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协调中向内找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二零零七年夏,为了充实协调人员的不足,有协调同修找到我,叫我参与本地协调工作。我以自己从未参与过做协调工作,以前不在这一片学法炼功,认识不了几个同修,自己法没学好,悟性差,能力有限等等理由来推托。

其实自己是有求安逸的心,怕麻烦的心而不愿参与协调。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法能悟多高就悟多高,真相资料想发多少就发多少,劝三退能劝退几个就劝退几个,没有压力,不操心,轻轻松松。如果做协调人,对自己要求要严要高,怕自己做不好,悟不到而影响别人,给整体证实法造成损失,自己就犯了天大的罪了。

几个月后,本地区出现了传假经文与要办大纪元等一些乱法行为。有的协调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在这期间又有协调同修找我。这时,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不能再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使我从一个疾病缠身,业力深重的常人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精力充沛,道德高尚的修炼人。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又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做了一切,承受了一切,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拽着我,推着我一步步的闯过魔难,才在大法中走到现在。而今天大法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执着自我不放,躲在一边求安逸,当旁观者,这怎么能是一个修炼者的心态呢?有什么资格当师父的大法弟子呢?

师父告诫我们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正法还没有结束,迫害还在发生,大量的众生还期盼着我们去救度,不能到此停步呀,还要继续走好我们的每一步,不断的洗净自己,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真正从人中走向神,我应责无旁贷的参与协调工作,尽自己应尽的一份责任,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使我们地区形成一个坚实的证实法的整体,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让师父少操一点心,多一份欣慰。于是放下这些人心,参与了本地协调工作。

一、在做协调中修自己 不断提高心性

参加协调的同修每周在一起学半天法,互相沟通交流一下,然后安排一下要做的事,我觉的形式很好。

可是后来发现协调人之间矛盾也很大的,相互之间也有心性的摩擦,不配合,学完法后多为安排工作,心得交流少,互不包容。我心想:协调人的心性应比一般学员要高,怎么还与一般学员一样呢。以至后来发生了几位协调人被恶警绑架迫害,这时大家才真正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

我们整个地区的协调人都集中参加了一次集体学法、切磋交流。每个人都心情沉重,自觉用法来衡量自己,找自己的不足,没有一个向外找说别人不是的。这一次才真正的使我们猛醒,要时时修好自己,不能执著于做事心。把我们这个协调人参加的学法小组变成一个人人向内找,比学比修的好环境。从那以后,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基本上做到了静下心来学法,敞开心怀交流,整体上做到了互相协调配合,不推卸责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整体上溶洽了。

在这过程中,对我的心性魔炼也是很大的。如有一位协调同修好象总是与我过不去似的。我感觉到他几乎不让我讲话,只要我一说他就制止,心里感到很憋气,不是滋味。心想这是磨我心的,忍吧。修自己的心吧。可遇到问题时,老看对方的不对,看别人的不足。如看他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呀,说话语气很冲人,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呀等等。他越指出我的不足,我看他的缺点越多,总感到他在修别人而不修自己似的,心里还愤愤不平的想,别人修上去了,你怎么办?这协调人之间关系怎么这么难处呀,真是魔的我剜心透骨的难受。最后甚至产生了干脆离开协调小组算了。

但我毕竟是个修炼的人。他为何老跟我过不去,如果不是我自身有问题,他会这样对待我吗?师父告诉我们:“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我不能再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不是了,得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了。

向内找,审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发现自己不少问题。由于迷于常人中,很多东西形成了自然,自己都意识不到了,有些表现很强的,能意识到,觉得自己已花大功夫克服了,去掉了,这一找还真没去干净,有时表现的很强烈。如欢喜心,显示心,好胜心,争斗心等等。

在谈个人看法、意见时,总希望别人能让自己的意见,观点表达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而且还总希望别人能接受自己的观点。觉的自己对,特别是有时对某一件事认为自己悟的对,别人错时,心里更放不下,总想说服别人。别人越不服,心里越急,越往前顶,甚至找与自己意见一致的同修一起想去说服对方,结果使矛盾激化。

