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黑龙江省大庆市一名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喜得大法的,得法以后,身体各种疾病痊愈,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体一身轻。在邪恶打压迫害大法时,为了证实大法,我两次進京上访,三次被绑架進看守所,三次被绑架進拘留所,被迫流离失所二年,最后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关進哈尔滨女子监狱。四年半后被“保外就医”回家。下面就谈谈我回来到现在,自己助师正法的点滴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用正念闯过生死关

我是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从关押迫害我的哈尔滨女子监狱回来的。由于长期在狱中,邪恶的迫害使我不能正常学法,不能正常炼功,加上精神以及饮食上的各种摧残,使我拉肚子二个月,骨瘦如柴,医生说我严重脱水、肠结核、双肺结核,而且两侧肺部都是黑的,生活不能自理。

在狱里强行打针三天三夜,不见好转,血压是四十——六十,有上气没下气,他们连夜将我用担架抬上救护车送往省城医院,当时是一只胳膊打着抢救针,一只胳膊未穿衣服,到医院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医护人员把点滴瓶挂上之后睡觉去了,去看我的警察也不進屋,在屋外,怕传染,护士给下了导尿管,她还把开关给闭了,结果把被褥全尿湿了。一直等到第二天家里人来了才给换上干的。在医院家里四个人陪伴,二个人一倒班,尽管这样,警察还给我戴脚铐,锁在床上,每天白天、晚上两个警察换班看着。打针找不着血管,一打就滚针,脚肿的厉害。那时我的眼睛一闭就象要过去似的。

这时我想:“我不能这样走,我还没看到普天同庆的那一天,我要堂堂正正的跟师父回家。”这念头一出,头脑立刻清亮起来。我的家人看到这种情形可受不了了,我的女儿、丈夫、姐、妹都哭了,恐怕我好不了了。我安慰他们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不会死的。”我向女儿表示:我回去以后,七天就站起来走路。女儿看着我,表示不相信的样子。这时我虽然不能动,但我心中有法,《洪吟》、《洪吟二》我全背,经文会哪篇背哪篇,《论语》每天背十遍、二十遍不等,整点就发正念,一只手打针,另一只手在被窝里立掌发正念,清除邪魔烂鬼对我的迫害,这里不是我要呆的地方,要堂堂正正的回家。

一晃十九天过去了,各种手续办完准备回家。这时引起了争议,我丈夫、女儿把医院联系好了,怕我传染女儿,回家也得住院,姐、妹也同意。看到这种情景,我首先说服了姐妹(因为她们曾经也是炼功人),然后我对丈夫说:“你把我送医院,到那就是打针、吃药,法学不上,同修见不着,等于是家里人在迫害我。我不是病,是师父演化出的假相,不这样回不去,如果硬把我送去,那家里人谁也不许去。”这一番话,打动了丈夫(因他也曾经是炼功人),这样按着我的要求回了自己的家。

回到家里,我望着供师父法像的地方,我哭了,原来供师父像的地方,让女儿在家供上了地藏王的像。晚上,我让妹妹扶着我把佛像开了光。第二天,当地医院的大夫(管结核科的)和红岗防疫站的大夫联系批药、打针,到我家里来和我丈夫谈,每天打针、吃药、签字、按手印,我不签字,我也不按手印,我丈夫按,后来我告诉丈夫也不按,大夫自己按。

我每天坚持学法,加之同修的正念加持,七天果然能下地走路了,我女儿很高兴,这几年由于邪恶对我的迫害,家里人也承受了很多,我很同情他们。开始是丈夫、女儿把药研好了,端在我跟前与我商量,我开始是顺从,这边吃着药,那边发正念清理。后来我就耐心的跟他们讲,他们好象被我的正念给制约住了,不再强迫我吃药了,我趁机把药扔到垃圾筐里。我说:“从明天开始,你们谁也不能逼我吃药,我也不吃。”

由于我坚持学法、发正念,每天打坐一小时以上,动功能炼几套炼几套,身体一天一个样,当地医院大夫说:“见这么多结核病人都没有你好的快。”我告诉她我是学大法的。她说:“这功这么好,明天我也学。”红岗防疫站的大夫来我家,要拿我做典型采访,我说:“你们要来采访,我就说我是炼大法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吓的不敢来了。

我三个月身体康复,闯过了生死关,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此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二、用正念冲出家庭和亲情关

