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坚定的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九岁,家庭农妇。没修炼前,我是一个性格内向却刚直、好胜、很爱面子的人,但却偏偏碰到了一个混世的现代派的丈夫。我天天以泪洗面,弄了一身病,最严重的是“乳腺肿块”,花了不少钱,都治不好。一次,我重重的摔了一跤,不能动了,请大夫来看。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听他讲大法的神圣,我真的有了希望,我心中说:“师父,我就信大法呀,求您收下我吧。”神奇的是第二天我的身体有点能动了,躺了十三天的我,终于结束了我苦难的人生。那是九九年春天,我喜得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大法的沐浴中走到今天,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熔炼,使我变成一个幸福自豪的人。

(一)初得大法

初到炼功点,辅导员和同修们都很和善,给我借了一本《转法轮》。因文化有限,生字很多,看了一遍也不懂,幸运的是正赶上师父的讲法录像,很多人都去看。师父那慈悲的能量场一下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我从此不再苦恼了,真象一个失散了多年的孤儿见到了娘亲。师父那实实在在的话,启迪我生命的再生,莫名的热泪夺眶而出。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

中共迫害开始了,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我刚请了几本新书,不知放到何处是好,我抱着书问师父该放哪?晚上就做了一个梦,“顺其自然”四个字,也不太懂,就觉的问题不大。学了《精進要旨》后,知道这是考验,没有考虑其它,只知道不会放弃,学法点没有了,就自己学。

自从迫害开始,我们就進入了正法修炼。我没有去北京,只是做着力所能及的事。只要正法需要,我就尽力去做。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们,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一天我换洗衣服,看见我的前胸整个红一片、紫一片,也不痛,吓了我一跳,我赶快穿好衣服,也没多想。停了几天,又换衣服时,看见都是一片片紫灰色的皮肤。又过了几天,全都好了,我的乳腺肿块就这样师父给摘掉了。

(三)师父帮我站起

一次外出讲真相,在来回三十多里路,快到家时,被冰雪滑倒了。我的左腿一下子就没了知觉,右腿很痛。我想起来,可怎么也起不来,我就赶快叫师父快救我,我不能在这趴着,就感觉我的腿象一股线一样连起来了,我慢慢的站起来走回了家。

(四)是师父在做

一次我去买衣服,送老板一个光盘,她拒绝,很不客气。狠狠的把我推出去,因为我还没付钱。我心想:师父,快救救这个可怜的人吧。结果,她给我多找了十元钱,我马上还给了她,她一下子高兴的说:“这个人真好。”我借机和她讲真相,她说:“大法真好”。

(五)向内找

去年秋天,我胳膊突然怪痛,一痛起来就不由人,手中的东西都会掉下去,过一会就不痛,一切正常。我向内找,也找不到,不知哪儿错了,学法发正念也不行。四十多天该干的活照常干,也没和家人说。从开始痛时,只要思想闲了,就向内找。忽然想到一天集市回家,与异性同路,此人通情达理又和善,人生却不完美,心想自己却找了那么一个糊涂蛮横的人,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怜悯爱慕之心,就是它,色心,错了,修炼是何等的严肃,哪能想入非非,赶快拿掉它,从此胳膊也好了。

(六)人心招来的鬼

去年奥运,心想村干部是当家的哥,真相也给讲了,他有事还找我们帮忙,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出来不自觉的人心。结果,他为了名利,把我给卖了,还说我是头,带人三次到我家干扰,我虽然没写保证,也被他们拿走了一本《转法轮》,骗走了身份证,同修们都被不同程度的干扰。看了三四七期《明慧周刊》同修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认识到这是怕心,从此,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七)去掉私心

今年夏天的一个下午肚痛,开始拉肚子,时时加重,发正念也不行,法也学不進去,向内找也找不到。天黑了,我一点也动不了了,老伴回来要吃饭,我和他说,你想吃什么自己做吧。他一看我,大吃一惊,他说是叫医生,还是去买药。我说用不着。我知道一个人怎么能看神的病,神怎么能叫人看病呢。我和师父说:“师父我的责任没有完成,众生等待救度,我不能给正法带来干扰,不能给同修带来干扰,不能给大法抹黑,更不能给大法带来损失,不管是谁的安排、干扰,我全不承认,就跟师父走到底。弟子哪错了,请师父指教。”肚子一痛就吐了几口,是一股酸李子味。我立刻悟到。院子里有棵李子树, 李子还不成熟,有一常人,她進院就摘,老是捡好的大的,自己心里就不高兴,随手就摘了二个带伤的吃了两口,这是私心。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的生命,怎么能如此小气呢? 悟到后过一会,好转了,肚子空的想吃东西。到十二点发完正念,身体基本恢复,发完早上六点正念,一切恢复正常。

(八)提高心性

一次我女婿来找我,看起来很凶。按常理,他是个好孩子,不做坏事,今天怎么了?我边心平气和的应承着,边想着师父的法,“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在大法的指导下,我轻松的过了一关。

二零零五年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觉得很难,先试着和家里人讲,叫他看了一本“抹兽印”的小册子,结果老伴大发雷霆。发正念,学法,发现是自己的怕心在作怪,怕人说,怕人骂,怕人不理解。调整好心态,开始和亲朋好友讲,有的退,有的反对,有的不承认入过等等。经过看《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几年的劝退,我觉的念正念纯很重要,缘份是关键。为了救人我们要有热心肠,为了救人,只要有机会,陌生人也要搭话。

有一次在集市上,有一个老头在卖果子。有一个人手里提着一个大铁盆,让老头给他看着这个盆,老头说:“我卖果子,哪顾的上给你看盆子,丢了咋办?”我赶快说:“把你的果子放到他的盆子里,人都看的是果子,也不会丢了他的盆子,这不两全其美吗?”俩人都哈哈大笑,老头说:“我怎么就没想到,今天碰到高人了。我也很能干,年轻时就当干部,现在还是村主任老党员哪。”我赶快接过话茬,和他讲真相劝三退,共产党是马列主义,无神论,我们中国是神州大地,神传文化,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是人类大劫难来临,神都急着救他的人,不信神不能得到救度。他俩急着说:“哪咋办呀?”我说那就把它退了吧,他俩都用真名退了党,并说今天来对了。

对于圆容整体,我们的做法是,谁哪有错直言相告,互相帮助,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个体粒子有污,整体就会不纯。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先他后我的生命,金刚不破的整体,如果我们的个体修不好,对应的世界就会不纯,如果不兑现我们的誓约,我们的世界就会空空如也,其实都是为自己做。

第一次交流,有不对之处,请同修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