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亡党亡国”论及其实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这句话是把党和国的命运与中共的腐败连在了一起,也算是触及到了问题的实质。但是能够把“亡党亡国”专门作为一个论调进行钻营和利用,并且身体力行,坚决把“亡党亡国”彻底进行下去的莫过于江泽民了。

江泽民“亡党亡国”的实践是和他的“亡党亡国”论分不开的,那么什么是江泽民的“亡党亡国”论呢?我们看一些事实。

江借支持邓小平屠杀学生之机爬上高位已为世人所共知。《九评共产党》对此有一段论述:“1989年的‘六四’屠城是江泽民生涯中的另一个转折点,他依靠强力镇压敢言的《世界经济导报》、软禁人大委员长万里和支持血腥镇压学生而成为中共总书记。早在屠城之前,江泽民就给邓小平送上密信,要求采取‘果断措施’,否则‘就会亡党亡国’。”

“六四”之后,很多人都没有料到,作为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怎么能一下跃升到中共权力的最顶层?想想“六四”之前,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包括中共党内的许多人士都支持着学生,中国社会大有促使中共惩治腐败之势;中国社会也可能由此走上民主。可是,就是在这种中国社会有可能出现转向、中共独裁政权有可能被削弱的情况下,江泽民瞅准了党性和手腕极强的中共最高权力掌握者邓小平最终很可能会用武力干涉的心理,极力撺掇邓小平大开杀戒。江泽民的政治投机得到了回报,成为屠杀学生后最大的受益者。他这是以“亡党亡国”论作为掩护走上了中共权力的顶峰。

江泽民在位期间,老百姓的苛捐杂税最多,贪腐现象最为严重。更为荒谬的是,江泽民竟然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及其修炼者妒火中烧,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在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中,江泽民不止一次的拿出“亡党亡国”论来要挟其他政治局常委表态同意他的非法镇压。

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和罗干互相勾结,不断的造谣滋事,以至引发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事发当天,总理朱镕基就做出了妥善的处理,并对法轮功学员的高尚品德给予了肯定。朱镕基的开明处理受到海外媒体的一致好评,普遍认为这是中共政治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

可是事发之后,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江泽民却以“亡党亡国”论强压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的朱镕基。《江泽民其人》有一段这样的描述:

“政治局七个常委,除了江泽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朱镕基说:‘法轮功的学员以中老年人居多,妇女居多,他们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一位法轮功学员说‘现在工作单位对生病又不报销医药费,而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有何不好?再说现在下岗工人那么多,法轮功可以增进道德品质,群众从不闹事,比先进模范还先进模范,这么好的活动,政府为什么不支持。’所以我觉得,说这些人有政治企图,讲不过去。另外,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解决思想问题,这样不利于经济建设这个大前提,更不利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形象。法轮功中如果有害群之马,我们要处理,至于普通炼功群众,就让他们练去吧!”

“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我们的同志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法轮功问题不抓紧解决,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就在这次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江泽民把他对法轮功的忌恨完整的表达了出来。书中接下来还有一段更为详尽的描写:

“‘灭掉!灭掉!坚决灭掉!’江泽民挥着双手喊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法轮功的人数、分布和负责人的情况,每个机关、单位、居委会都要查到。同志们,法轮功在和我们争夺群众,我们一定要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上升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这个问题。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江泽民的亡党亡国论由他自己给出了完整的注解,看来中共自己的生存都是要靠对其他人的“灭掉”来达到的。一句“争夺群众”就给法轮功定了性,但同时也表明了江这个人的妒嫉心态。

江泽民在其他六位常委不同意对法轮功镇压的情况下,为了给法轮功定罪,终于想了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利用国家安全部来制造镇压的“依据”。于是国家安全部在美国的特工很快就送来了自己制作的假情报,说:法轮功创始人后面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并且给法轮功提供了数千万美元的经费。

江泽民举着这些“确凿的证据”再一次的要挟其他常委:这是要“亡党亡国”呀,必须要全力镇压。经过江泽民的策划,以及把事情上升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上,其他政治局常委哪敢再反对江泽民的刻意镇压?最后江泽民“统一”了思想,开动中共暴力机器全面镇压法轮功。

江泽民是一个善于拉大旗做虎皮的人,他拉的这面大旗就是中共。他以为有了中共这个靠山,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何况自己还身居党魁之高位,说起话来口气自然很大,他的一句名言就是——“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