我的身体恢复以后,也有一种不好的念头,求安逸之心常常困扰着我,心想,在家学学法,炼炼功就行了,各种苦也吃了,可是又一想,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的责任和使命是什么?不是助师正法吗?想到这我的心情豁然开朗,知道这种状态不去不行。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我改了同修没改的十四本《转法轮》书的字,也努力向亲朋好友讲真相,讲狱中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揭露迫害,写文章上网。由于邪恶的迫害,给我女儿心灵上造下了很大的创伤。回来时,她看着我,不让同修给我送经文,恐怕再次失去我这个妈妈。我用正念与慈悲心去转变我女儿的观念。把女儿皈依佛教时拿来的佛经、地藏王的像等等都送到寺庙去了。女儿自己认同大法好。她对像第一天来我家,我就劝说他退了党。由于我做的正,再来同修,她不但不看着了,而且还热情的招待同修,还告诉我:“从把佛教的书送走后,头脑清醒了。”有时还帮我做证实法的事。

这时,我又向亲戚扩展,把原来得法不学的找出来,把没三退的都退了。记得第一次参加我叔公公八十大寿时,我借机背了十本《九评》、大法真相资料、护身符等,我就给在场的亲戚讲真相、发《九评》,这时我丈夫的侄子、侄媳、哥哥、嫂子都不是好眼神瞅我,那我也边讲边发,都发出去了。其中有一个是所谓“抗美援朝”当过兵的,和他老叔是战友,我开始跟他讲,他不敢要,后来他主动找到我说:“刚才你发那小书,给我一本。”我说:行。

回家后,大姑姐给丈夫打来电话说:“你看他老舅妈,还给别人发小书,还干那种事。”我丈夫说:那是讲真相。于是他姐在电话里和我丈夫争、斗气,反对我传资料。但我也不气馁,我还是有信心,我想救人就得用慈悲心去救,因为他们没得法、身在迷中,还是自己没做好,我反复向内找,不能带着亲情心去救他。于是我想办法,每次去他家,就带上资料和各类真相光盘,然后我再跟她讲,能成为亲戚是缘份,我一定能救她,在我的劝说下她也接受了。这样她由不认同大法,到渐渐理解大法,最后相信大法好。

在每次的亲戚宴会上,我都带神韵光盘、真相资料、小册子、讲三退,这样扩展面大了,救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丈夫的亲戚中似乎没有人学大法,也没有一人三退的,经过不懈的努力现在基本上全退,其中有当官的,还有很顽固的。他哥哥是党员,最后还追着我让给退掉,还怕退不上,由不看资料到看资料到抢看资料,由原来歧视我、到相信我、到佩服我,原因是在我身上体现出了大法的威德,看到我身体的变化和所作所为,是师父的威德与大法的力量。现在她姐姐看到我家供的师父法像,见人就说:“你看他老舅妈供的才是真佛呢!

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冲出了家庭与亲情关。

三、帮助昔日同修

家庭和亲戚框框冲破后,我堂堂正正的走入整体协调、证实法中来。一年过后,由于当地同修相继被绑架,这时有同修来找我,我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同修被抓我们都有责任,是整体有漏。这时我就针对本地区的实际情况,整体协调,整体配合,和各区协调人在法上切磋,然后开本地区协调人会议,各自向内找。我们各楼区都有协调人,其中有一个楼区很闭塞。

有一个同修被抓以后,在残酷的迫害下讲出了其他同修,致使这个小区处于瘫痪状态,什么都不敢做了,学法小组没有,集体发正念不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就更别提了。也有同修说这个小区是拖整个地区提高的后腿。我听了之后,没有灰心,相反还有信心,因为我知道这个小区个人修炼阶段基础很好,年轻人较多,有的得法都是一家一家的修,现在由于邪恶的迫害,加之怕心,人的变异观念左右着,于是我能接触到的同修,我都找他们谈,帮助他们在法上提高。

师父说:“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还说:“他只要当初是大法弟子,我想就没有问题。大法能熔炼了金刚,那咱们就熔炼不了一个人?”(《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其中有一个同修原来是协调人,这二年不学法了,完全就是一个常人的状态,家庭不和。我帮他发正念,跟他在法上切磋,这位同修又从新回到法中来,并且现在很精進了。

还有一个被非法判了七年的大法弟子,最后一年向邪恶妥协了,我去四、五次找他谈,加之同修也找他谈,最后终于上网声明,回到法中来,现在也很精進了。还有一同修原来得法,后来打压迫害时不炼了,得了肺癌,动手术,我也不放弃他,现在他坚持学法炼功,能出去上本地区公安局发正念了。