退一步海阔天空。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问题。近期学习了《曼哈顿讲法》,深感自己:真是愧对师父,真的没修好自己,没向内找,修到现在应该说成熟了,理智了,心性应该很高了,可我的心性还如常人那么低。师父用同修的嘴来点化我,我却不悟,不向内找自己。反认为指出者心性有问题。自己心里还不平衡。现在我真心的感谢这位同修,他让我找到了自己这么多执着,修去它,提高上来。真正站在对方的角度来想问题时真的都变了。

二、参加集体学法,做好三件事,整体提高

我平时参加的一个学法小组大多是老年人,其中七十岁以上的二人,六十岁以上的二人,五十岁以上的二人,还有年轻一些的,平时要上班,他们是有时间就来,没时间就不来。

我严格要求自己,每次都是按时到达学法小组;把自己放在学员当中,注重修自己,从不随便指责别人;平时总是保持一个祥和平静的心态;自己从中心性也提高的很快。

我们这学法小组的学员都能按法来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身,同时又整体配合,集体发正念。三三俩俩的自由组合,讲真相,劝三退,每个人的心性都得到很大的提高。

如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脸色蜡黄的,气喘,有时甚至不能行走。通过参加集体学法,互相交流,提高很快,无论什么情况都能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做三件事。有一次,她又出现严重病症状态,上吐下泻,甚至失禁,不能起床。我们其他同修按约定时间到邪恶黑窝附近发正念,大家碰到一起,谈起她当时的状态,为她担心,讨论如何帮她。一会她也来到了我们面前,我们是又惊又喜,她说她记的师父在讲法中,曾经讲过一个学员的腿被邪恶迫害的粉碎性骨折,医生连骨头都没对接,就给她打上石膏,这个学员照样每天坚持盘腿炼功,根本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不久这位学员的腿就康复了,又蹦又跳。这么一段法。她说我这点难算什么,就走出来参加集体发正念,心这么一放,“病”就没了,一切都正常了。

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同修,以前不识字,得法后,现在师父所有讲法和经文都能读了(有不认识的字就问别人)。还做刻录真相光盘的事,开了一朵小花。还经常到市场去买耗材。还有一位同修也没什么文化,可是每周学法时,都能交出十几至好几十人的三退名单。

个人做得好,整体配合也好,如有的同修出现病业状态,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都会参与帮助病业中的同修闯关。一次一位同修贴真相不干胶时被诬告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其他同修就围着这个派出所发正念。加持同修,不到半个小时这个同修就正念闯出来了。

有一次,我与一位同修边发正念边发资料时,被邪恶跟踪,警车开到我们跟前停下,跳出几个警察将我们围住,抓着我们强行搜包,当时我俩心态都很平静祥和,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在师父慈悲呵护和加持下,我们发正念定住了警察,不到三分钟,我们俩就堂堂正正离开了现场。

为了解体邪恶对被关押弟子的迫害,加持同修早日闯出魔窟。我们小组定期每周一上午到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无论是天寒地冻,炎夏酷暑,狂风暴雨,天气再恶劣,也从未间断过。每遇到这样的天气时,我们每个人都自觉严格要求自己,心想别人都不去,我一个人也得去,不能求安逸,可是大家碰到一起时,一个不少的都参加了,我们都会心的一笑。

在这过程中,有时出门是暴雨,可到那后,雨过天晴。热天在家开着空调,可到那儿后一点也不感觉热,还感到一丝微风吹来,当然有时也被雨水淋透的,有时炎夏热的喘不过气来,这其中我悟到我们在纯净心态下做事时,师父就会保护我们,鼓励我们,我们一切顺利。

参加集体学法真好,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这个小集体中,使我心性提高的很快,但比起这些同修,我还是一个小学生,从她们身上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同时也给了我信心和动力。

只要我能溶入整体中,严格按照师父的法的要求做,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就一定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最严峻时期都走过来了,在最后的时期一定不能放松自己,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