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我们所遇到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九七年六月一日得法,十一年来在伟大慈悲的师尊苦度下,在师尊不断点化、呵护、加持下才走到今天。仅把从年初到现在的这一段时间,我个人的经历和同修交流,旨在提高。

事例一:过年前,我的耳朵突然听不见了。听不见这可不是小事,和同修交流怎么办?集体学法怎么办?讲真相怎么办?我也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和迫害。我冷静开始思考是怎么回事?另外,我也想到会不会耳垢过多,影响到听力?可是,马上意识到这是人念,耳朵听不见也不是偶然的,是有原因的。这肯定是旧势力安排出来的,强加给我的。这是我不能承认的,必须坚决否定的,因为我们师父是不承认你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包括你旧势力本身都是不承认的。于是,我每天坚持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它,大约半个月也就是新年过后,耳朵的听力又恢复正常如初了。

事例二:我四月十六日出了车祸,我骑自行车走第二中学后面的那条大道去西江沿,被一辆从北面胡同开出的一个拉啤酒和饮料的一个大三轮车给撞了。由于车开的太快,又来的太突然,在我倒地的一瞬间也仅仅反应出二个字,没事。当司机及车上下来二三个人,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我对司机说:我没事!你们走吧!

面对此事如何处理有三种情况:第一种处理方法,就是大法弟子的处理方法,不给别人添麻烦,善待司机;第二种处理方法,百分之百责任在司机,由司机负责;第三种处理方法,否定第一种处理方法,理由是:你让他走了,不给他教训,司机没受教育。

当时,我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在仔细的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此事?一定是我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因为我的状态也一直不佳。事后留给我自己的是两点遗憾:一是遇到危险时为什么不求救于师父?二是向司机说明为什么让你走?借此机会向司机和其余的二三个人讲真相,可能他们由此也就得救了。

我回到家后,躺在床上就不敢动了,在老伴及家人的劝说和坚持下,到医院做了CT检查,拍了片子。检查结果表明:第一二节腰椎骨骨折。家人说:至少要在床上躺二三个月,检查结果也好,家人说什么也好,那只是常人的想法,而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想有半个月足够了。

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还没做好,我哪有时间在这躺着啊。在不到十天之内,《转法轮》我看了二遍,师父的广州讲法听了二遍,师父在国外各地讲法全部看了一遍。发正念清理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整点发随时发,也不知一天发多少遍了。于是,我六天能翻身了,十一天能坐起来,十八天能下地行走了。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开始炼功了。首先炼静功,我想我先单盘吧,结果非常疼,腿疼腰也疼(人念),又一想反正你也是疼,再说要求双盘,那我就双盘,结果反倒不疼了(正念)。炼动功我发出一念:我行,前三套功做下来了,等炼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随机下走时还下不到位,我想我能做到位,也就真的到位了。事实证明;心性到位了,状态也就发生变化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