还有一名同修被绑架后,把小区同修都供出来了,别人都不敢接触她,害怕。我接触她,给她送法、资料等,师父都不肯抛弃,咱们更没资格抛弃。现在这个小区有三个学法小组,有六、七台机子能看明慧网,有的能做真相资料,原来不出来的也能出去发正念了,原来不讲真相的现在也出去讲真相了。整个小区变化很大,使整体配合溶为一体,再不拖整体正法進程的后腿了。

四、整体协调 解体邪恶

我想作为一名协调人来讲,“首先要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精進要旨》〈如何辅导〉)同修一时提高不上来,也不能有急心、怨心,放下一切私心、人心,才能达到互补互修,共同提高。师父说:“所以不管怎么样走出来了,他还要走進大法弟子这个环境中来,你们不能往出推他们,要亲近他们,要给他们一定的温暖。不管他们怎么想、怎么做,观念上和你们怎么有差异,慢慢的他们就会理解”。“胸怀宽广一些,这都是你们的同修,都是师父的大法弟子,要容他们。”(《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有时同修的心性表现的多不尽人意,我都不气馁、不退缩、不放弃,有信心、有耐心、用慈悲之心去交流。几年来我们地区一直坚持整体近距离发正念,每月二次去省女子监狱、每周有三次去本地区公安局、二次去本地监狱、看守所、市公安局解体邪魔烂鬼对大法弟子迫害,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早日返回家园,就是节假日、过年,我们都不落。邪恶一天不灭,正念一天不止。

特别是在二零零八年,本地有一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我们几位协调人和家人商议去当地分局要人。当时家里人还有点胆怯,我首先第一次到公安局,以同学的名义找到副局长向他讲真相。当地全体大法弟子在外面配合发正念。紧接着我们协调人决定再次要人,家里人感动了。第二天家里人自己去找局长要人,向政委讲真相(因父母是修炼人),大法弟子在外面配合发正念,里应外合。我们接连几天在当地要人,这时局长不接见,家里人也松懈了,要在外面发正念,不進屋找局长了。我看到此情景之后,再次和家人配合去见局长,这次是公安局政委接见,我向他讲真相,从国外讲到国内,最后他说:“干我们这一行的,最后就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说:“那就是遭报了。”他说:“对,就是遭报。”

在二零零八年的七月,奥火要来大庆期间,邪恶疯狂迫害,大家协调商议整体配合发正念,提前十天我们就整体配合发正念了,多则十几人,少则几人,有时一发一宿。我们发出最强大的正念,无论邪恶怎么猖狂,都逃不出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所以我地区没有一人被邪恶绑架,并且有效的清除当地公安分局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魔烂鬼。当地分局恶警、公安局长遭恶报,车毁人亡,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警醒了不少不信真相的世人。

五、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难抓紧,现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我的救人方式是局限在亲朋好友,还没有真正的面对面去讲,还是有怕心,是人的观念在左右自己。有一天元神离体时,看到自己的世界就几个小孩在玩,其余的都是大泥像,我悟到自己世界的众生都在迷中,都等待我去救。于是我按师父的要求做,决心冲破面对面讲真相的障碍。

开始时,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坐车不坐在一起,都找有缘人讲真相,可挨我的人我就叫别人去讲,我躲着,有时帮发正念。当有时看到别的同修一讲就是几个或十几个不等,自己心里就着急,心想:别人能讲的,自己为什么不能讲,还是没把心放在救人上。

于是我找有经验的同修切磋,从一点一滴做起,逐步积累经验,然后再顺着每个人的执着去讲,效果较好。但首先要做到修炼人的所为,比如在车上,看见岁数大的主动让位,拿东西的主动帮助等,这样我由讲一个到能讲十几个,几十个不等,冲破了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的框框。无论走到哪都想到救人。

一次去百货大楼给我女儿买结婚用的东西,我买东西就讲真相,发神韵光盘,那一趟救了十几人。我无论在婚礼上,或者生日宴会上、升学宴会上、各种场合我都不放过。有一次,在同学家孩子的结婚宴会上,我给了十九人讲了真相,大部份是我的同学,我都给了他们神韵光盘和资料、护身符。十几年过去了,他们开始对我不理解,只是碍着面子,不太说什么,但心里总是反对。现在尽管邪恶还在迫害,他们已明白真相,愿意接受。

还有一次,也是同学家女儿结婚,我带上神韵光盘、资料等,当我坐到桌子面前时,我想这一张桌子能讲几个人哪,于是我走到大门口象迎接贵宾一样。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给我安排了有缘人。这时只听有一个人喊我“某老师”,回头一看是我的学生,我给他讲三退,他立即接受。别人一看我给他讲都围了过来,我一一给讲三退、发光盘、资料。因为是在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没有害怕,正念对待。这时从远处又走过来一个女孩,说看什么呢?我说是真相小册子,是救人的。她说:“我也要一本。”然后我也给她退了,让她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次,在火车站里,一位老大爷跟前有个空位,离老远他就叫我去他那坐着。我笑了笑,和他聊了起来,他说自己是一个老党员,我给他做了三退,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光盘、资料等,他很高兴,怕我写不准他的名字,就告诉我他的名字怎么写,还让把我告诉他的话写下来。我说:“大爷,在护身符上写着呢。”他笑着说:“要么我说得经常遛达遛达呢,我今天没白出门!”

