,从而让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轻易溜过去,甚至占住大脑,造成言行不在法上的表现。

师尊讲法中告诉我们“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我理解就是作为修炼人无论遇到大事、小事包括平时的一思一念,都要按照炼功人的标准、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同化大法。只有一点一滴扎扎实实去修,才能打下坚实基础,才能够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稳健的走好每一步,兑现史前誓约。

看似不经意的一点小事情、小麻烦,都包含着修炼因素。如果忽视这些小节就是放弃实修与提高心性的机会。就会修的不扎实。

在近十年的正法修炼中,摔摔打打走到今天,我证悟到一个理,就是每一次关过的好时,都是凭着对师对法金刚不动、坚如磐石的“信”才闯过来的。每次走不好时,都是正念不足,加上后天意识,不稳定因素,外来信息等干扰,还有假相迷惑,从而否定了本性真我对宇宙真理正见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