江泽民利用投机和权力,为了私欲和妒嫉,一次次的使中共对人民欠下血债。中共在向人民欠下血债的同时,它的威信也在巨降,同时中共为了彻底的镇压民众也在大量的耗尽着自己的国力。多年来,中共在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中共光消耗的财力甚至达到其国家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可以说,中共在倾尽国力而对普通民众进行的肆无忌惮的迫害中也促使它自己走上了不归路。

江泽民为了篡权而以“亡党亡国”论进谗言于邓小平,独揽大权后,又以“亡党亡国”论裹挟全党对一个和平的修炼群体展开镇压。已经交出党政军大权之后的江泽民,应该是没有利用“亡党亡国”论来进行亡党亡国的机会和行动了吧,但是实际情况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江泽民为了在他交出大权后依然能够左右中共的命运,在位期间就已经培植出一班效命于他的人马,安插在中共党政军的要害部门。他曾一天之内提拔一百五十二位将军,一年之内提拔五百位将军;交班前的政治局常委中一多半是他的死党;卸任总书记后,又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达两年之久;为了继续保留他的第三代领导核心的地位不变,又将他的“三个代表”写入宪法。所以,交出军权之后的江泽民没有必要再用“亡党亡国”论来要挟其他人了,但是他却是在暗中和现任的中共领导较劲,用他的实际行动在实践着亡党亡国。

江泽民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加剧着中共走向毁灭。《九评共产党》说江泽民是“应劫而生”的,此言不虚。这一劫正是中共的万劫不复之死劫。看看江泽民在中共六十年大庆上的表演,谁还会对中共抱有希望?江现身于天安门,以普通党员之躯排在现任总书记之后,分明在向世人昭示:中共离不开我!这同时也进一步的把中共党内的现状暴露无遗:势均力敌的中共两大派正在互相绞杀,江与胡的共同检阅部队正说明了这一点。看来江泽民是非要把中共彻底毁掉不可了。

与江泽民用亡党亡国的高调来迫害法轮功相对应的,是法轮功学员开展的解体中共的三退大潮。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有六千多万中国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中共民心失尽,灭亡已成定局。回头看,为何会有三退大潮的涌现?不都是因为江泽民利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留下的遗祸吗?

而与中共的解体进程相对应的,是在全球兴起的对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的大审判。关于针对法轮功人权受迫害的诉讼案,在世界上被称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自二零零零年至今,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法轮功的江氏流氓集团,已有几十名中共官员,在全球四大洲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而针对江泽民的诉讼案就有十八个。

中共亡党已成历史的必然。依仗其党欺压民众的江泽民,在满足自己邪恶欲望的同时,也把这个恶党的兽性与淫威全面倾泻出来,最终把这个恶党的力量消耗殆尽。江氏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的结果,是二者必将一同走上历史的审判台。

江泽民常常把亡党和亡国联在一起,很多中共的党徒也都是不自觉的把二者联系在一起。这从中共的角度上是在说,中国就是它的,它就是中国想当然的主子,它自己都灭亡了,没有了主人的中国还会存在吗?这是中共长期狂妄自大、独自专权的结果。有些党徒也真的以国家的掌权者而自居。其实,这只是中共自己的看法和单方面的愿望而已。哪有国家隶属于一个党派的道理?中共怎么能和中国相提并论?中国永远是中国,它可能因强盗的劫掠暂时被涂抹上血色,但它不会因强盗的流氓邪性而改变。中共灭亡了,中华民族的新生才会真正的到来。

中国虽然不会灭亡,但是因为中共几十年的祸害,已使神州大地满目疮痍:自然环境被破坏,传统文化被损毁,道德标准被颠倒,更为严重的是中共用它的一套说教变异了人心。特别是在江泽民爬上高位后的这二十年,江利用中共这套独裁体制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展开了更为疯狂的劫掠和迫害。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江泽民的“应劫而生”之劫,也是中共扰乱中国、祸害中国人民,使中国和人民饱受中共蹂躏的生死之大劫。

中共的灭亡已定,对江泽民的清算也为期不远。目前,西班牙法庭已经对江泽民发出了法庭传唤,抗辩期一过,法庭就要向全球发通缉令了。江离被告席的位置也只有一步之遥了。中国的时局稍有变化,江就会被抛上审判台。

这就是江的必然下场——和中共捆绑在一起,被人类的历史所淘汰。江的“亡党亡国”论必将被他和中共的最终灭亡所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