在“奥火”来大庆时,单位领导把我女儿打发回来看着我,我女儿当时是要参加打球的,把运动服穿好准备上场。我问她:“你回来干啥?“她说:“我们书记叫我回来看着你。”我一下子要发火,想打电话,后来心想:一定要理智。师父说:“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想这也是对我家人的一种变相迫害。第二天我去单位找到了纪检书记、院书记,向他们讲真相,最后我说:“有什么事向我说,不能再给我女儿增加压力了,更不能再走原来纪检书记的路了(因原纪检书记遭报得肝癌,现在生不如死)。”院书记当时向我表态:“你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救人这件事情不是嘴上说的,是实际做出来的。也不是说碰到的每一个人都能救。

一次,我在长途车上,给一位团级以上的干部讲真相,他一下就火了,和我争,说:你们就搞政治,《九评》我也看过,“天安门自焚”我也看了。当时我的心态很平和,给他一一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的各种破绽。他说:“你是骨干哪?”我说:“什么叫骨干哪?“他说:“就是给人家讲课。”我说:“这宇宙大法,谁配讲啊,只有我们师父才配讲,我们师父讲出来的是法,能度人,别人行吗?”他点点头,不说什么了。我看到他这种状态,就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然后他咳嗽没完,低头在兜子里找药。我睁眼看他,他说:“你吃不吃药啊?”我说:“我原来就是药篓子,现在没病吃啥药。”他不吱声了。我又对他说:“你以后别再说法轮功的不是,我告诉你的是好事,是在救你,对你好,这次不退,以后再有人跟你说,你就退了吧!”他点点头。这次虽然没能劝退他,但毕竟打下了救人的基础。

我深感自己做的还不够,还要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救人。

六、家里也绽开了一朵小花

我们地区老年同修多,要说讲真相没说的,每个人都可以面对面讲,但电脑技术就不行,和别的地方比还远远不行。前几年由于打压、迫害,有几个做资料的年轻同修相继被绑架,资料点几乎处于瘫痪状态,有几台机子运行不正常,有两家的机子自己做,不参与整体配合,这一大缺项,更谈不上资料点遍地开花了。

我出来做协调以后,抓住我地区的这一弱点,我和另一同修协调人商议,从自身做起,从我做起。正好大庆地区的协调人也注重整体的提高,找有技术的同修到我们这开切磋会,在会上,我立即表示,我说要把缺的课补上,于是同修帮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开始我什么都不会,但我有个优越条件:我会拼音。这个学起来较快,市里同修协调人多次来帮助我,帮助我地区做书、上网、下载、装系统等。由于我自己很努力,在师父的加持下,很快就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字、简单的排版等。我和另一协调人到外面学打印光盘封面、做护身符等等。

记得刚买回电脑时,女儿帮我建立了信箱,想过年了发信,给师父拜年。等到大年初一时,打开电脑一看,网上给师父拜年的很多,就我们地区没有,我当时掉泪了,很内疚,知道是在电脑这方面应该精進了。也有的同修说我,差啥?不给师父拜年哪!我听了更是着急,没有怨同修,等到师父过生日时,我首先发图片和写贺词祝师尊生日快乐!

我还把每天讲的三退名单都一一上网,也能发信和同修互相沟通,打资料等。有的同修单独要资料我也给做,所以在我家庭中绽开了一朵小花。哪怕自己忙到深夜,白天我不耽误集体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我们地区现在在技术这方面有了很大改观,机子也增多了,原来自己独立做资料的同修也溶到整体中来了,我和同修在整体中得到了提高、得到了升华。

当你真想提高的时候,就会有魔难、有考验,看你怎么对待。一次,女婿看见我的打印机了,不高兴,和我女儿耍脸,两个人闹矛盾,拿要离婚来考验我。我丈夫也向我急了眼,说:“就你惹的事,你把打印机卖了吧?”他当时也不给我交网费。我向内找,看看自己哪还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是不是自己应该提高了。我说:“离就离吧,我可不能卖机子。”恰巧有一同修在我家,说:“姐,你把这台机子卖给我,你要打印东西到我家去打,不然的话,造成家庭的矛盾。”我说:“这次让卖打印机,下次让卖电脑,证实法的事能听他们的吗?这都不是他们想的,是干扰。得按师父安排的神的路走。”

当我把心放下之后,我还是照样没事一样,该打印就打印。我告诉丈夫:“把心态放平,因为你也是修炼人,哪能听常人的呢?得听师父的。”丈夫恍然大悟。这时女儿、女婿的态度变了,也和好了,女儿还教我打字了。这样我家的这朵小花越开越旺盛,给证实法、救度众生又增添了新的光彩。

七、学好法,遇事向内找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要首先做到心中有法,头脑清醒。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无条件的找自己。

我闯过的生死关,完全是靠心中有法、有师父帮助才一次次闯过来的。我现在无论做什么首先想到的是法。每周白天参加三次学法,每周四次晚上学法,我基本不落,自己在家抽时间学。就是到当地公安局、分局、监狱发正念时,在车上我能讲真相就讲,要么就是背法、发正念。每次《洪吟》、《洪吟二》必背,《论语》必背,经文会哪篇背哪篇。由于注重在法上提高,所以遇事也知道向内找了。只有向内找,才是提高、升华的法宝。原来遇事不知道向内找,不能叫别人说,一说就炸,总觉的自己对,看别人的不是,而且各种不好的人心也反映出来,亲情心、显示心、好胜心、还有妒嫉心等,自己时不时的往出冒。

有一阶段,学法心静不下来,老是想亲戚家的事。我这个人当常人时就情重,根深蒂固,所以在亲情关上就过不好。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

我们姐妹四人,从来不打仗,都通过我得了法,在她们面前我说了算。大姐没得法前患肺癌,得法以后,由于自己不识字,法学的少,没把握好已经离世,给法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就这样我还不悟,剩下还有二姐、老妹,他俩在法中不精進,不走出来救人,不发正念。我每次回家都督促他们,总想把自己的想法、观点强加于她们,由于每个人的层次不同,心性位置不同,她们就不接受,和我怄气,这时我更受不了了,我想我对你们好,你们还这样,实质是情在作怪。

师父说:“他是我的亲戚,他是我的父母,他是我的儿女,修大法这是大好事,我说了算,我叫他们都得修,所以说话带有强制性,或你们一定要听我的。生命的关键时刻别人不能替代,你说了不算。”(《曼哈顿讲法》)这法好象给我讲一样,自己还不向内找,还在怨别人。

在二零零八年的十一月份,我家装修楼房时,把旧的家具给老妹拉去了,二姐要立柜,我没给她,我说是成套的,要拆开就不好了。二姐心里不平衡,心里和我斗气,还掩盖自己,说不是那么回事,给老妹打电话,说我的不是。这让我知道了很恼火。有一天,我去老妹家,正好二姐也在,我想把事情的恩恩怨怨做个了结,可我一张口,二姐就火了,我也没守心性,和她争了起来。我把以前帮助她家困难的事一股脑的翻了出来,还说:“我都交不透你,谁还交你?”说完赌气上车走了,其实就是姐妹情没有放下,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

“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是啊!自己带着这颗强烈的执着心怎么能提高呢?反复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师父在最后强调让弟子向内找。我想,只有向内找,才能挖出亲情根,自己应该跳出这个框框。于是毅然决定去见二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我借着要过年的机会,和丈夫、女儿一家三口开车去看她。我女儿说:“妈,我给你俩摆平关系吧!”我说:“不用,我自己解决。”我把这个情放下之后,发正念,不允许情魔再钻我的空子。到那果然情况变了,她的气一下子消了,感动的流了泪,还说只有我生气了还能去看她。但我心里明白,我想她毕竟是得了法的人,还不能叫她落下,还得跟上正法進程,我和她在法上切磋,叫她多讲真相救人,但这不是为了情,而是出于慈悲之心。现在二姐很精進了,知道在法上提高了,知道讲真相救人了。

通过向内找,我找出了自己的执著不放的情根,还有一些不好的心。修炼是严肃的,哪一颗人心都带不到天国去。我决心修去它,用大法同化自己,纯净自己。我深深悟到,只有学好师父的法,同时向内找,才能在理性上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才能真正去掉自身不好的脏东西,才能真正提高上来,才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助师正法的点滴体会,我能跟师父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是伟大的师尊慈悲于我,我在此谢谢师尊。弟子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在最后的神的路上,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